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燕菁: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房地产调控——基于货币史学的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06 次 更新时间:2018-07-11 22:14:37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房地产   货币史学  

赵燕菁 (进入专栏)  

  

   从航海大发现带来的“白银时代”开始,中国的货币问题就和贸易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中国经济的兴衰,几乎完全与货币流入流出正相关。贸易对于中国经济而言,与其说是市场问题,还不如说是货币问题。直到今天,贸易与货币的共生关系仍然没有本质改变。这也使得中美贸易关系远比表面上看到更为复杂。

  

   一、顺差为什么重要?

  

   我们不妨假设中国就是一个“世界”,各省是不同的“国家”,人们会关心各省之间的顺差吗?答案肯定是,不会。这就像李嘉图比较优势理论描述的那样,只要每一组自愿交易都可以最大化双方利益,贸易的加总就是对所有人有利的。地区间的不平衡不会改变这一结果。

     那么为什么在国际贸易中,“顺差”突然变得重要了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货币。道理很简单,国内贸易和国际贸易唯一差异就在于交易是否发生在同一个货币区。顺差的含义,就是一个货币区在与另一个货币区贸易时,流入的是货币而不是实物。没有了货币区的差异,顺差、逆差也就没有了意义。货币流出好还是实物流出好?这还要从货币对经济的影响说起。

     所有经济都是建立在分工基础上的。有没有货币,社会分工的水平大不一样。米塞斯认为,货币就是市场的基础“市场的根本在于协调供需的各种要素,这一概念正是现代经济理论建立的基础,且必须以其为基础,如果没有货币的使用,那么这一概念是不可设想的。”一个被广泛接受的事实是,依赖货币分工(市场)的比重越高,经济就越发达,资本形成能力也就越强。

  

     图1:不同收入国家M2/GDP

  

     但以实物作为准备的商品货币,一开始就决定了货币数量永远满足不了分工增长的需求。货币的数量也就决定了一个货币区的分工水平,而分工水平反过来又决定了该货币区的财富。特别是对于人口巨大的经济体,一旦没有足够的货币,人口增加就会导致分工萎缩,引发经济“内卷化”。

     由于跨货币区的贸易不仅带来物品的转移,也带来货币的转移,贸易问题随之衍生出货币问题——货币流入的货币区分工水平提高,商品经济繁荣;货币流出的货币区分工水平下降,商品经济萎缩。正是因为有了货币在不同货币区之间的转移,贸易是顺差还是逆差对于不同的货币区就有了完全不同的宏观效果。

  

     二、货币决定经济兴衰

  

     历史上,南宋和明朝后期都有过发达的海上贸易。不同的是,宋朝的贸易广泛使用的是内生的本币,所有贸易相当于国内贸易,顺差、逆差并不重要;相反,明朝没能像宋朝那样实现货币自主,社会分工必须依赖外来白银,对外贸易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获得白银,顺差与否就变得极为重要。

     中国的“白银时代”发端于大航海时代的嘉靖年间。当时西班牙人在玻利维亚发现了一个超级银矿(稍早,日本也在其西南部发现了一个规模巨大的银矿)。通过贸易顺差,美洲和日本的白银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国,元代以后由于货币不足急剧萎缩的商品经济全面复苏。靠近白银输入口岸的江南一带发展出繁荣的市场经济和发达的民间社会。

     自主货币被外来货币取代后,贸易成为获得货币的主要途径。进入“白银时代”后中国经济对顺差的依赖迅速增加。顺差的增减与王朝的兴衰周期如影随形,几乎完全同步。

     1641年,马六甲落入荷兰人手中,果阿与澳门的联系也被切断。1640年,结束了战国时代后的日本断绝了与澳门的所有贸易往来,对银矿也开始进行控制。中国的白银进口量骤然跌落。此前张居正“一条鞭法”已经形成了一个以白银为中心的结算体系,白银的减少直接引发了明末的社会大动乱。

     取代明朝的清朝依然是以白银为本位货币。其顶峰也就是所谓的“康乾盛世”,也正好是世界白银供给非常充裕的时期。18世纪后期日本再次禁止白银出口,加上欧洲动荡(法国大革命)以及随后拉丁美洲独立运动,从1790年代到1830年代,全世界的金银产量减少了大约50%。清王朝经济也应声而落,整个社会也陷入动荡(太平天国)。而当美国、澳洲发现新的银矿后,清朝的经济立刻满血复活,不仅剿灭太平天国,还开启了兴盛一时的洋务运动。

     当货币要依靠贸易才能获得时,货币本身就成为贸易的首要目标。顺差也因此变得重要。对此,生活在大英帝国金本位全盛时代的凯恩斯深有体会。他在《货币通论》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增加顺差,乃是政府可以增加国外投资之唯一直接办法;同时若贸易为顺差,则贵金属内流,故又是政府可以减低国内利率、增加国内投资动机之唯一间接办法。”

  

     三、自主货币与附属货币视角的“顺差”

  

     计划经济时代的中国重建了以实物为准备的货币,暂时获得了货币主权。但也因此重归货币不足的状态,市场分工急剧萎缩。人口重压下的中国又一次“内卷化”。

  

     图2:计划经济时代的中国储蓄生成货币

  

     1994年汇改将人民币重新与美元挂钩,强制结汇使中国获得了宝贵的外汇,同时借助顺差生成了巨大规模的货币,中国商品经济再度活跃。后来的分析大多强调汇改对中国参与国际分工的影响,而忽略了其对中国货币生成的影响。而事实上,后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更为深远。

     这次汇改和民国时期的法币制度改革非常相似,效果也差不多。1933年罗斯福总统推行“新政”,要求政府增加通货。而在金本位制度下,发行货币受到政府的黄金储备限制。美国采取了金银复本位制度。美国政府开始在纽约和伦敦市场上大量收购白银。1932年开始,中国白银开始外流。1934年受美国白银政策影响,中国货币流出高达2.27亿银元。银行挤兑时有发生,许多银行和中小钱庄因此倒闭。

     国民政府不得不放弃银本位,改用英镑和美元作为法币的准备。后来很多学者认为中国法币制度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放弃金属本位改为以政府信用为保证发行货币。而实际上,中国货币仍然是以外来的货币做为本币的“锚”。由于英镑和美元都是贵金属为本位,同英镑和美元挂钩,实际上还是实物货币而非信用货币。贸易顺差依然重要。

     民国法币制度改革与1994年汇改本质上是一样的。只是这时的美元已不再以贵金属为本位,而是真正的信用货币了。正是因为与不受贵金属约束的美元挂钩,使得中国经济解除了走向商品经济的最大约束——货币。短短几十年,中国就从计划经济迅速跨入了高分工水平的市场经济。可以说,没有对世界(特别是对美元区)顺差创造的货币,就没有中国过去四十年市场经济的大繁荣。

     今天的美元就相当于明朝的白银,中国过去四十年的经济繁荣,和明朝白银流入带来的繁荣如出一辙。外来货币的引入,扩张了货币供给,但也像当年的明朝以来白银一样,中国再次丧失了货币主权。

     按照前面的逻辑,货币流入的货币区分工水平提高,商品经济繁荣;货币流出的货币区分工水平下降,商品经济萎缩。那么为什么曾经为争夺市场大打出手的列强,开始容忍中国的持续顺差?对中国乃至全世界长期保持巨额逆差的美国何以没有因货币外流导致经济萧条?

     这是由于布雷顿森林体系要求所有货币都与美元挂钩,在美国看来世界都属于美元货币区。对于用本币交易的美国就像当年的南宋一样,所有国际贸易对其都是“内贸”。既然是内贸,顺不顺差也就不再重要。而其他国家则像明朝一样,必须通过顺差换取美元——谁获取的美元多,谁的经济就增长的快。

  

     图3: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国对全球的逆差(亿美元)

  

     更重要的原因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元完成了从商品货币向信用货币的转型。美元的发行不再取决于贵金属的多寡,而是取决于信用体系的创造。只要世界购买美国的债券、股票、不动产,这些信用就会帮助美国源源不断生成美元。

     美元信用化后,美国追求的是资本项的顺差——卖更多的信用给其他国家;货币没有信用化的国家追求的是贸易项下的顺差——卖更多的产品给其他国家。前者获得商品,后者获得货币。正是这种错位互补,使得中美各取所需,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全球化和长周期和平。

     信用可以被视作一种基于“未来收益”的特殊“商品”。货币与信用挂钩后只要创造出信用,就可以创造出货币。很少有国家可以创造出足以支持世界贸易的信用,而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大国美国做到了。一旦摆脱黄金的束缚,美元就像地理大发现时代的南美白银,向全世界提供源源不断的货币。中国的改革开放几乎分秒不差地抓住了美元信用化这一人类货币巨变所提供的机会。

     全球化的前提就是贸易不平衡。一旦美国开始追求顺差,就意味着归回古典贸易。除非有新的力量接手创造国际信用,全球化趋势必然倒退。而在古典贸易体系下,只要丧失顺差,中国就会像当年使用白银作为货币基础的明清乃至民国一样,依赖外部信用的实体经济立刻陷入经济萧条,被倒逼要开始自己创造信用。而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依赖生产“未来收益”的美国,则会被倒逼重返实物商品生产。换句话说,中美贸易战的后果对中国是脱实向虚,对美国则是脱虚向实。

     现在我们就会理解为什么美国无惧中国的贸易报复了——在没有货币主权的条件下,中国的报复不会给美国造成对称的损害——因为拥有货币主权的一方的损失是边际上的,而依赖外来货币的一方一旦丧失顺差,对经济的打击则是根本性的。如果上述逻辑是正确的,中国应对贸易战的第一条,就应该与美元脱钩,重建自主货币。

  

     四、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唯一途径:货币自主

  

     货币自主的前提是货币内生。问题是“白银时代”以后的中国,正是由于无法创造足够的货币才通过顺差与外来货币挂钩。今天的中国能内生足够的货币吗?显然,再回到金属本位已经不可能了。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太大,分工太复杂,没有任何一种贵金属或金属组合足以支持今天的货币需求。唯一的办法就是像美元一样,以信用为基础生成货币。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燕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房地产   货币史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国际贸易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931.html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