徐广淼:十月革命前俄国北方海航道开发历史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0 次 更新时间:2019-02-06 00:28:55

进入专题: 俄国北方海航道   北极     科学考察     岛屿主权  

徐广淼  

   内容提要:在十月革命前的三个多世纪里,俄国对北方海航道展开了持续不断的探索。17世纪,“北方海航道”概念开始形成,18世纪的北方大考察,极大地推动了俄国人对北方海航道沿线的地理认知。19世纪下半叶,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国内政治环境的变化,使俄国开始尝试航道的商业利用。经过几个世纪的探索,俄国基本掌握了北方海航道的地理全貌,并最终实现了这一海上通道的全线通航。其北方海航道的贸易政策也逐渐由保守转向开放。十月革命之前俄国对北方海航道的探索成果,已经确立了苏联在航道地理认知、航行技术上的国际领先地位,并首次以对外声明的方式宣示了在北极的主权立场,从而为苏联时期继续开发北方海航道,明确提出航道的管辖权主张打下了基础,奠定了俄在航道管辖权问题上的传统主导地位。

   关 键 词:北方海航道  北极  科学考察  岛屿主权  Northern Sea Route  the Arctic Pole  Scientific Expedition  Islandian Sovereignty

  

   北方海航道的概念与范围的确定,经历了漫长的历史演进过程。目前在俄罗斯的官方定义中,北方海航道指的是北极东北航道中紧邻俄罗斯北部领土、西起喀拉海峡,东至白令海峡的航段和水域。①在北极冰融和全球远洋航运日趋发展的当下,北方海航道的商业化利用,将对中国的经济布局、能源安全和航运业产生重要的影响。俄罗斯的北方海航道政策,也将直接关系到中国能否将这一贯通欧亚的北极海上航线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大背景下进行价值最大化地利用。俄罗斯近年来虽然提倡发展北方海航道的国际航运业务,将其打造成为“可与马六甲海峡和苏伊士运河相提并论的国际化航道”,然而在航道法律地位上却向来坚持对其拥有不容置疑的管辖权,称其为国内航线而非“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这一看似矛盾的政策主张背后,是俄罗斯作为北极大国历史上对北方海航道的考察政策、航运贸易政策以及管辖权主张演变的结果。因此,研究俄罗斯北方海航道政策的历史、有助于我们了解俄罗斯北极政策和航道主张的渊源,摸清政策走向,更好地把握俄罗斯在航道开发与利用事务中的核心利益和次要利益,以减少中国与俄罗斯在北极航道合作中的潜在冲突,并为中国对航道的利用扫清障碍,从而推动北方海航道早日实现“冰上丝绸之路”和“蓝色经济通道”的功能转变。

   俄国学术界对十月革命前北方海航道的历史研究成果较丰富,也经历了久远的历史发展。但总体来看,其研究多集中于特定的时间段和航段,系统的梳理工作尚未完成。十月革命前,尤其是19世纪中叶以后,俄国国内关于北方海航道的开发和北方海域考察的论著,经常为苏联时期和当今的学术论著所引用,但这一时期在对航道开辟、探险的历史梳理方面,断代现象较为明显。由于19世纪上半叶科学技术的发展,北极研究著作中使用的科学数据和绘制的地图开始比以往更加精准。②19世纪中后期到十月革命前,俄国受海洋战略调整和日俄战争的影响,对北极的关注点放在了研究北方海航道全线航行的可能性上。③苏联时期尤为重视对十月革命以前的俄国北方海航道开发历史的研究,确定对北方海航道探索与开发的历史是从16世纪开始的,出版了一批附有北方海航道自16世纪中叶开始至20世纪30年代间的航行统计数据表等珍贵资料的论著。④在国际法和国际海洋法逐渐发展的时代背景下,苏联开始在历史中寻找证据,力图证明俄国在北极各海域、岛屿的长期存在,这类论著带有明显的政治意图,对于俄国在北方海航道的开发历史有详细的梳理,但其结论需辩证看待。⑤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学术界对北方海航道开发的历史论著中的研究范围,多集中在较短的时间段中航道开发的某个方面,这些论著一定程度上填补了苏联和苏联以前航道开发历史梳理中的细小但关键的问题研究上的缺失⑥。

   国内学术界近年来对北方海航道、东北航道、北极航运等方面的研究热度有所提升,对相关问题的研究多集中在现实关注的领域。从国际法的角度探讨北极航道国际法地位的著作或文章,立场更倾向于认定北方海航道在国际法上属于“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⑦国内学者探讨俄罗斯出台的北极航运、航道法律政策的文章结论,多倾向于指出俄罗斯关于北方海航道的立法与国际海洋法的冲突之处。⑧2013年俄罗斯出台新的北方海航道航行规则之后,国内也有数篇文章分析了新规则与1990年规则之间在航道定义和航行制度上的变化,介绍俄罗斯自苏联时期以来有关北方海航道的立法变迁。⑨同时也有中国学者明确指出北方海航道当前发展的症结,并对其战略转型提出建议⑩。国内学者探讨北极航运开发对我国的战略影响及对策的文献,多从能源供给、外贸运输和科学考察等角度提出北极航运对中国的战略意义,并从港口布局、航运技术与人才储备、国际合作等方面提供政策建议。(11)“一带一路”战略倡议提出后,国内学者开始研究“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北极航线开发利用的新机遇。(12)然而,国内学界从历史角度探讨俄罗斯北方海航道和北极航运开发进程的文献还很少,存在着较大的研究空间。

  

   一、北极海域的地理发现和北方海航道适航性的探索

  

   俄罗斯在北极海域的探险与考察传统由来已久,15-17世纪,官方组织下的零星探险在俄国形成了关于“北方海航道”的最初概念,18世纪上半叶的北方大考察,极大地推动了对航道的地理认知,但无法克服的航行条件和技术难题,使俄国随之对航道的兴趣急转直下。直到克里米亚战争之后,政府政策重新调整,科学技术的长足进步使这一时期的考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一)15-17世纪:“北方海航道”概念的最初形成

   俄国的北方领土和边界最初并没有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13)17世纪末以前,俄政府对北方海航道没有形成固定的概念,对于北方地区的地理认知也十分模糊,甚至存在很多误区,如“15-16世纪时人们曾认为沿着北方海岸到达鄂毕河口,不远处就是中国首都”。这一类说法很快在俄国征服西伯利亚和航海探险的过程中被证伪。因此,15-17世纪的俄国官方北极探险,是以北方地理发现和探索北方海上通道为主要任务的。

   沿白海和巴伦支海居住的早期居民,基于生活需要,对北方海域的探索要远远早于官方组织的探险。早在公元6-7世纪,部分斯拉夫人迁居至白海和巴伦支海沿岸,成为波莫瑞人(Поморье),意为“沿海居民”。波莫瑞人是最先对今俄罗斯西北部海域进行探险和从事航海活动的人群。不晚于15世纪时,他们发现了一条通向西伯利亚北部的海上航路。因为西伯利亚北部盛产毛皮,这条海路从德维纳湾口(Двинская губа)开始,穿过乌戈尔沙尔海峡(Югорский шар),经过亚马尔半岛(Ямал полуостров)到达鄂毕湾(Обская губа),然后沿塔兹河(река Таз)南下。为了适应冰区的航行条件,波莫瑞人发明了名为“科契”(Поморский коч)的木制船,船身为圆形,船体外板还有双层的保护膜,有助于避免船身遭受冰块的挤压。(14)波莫瑞人对北方海域的探索,不仅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造船技术经验,更重要的是绘制了一批航海图志。这些图志直到19世纪以前都被认为是白海海域最为详细的航海图志。

   俄国官方对北方海域的探索则开始于12-15世纪,基辅罗斯分裂之后的俄罗斯西北部封建国家诺夫哥罗德共和国时期。(15)据苏联史学家推断,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对俄欧北部进行了初步的经济开发,也是在这一时期完成了对西伯利亚和新地群岛的最初探索。(16)15世纪末,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并入莫斯科公国,开始了有史料记载的官方北方海域探险。探险科考政策的形成过程,多为探险家或航海家向政府或当权者(大公或沙皇)提出考察方案和构想,政府或当权者下令开展探险考察并提供物资支持,考察的成果多以绘图和日志的形式记载下来。

   莫斯科公国时期在北方沿海分别开辟了向西和向东两个方向的海路。1647年,为了寻找海象栖息处,同时也为了与楚科奇人进行贸易往来,俄国沙皇派以费多特·波波夫(Федот Попов)和谢苗·杰日尼奥夫(Семен Дежнев)为首的考察船队,沿北方海岸向东进行远征探险。然而由于该年冰情条件十分恶劣,探险以失败告终。次年,考察队乘7艘科契船重新启航,但只有6艘船成功到达了陆地最东端,并且船只多少都遭受到了海上暴风的损坏,只有杰日尼奥夫率领的一艘船行驶到了阿纳德尔河口(река Анадырь),并乘小船到达该河中游并在此建立了阿纳德尔河尖柱城堡。(17)杰日尼奥夫在向沙皇的呈文中描述了从科雷马(Колыма)到楚科奇半岛(Чукотский полуостров)附近的航行,证明了亚洲和美洲大陆之间海峡的存在。亚欧大陆最东北端的海角就此被命名为杰日尼奥夫角。(18)

   因此,直到17世纪,俄国才通过探险初步确定了“沿着北方海岸能够从欧洲通向亚洲”(19)的海上航路的存在,并初步形成了“北方海航道”(Северный морской путь)的概念。

   15-17世纪俄国对北方海航道的探索仅停留在起步阶段,官方探险规模极小,探险过程中没有形成对北方地区成体系的研究,没有准确的地理知识作为基础,也没有现代的造船技术作为支撑,成果也十分有限。再加上恶劣的冰情条件,北方海航道这条海上航路一度成了难以征服的传说。然而探险的结果却形成了俄国对其北方边界和海域的最初认知,是俄国这个对土地和海洋充满扩张欲望的国家认识和继续探索北方海航道的前奏和铺垫。

   (二)18世纪上半叶:北方大考察与北极海域地理认知的深化

   17-18世纪,随着俄国在西伯利亚的进一步扩张,以及一系列地理发现、探险考察的开展,俄国对北方海岸以及北方海航道的认识开始更加清晰。俄国重新认识到,从欧洲沿着漫长的北部海岸是有海路可以到达勘察加半岛(Камчатский полуостров)和中国的。18世纪上半叶俄国在两次堪察加探险中,不仅命名了白令海峡(Берингов пролив),还极大地增进了俄国对北方海岸和北极海域地理面貌的认知。这一时期俄国的北方探险已经不再是对北方海岸和北极海域零星的探索,而是初具规模、以地理发现和探索航道为目的的系列探险,是使北部边界的走向和大小岛屿、海峡的存在逐渐清晰的过程。

   1724年,沙皇彼得一世下达了进行北极探险的命令,并任命海军军官维图斯·白令(Витус Беринг)为探险队长。探险队于1727年夏天乘船穿过鄂霍次克海,并在勘察加半岛建立了探险基地。同年7月16日,白令探险队抵达美洲海岸,再次证明了美洲和亚洲之间的海峡的存在,并发现了阿拉斯加和几群无名岛屿。他们随后命名该海峡为白令海峡。这次探险,史称第一次勘察加探险。

   受到第一次勘察加探险成功的鼓舞,1733年,俄国又进行了第二次勘察加探险。这次探险活动延续了十年之久,由于其历时长,规模大,且成果丰硕,后被誉为“北方大考察”。

北方大考察是在1733-1743年的十年间进行的,也是由白令率领。这次考察分有多个支队,按地理考察区域,从西向东分别有德文斯克—鄂毕支队、鄂毕—叶尼塞支队、勒拿—哈坦加支队、勒拿河以东支队以及太平洋支队。(20)考察有三大任务,分别是查明沿北方海岸横贯航行的可能性、发现美洲大陆和寻找从勘察加到日本的海路。考察的具体内容包括:其一,对勘察加半岛内陆和沿岸的调查、对北部海岸进行勘察并沿北部海岸试航,同时对西伯利亚和远东的广阔地区进行深入研究;其二,绘制地图并标示出从阿尔汉格尔斯克(Архангельск)到亚洲大陆东北角海岸的确切走向、收集汇入北冰洋的河流的相关信息、收集北部地区动植物和当地居民以及各地社会经济发展的相关信息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俄国北方海航道   北极     科学考察     岛屿主权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961.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研究》2017年0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