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改革开放四十年经济学总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35 次 更新时间:2018-12-10 12:14:59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四十年   经济学  

李稻葵 (进入专栏)  

  

   【编者按】11月14日晚,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国情讲坛』第十三讲在公共管理学院报告厅开讲。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创始院长李稻葵就“改革开放四十年经济学总结”主题发表演讲。讲坛由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主持。哥德堡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国情研究院客座研究员郑京海作点评。本文根据李稻葵教授现场发言整理,内容已经李稻葵教授本人审定。

  

   尊敬的各位来宾,鞍钢教授,老师们、同学们,大家晚上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就这么一个重要的话题跟大家近距离交流,网上的网友虽然不在现场,但是通过现在的技术我们实现了时空上的零距离。今天我想与大家交流的题目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济学总结》。

   首先为什么要从经济学层面总结改革开放40年呢?如何从经济学层面总结改革开放40年呢?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可以初步怎么探讨呢?最后我也会谈一谈从改革开放40年来看我国经济学的学科发展。我也再次强调,这个话题我坚定的认为对经济学圈子之外的朋友们也有重要意义,对进一步改革进一步开放也有意义。

  

   一、改革开放的历史性成就

   我想非常快的把改革开放历史性成就跟大家回顾一下。

   首先我们看一下中国经济在世界中的比重,中国经济历史上包括今天我们到底有多么的重要。在我们的研究之前有人做过这方面研究,很可惜是一个英国人,在荷兰大学工作了很多年,替法国一个组织OECD做了一个报告,他的发现是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曾经经历过两个高峰,一次是1600年。

   公元1600年是什么年代呢?明末,1644年满人入关,吴三桂开了大门,李自成农民起义失败,满人入关,1600年就是明朝后期。这个时候他说是第一次高峰期。第二次高峰期他认为是1820年,他的计算达到了全球GDP的20%左右。1820年由于其他国家出现了并且不断的推广工业革命,因此中国经济的比重在全球经济中是断崖性下降。当然改革开放之后历史性的恢复,5%恢复到今天的15%,如果按照购买力评价的话到20%甚至是25%左右。

   这是麦迪逊的研究,大家反复引用,我们认为这个结论有问题,所以花了13年时间,去专门查到底历史上有多少粮食产量、生铁产量、铜产量、纸张产量、煤炭产量等等,跟麦迪逊结果完全不一样,因为他是拍脑袋。他去世前我们跟他有很多电邮联系,他说他是假设人均GDP是多少然后乘上人口,他在欧洲不可能查那么多历史资料。

   重新计算后,我们发现历史上中国只有一次高峰就是1600年,明末我国的经济活动量占到了全球的将近38%,从此以后中国经济在全球中的比重逐步下滑,1820年断崖式下降。因此可以看到我们今天见证的中国经济的崛起是400多年以来的第一次,不是大清鼎盛时期以来的恢复,是过去400多年以来的第一次。所以非常实事求是的讲,我们今天所见证的确实是我们中华文明的一个历史性的400多年以来的第一次复兴。

   我们还发现1700年之后就下降了,我们也发现我们的人均GDP从明末开始逐步的下降而不是上升,因为人口的上升速度远远超过资本和土地的扩张速度,那是其他的,暂时不表。

   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占GDP比重,从1980年的2%,按照市场汇率算,到了本世纪初到了10%,现在是15%,而英国工业革命后英国经济占全球经济的比重,始终占到4%以下,它的工业革命前更低是0.5%左右,所以我们的经济崛起比当年英国工业革命如果纯粹按占经济比重而言的话是意义更大,因为人口多。

   我们还和德国进行了比较,和美国的经济起飞进行了比较,我们发现我们的崛起速度比起美国当时的崛起平稳多了,美国经济增长波动非常大,经济好的时候能够达到将近15%,经济不好的时候增速是-8%,我们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增长速度比较平稳。

   我们还和前苏联最好的时期进行比较,和韩国、新加坡、台湾进行比较,总的来说我们过去改革开放40年经济增长在全球比重增长速度是历史上其他国家没有先例的无法比拟的,同时整个经济增长速度是相对比较平稳的。

   从历史角度看,各国都有巨大的波动。中国相对比较稳定,我们都是在正增长区间,波幅比他们低多了,我们做了更多细致的统计分析。物质产品的量也是在全球占的比重非常大,钢铁45%左右,水泥65%,家电30%,工业设备工业机床工业母机世界第一,汽车包括卡车和轿车大概是全球的1/3左右。农村的下降贫困率、大学生人数、婴儿死亡率、百姓人均寿命,这些鞍钢老师在他的讲座中讲的非常全面。

   我们个体的自由度也是迅速扩张。经济发展最终目标是什么呢?无非是每个人能够得到自由的发展,所以改革开放40年以来经济自由度大幅度上升。

   我在清华毕业的时候1985年要分配工作,不服从分配是要受到纪律的制裁的。现在可能有些同学们羡慕我们那个时候有工作分配好,可是你没有想到分配到一个你不喜欢的工作很痛苦。现在你们有择业的自由,有择居的自由,你去一个城市说是清华大学毕业生,户口应该没有问题了,农民工虽然户口没有完全解决,但是至少在异地工作的自由度有的,市场交易的自由度也有。

   我们读书的时候还要工业券还要粮票,现在经济交易大幅度自由化,资产的拥有程度也是巨幅提高,我们300万亿的房地产资产由百姓拥有,这在改革开放初期不可想象。

   市场经济思想深入人心。这个不用强调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还要加深对市场经济的认识,我们学者往往比较喜欢简单化的用市场经济的思想去认识一些社会问题,比如医疗、养老、教育,往往好心办坏事,但是不管怎么讲,市场经济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不需要在这个领域做很多工作了。另外我们深度融入了世界体系,这是改革开放的历史性成就。

  

   二、为什么要从经济学层面总结改革开放四十年?

   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世界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为什么这样讲?因为最根本的变化,现在我们的官方表达叫做百年未遇的格局变化,这个变化最根本的一条就是美国的统治力相对下降,美国之外以中国为代表的一系列国家相对参与度和影响力在上升。

   美国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是拥有了上一个世纪,上一个世纪称之为美国世纪一点不为过。1894年美国工业产值超过英国,但是美国没有做好当领导的准备,毕竟美国是一个大陆型国家,三面环海,自给自主,自然条件非常好,而且美国的国民性用已故的哈佛大学政治学学者亨廷顿的说法是,美国的国民性用中国的话翻译叫“小国寡民”,我这个翻译也许稍微夸张一点,但是实际不夸张。

   他讲美国的国民性不是1776年独立战争形成的,是1620年五月花号船从英国9月份启航11月到达波士顿普利茅斯港口,那个时候形成的。这批人是清教徒,在英国受迫害,寻求一个新的世界,寻求一个按照自己的理想创造的世界,笃信上帝,要与世无争,只对上帝虔诚,这就是美国的国民性。这是引用自亨廷顿去世前最后一本著作《我们是谁》。

   但是美国1894年工业总产值超过英国的时候还没有准备,始终认为自己是小国,不用介入全球的事情。一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以后美国才走上国际舞台,搞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搞了世界银行,搞了当时提出了ITO国际贸易组织,不是世界贸易组织,才搞了这个机构。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国人提出的这个,但是美国国会枪毙了一半,把ITO枪毙了,把国际贸易组织枪毙了,不同意,最后没有办法只搞了一个关贸总协议。这就是美国人1945年以后才走上历史舞台。

   所以我们习惯的美国国际主义是1945年之后才形成的,它的特点是东西海岸的精英组织的。现在不行了,现在美国中部老百姓造反了,搞了半天我的利益牺牲了,搞了半天我没有工作了。你华尔街玩的很好,高科技玩的很好,我中间的就业没了。所以特朗普个人可能声称是虔诚的新教徒,但是行为上看不像,他代表的是中西部利益。

   因此现在美国是分裂的,美国中期选举之后中部的红色是共和党,两岸是民主党,这是美国的百年变局之根,美国人不想当领导了,“王道”退化为“霸道”。“王道”是啥?打个比方,鞍钢老师他是“王”,我是给他服务的,我讲的越热闹他越高兴。什么是“霸道”呢?我一讲的不对他马上跳上来说你下台,这叫“霸道”。

   美国今天是“霸道”,他不想当王了,你的体系建立起来的你不想玩了,WTO现在否决了,WTO的核心机制,七个裁判,像足球裁判,七个裁判三个缺位只有四个。四个人怎么开会,二比二没有决议了,WTO瘫痪了,美国否认那三个裁判,足球踢不起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朗普退出了,还威胁要退出整个联合国,还要威胁北约说你们要付钱,一切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这是“霸道”。

   美国现在是新内战,我称之为是思想的新内战,根本原因是美国政治体制没有与时俱进,我们也有责任,没有和美国讲清楚我们的故事和自己的理论,我们也有责任,没有跟美国讲清楚我们怎么回事,让他们与中国为敌。

   第二是世界格局变化是什么呢?是新兴市场国家正在崛起,经济实力大为增强。以中国为代表的,印度现在也开始了,而且这些国家金融深化了,以自己的货币发债了,很多国家是不用美元发债,用自己的货币发债,对美元依赖度已经下降了。

   如果20年前美联储像今天这样连续八次加息,而且要收回自己的流动性,开始把国债券卖出去把现金收回,那新兴市场肯定倒霉,到目前为止只有阿根廷、委内瑞拉、印度尼西亚稍微受点影响,总的面上影响不太大,为什么?发生变化了,新兴市场国家可以发自己的债了,和以前形势不一样了,这是第二条,他们金融深化了,对美元依赖下降了。

   第三是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比如像匈牙利、波兰、捷克,我把他们归为新兴市场国家,他们这些国家现在对中国感情很好,中国一搞16+1,每年去一趟,他们很高兴,他们骨子里对美国不满,捷克总统泽曼进博会都来了。匈牙利总统欧尔班更是强烈,经济虽然好得很,但是政治上对美国很不满。

   第四个变化是什么呢?一批发达国家也发生了变化,其中最深刻的一点我要强调的是德国。大家没有意识到,德国在崛起,这个世界不要老说中国在崛起中国在复兴,已经复兴的是德国,只不过德国人不愿意讲,德国人一战二战打败了,谁敢讲民族主义?

   德国人牢记历史的教训,从来不敢讲,唯一敢释放一点民族情绪的就是世界杯以后得了冠军,欧洲杯得冠军庆祝庆祝,庆祝完了马上回来说我们是欧洲人,我们是欧洲一体化,这是德国人的心态,不管是对是错,这是德国人的心态。

   但是事实上德国的经济如日中天,德国在崛起。德国现在把荷兰的很多企业都纳入自己的供应链,意大利北部的经济,捷克和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这一片全是德国人干的。德国人现在学乖了,没有领土要求,不搞传统的领土认证,只要日子过得好,只要波兰允许我去买房子就行了。德国人躲在欧洲之后,躲在欧元下面在崛起。

   日本现在也在寻求新同盟,实际上日本对中国从骨子里还是希望改善关系的,日本想要脱离美国百分之百控制的局面,这是安倍的心态。

   为什么我们要从经济学总结?因为格局在变化,我们要讲清楚自己的实践,讲清楚自己的理论。

像WTO这些体制在大大削弱已经瘫痪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稻葵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改革开放四十年   经济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903.html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