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迎春:汉简“小府”考——兼谈简牍词汇语义的辨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 次 更新时间:2018-03-19 20:50:39

进入专题: 简牍词汇语义  

李迎春  

   摘  要:“小府”是汉简中的习见称谓,以往学者多认为其同于“少府”,是汉代地方行政系统中管理供长官用度财物的机构。其实,其意义随着语言环境的不同而有变化。除了上述定义外,还可以与丞相府、太守府等各种“大府”相对,而有御史大夫府、各种都尉府的含义。以往学者在对“小府”一词的理解上,存在片面性,主要是由于忽视了简牍材料本身语言、内容的丰富性,简单比附传世文献所致,其教训值得深思。

   关键词:汉简,小府,大府,御史大夫,都尉

  

   近百年来,简牍材料不断出土,使我们有可能结合地下材料和传世文献进行相关学科的研究。但在具体研究过程中,怎么利用传世文献解释简牍词汇,加深我们对简牍材料的理解,进而促进相关历史、语言问题的解决,无疑是简牍学的重要内容。

   出土简牍材料中有些词汇在传世文献中也曾出现,以传世文献为线索探求其含义无疑是一种捷径,但由于语言使用环境的差别及传世文献的局限性,有时所得结果并不一定准确、全面。在研究过程中,如果完全扭于传世文献之一隅,不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则可能与正确的解释失之交臂。

  

  

   出土汉简,尤其是西北屯戍简中习见“小府”一词。关于“小府”,《续汉书·百官志》“少府”条刘昭注引《汉官》称:“少者小也,小故称少府。王者以租税为公用,山泽陂池之税以供王之私用。古皆作小府”,认为小府与少府通用。《汉书·循吏传》载,景帝时蜀郡守文翁遣“郡县小吏开敏有才者”诣京师受业于博士,文翁为此“减省少府用度,买刀布蜀物,赍计吏以遗博士”,颜师古注曰:“少府,郡掌财物之府,以供太守者也。”说明郡国同中央一样有可以被称为小府的少府机构。《三国志·魏书·田豫传》裴松之注引《魏略》载,田豫任魏护乌桓校尉、使持节护匈奴中郎将等职,以廉洁著称,皇帝曾下诏褒之,并赐绢五百匹,其得赐后“分以其半藏小府”,其小府也是地方行政机构内的少府。

   居延汉简中有不少关于“小府”的记载,

   (1)具移所付小府候长积□□府钱数□□         8·8

   (2)三月丙午张掖长史延行大守事肩水仓长汤兼行丞事下属国农部都尉小府县官承书从事下当用者如诏书∕守属宗助府佐定

   10·32

   (3)八月辛丑大司徒宫下小府安汉公大傅大司马大师大保车骑

   置监御史□主□中二千石州牧郡大守诸侯相承书从事下当

   53·1A、B

   (4)候长龙辅千二百褒九百卅小府              68·73

   (5)具簿

   二千石□赋见为刻印章曰  广德内史小府

   千石□赋见为刻印章曰  □□内丞书佐十人

   秩各百石其一人护工113·18

   (6)言小府当偿责小府□可得以君仲辞召

   145·36,145·24,317·4[1]

   (7)三年十二月乙亥甲沟尉史常付小府史□  EPT43·64

   (8)正月辛丑御史大夫定国行丞相事下小府中二

   承书从事下当用者如诏书书到言∕属实令史员 EPT53·66A[2]

   敦煌汉简也载,

   (9)元始五年十二月辛酉朔戊寅大司徒晏大司空少薄丰下小府大师大保票骑将军少傅轻车将军步兵

   □□宗伯监御史使主兵主艸主客护酒都尉中二千石九卿□□□□州牧关二郡太守诸侯相关都尉                   1108A[3]

   受传世文献“小府”同于“少府”观念的影响,大部分学者认为上述汉简中的“小府”就是传世文献中的少府,是各级官府中管理供长官用度之财物的机构。劳榦对简(2)的“小府”曾予以关注,认为其是“供太守用度之府藏”。[4](p392)陈梦家认为简(2)、(4)、(5)、(6)中的“小府”当为“郡或都尉之少府”,并指出“汉铜器铭文京师少府作少,郡国作小,是少、小虽通而有别,郡国称小府”。[5](p122)陈直也认为汉代郡国有少府,汉简中的“小府”即少府。[6](p113)20世纪90年代尹湾汉简公布,其《东海郡吏员簿》中明确记载西汉晚期东海郡太守属吏中有“小府啬夫”一人,[7]更支持了郡国行政机构中“小府”的存在。此后,学界几乎一致认为“小府”等于“少府”。[8]汉简“小府”要么是中央少府、要么是郡国中管理长官用度的属吏机构,已成为学界共识。《中国简牍集成》一书注释“小府”时明确说“小府即少府”,“居延简关于小府之记载尤多,盖边郡太守、都尉、农都尉皆有小府之设置。”[9](第9册,p241)

  

  

  

   根据传世文献有关“小府”的记载,来探索汉简“小府”的含义,方向不错。简(1)、(4)、(6)、(7),尤其是简(5)中的“小府”也确与尹湾汉简之“小府”类似,很可能如前贤所言是地方行政机构中负责财务管理的具体部门。但作为当时实际行政记录的简牍材料,语言、内容的丰富程度在某些方面往往会超出传世文献,仅据传世文献而不考虑具体语言环境的研究有时则会为叶所障。

   简(2)、(3)、(8)、(9)中的“小府”一词,如果仔细分析就很难用“少府”解释,将其一概视为郡国属吏更是不妥。这四例都是下行官方文书,简(2)是太守府传达诏书给都尉官县,其余三例是中央丞相府下达文书给九卿郡国。简(2)的文书接受者是“属国农部都尉小府县官”。其中“属国农部都尉”分别指设在边郡的属国都尉、农都尉、部都尉,其秩次在二千石左右,受郡太守节制。官县指各种县级机构,[9](第5册,p30)如县或候官、农官等,秩次在六百石左右。各种都尉和县官都是长吏,可见文书是太守府传达给下级行政单位的。而郡国小府并非一级行政单位,仅为属吏机构,负责人啬夫秩不超百石,①怎么可能成为所有属吏中唯一接受此文书者?

   (①如李解民就认为郡国小府啬夫“秩斗食,属于官啬夫一类”。(见李解民:《<东海郡吏员簿>所反映的汉代官制》,李学勤、谢桂华主编:《简帛研究2001》,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409页)关于汉代的郡府属吏制度及郡国少府可参严耕望《中国地方行政制度史·秦汉地方行政制度》第二章“郡府组织”和安作璋、熊铁基《秦汉官制史稿》的相关论述。)

   简(3)、(8)、(9)是丞相府(或大司徒府)的下行文书,(3)、(8)明确指出传达的是诏书,其文书接受者中的“小府”显然不会是作为郡国属吏的少府,因此李解民曾认为这些“小府”实指“朝廷少府”。[10](p409)其实这种观点也站不住脚,这些“小府”非但不是郡国少府,也不是作为九卿之一的朝廷少府。简(3)是西汉末年文书,接受者是“小府安汉公大傅大司马大师大保”等朝廷要员,其中秩次为中二千石的九卿和“州牧郡大守诸侯相”位于接受文书者的最后。而“小府”竟能位于“安汉公”王莽和“大傅大司马大师大保”之前,显然不会是九卿之一的少府。同样简(8)、(9)中的“小府”也居于接受文书者的最前列,在“大师大保票骑将军”和其他中二千石之前,地位明显高于作为九卿之一的少府。

   2001年部分悬泉汉简公布,其中也有涉及“小府”者,

   (10)正月庚子,丞相玄成下小府、车骑将军、将军、中二千石、二千石、郡太守、诸侯相,承书从事下当用者。∕少史通、令史舜

   02141:129

   (11)五月壬辰,敦煌太守彊、长史章、丞敞下使都护西域骑都尉、将田车师戊己校尉、部都尉、小府官县,承书从事下当用者。书到白大扁书乡亭市里高显处,令亡人命者尽知之,上赦者人数太守府别之,如诏书。

   Ⅱ01152:16

   (12)七月乙丑,敦煌太守千秋、长史奉憙、守部候修仁行丞事下当用者,小府、伊循城都尉、守部都尉、尉官候移县(悬)泉、广至、敦煌郡库,承书从事下当用者,如诏书。∕掾平、卒史敞、府佐寿宗。

   Ⅴ13123:44[11]

   这三处关于“小府”的记载,与前述简(2)、(3)、(8)、(9)类似,也不应该是中央或地方行政机构中负责财务管理的机构。如简(12)中的文书接受者显然有两个层次,太守府传达给“小府、伊循城都尉、守部都尉、尉官候”,后者再传达给“县(悬)泉、广至、敦煌郡库”。第一层次中没有属吏,其“小府”不会是秩次不超过百石的郡国“少府”。

  

  

  

   既然简牍材料中确实有不少不是中央和郡国“少府”的“小府”,那么这些“小府”的具体含义又是什么?

   通过对简牍及相关文献材料的分析,我们认为简(3)、(8)、(9)、(10)等丞相府下行文书中的“小府”应为御史大夫府。理由如下:

   第一,御史大夫是秦汉时期的重要职官,“位上卿,银印青绶,掌副丞相”,[12](卷十九上,p725) “位次丞相,典正法度,以职相参,总领百官”,[12](卷八三,p3405)在当时的职官体系中地位显赫。在丞相下行文书的接受者中其名列前茅,可以说是合情合理。

   第二,在西汉的诏书传递序列中,御史大夫由于曾是“王之秘书机构的负责人”而具有特殊地位。[13](p197)据祝总斌研究,西汉的御史大夫有一项特殊职权,“要负责掌管文书、档案包括皇帝的诏书、律令、臣下的奏章”。[14](p32)②在西汉中前期甚至有御史大夫传递诏书给丞相的事例,《史记·三王世家》载武帝元狩六年(前117)册封齐王闳、燕王旦、广陵王胥的制书,即是“御史大夫汤下丞相,丞相下中二千石,二千石下郡太守、诸侯相,丞书从事下当用者”。居延汉简也载:“元康五年二月癸丑朔癸亥御史大夫吉下丞相承书从事下当用者”(10·33),说明至少在汉宣帝时期,此种制度仍有保留。诏书传递中御史大夫的特殊地位,决定了其能排名前列。简(10)中“小府”能排在“大师大保票骑将军”等高级官员之前,应是其特殊地位的体现。

   (②关于御史大夫在汉代宫廷与朝廷中的作用及在诏书传递中的地位,还可参看安作璋、熊铁基《秦汉官制史稿》和汪桂海《汉代官文书制度》等著作的相关论述。)

   第三,在前述丞相下行文书简中,接受文书者包括了将军、中二千石、州牧、郡国守相等中央及地方的主要官吏,唯独缺少位高权重且与诏书传递有密切关系的御史大夫,不能不令人感到意外,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小府”就是“御史大夫府”。③(例(9)是西汉末年的例子,当时三公制已代替丞相制,“银印青绶”的御史大夫更为“金印紫绶”的大司空”,成为三公之一。由于“大司空”是由“御史大夫”变更而来,所以此例的“小府”应指“大司空府”。)

第四,由于丞相和御史大夫在西汉政治结构中地位崇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简牍词汇语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88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