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潭 易丹妮:湖湘文化与湖南区域政治传统论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55 次 更新时间:2006-08-15 07:44:29

进入专题: 湖湘文化  

陈潭 (进入专栏)   易丹妮  

  

   [内容提要]:本文从湖湘文化的角度探讨了对湖南区域性政治传统的看法。从湖南的地理位置,湖湘文化的显著特点以及湖湘文化的传承三个方面分析了湖南区域政治传统的形成,各个时期湘籍政治家群体的规模、特点等,最后通过对湖湘人物毛泽东的个案分析进一步说明湖湘文化对湖南区域政治传统的影响。

   [关键词]:湖湘文化 经世致用 区域政治传统 政治家群体

  

   社会学认为,任何人的政治行为和政治性格都是在一定的社会文化背景下形成的。湖南作为中国的内陆省份,在古代史上,开发较晚,“碌碌无所轻重天下”,不能不令人产生“湖南人物,罕见史传”的浩叹。但是近代以来“人文荟萃,人才辈出”“最大限度地发挥着湖湘文化的社会功能,影响甚至左右着中国近现代的政治,思想及其它领域的变化。”[1]湖南一跃而成“功业之盛,举世无出其右”的省份,湖湘文化的代代传播与影响功不可没。在这里,我们就来探讨一下在湖湘文化背景的薰陶下,湖南政治群体的发展变化,以及由此所形成的具有湖湘文化特点的湖南区域政治传统。

  

   一、湖南区域政治传统:湖湘文化个性化的历史沉淀

  

   文化是包括人们的风俗习惯,行为规范以及各种意识形态在内的复合体,作为绚丽多彩的区域文化——湖湘文化独树一帜,不仅有文化的共性,更有自己的内涵与特点,对湖湘士人的成长甚至整个中国近现代化的进程都有着深远影响。

   湖湘文化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王兴国先生在《湖湘文化纵横谈》一书中阐述说:“从文化的层次上加以划分,所谓狭义的湖湘文化是指‘雅文化’,即经过知识分子再加工的精英文化;所谓‘广义’的湖湘文化则包含湖湘的雅文化与俗文化,即广泛存在于湖南各族人民中的具有特色的民风、民俗,社会心理,社会意识,科学文化等等的总和。”[2]我们这里所研究的是狭义的湖湘文化,田中阳先生给湖湘文化的范畴作了一定限定性表述:“我探究的课题中的‘湖湘文化’不是广义的湖湘文化,既不包括先秦时期的楚文化,也不包括民情风俗层次的湖湘文化,它特指近世湖湘文化,即滥觞于南宋时期,由明清之际的大思想家王夫之集其大成,影响湖南乃至中国数百年历史进程的区域性文化思想流派。”[3]作为独立的湖湘文化及其实体湖湘学派起源于北宋,形成于南宋。主要创始人有胡安国、胡宏、张栻。胡安国与其子胡宏虽为福建崇安人,但久居湖南衡山一带,著书立说,并创建了碧泉书院,聚徒讲学,从而开创湖湘学派;张栻主教岳麓书院,造诣极高,在湖南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形成了宋代理学中一个独立的学派,人们便将其称之湖湘学派。湖湘文化也经几代人的传承和实践不断丰富、发展与创新,它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沃土,不断孕育着新的生命;它已成为一种文化精神,不断陶冶湖湘学子的性格与情操;它已成为一种文化氛围,不断激励湖南学子谱写担戴天下的人生壮曲。

   湖湘文化不同于巴蜀文化、岭南文化、齐鲁文化等,它是深深扎根于湖南这片人杰地灵的土地上,深深地印上了湖南的区域性特点。文化要受特定的地理环境限制,那么毫无疑问一种区域性文化的形成总和地理环境有着密切联系。所以说,湖湘文化“生于斯,长于斯”必定要打上湖南地理环境的烙印。

   钱基博这样分析湖南地理位置、自然环境对湖湘文化的影响:“湖南之为省,北阻大江、南薄五岭、西接黔蜀、群苗所萃,盖四塞之围。其他水少而山多,重山迭岭,滩河峻激,而舟车不易淡交通。顽石赭土,地质刚坚,而民性多流于倔强,以故风气锢塞,常不为中原人文所沾被。抑亦风气自创,能别于中原人物以独立,人杰地灵,大儒迭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宏识孤怀,涵今茹古,罔不有独立自由之思想,有坚强不磨之志节。湛深古学而能自辟蹊径,不为古学所囿。义以淑群,行必厉己,以开一代学风,盖地理使之然也。”[4]那么,湖南的地理位置对于湖湘文化形成的影响表现在哪里呢?我认为它是湖湘文化“热于政治而冷于经济”特征的重要客观原因。

   湖南近代人才辈出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从集大成者王夫之到“开眼看世界第一人”魏源,从威振四海的湘军统帅曾国藩到“晚清思想界一慧星”(梁启超语)谭嗣同,从辛亥革命中“第一流政治家”宋教仁到领导人民得解放的毛泽东等等无数湖湘学子在史册上大放溢彩。他们或是才思敏捷的思想家,或是运筹惟幄的军事家,或是“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政治家,却未见经济实业方面的巨子。这与湖南处于内陆省份,三面环山、一面环水的地理位置有直接联系。湖南东部是罗霄山脉,西部是武陵山脉与雪峰山脉,南面是南岭山脉,只有北面是烟波浩渺的八百里洞庭,境内多为高山、丘陵地区,交通不发达,有“七分山水二分田”的说法,交通极为不便,加上一直以来未曾得到开发,经济发展十分缓慢,工商业基础薄弱,没有沿海城市广阔的舞台,经济实业巨子当然难以造就。所以从湖南的地理位置分析上看,湖南形成区域政治传统远比形成经济强省要容易得多。

   我们不是地理环境决定论者,这只是湖南区域政治传统形成的客观原因。唯物主义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变化发展是内因与外因两者相作用的。而内因才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是根据所以我们要从湖湘文化的本质特征来看湖南区域政治传统的形成。

   罗福惠与饶怀民各将湖湘文化概括为四个方面的特征。罗说:第一,文化中的政治意识极为强烈。各个层次上的代表人物,无论是进步的还是守旧的,大都是相应阶段上的政治家;第二,文化具有一种明显的连续性,集中表现为珍视和总结前代乡贤的思想文化遗产,更尤为重视哲学;第三,学风盛炽,士人刻苦自勉;第四,民风强悍。士人性格强韧,单厉敢死。[5]饶说:第一,士人有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感,责任感,大都具有爱国主义思想;第二,民心刚正质直,士人讲求和注重气节;第三,民性朴实勤勉,刻苦耐劳,勇于任事,具有一种实干精神,第四,民风强悍,士大夫都具有一种大胆开拓的创造气魄和投身于政治洪流的献身精神。[6]我们将两者相比较不难发现,他们都提到了湖湘文化中的参政意识,正是这种积极投身于政治的意识,使湖南涌现出叱咤风云的大批政治家,促进了湖南区域政治传统的形成。

   湖湘学派创立时便已形成经世致用的学风,这是湖湘文化中的重要特色,它是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人生态度,强调理论联系实际,书本知识和实践知识相结合,尤其注重解决现实中的实际问题。正是这种学术心理与积极面世的人生价值取向为湖南政治家群体的形成提供了丰富的精神养料。

   从湖湘文化的创始人胡氏父子开始,经世致用的学风便代代相传,从未枯竭。南宋时期,胡安国将《春秋》作为经世大典,认为孔子的《春秋》阐明的就是格物经世之志;其儿子胡宏强调经世致用,以为“致知”须与“力行”相结合,致知的目的是为了力行;张栻强调“知行并发”,“贵实用而耻空言”,“造就人才,以传道而济斯民”[7]⑧。他抨击当时一些学者好空言而不求实践的弊端。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到了明清之际,出现了湖湘文化的集大成者、伟大思想家王夫之。当清兵南下之际,他力主抗清,并亲自带兵狙击清兵于衡山,失败后隐居湘西山区,伏居瑶洞,著书于四十年之久,将经世致用学风推向新的高潮,其作品深刻地影响了湖湘士人。中国开眼看世界第一人魏源深受王夫之“超时更新”、“因时变法”等进步思想影响,写出了《海国图志》这样跨时代的经世之作。其编撰目的就是“为以夷攻夷而作,为以夷款夷而作,为师夷之长技以制夷而作”。[8]左宗棠认为,《海国图志》乃是魏源“发愤而作也”。第一个将“师夷长技以制夷”口号付诸行动的便是曾国藩与左宗棠等人,他们大力提倡经世之学,购买外国船炮、设军械所、制造洋枪洋炮、开船局、改革弊政等,掀起了一场颇具声势的洋务运动。洋务运动失败后,使中国有识之士逐渐意识到政治维新对民族前途的重要性,中国又掀起了学习西方的维新变法运动,湖南再一次走在了这场政治变革的最前列。毛泽东早年也指出,“中国维新,湖南最早。丁酉戊戌之秋,湖南人生气勃发。新学术之研究,新教育之建设,谭嗣同、熊希龄辈领袖其间,全国无出湖南之右。”[9]这场维新运动的领袖人物之一便是湖南浏阳人谭嗣同。他深受王夫之学说影响,钻研经世之学,以期实现“为驰骋不羁之文,讲霸王经世之略”[10]的宏大志向。他认为只有维新运动才能解除民族危机,解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他说:“中国不变法以期振作,使外洋人入而代为变之,则养生送死之利权一操之外人,可使四百兆黄种人民,胥为白种之奴役。”[11]谭嗣同对封建的纲常名教进行了猛烈的抨击,认为正是历来的封建礼教束缚人的思想,使人不敢言,禁锢人的心灵,使人不敢思考,不敢有半点变革的新思潮萌发,这样,害人的专制统治得以维持。经世致用学风再次在谭嗣同这里得到了提炼与升华。

   可是维新变法在封建势力的残酷镇压下仅仅持续百日左右便夭折了。谭嗣同也因投身于维新变法的救亡图存运动而招致杀身之祸。戊戌政变发生后,不少人劝他至日本避难,他坚决拒绝,毅然表示要以自己的鲜血铺通变法之路:“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12]谭嗣同这种为国家命运而不惜牺牲自己年轻生命的献身精神永载史册,为历代湖湘学子所歌颂!

   维新运动的失败再次使忧国忧民的志士意识到改革不能改变中华民族的命运,必须发动革命推翻封建专制统治。受湖湘文化经世致用学风熏陶成长起来的近代湖南人又一次献身革命。黄兴便是其中的杰出代表。1903年,黄兴组织华兴会,1905年在东京与孙中山携手共建资产阶级革命政党中国同盟会。在领导萍浏醴起义时,以都督龚春台名义发布的起义檄文中明确宣布:“本督师为同谋幸福起见,毫无帝王思想存于期间,非中国历朝来之草昧英雄以国家为一已之私产所比。本督师于将来之建设,不但驱逐鞑虏,不使少数之异族专其利权,且以必破除数千年之专制政体,不使君主一人独享特权于上,必建立共和民国,与四万万同胞享平等之利益,获自由之幸福。而社会问题,尤研究新法,使地权与民平均,不致富者愈富,成不平等社会。”[13]黄兴在民主革命时期,从组建革命团体到策划革命起义他都躬行实践处处体现了他求实务实的思想特征。毛泽东说:“湖南有黄克强,中国乃有实行的革命家。”蔡锷说他“以勇健开国,继而宁静持身,贯彻实行,是能创作一身者。”这些均是对黄兴革命实行家的生动写照。

   资产阶级革命在中外反动势力联合绞杀下失败,但民主共和思想深入人心。许多湖南志士深受震撼。然而,大家不得不再次思考中华民族的出路,再次探求中华民族的前途。在湖南这片人杰地灵的沃土上,受湖湘文化传承的湖湘学子又开始了漫漫求索之路。伟大领袖毛泽东继承和发扬了湖湘文化经世致用、崇尚实践的学风,积极投身于政治生活,经历过数次改造湖南的实践,都未成功,他逐渐认识到:“改良主义的社会政策是补苴罅漏的政策,不成办法。社会民主主义,借社会为改造工具,但事实上社会的方法,总是保护有产阶级的。无政府主义否认权力。这种主义,恐怕永世都做不到。温和方法的共产主义,如罗素所主张的极端的自由,放任贤本家,亦是永远做不到的。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即提倡劳农主义,用阶级专政方法,是可以预计效果的。故最宜采用。”[14]毛泽东青年时代的读书活动与早期革命活动都是在湖南进行的。博大精深的湖湘文化浸润着湖湘学子的坚韧不拔、践履笃实的个性特征。在“五四”期间毛泽东与蔡和森等人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己任”领导反帝爱国运动,开展新文化运动,组织留学勤工俭学等,湖湘文化再次得以发展,并不断输入新思想,湖南思想界大放溢彩,湖南也成为中国共产主义思想传播的重要基地。

纵观上述所论湖湘文化中的经世致用学风在各个不同代表人物上的丰富与发展,我们不难发现他们的共同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湖湘文化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