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与贤能政治:东方之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15 次 更新时间:2018-09-16 16:50:20

吴万伟  

詹姆斯・汉金斯  吴万伟

    

光从东方来Ex oriente lux)。春季学期结束,我来到日本和中国,表面上是在日本和中国几所大学宣读论文,但真实原因是渴望更多了解当今亚洲有关贤能政治的辩论。那里,政治理论家们一直在就最适合古代儒家政治思想的政府管理形式进行激烈的辩论。辩论追踪了理论上与假想敌做拳击训练的儒家学者过去20年来一直在与中国共产党的官方意识形态的守卫者辩论。儒家希望用源于更真实的中国政治理论取代仍然在学校里讲授的暮气沉沉的马克思主义官方意识形态。但是,辩论背后的政治对于中国人之外的人很难理解,要弄清楚怎么回事的唯一办法是亲自前往,躲在安静的角落里,开始提出问题。

西方的新精英政治也提供了对中国和日本的辩论感兴趣的逼人理由,虽然谈论精英危机的美国人的范围要有限得多。乘飞机前往东京的途中为我提供了熟悉美国最近的一些文章的机会。其中之一是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评论文章,其主题现在已经众所周知,那就是西方精英的道德破产。那是政治精英对民粹主义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担忧的另外一面。我还有一本为准备写书评而先睹为快的书《旋尾降落》(Tailspin),作者是主张改革的记者和媒体创业者斯蒂芬布里Steven Brill),他认为美国尚贤精英应该为过去半个世纪的政府管理灾难负责。而且,我还阅读了《大西洋月刊》上马修斯蒂沃德(Matthew Stewart)所写的最新一期封面文章美国新贵族的诞生(2018年6月),里面谴责精英的思想封闭和美国社会流动性的终结。(那是为英语专业人士阅读的社会科学精简版,是《大西洋月刊》的特殊优待)。虽然美国精英有这样的自我批评意识,但没有人提供解决危机的办法。布鲁克斯认为美国精英需要新的道德规范。不错,但是如何开始?没有答案。布里尔希望伴随着社会混乱的一系列基础设施灾难可能让美国精英猛然意识到他们的玩忽职守。斯蒂沃德则模糊地建议采取联邦政府行动来确保实现经济平等。

来到亚洲是一种解脱,那里没有人怀疑贤能政治是好东西。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变得更加尚贤:它是否应该成为整个政治体制的指导性原则(最著名的儒家政治哲学家贝淡宁理论化的贤能政治),更加受到欢迎的选拔政府官员的办法,或者简单地依靠文化和教育而传播的思想。我希望了解更多内容,如现代儒家是如何为贤能政治辩护的,尤其是他们认为中国古代文学和哲学传统如何帮助改造现代精英和现代政府管理。我有一个想法,同样的途径在西方或许也会富有成效。但是,我有些担忧地意识到,就像一些学院派沙龙一样,我是在溯洄而上,这与寻找政治智慧的现代潮流格格不入。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学者一直前往西方学习自由民主,相信中国的未来应该从当代西方那里找到。现在西方人对中国政治智慧的兴趣是中国正在建立政治哲学方面的软实力优势的一个信号吗?

   东京:前现代的贤能政治?

我的疑虑在行程的第一站东京早稻田大学得到缓解。这是日本最优秀的私立大学之一,西方的政治价值观仍然牢不可破。我是应从前的学生和早稻田负责人之一的政治哲学家厚见惠一郎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33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