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明:我的读书生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56 次 更新时间:2018-11-17 20:55:38

进入专题: 读书  

王利明 (进入专栏)  

  

   年少时,我曾读过高尔基的《童年》。高尔基在书中大声呼喊:「我要读书!」这句话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至今记忆犹新。这大抵是因为,我们这代人的童年有着苦涩的读书经历,也有着「我要读书」的共同渴望。

   「文革」时期,为「破四旧、立四新」,好多书都因定为「封」「资」「修」而被销毁了,以致一代人的人生几乎无书可读。我记得,当时就读的中学图书馆收藏了不少好书,但红卫兵、造反派要把这些书都集中到操场销毁。头一天晚上,一位有心人偷偷溜进图书馆里,挑走了好几担书,事后他跟人说,「这么好的书与其被烧掉了,还不如我自己把它们留下来。」所幸,当时造反派看管得不怎么严,否则这个人要为这些书惹上大麻烦。后来我多么想找到这个人,向他借几本书看看,但遗憾的是,始终无法打听到他的下落。

   高中毕业后,我去农村插队,想读书但还是找不到书。记得那时候,镇上有一家很小的书铺,我在劳动之余偶尔去逛逛。不过,小书铺的书架上除了《毛泽东选集》和《鲁迅选集》外,再无其他。

   后来听说有位村民家里可能有几本书,我就想办法去借,软磨硬泡主人才偷偷借给我一本《七侠五义》,条件是我看完后要给他讲讲书里面的故事。至今,我仍清楚地记得,虽然那本书是竖体版、宣纸印刷的,看起来很费劲,但我如获至宝,看了好多天,翻了无数遍,几乎可以背诵其中的故事情节。

   1977年恢复高考,我已经好多年没有接触过中学课本了。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从之前的中学老师家里借了几本语文、数学书。临时抱佛脚,后来还真的考上了大学。现在回头想想,那时有书读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

   进了大学以后,我天天泡在图书馆,更加感到有书可读是多么幸福!虽然,我学的是法律专业,但那时法学几乎是一片荒芜的园地,甚至没有教科书可读。想学民法,却也没什么可以读的民法书。没有办法,我就整天读图书馆里仅有的文学、史学方面的通识书籍。

   临近大学毕业了,我想读研究生。当时,学校一位民法老师建议我报考民法专业,但竟然找不到一本民法书。后来,遇见教我们国际私法的张老师,他刚刚收到了佟柔老师寄给他的一本油印小册子,叫《民法概论》,是佟老师主编的。

   张老师五十年代曾在人民大学学习,师从佟老师。他听说我想报考民法研究生,就要我认真学习这本书。但张老师说,他上课也要用,只同意借给我三天。拿到这本书之后,我如获至宝,连夜抄写。挑灯三天之后,我终于将整本约十万字的小册子从头至尾抄了下来。就是这本小册子,使我对民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步一步引导我进入民法领域。

   1981年,我如愿以偿,到人民大学读研究生。一下子感觉到,可读的书多起来了。那时,除了上课,我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学校的库本阅览室。那里珍藏了不少旧书,其中很多都没有装裱,还有些书上积了厚厚的灰尘,有些甚至拿起来都掉渣。有时候为找一本书,弄得满鼻子都是灰,走出阅览室的时候,浑身上下还都是灰尘。在这里,我找到了许多过去从未见到的书,而且图书馆管理员允许我随便翻阅,更让我感到十分惬意。

   那时候,我经常在图书馆一坐数小时,有时甚至达到忘我的境界。在库本阅览室,我经常见到方立天教授等大师。那时候,方老师穿一双布鞋,拎一个水壶,经常在图书馆一坐一天,无论寒暑节假,都在那里查阅各种资料。

   据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对我讲,方教授大年三十都在这里看书。后来方教授成为享誉海内外的著名佛学家、宗教学家,与他长期在图书馆埋头治学、「板凳坐得十年冷」密不可分。有一年,在方老师病重时,我曾到他家里看望他,谈起在库本阅览室一起看书的事,他仍然记忆犹新,会心地一笑。

   90年代末,人大法学院要搬进贤进楼,时任院长曾宪义教授问,国外法学院都有自己的图书馆,我们能不能也办一个?当时,我自告奋勇提出,不要院里掏一分钱,办一个像样的法学院图书馆。但我到资料室一看,才发现只剩下3000册没人要的旧书,准备当垃圾处理了,这怎么办呢?

   后来,我找了十几家出版社,一家一家地动员他们捐一些刚出版的新书;再后来又找十多位校友募捐。出乎意料的是,我们竟然在两个月内募集到了十多万册新书,在贤进楼五层找了几间大房子摆上,也很像模像样。

   从此,法学院有了自己的图书馆,深受同事和学生们的喜爱。我自己也一直把法学院图书馆当作自己的家一样,经常穿梭在办公室和图书馆之间。与那时相比,今天的图书馆已经有了极大的发展。或许,到退休以后,我就做个图书管理员,整日与书籍做伴,想来也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今天,我们已经进入到信息社会,处于知识爆炸的时代,图书极度匮乏的状况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现在面临的不再是无书可读的苦恼,而常常是书籍太多但无暇读书、不知读哪本书的苦恼。常常有学生问我,应该怎么读书,读书有哪些技巧。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阅读习惯和阅读偏好。我在这里也谈几点自己的读书体会,与大家交流。

  

多读书


   唐代诗人韩愈曾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每当新生入校,许多老师都要送上这两句话,以鼓励学生多读书,刻苦学习。古往今来,成功的人大多都是勤于读书、善于读书之人。我国古代「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的故事激励了无数学子刻苦向学、埋头读书。谈到读书,我首先要表达的是四个字——我要读书。

   我要读书,是因为读书能够滋润灵魂、修身正己。读书实际上是和先贤、前贤的对话。每读一本好书,我们都是在聆听先贤的教诲,领略他们的智慧。所以,读书就是一种修身,读书就是一种养心。古人云:「为善最乐,读书便佳。」每读一本书,就像是在攫取一缕清泉,掘得越深,泉水越清,心肺浸润,养心明目。读书既能够帮助我们修身养性,更能够充实我们的智慧。正如培根所言:「读书使人充实,精神上的各种缺陷都可以通过求知来改善。」

   我要读书,是因为读书能够充实知识、提升能力。书本是人类知识的结晶,是人类知识的源泉。人类的绝大部分知识都是通过书籍记载的,现在心口相传的知识几乎已经不存在了。读书能够开启人的智慧,打开人们想象的翅膀,开阔人的眼界和视野。在信息社会和知识爆炸的时代,各行各业的知识在增长和更新方面都出现了前所未有之快。只有坚持读书,才能更新知识,增进能力,与时俱进。

   我要读书,是因为读书能够开阔视野、拓宽胸襟。知识文化是通过书籍传承的,读书使我们突破了时空的限制,学习到我们无法直接接触和感知的人和事,通过书本无限地扩大认知。读书不仅能够知道我们的过去,而且能够登高望远,展望未来。特别是,在面临人身困惑和彷徨的时候,读书往往能给我们更大的信心、更多的智慧、更深的启迪,使我们能够做出更理性的决策。

   我要读书,是因为读书能够充实生活、丰富人生。书籍是人类的良师益友。莎士比亚说:「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一个人如果以书籍为伴,其实也就找到了最好的伴侣。古人读书,「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读之以当朋友,幽忧读之以当金石琴瑟。」讲的就是要以书籍为良师益友,有了书籍做伴,真正从书籍中体会到慎独的境界,就不会感到孤独、寂寞和无助。每天体味书香,陶醉其中,会感到精神充实,性情平和,情趣高尚,生活就变得五彩斑斓。

   我要读书,是因为读书能够传承知识、传承文化。我是一名普通教师,耕耘在三尺讲坛,以授业解惑、传承知识为己任。欲予学生半桶水,自己需要装有满桶水。要把知识传承得全面和准确,不仅需要掌握知识的来龙去脉,还要清楚知识的内容、知识的使用和知识的发展,更要教会学生创造性地看待旧知识、创造新知识。我们不仅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且还需要与巨人同行,不断传承和延展人类的知识积累。

   我要读书,就要争分夺秒地读书。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有一首《劝学》:「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我们应当珍惜时光,抓紧时间读书。

   互联网上曾经流传着很多关于哈佛图书馆内张贴的格言,例如,「此刻打盹,你将做梦;此刻学习,你将圆梦。」(This moment will nap, you will have a dream; But this moment study, you will interpret a dream)。这些格言生动形象,读起来让人深受启迪,倍感激励。哈佛有大大小小的图书馆数十个,这些名言散落在何处,难以寻觅。我在哈佛访学期间,专程去了几个图书馆查阅,却也没找到出处。

   后来听说这些句子都是网友杜撰的,尽管如此,其本意是善良的,目的无非是劝导人们要好好读书。

   在现代社会,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深读、精读我们喜爱的书,将是一种享受。但是,我们往往为工作和生计所迫,难以悠闲地去享受精读的乐趣。繁忙的工作日程、紧张的生活节奏,往往使我们难以抽出时间去精读。

   在此情况下,必须利用点滴时间,就像鲁迅所言,将人家喝咖啡的时间都花在读书上。毛主席一生嗜好读书,床边堆满书籍,他为我们树立了读书的榜样。

   古人也给我们留下了大量关于读书的经典启示。例如,欧阳修提出的「三上」读书法(马上、枕上、厕上),看似虽然不雅,但教会我们的却是一种珍惜光阴、见缝插针的读书方法,在今天仍然适用,即要挤出点滴时间读书,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从而达到一种日积月累的效果。(延伸阅读:方法论:13 位大师的高效读书法)

   我要读书,就要把花在网上、手机上的时间多匀出一些用来读书。现在很多人认为,在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下,我们可以通过看电视、微信、上网等方式来接触方方面面的知识。很多关于日常生活的简要知识都能够从网上轻易获取,且不需要思考就能够了解甚至熟记。

   但是,无论互联网如何发达,无论各种新媒体的内容如何丰富,都永远代替不了读书。即使实现书籍的电子化,纸质的书籍也不会消亡。互联网上获取的知识主要是碎片化的知识,而那些体系化的知识需要我们抱本溯源,反复体验、咀嚼和消化。这不仅需要大脑留出足够的信息接收、思考和处理时间,而且还要有一个纸质载体来保留信息和阅读感受。

   一般来说,系统阅读的过程也是一个知识再生产和再加工的过程。当我们阅读一本好书的时候,我们可能要在书上做不少标记,甚至写下我们的心路历程和感受,也会打上问号,引发未来的思考,这就是阅读中的思考和消化过程。更何况电子阅读的方式呈现的信息量具有单一性,我们很难在同一个屏幕上看到多本书的内容,但当我们思考一个问题的时候,身边可以同时参阅几十本甚至上百本书。所以,真正掌握体系化的知识,必须通过系统阅读来完成。

  

读好书

  

现代社会是一个知识和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市场上的图书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如何在书海中淘金便是当代读者面临的一大难题。「开卷有益」「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在古代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在今天,书籍的种类就像汪洋大海,泥沙俱下,要求人们对每一种书都做到「开卷有益」,不仅不可能,而且没有必要。诗人臧克家说:「读过一本好书,像交了一个益友。」反之亦然,读一本不好的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利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读书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457.html
文章来源:中国民商法律网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