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周天:教学本质研究40年:回顾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4 次 更新时间:2018-03-20 18:55:19

进入专题: 教学本质  

曹周天  

  

   摘要:教学本质问题在教学论学科的研究中备受关注。教学本质研究既是教学论研究中的经典问题, 也是热点问题。它是沟通教学理论与实践的桥梁, 也是教学论学科科学化建设的原动力。观察众说纷纭的教学本质观研究, 可以从阶段论、类型说和争鸣观这三个角度来切入。批判性地反思对教学本质问题的研究, 我们一方面要明确教学本质问题探讨的目的与归宿, 另一方面也要包容地看待各种教学本质观。在教学本质问题研究中, 多元本质观将成为一股势不可挡的必然趋势。我们要深入开展学科教学本质观的研究, 同时加强对教学本质观研究的实践转化工作。

  

   关键词:教学本质; 多元本质观; 实践转化;

  

   作者简介:曹周天 (1990—) , 男, 江苏扬州人,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课程与教学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教育基本理论、课程与教学论、教育信息化研究

  

   本文是北京市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重点课题“信息化条件下北京市中小学学生学习方式变革实验研究” (ABA14010) 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来, 我国教学论学科在这一历史潮流中获得了长足发展。学科的发展总是围绕着对该学科领域的诸多研究问题与主题而展开的。在四十年来的教学论学科发展中, 有许多问题都曾登临过教学论的舞台。这其中, 有关教学本质的探讨可谓是教学论学科的重要话题。“教学本质问题是教学论的本体论问题。”[1]40年来, 查阅任何一年的文献都会看到有关教学本质问题的探讨, 只不过不同时期的数量不一、热度不同罢了。回顾历史, 我们不难发现, 时至今日, 关于“教学本质”问题的追问与探讨仍不绝于耳。“这些研究虽然没有取得完全统一的认识, 但各种理论观点的纷争, 拓宽了研究的思路, 加深了对教学过程本质的认识。”[2]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作为教学论学科中的一员, 我们深感有必要重新全面审视四十年来有关教学本质问题的研究。从现有的文献来看, 过往几乎每一个十年都有类似于综述性质的文献对教学本质问题的研究作系统性梳理, 这些都是我们深入研究教学本质的重要参考。在本文中, 笔者想从“为什么要研究”“现在研究了什么”“未来怎么研究”这三个方面来谈谈对教学本质问题的认识与理解。

  

   一、教学论的研究为何要关注教学本质问题

  

   (一) 教学本质问题既是经典问题, 也是热点问题

  

   在诸多教育问题中, 可以粗略地区分出热点问题与经典问题两大类别。热点问题具有较强的时代性, 它通常是围绕新出现的新事物、新理念、新主张等展开的讨论, 但正如流行歌曲一样, 有些热点问题可谓是“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一旦风向调转, 大众的兴趣点转移, 热点问题就会冷落下去而无人问津。经典问题并不一定是时下的热点, 但思考经典问题却是“打基础”性质的研究, 正规学院派学者的研究应当主要关注经典问题。一般说来, 热点问题似乎很难沉淀下来成为经典问题, 而经典问题通常也很难“热”起来, “热点”与“经典”就好似两条平行线一样, 很难找到它们的交点。

  

   而在我看来, 教学本质这个问题似乎可以打破这一“魔咒”, 因为教学本质问题既称得上是教学论研究中的热点问题, 同时也是经典问题。说它是热点问题, 是因为时至今日, 在教育类期刊上仍能看到有关教学本质问题的探讨, 并且参与讨论的人群已从教学论研究者拓展到部分学科教师。在此基础上, 对教学本质问题的讨论也呈现出多角度切入的特征, 有的直接表达自己主张的教学本质观, 有的对现行诸多教学本质观进行比较与评析, 有的侧重于建设与倡导, 有的则侧重于批判与反思, 等等, 总之, 人们对之的关注有增无减。说它是经典问题则是因为, 有关教学本质的问题的确在教学论学科中占据着基础性地位, 发挥着奠基性作用, 它是我们进一步展开有关教学问题讨论的重要前提, 是我们在谈论教学论问题时无法回避且必须直面的重大理论问题。有鉴于此, 教学本质问题值得我们的关注与重视。

  

   (二) 教学本质问题是沟通教学理论与实践的桥梁

  

   观念是行动的先导, 如何认识教学的本质, 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如何全面地看待教学这个问题, 与此同时也直接影响到我们在实践中如何开展具体的教育实践活动。正如有学者所言, “教学本质是教学理论与教学实践的核心问题, 对教学理论与教学实践的发展具有重要价值。”[3]我们体会, 本质问题具有引领性、纲领性、简化性、概括性等特征, 把握住了教学的本质, 也就能抓住教学活动的命脉。教学是一项理论联系实际的创造性活动, 教学理论与教学实践二者是缺一不可的有机整体。教学本质问题既是我们深入理解教学理论的切入点与抓手, 同时也是我们树立教学信念, 形成教学方法论的重要依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教学本质问题在其中发挥着沟通教学理论与实践桥梁的纽带作用。“教学本质问题对教学理论和教学实践的意义客观上要求我们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这是世纪之交每一个教学论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3]

  

   (三) 教学本质问题是教学论学科科学化建设的原动力

  

   教学本质问题之所以一直以来受到教学论学界的关注,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它与教学论学科科学化建设的价值旨趣是殊途同归的。对教学本质问题的关注在某种程度上是教学论学科科学化建设的原动力。王策三先生在《教学论稿》中就旗帜鲜明地指出:“教学论的根本问题, 与任何一门学科的根本问题是一样的, 就是如何保证真正揭示自己所研究的对象的客观规律, 也就是如何保证教学论成为真正的科学。简言之, 教学论的根本问题就是如何科学化的问题。”[4]并且详细地梳理了教学论逐步科学化历程的基本线索, 还向读者介绍了当前世界范围教学论科学化的诸多新探索, 最后号召研究者“为教学论的进一步科学化而努力”。教学论学科要不断走向科学化的道路, 就需要在源头上体现学科的科学性问题。教学本质在教学论学科诸多问题中居于核心地位, 发挥着引领性作用。如果我们不能对教学本质问题建立起科学的认识与理解方式, 那么谋求教学论学科的科学化就将是一句空话。

  

   二、教学本质观研究盘点:阶段论、类型说与争鸣观

  

   “改革开放以来, 我国教学论界围绕教学活动的本质问题展开了大讨论, 形成了多种不同的观点, 其中有代表性的有特殊认识说、教学交往说、教学实践说、教学认识——发展说等。”[5]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教学论学科的发展, 关于教学本质问题的研究成果可谓是汗牛充栋, 各类综述文献都对这些内容做过详尽的介绍。在此, 我们拟从阶段论、类型说和争鸣观三个角度来概要性地回顾四十年来有关教学本质问题的研究状况。

  

   (一) 阶段论

  

   对研究阶段的划分是纵向整体看待某一研究领域的重要方法, 它能帮助人们从历史的流变中洞察研究对象的动态变化。综合来看, 已有的文献对教学本质问题研究的阶段划分有以下一些代表性观点。比如, 在回顾教学本质研究20年的时候, 有研究表明, “对教学本质问题的研究, 从1979年开始复苏, 到1982年达到研究的第一个高峰……此后几年有关讨论相对沉寂但仍在进行, 从1986年起又逐渐增多, 至1990年达到研究的第二个高峰……1992年以来, 对教学本质问题进行的研究在数量上大不如前, 但更加突显出整体反思与综合批判的特征, 展现出世纪之交教学本质研究的特点。”[6]又比如, 在回顾教学本质研究30年的时候, 有研究者将我国教学过程本质研究的基本历程划分为“质疑、辩驳阶段;多角度探讨阶段;综合创新阶段”[2]。

  

   用阶段论的思路来回顾教学本质研究的40年, 我们发现, 近十年来学术界围绕教学本质问题的探讨进入了多元发展阶段, 呈现出多样化特征, 研究视野更加开阔, 研究者心态也更加平和, 争锋相对的观点争鸣与交锋与过去相比, 有所回落。“育人为本的教学本质观”[7]“教学的本质是思维的对话”[8]“教学的文化本质是文化成人”[9]“复合型特殊交往说”[10]“教学即领导”[11]等关于教学本质的新认识相继出现。细读这些文本, 我们体会到, 作者在提出自己关于教学本质的主张时, 能够做到运用各学科知识, 结合教育学理, 进行充分论证。这样的学术态度是值得肯定的, 它有助于健康学术交流活动的顺利开展。

  

   (二) 类型说

  

   对各种教学本质研究进行分类是研究者们所关注的一大问题。的确, 在科学研究过程中, 通过分类的方式对研究对象进行集中研究, 能帮助我们尽可能多地找到各零散观点之间的共性, 并且通过类别的划分, 比较发现各类别之间的差异之处。

  

   1. 九类型说。

  

   这一说法出自李定仁、张广君撰写的《教学本质问题的比较研究》这篇文章中。该文是20世纪90年代末期比较重要的一篇系统探讨教学本质问题的文献资料。在这篇文章中, 作者从横、纵两个维度对教学本质问题作了系统分析。在纵向分析的维度上, 作者将诸多教学本质观分为九类, 即特殊认识说、认识发展说、传递说、学习说、实践说、交往说、关联说、认识实践说和层次类型说等。[1]

  

   2. 十类型说。

  

   这一说法出自李定仁、徐继存主编的《教学论研究二十年》一书中。作者将教学本质观分为十大类, 即认识说、发展说、层次类型说、传递说、学习说、统一说、实践说、认识——实践说、交往说和价值增值说等。[15]

  

   3.“三角度”类型说。

  

这一说法出自和学新撰写的《教学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这篇文章。在文章中, 作者从已有教学本质研究的方法论角度入手, 从三个角度作出了划分。“一个角度是现象描述, 如师生双边活动说、教师传递说、师生交往说等;一个角度是定义的学科出发点, 比如从哲学、心理学、教学发展史等角度来考察;一个角度是从师生着眼点来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教学本质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9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