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试图为人文学科辩护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31 次 更新时间:2018-07-17 06:31:58

吴万伟  

斯坦利·菲希 吴万伟

人文学科有用的论证是错误的、反人文的,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人文学科在忍受失败的痛苦。如果对这个命题有任何怀疑的话,威斯康辛大学斯蒂芬斯角分校分校(Stevens Point)的计划将打消所有的疑虑。该计划取消包括历史、艺术、英语、哲学、社会学、政治学、法语、德语、西班牙语等专业在内的13个专业。管理层引用的理由包括赤字巨大、招生规模太小、渴望增强科学技术工程数学(STEM课程和技术培训。一位物理学和天文学教授肯·曼宁根(Ken Menningen)赞同这个倡议,宣称大学从人文转向关心职业前景的学生觉得更有吸引力的专业是正确的。如果斯蒂芬角分校是职业技术学院,这个理由或许说得通,但是,至少从其名称和办学理念而言,应该提出的论证是既然办学理念没有实质内容支撑,大学这个名称就应该去掉。

哲学家和政治理论家迈克尔·克肖特(Michael Oakeshott)可能也会这样想。他对大学的描述是这样的:“那是一个地方,不鼓励学生将教育和职业培训混为一谈,也不把教育当作学习贸易技巧、为将来在社会上从事某个职业作准备、或者获得某种道德和智慧装备以便看透人生。”请注意奥克肖特列举了为自由教育辩护和提供合理性时连续快速出现的最常用论述,也注意到他接着马上抛弃它们,认为这些根本不值得考虑。“每当这种终极真理出现之时,教育就悄无声息地从后门溜出去了。” 

我不愿意成为告诉你这一点的人,但是,过一种将精力集中在伟大著作上的生活并没有什么笼统的利益可言。

那个句子中的关键术语是“终极目的”。它意味着曾经构成大学宗旨和指导大学运行的目的之外的目的。也意味着来自其他地方的目的,从另外一个视角看的目的,从这个视角评判教育机构的质量,虽然在该机构工作的人已经认为它不再是他们当前工作的核心。当立法者询问大学能够为国家的经济发展或旅游业做出什么贡献,或者培养出技术工人服务于各个领域时,他或她是在要求大学屈服于一种标准,这个标准已经与人们最初投身教育的初衷没有任何关系了。正是这些理由继续指导教师的职业行为。大学的义务是忠实于教育的本质,抗拒评估和决策体系对大学目的的颠覆,转向与其适当操作格格不入的其他目的。

那么,问题是大学应该拥有什么样的内在目的是真实的,这个问题要求我们辨认出大学的核心活动。亚里士多德在其《尼各马克伦理学》的第10篇提出了观点。那就是沉思。“这个活动似乎因为自身的原因而受到人们的喜爱;因为除了沉思之外,从中并没有产生任何东西,”这与依靠影响来评判的“实际活动”形成对比。沉思---翻来覆去思考问题---“具有更高的严肃价值”因为“其目的超越问题本身而没有尽头,它拥有自身的快乐。”

但是,如果与大学合适的价值和快乐完全是内在的,且拒绝采用任何外部标准来评价,当世界其他地方都在鼓吹工具性、评估、成果、就业率和各种指标时,如何为大学辩护呢?这个问题产生了数不清的文章和书籍,其标题往往是“人文学科的危机”、“人文学科还能活下去吗?”、“如何挽救人文学科?”等。这些书籍文章往往不承认一个重要的区分:人文演出的公共场所(诗歌节、电影戏剧民歌节、莎士比亚节、歌剧、交响乐、室内乐、乡村音乐、爵士乐节、图书俱乐部、艺术节、 TED演讲等)和人文演出的学术研究。很少人否认公开上演莎士比亚戏剧的价值,但很多人可能怀疑学界研究莎士比亚的产业的价值。更多人会质疑用公共资金支持这种产业的合理性。当我们说到人文学科的危机时,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清楚即使像威斯康辛大学史第分普颖特分校这样的学校抛弃人文学科,它们仍然在这个国家的每个城镇持续繁荣。差别是当你或我去看戏或听音乐会时,我们直接付钱给我们重视的东西,但是当我们缴纳的税款或向私立大学的捐款被用来资助英语系、哲学系或者古典学系时,它们不是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

那么,我们该如何塑造为人文学科辩护的论述呢?人文学科足够笼统和强大以满足对人文学者研究的课题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兴趣的那些部分公众的需要。合理性论证的候选对象之一是强调语言技能在我们生活中的核心重要性,这些是我们与家人和朋友相处,与合同伙伴协商、在市场上讨价还价、参与政治决策、协商我们与神的关系或者毫无关系、表达我们的快乐、痛苦和渴望时使用到的技能。正如海伦·斯莫尔(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00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