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乃蓤:凯维埃尔旷世亏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9 次 更新时间:2018-05-29 08:58:35

进入专题: 凯维埃尔  

周乃蓤 (进入专栏)  

  

   一般人好奇凯维埃尔个人是否被判刑罚款,但是市场上更关注的是这个案件暴露出银行风险控制的软肋,是否会加速各国对银行改革的立法以保障金融系统的稳定

  

   法国兴业银行交易员热罗姆·凯维埃尔(Jerome Kerviel)因狂炒股指期货创下49亿欧元亏损的纪录,几乎弄垮了法国第二大银行,这个世人瞩目的案子,经过两年多的调查,6月8日在巴黎开庭,吸引了90多家媒体采访。一般人好奇凯维埃尔个人是否被判刑罚款,但是市场上更关注的是这个案件暴露出银行风险控制的软肋,是否会加速各国对银行改革的立法以保障金融系统的稳定。

  

   现年33岁的凯维埃尔2000年进入兴业为助理交易员,主要是联络协调交易大厅的交易与后厅入账转账、信息技术之间的关系。2005年提升为交易员,工作非常勤奋,经常从上午7点到晚上10点都守在岗位上,不休假,也很少和同事私下往来。在交易厅里,他的部门“Delta One” (德尔塔,希腊字母,是衡量期货价格变动一个单位)营业的重点是欧洲主要股市现货与股指期货间的套利。

  

   照理说,套利是赚取现货和期货两个市场之间瞬息变化的价差,而且还有每天交易未平仓的上限是1.25亿欧元,不该导致巨额的亏损。但是这种高频率的买进和卖出给有野心的交易员空间来建仓来赌市场走势。2007年夏,凯维埃尔看准美国次贷危机的延伸,大举做空,9月到11月份期货面额达到300亿欧元,年底给兴业赚了14亿欧元。到了2008年1月,他的持仓总额增加到500亿欧元,超过兴业银行的总市值。当市场方向转变,亏损已成定局时,银行决定采取行动平仓,三天内造成了49.3亿欧元的损失。

  

   兴业银行对外公布这条消息时,当时的首席执行官指斥凯维埃尔为“恐怖分子”,以背叛信任、造假和非法电脑操作三项罪名把他告上法庭。如果判定有罪,将面临五年徒刑和37.5万欧元的罚款。凯维埃尔坚称他超过上限的交易,上级都是知道的,甚至暗示鼓励,不存在诈骗。在2007年他以同样的手段为银行赚了14亿欧元时,上司只说:”这种操作方式不太好,但是还可以过得去。“ 至于平仓造成的巨额损失不完全是他的责任,因为银行的急速解套造成了市场追低的气氛,加重了损失。

  

   兴业银行风控负责人称在出事之后,动员了40个人,用了48小时才弄清楚他的实际持仓的数量,所以一个交易员要刻意隐瞒,不易被察觉。凯维埃尔的顶头上司更坦言,金融的诈骗防不胜防。兴业银行一向自称对风险控制管理严谨,但是法国监管部门调查时发现过去至少有74个信号显示凯维埃尔交易有问题,银行主管却视而不见,所以兴业因风控不力被法国监管部门罚款400万欧元。

  

   靠着对市场信息的掌握,拿自己的资金在市场上交易一直是银行收益的一部分,获利的空间很大,而这些操作的透明度非常低,经过高杠杆的运作,风险也随之而扩大,从而威胁整个银行体系的稳定性。金融危机发生后,各国都在研究采取什么行动来加强监管。美国国会正在讨论的沃克尔银行改革草案之中就有限制银行利用自己的资本来炒作的比率。

  

   凯维埃尔在5月初出版了一本回忆录,讲述交易厅的运作规则就是冒最大的风险来给银行赚的最大的回报。交易的回报直接显示在银行的利润上,这意味着交易员年底分红数量增加,银行股价上涨,主管层手中的股权升值,皆大欢喜。要是赔了钱,救由股民承担,要不然还有政府和纳税人最后买单,造成很大的道德风险。凯维埃尔狂赌失误正好显示了这些原来处于监管之外的活动可能带来的灾害。

  

   凯维埃尔本人在这些交易和伪造文件过程中,并没有中饱私囊,兴业只起诉他一个人,然而他认为如果他涉嫌诈骗,那么他的共犯就是那些明明知道他所作所为的上级领导。他承认在交易判断上有失误,但是越权交易是司空见惯的事,只要赚钱,上级不追究,说白了,他是银行的替罪羊。他的解释最然流于狡辩,但是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卒,面对着庞大的金融与司法系统,同情他的大有人在,网上批评强势媒体对他未审先判断有罪,为了回答一个自设的问题:为什么一个年轻人做如此疯狂的赌注?多家媒体聚焦在凯维埃尔的心理状态,猜测他没有上过名校,有强烈的自卑感,想要用超人的业绩来表现自己,这些都是对一个可能无辜的人的暴力行为。所以在凯维埃尔刑拘一个多月被放出来后,法国舆论对这个“流氓交易员“的看法从一个被人唾弃的嫌犯成为一个受害者,甚至认为他抖露出交易厅的龌龊正是能促进改革,成为他最终的救赎。

  

   这个案子要审讯到6月25日,两方总共将有40个到45个证人举证。 判决应该在7月底或8月。两边的辩护律师都是很有来头的法律界知名人士。兴业的律师是约翰·威尔。他的母亲西蒙·威尔是法国著名的律师,法兰西学院院士,当过卫生部长,欧洲议会议员,起草欧洲宪法委员会成员。替凯维埃尔辩护的奥里维·梅兹内也是著名律师,今年初成功的为前首相德维尔潘涉嫌境外洗钱辩护,名声大噪。他接下凯维埃尔案子是因为这是一个“个人对抗体制“的案子,很有信心能打赢这场官司。两方律师都放话说准备好了杀手锏,看来是有好戏可瞧。

  

   本文于2010年6月13日发表于财新网

进入 周乃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凯维埃尔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18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