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如果没有观念上的全球化,商业不过是一锤子买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50 次 更新时间:2018-07-15 22:41:34

进入专题: 全球化   金融改革  

陈志武 (进入专栏)  

  

   2018 年 6 月,陈志武去印度开会,发现了其他国家对中国态度的转变。会上,无论是来自美国,还是韩国、印尼和印度的嘉宾,都在“提防中国、充满怀疑”。“几年前不是这样呀。当然可以怪他们有偏见,但是其它原因呢? ”陈志武在微博上写道。

   10 年前,陈志武在中国出了两本文集——《非理性亢奋》和《为什么中国人勤劳而不富有》。那时正值中国改革开放 30 周年纪念,中国崛起、中国模式等词流行,许多中国人为此骄傲自豪。但陈志武觉得,如果没有全球化贸易秩序和成熟工业技术,所谓的中国奇迹根本不可能,很多人只是在非理性亢奋。中国的改革经验恰恰证明,新自由主义主张的经济、政治模式非但没有得到否定,反而得到了中国经验的支持。

   “正因为成就来得太快,也相对轻松,容易带来非理性亢奋,得出错误结论,这不仅使我们容易把成功的功劳全归结于自己,而且也让我们得出诸如‘发展跟法治无关’、‘经济增长跟产权保护无关’、‘民主宪政只是少数知识分子的抽象诉求’等短视性结论。”他在《非理性亢奋》一书的序言中写道。

   10 年后,面对“贸易战升级、国际对中国态度根本转变,世界已经变换”的新局面,陈志武认为,中国最不应该做的是去挑战现有国际秩序,去动根基,应该吸取一些教训,有一些新的认识。

   他对《好奇心日报》感慨:“今后我们不能够只是强调商品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在价值观上面也应该要跟世界进一步接轨。因为如果没有观念上的全球化,没有观念上接轨,商业关系往往只能够做一锤子买卖,不能够长久持续。”

   今年 56 岁的陈志武是著名的华人经济学家,现任香港大学冯氏讲席教授、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他主要的研究工作涵盖金融学理论、金融社会学、经济史、新兴市场、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等课题,获得过格雷厄姆·都德奖(2013)、默顿·米勒研究奖(1994)等奖项。

   除了纯学术研究,陈志武也做了大量向公众普及金融和市场的知识、逻辑工作,有着较大影响力。他常在媒体上发表文章、接受采访,观点被《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巴伦周刊》等引用过;出版过《金融的逻辑1》《金融的逻辑2》《24堂财富课》等作品;担任过纪录片《华尔街》《货币》的学术总顾问,等等。

   另外,他也从事过一些金融实业,是 Zebra Capital Management 三名创始合伙人之一。在 2001 年至 2011 年期间, Zebra Capital Management 整个公司的对冲量化投资模型主要来自他之前的研究, 2011 年年初,陈志武从中退出。他离开时,公司大概管理 6 亿美元左右的资金。

  

   如果梳理陈志武的人生历程,你会发现他带有那一代知识分子的鲜明特点——经历过政治运动和苦难生活,早年缺乏教育,后来极其努力,大多很关心类似“中国向何处去“等宏大话题,有着很强的社会关怀和家国情怀。

   陈志武的老家在湖南株洲茶陵县,父母都是农民。因为处于“文革“时期,从小学到高中,他都不用怎么上课,整天在农村劳动。 1978 年,中国恢复高考。陈志武考了两次,终于考上了中南工业大学,专业是计算机。不过,他当时其实从没听过计算机,只是觉得“蛮有意思、蛮新”就报了。

   1983 年从中南工业大学毕业后,陈志武考上了国防科技大学的研究生,读系统工程专业。受 1980 年代启蒙气氛感染,陈志武当时读了包括“走向未来”丛书和商务印书馆西方经典名著在内的许多书,其中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自由选择》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书。这也奠定了他至今相信自由选择的底色。那时的陈志武很有理想主义气质,觉得系统工程没什么意思,挺空。“中国那么多人搞工科,搞到最后没有多少人去研究政治机制,这太危险了。”陈志武说。

   因此,陈志武和那时的朋友崔之元在《政治学研究》上发表了两篇文章,其中一篇探讨的就是民主政治理论,从数理角度去看民主的规则和设计,研究怎样的规则才能真正体现民主的不同概念。“根据经济学大师阿罗的理论,民主要有一些基本的要求,我们就用数理的方法研究这些要求是什么。当时我和崔之元还翻译了阿罗的一本著作《社会选择和个人价值》,列入‘走向未来’丛书。”陈志武回忆道。

   1986 年研究生毕业后,陈志武在国防科技大学政治教研室工作了半年,准备去美国耶鲁大学读社会科学的博士。当时因为外汇控制很严,而考托福需要美元。陈志武没法搞到,只好给耶鲁大学负责招生的教授写信说明原因。幸运的是,耶鲁大学同意他不参加托福和 GRE 考试就予以录取,而且给了奖学金。

   揣着国家允许换取的七八十美元外汇,陈志武只身来到美国念书。这一待就是 30 多年。和本科选择计算机专业类似,陈志武博士念金融经济学也很偶然。原因是当时耶鲁大学做金融经济学方向有两位名教授,工作也很好找,所以朋友告诉他应该选金融经济学专业,他接受了。

   1990 年,陈志武博士毕业,先后在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任教,最后在 1999 年回到了耶鲁,担任金融经济学终身教授。 2017 年,为了全身心推广自己正在做的量化历史研究项目,陈志武离开待了 18 年的耶鲁(算上博士有 22 年),去了港大任教。

   而在陈志武离开中国,前往美国读书、任教的 30 年,中国也发生了巨变。 1986 年陈志武出国前,中国没有金融市场,几乎没人知道金融经济学为何物。到了 2001 年 7 月 15 日,陈志武在飞机上从头到尾看了 2001 年第 7 期的《财经》杂志,发现中国的金融市场已经有很大变化。也是从那时起,陈志武“才开始真正全力以赴地关注中国的事情”。

   2017 年 5 月,陈志武在知识付费平台喜马拉雅推出了《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的金融课》的音频课程。截至 2018 年 7 月 10 日,节目播放量超过了 1600 万次。同时,他也在这个月推出了节目配套图书《陈志武金融通识课》。“我现在特别强调通识教育非常关键,尤其金融的通识教育非常重要。中国资本市场搞不好,股市搞不好,其中很大原因就是工程思维还是唱主角,而不是金融思维、市场思维来唱主角。”陈志武说。

   2018 年 6 月 23 日下午,我们在北京国际金融博物馆的一个会客厅里见到了陈志武。他照例一身严肃庄重的西装打扮。访谈中,陈志武大多时候很平静,像给学生上课一样侃侃而谈,只有为数不多几次讲到中国的现状和未来,语调略微上升,激动起来。

   比如谈到回看中国改革开放 40 周年的感受时,他说:“我觉得在这个时候,还是有很多的规则要做调整,要改变大家的机会。最终呢,还是要改革!要进行体制改革,让整个社会更多的基于规则来办事,而不是基于关系、基于人治来办事。”

  

   Q=Qdaily

   陈=陈志武

  

   1、最好降低房地产市场风险的办法就是让市场该跌的时候去跌,涨的时候去涨

  

   Q:我第一个问题想问下房子,这也是如今很多年轻人关心的话题。你在书中提到:现在中国的房价是越调控越上涨。因为对房地产交易(包括对投机炒房)的限制越多,房产市场的流动性越差,房子的价值就会越低。所以,让房地产交易充分自由的社会,也是让房地产价值最大化的社会。这是房地产自由交易的好处,但另一方面也有风险。我比较好奇,你认为在什么情况下,可自由交易的房地产市场容易带来投机性泡沫?

   陈:首先,对于年轻人来说,我的主张是年轻人不要去买房子。年轻人应该更多地租房子。因为现在北京也好,上海、深圳也好,那些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房子的租金相对而言不是太高,比起买房子来说,要合算很多。当然,我知道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偏好。我的话,我会要我的子女年轻时候不一定要去(买房)。未来你在哪里生活都还不是很明朗,有可能过些年以后,你愿意搬到长沙去住,搬到温州去住,那你那么早就把房子买下来(可能会有问题)。房子流动性很差,这对年轻人搬家来说非常不方便。年轻人应该随时有搬家的心理准备。不要说我小时候就出生在上海,打死我也不愿意离开上海。也许对你最好实现未来梦想的地方是在深圳、北京、温州,不一定是在上海。那你那么小、那么年轻的时候把自己锁定在上海,对于实现你整个人生梦想不一定是最好的事情。

   那么,至于说房地产调控政策到最后带来的影响,我觉得最好降低房地产市场风险的办法就是让市场该跌的时候去跌,涨的时候去涨,让市场自己按照自己的逻辑去运行。这些年之所以中国房地产价格总是往上越涨越高,而且每次越调控就涨得越多,就是因为调控方法严重有问题。

   一个是过去那么多年,总是在供给这方面加强管控,让房地产公司得到的金融支持挤压很多,让房地产公司去买土地的时候,自有资金(要求很多)。原来(不是这样),潘石屹 1990 年代初就开始做起来房地产,他自己并没有那么多钱。因为那时候只要能得到土地,自有资金有没有不是最重要。所以这样一来,那时候哪怕是穷二代、老百姓家庭出身的潘石屹,还有其他很多人,都能够进入房地产开发行业。这样使得房地产供给有更多来源,房价有可能比较便宜。因为道理蛮简单,供给越多,需求如果不是太多,或者需求也多,但是供给如果更多,那房价不容易总往上涨。

   再一个呢,更重要的一点,原来每次房价要下跌的时候,各级地方政府想办法去施加压力,不让房价下跌,所以这就造成房地产价格预期往未来看,只会进一步往上涨,而不会下跌,造成了更多投机买房需求不断被刺激出来,造成了房价只有上涨一条通道,没有下跌风险。但是,长久来说,越是这样做,就越把房地产泡沫吹得越大,使得以后更多的人,包括年轻人都高价买房以后,出现最后大跌概率就大大提升。

   这就是本质上来说,表面上看近期是帮了很多有房子的人的忙,让房价不能够跌,但是长期来说,是把这些人、把老百姓和年轻人都害了。因为高价买了房以后,万一什么时候撑不下去了,泡沫要破的时候,大家都会变得亏损很多,甚至于血本无归。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反而把长期房地产风险给加大了。

   Q:未来中国很可能有这样一种趋势?

   陈:我觉得中国人、中国社会也是人类社会的一部分,适合于其他社会那些经历、那些规律,你放心,也适合于中国社会。

   Q:对。我看你书里还提到了日本 1980 年代房地产泡沫的历史。未来中国很可能也会重演。

   陈:对。

  

   2、人类最后很难避免金融危机,而且甚至于不应该避免

  

   Q:今年是 2008 年金融危机 10 周年,很多人也在讨论。我看你在书中提到, 2008 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的救市手法和传递出的“政府兜底”信号其实可能为下一轮危机埋下种子。为什么?能不能具体讲讲?

陈:因为我们每一个人不管是买房子、投机、投资,还是做企业,包括子女教育,我们都知道你这一次这样做了,(下次还会再来)。本来该破产的银行、该破产的企业,你不让它们破产,去救了他们。那么,所有办那些银行、企业的人,他们从中悟出什么道理?那就是我不用做事太认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全球化   金融改革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984.html
文章来源:好奇心日报

3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