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光清:西欧极右翼思潮的发展与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2 次 更新时间:2018-04-25 21:43:19

熊光清 (进入专栏)  

  

   [摘要] 当前,西欧极右翼思潮影响力越来越大,西欧极右翼政党的力量有了很大的壮大。极右翼思潮的核心主张是反对外来移民,反对全球化,反对欧洲一体化;它们多多少少与法西斯主义有一定的联系,但是,它们一般拒绝承认这一点。近年来,西欧极右翼政党在多次大选中表现十分强劲,对主流政党体制形成了严峻挑战。极右翼政党的迅速崛起对欧洲各国政治稳定带来了风险,对欧洲一体化进程造成了负面影响,导致工人运动出现了右翼化。

   [关键词] 极右翼思潮 极右翼政党 欧洲一体化

  

   由于近年来西欧国家经济低迷,移民问题非常严重,导致极右翼思潮卷土重来,极右翼政党的力量也有了很大的壮大,对欧洲政坛的影响力不容小视,并对欧洲各国政治稳定和欧洲一体化进程形成了强烈冲击。

   一、当前西欧极右翼思潮的核心主张

   论及政治倾向,人们时常提及左右翼。左右翼这个称谓,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国民公会(1792年--1795年)。当时,从主席台上望下去,坐在右翼席位的是保守派的吉伦特党,坐在中间席位的是中间派的平原党等,坐在左翼席位的是急进的山岳党。从此,大致政治倾向偏激进,就被称为左;偏保守,就被称为右。但是,左右翼的具体含义很难明确界定,在不同历史时期或不同国家会有很大的不同。

   在民主政治体制下,一个国家往往主要存在左翼和右翼等两种政治倾向的政治势力,左翼和右翼是两个相对的概念,不存在单独的左翼或右翼;同时,左翼和右翼并非截然对立,它们能够相互吸收彼此的合理主张和观点。一个国家长期由左翼长期执政,社会就会太平均化、太福利化,从而可能阻碍经济发展;一个国家同样也不能由右翼长期执政,否则贫富悬殊就会加大,社会不公正、分配不公平现象就会增强,也可能不利于社会的平衡发展。当然,也应注意到,在当代西方社会中,各个政党为取得或维持执政地位,往往不断调整政策主张和路线纲领,使之趋向中间立场,从而尽可能争取获得更多选民的支持。

   冷战结束后,传统的左翼力量陷入低潮,而与此同时,西方右翼势力迅速兴起并发展起来,也就是出现了所谓“世界向右转”的趋向。右翼按不同的标准可分为许多类型。一般而言,右翼的经济政策是主张自由放任的,强调小政府、大社会,对经济的干预和宏观调控越少越好。把右翼的思路推向极端,把反对国家限制强者推演成要强者控制国家欺凌弱者,主张实行寡头专政,取消对弱者的一切保护,这就成了极右翼的主张。历史上的极右翼势力,主要是指与传统概念上的左翼右翼相区别的一种政治思潮、政治范畴。法西斯主义是极右翼势力的典型表现,它是集极端民族主义、民族复仇主义和民族沙文主义于一身而产生的一种特殊的反动现象。

   当前,极右翼思潮是右翼的一部分,在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包括政治领域仍然有重要的影响。在欧洲,极右翼势力已经遍及各地,绝大多数国家都存在形形色色的极右翼组织。极右翼的称谓很多,主要有:法西斯主义政党、后法西斯主义政党、新纳粹、极右翼、激进右派、新右翼、极右民粹主义等等。其思想非常庞杂,没有系统的理论纲领,也并非一成不变。但一般具有以下共同点,即:反对外来移民,反对全球化,反对欧洲一体化;在意识形态上与法西斯主义有一定的联系,具有极端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的特征。

   2017年1月21日,欧洲9大右翼民粹政党聚首德国科布伦茨搞串联,“欢庆”右翼民粹势力发展将要“进入新阶段”。这次集会上,极右翼思潮的主张得到了充分的表现。此次右翼民粹政党峰会由欧洲议会党团“民族与自由欧洲”发起。该党团成立于2015年,由法、德、意、荷等国极右翼政党组成,在欧洲议会内持反欧盟、排外的极右立场,在欧洲议会751个议席中占有40个。在这场欧洲右翼“大联欢”中,它们表达了四个主要目标,即:一是反对欧盟,要求回归主权国家;二是高调排外,呼吁抵制难民移民;三是自诩代表草根,坚决反对精英政治;四是着眼大选,相互打气积极造势。

   二、当前西欧极右翼势力的兴起与发展

   极右翼势力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以组织或政党的形式参与国家政治生活。极右翼政党作为极右翼思潮的载体在欧洲的政治生活中长期存在,并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被德国法西斯主义发挥到了极致。在二战后的相当长时间,极右翼势力基本上偃旗息鼓。但是,近年来,西欧极右翼组织或政党又开始获得了快速发展,其影响力不断上升。

   回顾西欧极右翼势力发展的过程,大致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一战后到二战结束。这一阶段最为典型的代表就是德国的法西斯主义和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其表现就是:反对民主政治、建立独裁统治、疯狂排犹反犹、对外发动大规模战争。第二阶段是二战结束到 20 世纪 70 年代中期。这一阶段由于西方各国对法西斯主义的清算、警惕、压制和打击,西方各国的极右翼政党基本上处于偃旗息鼓的状态。但是,这一阶段也存在一些极右翼政党或组织,其中较为著名的有:德国社会主义帝国党和奥地利的独立者联盟。第三阶段是 20 世纪 80年代到 20 世纪结束。其代表性组织有:法国的国民阵线、奥地利的自由党、比利时的佛兰芒集团。它们都提出了反移民的政策,并在经济上主张极端自由主义。第四阶段从 21世纪初开始。在西欧许多国家产生了极右翼政党,他们支持经济极端自由主义,主张民族主义,反对外来移民,反对欧洲一体化,反对全球化。

   当前,西欧极右翼政党大致分为三类:一是继承法西斯主义传统的极右翼政党,如德国的“国家民主党”、意大利的“三色火焰”等,他们公然主张为法西斯主义正名,宣扬种族主义。二是法西斯主义色彩并不十分浓厚的极右翼政党,像法国的“国民阵线”、德国的“人民联盟”等,这类极右翼政党在各国议会中获得了一定席位,并成为当代欧洲极右翼政党的主流派别。三是“新右翼政党”,如瑞士和丹麦的“人民党”、挪威的“自由党”等,他们号召以国家利益为重,具有民粹主义色彩。

   近年来,欧洲经济长期低迷,加上欧债危机的爆发和移民问题的凸现,给欧洲带来了大量的社会难题,为欧洲极右翼势力的成长提供了重要契机。2014 年 5 月,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极右翼政党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尽管在此次选举中支持欧洲联合的中左翼和中右翼政党依然赢得 403个席位,占据欧洲议会 751 个议席的一大半,但极右翼政党异军突起,在欧洲议会赢得的席位增加了3倍,占据欧洲议会的1/5席位,创下

   1979年欧洲议会实行直选制度以来的最高纪录。通过这次选举,有十多个国家的敌视移民、反对欧洲联合与全球化的极右翼政党被选入欧洲议会。

   三、当前西欧极右翼势力的新发展

   2017年,西欧极右翼政党在欧洲政坛表现抢眼,并多次在大选中耀眼展现,挑战主流政党体制,虽未获得大选胜利,但是已经使西欧政坛不能不充分重视极右翼力量的强大了。这在2017年的荷兰大选、法国大选和德国大选中表现最为明显。

   在2017年荷兰议会选举中,荷兰自由党的强劲势头着实让欧洲人提心吊胆了很一阵子。3月15日,荷兰迎来众议院大选,而该国极右翼势力——自由党领导人基尔特·威尔德斯,因其高支持率和极端“反穆”言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他反穆斯林、反欧盟,如果他当选,可能就要让荷兰退出欧盟。不过,好在他最终没有得逞。2017年3月21日,荷兰选举委员会公布选举最终结果,获得席位的政党数量为13个,其中,自民党获得33席;自由党20席;还有其他一些政党获得不等的席位。这一结果能让欧洲各国的执政党们暂时松了一口气,欧盟几个主要国家的政界大佬们纷纷在社交媒体上为荷兰人民点赞。不过,对于获胜的自民党来说,选举也仅仅是避免了出现最坏的结果,因为,虽然自由党没有获胜,但在议会的席位得到了增加,表明自由党的影响力正在上升。

   而在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中,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前领导人玛丽娜·勒庞的挑战也令欧洲政坛心惊胆寒。玛丽娜·勒庞是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前主席老勒庞(让-玛丽·勒庞)之女,是“国民阵线”的第2任领导人,有“法国最危险女人”之称。她将其父亲创建的政党改造为接近主流的政党,基本杜绝了纳粹主张、反犹主义,并将其父亲的种族主义变成了排外主义,因而更能获得民众支持,获得更多选票。2017年5月7日,“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获得超过65%的选票,当选法国总统。这样,法国总算是避免了极右翼政党上台执政的命运。

   在2017年的德国大选中,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也表现非常突出。9月24日,德国大选结果显示,尽管默克尔如愿连任,但其领导的联盟党得票率从四年前大选的

   41.5%大幅下降到此次的33%;而德国选择党获得12.6%的选票,成为第三大党,进入联邦议院,这是1945年以来首次进入德国联邦议会的极右翼政党。选举结束后,为阻击选择党成为最大反对党,社民党主动“舍身取义”,宣布将成为反对党,不与联盟党组建联合政府。

  

   选择党的表现,可以说是本次德国大选爆出的最大冷门,表明德国极右翼思潮正在卷土重来,这对德国政坛将产生深远的影响。自二战结束以来,极右翼势力在德国政坛很难生存,其一是因为德国法西斯主义曾给世界造成了巨大灾难,人们对此仍然记忆犹新;其二是德国历届政府对德国法西斯主义进行了彻底清算,极右翼的主张无法得到认同。当前,德国极右翼根据时势变化调整自己的政策主张,不断用新的元素进行包装,例如:德国选择党就没有选择代表极右翼的褐色,而是使用温和右翼的浅蓝色;党的代表人物也不是那些光头党成员,而是来自中产阶层的正经人士,让人感觉他们是社会精英阶层,从而使选择党迅速获得了众多选民的支持。

   四、当前西欧极右翼思潮发展的影响

   由于西欧国家经济长期低迷,移民问题越来越严重,导致当前极右翼思潮有卷土重来之势,并且,极右翼政党的力量也有了很大的壮大,对欧洲政坛的影响和冲击不容小视。

   第一,极右翼政党的迅速崛起对欧洲各国政治稳定带来了风险。近年来,不少欧洲国家经济低迷,就业机会减少,居民收入降低,移民问题又凸现出来,导致极右翼思潮勃兴,极右翼政党的力量兴起并壮大起来。长期以来,极右翼政党处于欧洲主流政治舞台的边缘位置,只能在国家议会的大门外徘徊。而近年来,欧洲许多国家极右翼政党的力量已经有了长足发展,在国家议会和地方议会中拥有了数量不菲的席位,一些国家的极右翼政党还参与组阁,这使这些欧洲国家的政治生态发生了很大改变,甚至可能对其政治稳定产生重大影响。同时,欧洲极右翼势力具有极强的破坏性,比如,在一些极右翼组织的煽动下,欧洲一些国家经常发生驱赶外来难民、歧视移民、街头动乱、恐怖袭击、暴力示威等行为,这对这些国家的社会稳定形成了很大冲击。

   第二,极右翼力量的日渐强大对欧洲一体化进程造成了负面影响。第二次世界大战给欧洲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促使欧洲人民不得不进行深刻反思,从而走上了欧洲一体化的道路,可以说,这是欧洲文明积极健康发展的重要选择。但是,当前,极右翼政党强烈反对欧洲一体化,其力量的日渐强大必然会阻碍了欧洲一体化进程。虽然欧洲大部分国家政府和人民都不赞成极右翼政党的极端主张,但其主张已经开始影响到各国政府的决策。极右翼政党的强烈排外情绪推动了欧盟移民政策的变化,使得欧洲各国在对外政策上变得日益保守,影响了正常的国家间合作,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欧洲一体化进程,使当前的欧洲政治局势更加复杂。2017年9月,马克龙在巴黎索邦大学的演讲中,对于日渐兴盛的极右翼势力,他表示,留给欧盟重塑自身以对抗极右翼民族主义者、将欧洲还给欧洲公民的时间不多了。他提议建立共同预算、共同防务,改革难民庇护程序,并加强德法两国关系。这些主张可以说是非常有远见的。

   第三,极右翼力量的日渐强发展导致工人运动出现右翼化。历史上,工人运动属于左派社会主义运动,但当前一些国家却出现了右倾化的工人运动。其主要原因就是,一些西方国家中对现存资本主义制度不满的民众试图从右的方面寻找出路,开始支持极右翼政党;并且,极右翼政党也力图争取社会底层民众,以他们的代言人身份自居。例如,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前主席老勒庞即被认为是“少数愿意与工人阶级对话、为工人阶级讲话、讨论工人阶级问题和失业问题的政治家之一”。在许多国家,一些选民对政治参与,特别是选举活动开始失去兴趣,许多政治活动家在选民心目中形象不佳,一些主流政党难以获得选民的充分信任。其结果,一些选民在选举过程中就会支持极右翼政党。加之,极右翼政党的主张显得非常极端和偏激,并且主张民粹主义、排外主义以及反欧洲一体化,这对低层社会民众也有较强的吸引力,同时,极右翼政党一般也不承认自己属于极右翼,一些极右翼组织“经历了思想上的整容,装出了民主的样子”,使得一般民众难以识别他们的真面目,特别是极右翼政党还非常善于采用民粹主义的动员手段、宣传口号,这对他们会产生很大的诱惑力。左派社会主义运动的右翼化,是值得深入思考的一种现象。

   (作者系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

   [参考文献]

   杨云珍:《当代西欧极右翼政党意识形态剖析》,《国际关系学院学报》,2012 年第 1 期。

   夏庆宇:《英国、德国和瑞典极右翼政党》,《国际研究参考》,2016年第12期。

   (本文发表于《人民论坛》2018年4月上期)

进入 熊光清 的专栏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65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