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流动的权力 “ 科层式微信群”的权力实践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4 次 更新时间:2018-11-11 23:05:38

进入专题: 科层式微信群   流动性权力   科层组织  

张军 (进入专栏)  

   摘要: 随着以微信群为代表的虚拟社群的盛行,实体社会中的权力在虚拟社群尤其是基于实体科层组织建立的 “科层式微信群” 中经历何种演变,成为网络社会学研究的重要议题之一。实体权力在网络空间中的效力研究分为三种倾向  : “权力维系论” 强调权力效果的延续性,“权力消解论” 坚持权力影响受损或消解的论断,“权力再生论” 强调 “网络权力” 这一新型权力形式的出现。回答权力在科层式微信群中究竟如何演变的问题,需要剖析其中的权力实践。参与者的交往空间从隐私转向公开,在他者的围观与凝视之下,权力支配对象时常体验 “遵从” 或 “反叛” 的选择难题,并根据行为策略的选择最终分化为 “应声虫” “沉默者” 与 “反叛者” 三种行动者。科层式微信群中的权力体现为 “流动性权力”,其本质是实体组织权力的维系,并推动了虚拟社群 “科层化” 的过程。

   关键词: 权力; 虚拟社群 ;流动性权力; 科层组织 ;科层式微信群

  

   移动互联网的崛起促成了一种新型生活方式——  “微生活”,微信微博成为超过半数中国人日常生活的重要交流工具。自 QQ  群风行之后,各类微信群也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形成网络虚拟社群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相比 QQ  群成员的年轻化、新潮性,微信群更加保罗万象,成为各种人群聚集的虚拟社群。微信群的出现与流行使得实体社会与虚拟世界的界限日趋模糊,虚拟空间拥有了更多  实体社会的属性。但是,诸如权力结构等实体社会的构成要素在虚拟空间能否发挥效力 其演化过程如何?实体社会的权力究竟是插上了 “飞翔的翅膀”,自由地在微信群中翱翔,还是成为 “折翼的天使”,由于失去施展的能力而威力不在?这些问题成为时下网络社会学的重要研究议题。

  

一、“科层式微信群” 权力运行的理论释义

  

   作为一种虚拟社群,按照不同标准,微信群可分为多种类型。比如,按照功能划分,有强调情感  交流与认同建构的情感分享式微信群,有偏倚理性目标、注重工作效率的任务导向性微信群,有工作  娱乐兼顾的综合性微信群,等等。笔者将以微信群作为分析对象,尝试剖析实体社会的权力在微信群的表现形态、作用方式、演变过程以及社会效果。由于分析焦点在于权力的运作方式,而微信群的种  类繁多,笔者将聚焦于注重权力要素及其运行效果的微信群展开研究。微信群是实体社会组织的网络  映射,聚焦其运行中的权力演化,需要分析实体社会组织中的权力作。而权力充分发挥作用的组织  类型,莫过于等级结构明显、权力运作清晰的 “科层制组织” 了。

   1. 科层式微信群的概念界定

   在网络社会逐渐崛起的背景之下,成员固定、结构严谨、规则齐全、责任分明、效率导向的科层  制组织,为了工作之便,常会顺其自然地成立网络虚拟社群。在微信平台日趋流行之下,微信群超越  了 QQ  群等其他网络社群,成为重要而实用的网络虚拟社群。此种基于实体科层组织而组建的微信群,即为笔者所关注的 “科层式微信群”(Bureaucratic WeChat Group) 。顾名思义,科层式微信群是依托线下实体科层组织建立,虽然并非所有成员自愿但几乎全部成员参与的微信群。在这种类型的微  信群中,群主既可以为实体科层组织的领导,也可以是一般成员 ; 群内成员皆为实体科层组织的同事,除了分享信息、交流情感之外,更重要的是线下工作的延伸与拓展,呈现出兼具工作和娱乐综合  性功能的虚拟社群特征。

   之所以称之为科层式微信群,是因为它虽然属于虚拟社群,但是由于成员均来自实体社会的某一  科层组织,相互熟识且为同事,实体科层组织的交往规则和权责关系极有可能映射于微信群中。科层  制组织主要体现为一种具有明显等级结构的组织,该类组织旨在理性地分配众多成员的工作任务,以  完成大规模的行政性目标。虽然早在 19  世纪就已产生了关于科层制起源和运行模式的大量学术著作,但真正系统论述科层制理论体系的当属韦伯。他不仅聚焦于现代办公系统的功能,深入论述了科  层制的由法律和规章约束、拥有层级分明的等级结构、基于书面文件实施管理、专业分工、人尽其能等显著特征,而且阐释了科层制本身对人性的压抑,成为 “铁囚笼” 的消极社会后果。与韦伯关注公共与私有行政中的科层制结构不同,米歇尔斯主要聚焦类似志愿协会的科层组织,认为科层组织在发展过程中会产生一种寡头统治倾向。分别从韦伯和米歇尔斯那里汲取营养,塞尔兹尼克系统而连贯的科层制理论认为,科层制只是诸多目的性组织的一个特例。

   当然,不是所有科层制研究者都对其发展持有悲观态度,比如,古尔德纳批判了米歇尔斯和塞尔  兹尼克等消极立场的理论家,认为他们阐述的对人性限制、对组织约束的科层制理念,是基于一种悲  观的情绪,而非基于科学分析的结果。艾森斯塔德认为科层制的发展过程并非如预想的那样不可逆转,相反,科层化过程的历史分析表明,“去科层化” 过程在组织发展中同时存在。他认为,关于科层制的研究产生了两种分化,要么将之视为效率和有效目标实现的工具,要么借之获得、保持和实施  权力影响,但实质上,这二者是可以融合的。

   无论是科层制研究的悲观论者,还是对科层组织发展抱有希望的乐观论者,都无法忽视科层式组  织的一些核心要素,即权力、等级结构、追求效率、明确的规章制度。就本质而言,基于互联网的微  信群由众多网民构成,所以与实体组织具有特定的相似性。虽然科层式微信群不同于线下科层组织,但由于后者是前者的 “母体”,由此,科层式微信群从诞生之日起,始终无法摆脱科层式组织的桎梏,即便是虚拟的社群,依然会烙下科层制的烙印。

   2. 强制与认同:科层式微信群权力的双重属性

   从古希腊的公共集会到哈贝马斯笔下的公共领域,公共空间是一个对所有民众开放的、政治对话  和对抗能够发生的空间。互联网世界增加了一个新的空间,即民众能够进行讨论的虚拟性网络空间,科层式微信群就是在此虚拟空间中孕育。作为公共空间,科层式微信群允许成员进行讨论与分享,而作为实体科层组织的延伸,实体的强制性权力亦会对其产生一定的影响,因此,从理论形态而言,科层式微信群的权力具有强制与认同两种属性。

   深入剖析科层式微信群的权力运行及其本质,首先需要阐明权力自身的意涵。针对权力的界定可谓五花八门,充满了争议。但就一般意义而言,权力是依据自己的意愿决定他者行为的能力。一些经典学者对权力进行了独特的界定,对后世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韦伯认为,权力是一人或多人  在公开行为中,哪怕遇到其他参与者的反抗,也能实现自身意志的能力。结构功能主义大师帕森斯则将权力界定为一个通过社会互动过程,对其他个体或集体性的单元带来变化的一个特定机制。由于追求社会秩序的稳定和正向结构功能的实现,帕森斯的权力观与权威、一致性和集体目标追求关联,与利益尤其是源于强制和外力的利益冲突分离。马克思主义学派很少从行动者的角度界定能力,比如其中的重要代表普兰查斯将权力界定为一个社会阶级实现其具体客观利益的能力。

   与上述学者强调权力的强制性不同,笔者认为,权力含有支配对象  “认同” 的成分;其表现形式也日趋多元,不仅体现为一种执行个人、群体和阶级意志的影响力,还体现为在正式组织中发挥作用的能力。因为权力不仅是一种经济或者政治现象,更体现为一种社会现象,它不仅在正式组织中产生力量,还在非正式组织以及非组织化的共同体中发挥效力。由于科层制微信群兼具强制与参与双重属性,其中的 “权力” 不仅体现为一种强制影响力,还包括权力对象的认同、接受和遵从的成分, 兼具权力主体  “强制” 与支配客体  “认同” 双重属性。正如卢克斯所指出的那样,对权力的理解不应仅仅基于人际结构机制,还应关注参与者的能动性(agency),即使这一能动性在结构要素的限制范围内,因为权力归属于个体或集体性的人类行动者,权力实践总是与人类的能动性关联。

   线下科层组织的权力依然在微信群中产生一定的效力,但需要成员的认同,如果不能产生认同,便会形成各种形式的抵抗。科层式微信群是一种虚拟微信社群,具有线上虚拟社群的平等化、可获得性、即时性、去中心化等本质属性,这些特质势必对实体组织权力带来冲击。然而,由于科层式微信群基于实体科层组织而建立,实体组织的等级结构、权力分配在其中依然存在。线下科层组织权力的溪流汇入虚拟社群后,在表现形态、运作方式、实施效果、受众反馈等方面均产生了一定的变化,具有一定的 “流变性”,笔者将就科层式微信群权力效用等方面展开深度的理论梳理和实践剖析,以探究其权力运行本质。

  

二、实体权力在网络空间中效力研究的理论分野

  

   关于实体社会的权力在科层式微信群中究竟是不打折扣地发挥作用,还是受到了挑战,极大地消解了其影响,甚至产生了新的权力形式,研究者对该问题的回答各异,依据权力实施效果的不同,可以分为 “权力维系论” “权力消解论” “权力再生论” 三个流派。权力维系论者强调实体科层组织的权力在网络空间中依然发挥作用,不受网络空间的约束 ;权力消解论者则坚持线下权力在网络空间中受到挑战,权力实施效果大打折扣,实际影响微乎其微;权力再生论比权力消解论更进一步,认为虚拟空间不仅对实体社会的权力产生了消解,而且再生产了崭新的权力形态。

   1.权力维系:实体权力在网络空间中的映射

   权力维系论者认为,实体科层权力在网络空间中没有产生消解,而是继续发挥其支配性影响,因为实体权力能够映射于网络空间,只不过是作用的介质发生了改变。比如,比姆博和戴维斯通过经验研究发现,引人注目的人和线下有影响力的群体在网络空间中更有权力,换言之,互联网并没有导致权力从拥有者那里流向普通人。还有学者认为,互联网能够实现监控功能,互联网监控体现为一种技术控制, 能够为实体社会权力服务。类似微信群的诸多社会媒体也能为权威性政府提供政治控制的新机会。权力主体的重要代表之一政府也在试图深入统一网络,使之成为能够服从特定规则、规定和行为的体系。奥瑟等人通过实证研究发现,虽然互联网促进了政治参与新形式的出现,但是在线上政治参与中,传统社会经济地位不平等却被维持甚至强化。

在权力维系论学派看来,科层式微信群的权力主体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依然是实体科层组织的权力拥有者,虽然这些权力主体化身为科层式微信群的一员,但其在线下组织的权力身份为大家共知且认可,所以其拥有的权力影响依然存在。与此同时,权力作用对象也没有发生根本变化,虽然科层式微信群提供了自由发声的机会,使得权力实施对象拥有了表达的渠道,但实体组织权力格局和等级结构依然能够约束权力对象的言行,实体社会的被支配者在微信群中依然需要谨言慎行。从权力实施的过程来看,虽然科层式微信群的权力作用不像实体组织那样明显,却能潜在地发挥作用,权力实施  效果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在该学派看来,科层式微信群中的权力表达虽然拥有了更多的形式和更为显著的可见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科层式微信群   流动性权力   科层组织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经济与组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334.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2018年第09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