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信仰自由与神权专制是不能“多元共存”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74 次 更新时间:2017-06-25 12:57:34

进入专题: 信仰自由   神权专制  

秦晖 (进入专栏)  

再论“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

  

   “左”“右”两种偏见都忽视了“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的常识。本来,“喜欢什么是文化,能否喜欢是制度”,爱吃中餐和爱吃西餐是“饮食文化”之别,饮食管制和饮食自由就不是文化之别;信耶稣还是信穆罕默德是文化之别,但政教合一神权专制与政教分离信仰自由就不是文化之别。后者是制度问题。

   而这,首先从价值上是有普世的优劣标准的,其次从逻辑上也是使“文化讨论”有意义的定义前提,最后从历史上讲,这种制度进步更是所有“文化”都经历过、正在经历也必须经历的现代化进程。

   我们可以分别论证这三个方面:

   就价值而言,如果人们希望爱吃中餐就吃中餐,爱吃西餐就吃西餐,他们就理所当然地不能容忍饮食专制,而应该同意饮食是个人偏好。这无论对中餐爱好者还是西餐爱好者都是一样的——这就是普世价值。中餐爱好者不能禁止别人吃西餐,西餐爱好者同样不能禁止别人吃中餐。原来吃西餐者如果尝了中餐觉得好吃想改换口味,也不能有什么“西餐党”来指责其“背叛”。

   宗教同样如此,信什么不信什么改信什么都应该是个人的事,无论基督徒和穆斯林都一样。落实到个人的信仰自由是所有现代宗教的共同底线。当然,民族国家主权屏障的现状造成一些地方仍有底线以下的状态,一些国家仍有世袭暴君,一些国家仍有神权专制。但至少,如果你想移居到一个现代文明国家,你就必须接受这个底线。

   更广义地讲,如果不同信仰者想要和平相处,如果人类希望和平交流,就只能遵守这个底线。只要不侵害他人,信仰者信什么都不是问题,包括所谓的“原教旨”。如美国的艾米什教团“保守”得匪夷所思,至今坚持《圣经》中的生活方式,连电灯、汽车都不接受,但只要你不强制别人(作为发达国家的移民包括按法律规定不得强制家人),你或你们信什么都可以。

   有人说宗教是神圣的,不能类比于饮食,其实宗教本身就有信仰是“灵粮”(或“精神粮食”)的说法。宗教当然是神圣的,但神圣的只是神,而不是自称信神的任何人。宗教也是崇高的,但崇高的只是属于每个人的宗教情感,而不是由自然人组成的某个组织。任何这样的组织都不应该变成只准上不准下的“贼船”,似乎下船就成了“叛贼”,必须遭到惩罚。当然,就如世俗的人和机构一样,宗教领袖与教会完全可能拥有巨大声望和影响,但这不应该靠暴力和强制来维持。

   其次就逻辑而言,如果我们把爱吃中餐和爱吃西餐定义为“文化”之别,就不能再把饮食专制和饮食自由定义为文化之别,因为这两种定义在逻辑上的冲突将使“能指”失效,“所指”紊乱,话语失去意义。例如,假如你认可前一种定义,那你主张的“文化多元”就只能是指爱吃中餐就吃中餐,爱吃西餐就吃西餐,也就是文化多元=饮食自由。但如果你又接受后一种定义,那只承认饮食自由不接受饮食专制岂不成了“一元”?而如果接受了饮食专制,吃中餐和吃西餐怎么还能“多元”得起来?换言之,假如你同时接受两种互悖的定义,讨论什么多元还是一元,乃至讨论更一般的文化问题就根本没有了意义。

   必须强调,这里讲的仅仅是逻辑,与你的价值选择无关,也不是限制你自创定义。其实,我们过去有个时期就是盛行把“专政”视为“无产阶级

  

新文化”而把宪政


   民主视为“资产阶级旧文化”的,但那个时代并没有“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的提法,更没有“文化多元”的概念,那时在“文化”上讲的是“破旧立新”乃至“大破大立”,而且“破”的对象明显是没有“中西”界限的。

   所谓“破除封、资、修,砸烂洋、名、古”,中国的文明是“封”、是“古”,西方的文明是“资”、是“洋”,都在要砸烂之列。显然这些人就是要推崇“专

   政”,仇视自由,他们以此划分“文化”而根本不管“中、西”。他们的价值选择当然荒唐的,但逻辑却是一以贯之。他们至少明白专政和自由不能“多元”共存,而且两者有优劣之分(只是他们的优劣判断与我们截然相反,而且他们讲的这种“文化之别”,我认为就是制度之别)。并且这种优劣是跨越“中西”的。

   其实这个逻辑很简单:如果把饮食专制和饮食自由定义为“文化”之别,那“文化之别”就不可能以爱吃中餐和爱吃西餐、亦即不同民族的饮食偏好来划分,而只能以任何民族中都存在的专制派与自由派来划分了。也就是说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两种定义仍然是不能兼用的。

   同样,如果我们把伊斯兰和基督教视为两种“文化”,“文化多元”就只能理解为信仰自由、政教分离、世俗政治,而不能与信仰强制、政教合一和神权政治沾边了。如果有人说政教分离和政教合一之别也是“文化之别”,那“文化多元”这个名词就应当作废。

   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可以多元,但前提就是信仰自由(而且这种自由必须落实到个人)。它与神权政治本身就是对立的。政教或者分离,或者合一,怎么个“多元”法?当然你可以说两者间会有个过渡,神权逐渐弱化,信仰逐渐自由化。但过渡绝不是多元:过渡意味着两种方向的斗争,或者向政教分离发展,或者朝政教合一倒退。就像土耳其自凯末尔以来的近一个世纪都可以视为过渡期,过去九十年总的来说明显是在进步,近几年则出现倒退。但进退都是两种趋势在较量。这和“文化多元”本身就追求基督教与伊斯兰作为个人选择长期共存,逻辑上是全然不同的。

   总之,如果我们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定义为两种“文化”,那么神权政治与信仰自由就只能说是两种“制度”,如果前者是无优劣的,那么后者必然是有好坏的。因为文化无优劣,所以基督教与伊斯兰等等的多元共存才是可欲的。而这种文化多元的可欲本身就要求信仰自由政教分离的“好制度”取代神权专制政教合一的“坏制度”,亦即信仰自由与神权专制是不能“多元共存”的。

   现在的问题是:这么简单的常识如今竟然遭遇了挑战,而且来自两个看似对立实际互补的极端——一些人因为坚持“文化多元”就对神权因素(至少是“异文化”中的神权因素)缺乏抵制,另一些人因为害怕神权因素就整体排斥“异文化”。他们实际上都把作为文化的伊斯兰教与作为制度的神权政治混为一谈。

   这当然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当今的确有不少穆斯林国家仍实行政教合一神权专制,乃至以对异教徒发动圣战为名的恐怖活动也大量是打伊斯兰的旗号干的。当然,不能说基督教中就没人干这种事,但如果时间限于现代,场域定于“西方”,那的确穆斯林中这种事的发生率远高于其他“文化”中。

   但是否因此就可以把伊斯兰教与神权专制看成一回事?当然是不对的。这就涉及到历史问题了。

   从神权专制到政教分离是很多“文化”都经历过的近代化过程。一方面,如今世界上绝大多数穆斯林国家在近代化潮流中也都宣布了世俗主义和政教分离,尽管其中很多国家实际上落实得不好,但像前述的土耳其这么重要的穆斯林国家也曾近乎成功。另一方面,历史上基督教犹太教国家也是从政教不分宗教专制的神权状态中走出来的。

   中世纪基督教比伊斯兰更不宽容、更加排斥“异教”、更热衷于圣战和宗教裁判的例子很多,典型的如基督徒与穆斯林争夺西班牙的7个多世纪中,在不宽容方面,天主教王国以大规模宗教裁判和全面排犹,把只是对异教徒征较高的税的摩尔人王国远远抛了后头。由于摩尔人更为宽容,当时伊比利亚半岛上的犹太人和犹太教会基本上是支持穆斯林对抗基督徒的,这和今天我们在中东所看到的恰好相反。

  

坚持制度进步基础上的文化多元

  

   笔者不久前在西班牙科尔多瓦参观古犹太会堂遗址,那个会堂在穆斯林统治时期曾盛极一时,会堂内残存的装饰完全是穆斯林风格,但其中的花体字装饰却全是希伯来文的犹太经典语句,呈现出一种伊斯兰文化与犹太文化汇融的情景。据了解,当时在格拉纳达、科尔多瓦等穆斯林统治的城市中“摩尔人”(在西班牙几乎是穆斯林的同义词)与犹太人的居住区也是交错插花的,没有严格的分区隔离。

   但是天主教王国“再征服”(所谓Reconquista)这里之后,却立即颁布阿兰布拉敕令(所谓驱逐法令),推行严厉的“奥托达菲”(auto-dafe,“信仰行动”),不仅禁绝了伊斯兰教,而且全面驱逐和剥夺犹太人,连许多“改宗(天主教的)犹太人”都不能幸免。以至于大量西班牙犹太人逃往(穆斯林统治下的!)奥斯曼帝国领土。

   而奥托达菲中的宗教审判在西班牙典型的政教合一氛围和世俗专制权力支持下更达到空前的残酷,仅火刑烧死的人据史家研究就有三千到三万之间的不同数字,即便其中最小的估计也令人毛骨悚然。还有十倍于此的人被戴上尖顶高帽游街示众、在群众大会批斗受尽凌辱——我国文革时的那一套原来也是拐弯抹角以此为源头之一的。遭受这种残害的,不仅有摩尔人犹太人这类“异教徒”,还有更多的基督教内“异端”、乃至被诬指为异端的人士。

   而中世纪的穆斯林世界却出现了“阿拉伯百年翻译运动”,把大量的希腊罗马古典文明遗产吸纳进来,不仅丰富了自己,还转输给西欧。过去这一直被认为是对欧洲结束中世纪的(人文)复兴运动(以前被画蛇添足地译为“文艺复兴”)有关键意义。

   近年来国际中世纪史潮流有所改变,“罗马派”逐渐取代了“日耳曼派”的主流地位,前者对“日耳曼蛮族毁灭罗马文明导致一片黑暗”之成说提出修正,凸显罗马因素在中古早期的存在和罗马-中世纪的连续性继承性一面,否认古典传统完全“中断”后全靠阿拉伯人回传的说法,认为过去对“阿拉伯百年翻译运动”的意义似乎有所夸大。我国的某些妄人更敏锐地抓住这个风向无限发挥,甚至说根本没有阿拉伯翻译那么回事,说希腊罗马那一套根本就是近代欧洲人假托翻译“伪造”出来的。这种妄论固不值一驳。

   无论如何,阿拉伯翻译的作用可能没那么关键,但绝不是没有作用。而至少在西班牙等地,在中世纪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中,天主教体制比穆斯林更保守专横、更不宽容,这即便在“罗马派”兴起的今天也是无人否认的。

   有人说,古兰经就有惩罚异教徒的条文,这就决定了伊斯兰必然要搞神权专制。其实基督教圣经中,尤其是基督教犹太教共尊的《旧约》中这类条文更加典型,但这并没有阻止基督教西方和犹太以色列通过宗教改革成为政教分离的世俗民主国家。

   众所周知,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都是从古代闪米特一神崇拜中发展衍变而来,三教同源,教义和经典文本中的重合、相近之处要比这三教与祆教佛教儒教神道教等其他宗教要多得多。如果“普世价值”在三教之中的伊斯兰教都无法被容纳,那还有什么普世性可言?那还怎么在与基督教差异更大的上述各文化中实现?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正是因为三大一神教更为近似,所以竞争更残酷。由于同样原因,三教各自内部各教派(基督教中的正教新教天主教,伊斯兰中的逊尼派什叶派)的斗争甚至比三教间斗争更残酷。如果这种说法是事实(我以为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是事实),那这种斗争就成了纯粹的争权夺利,与教义无关,反映的与其说是什么“文化”特点,不如说是人性中的邪恶一面罢了。按照这种“关系越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信仰自由   神权专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837.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观察家

3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tomcatberg 2017-08-18 13:05:31

  难道制度没有独立性吗??文化和制度当然有联系 但也有各自的独立性 同时也相互影响 甚至是改造 儒家文化能自然的产生socialism和communism吗 那台湾为何是民主的 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地区 只有中国是monocracy 请问一种文化必然产生一种制度吗 制度不会变吗 文化难道不会变化吗 难道制度是可以预测的吗?????

Last_Wish 2017-07-24 15:43:36

  秦教授之形而上学根基,自由=好,专制=坏
  所以没什么可讨论的,这不应是现代学者的哲学观

向晚平 2017-07-01 08:46:35

  “亨廷顿倾向”与“威廉姆斯倾向”看起来似乎一左一右方向相反,其实殊途同归。----今天,西方的“左”与“右”一到中国就互换位置了;历史上“四人帮”批林的“极右”也左的义愤填膺,结果在反革命集团的定性上同一。

向晚平 2017-07-01 08:45:56

  “亨廷顿倾向”与“威廉姆斯倾向”看起来似乎一左一右方向相反,其实殊途同归。----今天,西方的“左”与“右”一到中国就互换位置了;历史上“四人帮”批林的“极右”也左的义愤填膺,结果在反革命集团的定性上同一。

天香还魂草 2017-06-29 00:20:39

  文章标题与“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说法构成悖论。
    

哲学牛Philox 2017-06-28 17:46:22

  不仔细考察“文化”的六大来源(上帝与反上帝、自然与反自然、人类与反人类),就据己已经获得的有限知识和无限意识形态,断言全部文化(真假)都是来自于达尔文进化论(高级动物)和自然辩证法(人创造自己)的结论总和,其与“无所不知”之无知,堪舆“天地万物出自我”之狂妄,媲美!

楚梦 2017-06-27 22:31:34

  秦晖老师,对不起,刚才那个链接不完整楚梦:我看文化、文明与新文化运动_文化_文体-邱县人人网 http://www.qiuxianrenren.com/wenti/wenhua/3707.html

楚梦 2017-06-27 22:29:38

  求教秦晖老师:我还要顺便对包括秦晖先生在内的一些学者“制度有优劣,文化无高下”的观点提出异议(秦晖先生是我十分尊敬的学者,他的很多观点我都十分认同),如果文化没有高下,那么,宽容博爱与有仇必报是一样的吗?人人平等与君臣父子可比吗?妻妾成群与一夫一妻是一回事吗?我承认,再好的文化里面都掺和着不少很坏的杂质,同样,再坏的文化里面也夹带着一些好的元素。但我们应该看主流看本质。
  我也不完全赞同秦晖先生新文化运动反儒反错了对象,应该反法才对的观点。不错,中国是儒表法里的社会,毛泽东就说过两千多年行秦政的话。法家那套东西惨无人道,是典型的强暴统治,正如秦晖先生所说的,除了皇帝一人外天下人都是奴才。新文化运动只反儒不反法,确实是这个运动的失误,又因为儒法的敌对关系,给人们造成一个错觉:法家是进步的,值得效彷和借鉴的,有些坚定的反儒派自觉不自觉地把法家当兄弟了,有如鲁迅先生这么睿智的人亦难免。然而,不能说新文化运动反错了对象,法家固然要反,儒家亦要反。我提出要反儒家,是觉得儒家这一套害人太深。明明知道做不到,却还说得头头是道,还强迫民众相信。虽然真正相信这一套的人十分稀少(中国人都心知肚明),但这样做的最致命的坏处是:让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养成了说假话、相互欺诈、表里不一的恶习。
  楚梦:我看文化、文明与新新文化运动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603/11/6391637_475323658.shtml

理解一切 秦晖 2017-06-27 16:29:40

  很多人说可以共存,你告诉我怎么共存
  怎么共存。

转几个贴子 2017-06-27 11:53:25

  “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这还是把文化和制度分开来讲。准确的说法我看应该和秦晖先生的真实意思相反,应该是“文化有高下(先进落后),文化无优劣”。

李博阁 2017-06-26 22:35:41

  我认为禽兽的饮食“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而人的文化有善恶,制度照样有善恶;比如,吃人的文化和流氓的制度等。只是因为人性先天自由本善,既文化和制度与自由关联则善,否则自由缺席或者自由价值秩序被颠倒即为恶。所以,人类的文化和制度有善有恶与禽兽的“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不同才是正确的。

Camilla 2017-06-26 19:37:04

  同意。
   秦晖的致命问题就是文化制度二分法。他总是喜欢拿西餐中餐的偏好来说文化问题。也许他对文化的理解就是这种本质上属于生活习惯的琐事。其实文化更应该是指某个社会群体的核心价值观、伦理、哲学这些具有决定意义的思想传统。如果承认这一点那不可能不明白制度决定于文化,制度只是文化的冰山一角。换个角度说就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制度与文化不可能作切割处理,即使是权宜之计也行不通。当然对制度的评价最终会指向对作为其基础的更广泛的文化及其群体的评价,所以容易刺激某些群体的神经,不过这已经属于另外的问题了。

转几个贴子 2017-06-26 08:23:09

  文化和制度是不是割裂开的,制度本身就是文化的一部分。所以秦晖先生的真实意思是想说“文化无高下,文化有优劣”吧??从秦晖先生《农民学与传统社会》课程里暗示资本主义是欧洲文化独有的产物也印证了这一点。
  “文化无高下”,这句话对不对,要看怎么理解这个“高下”,如果高下是指先进落后,那文化当然有高下,有先进落后之后。如果说高下是指优劣,那当然没有优劣之后。
  先进落后和优劣的区别就是,前者是变化的,风水轮流传,向股票走势图形一样有版块轮动,风水轮流转。后者则是固化的,优劣的意思就是先进的永远先进,注定先进。落后的永远落后,注定落后。
  判断文化先进落后的指标就是看发展的社会阶段的高下。郭沫若发明,毛泽东照抄的说中国“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当然是扯淡,但是这不等于整个社会发展阶段理论就要被推翻,只要去掉“奴隶社会”,其他的就对了。中国先秦是封建社会,以后是前资本主义,就是工业革命以前的市场经济。宋代之前陆路市场为主,以后海路市场为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