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时:国学大师反思中国传统文化

——百年前的故事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51 次 更新时间:2006-06-16 01:46:04

进入专题: 传统文化  

袁伟时 (进入专栏)  

  

  回首百年,20世纪第一个十年是中国社会转型史上最堪回味的篇章之一。梁启超无疑是其中主角之一。启蒙;办报;办学;组织政党;暗中参与清政府的“预备立宪”,代清政府大臣草拟《考察宪政报告》和其他奏章,为中国的宪政竭思殚精;拟订中国第一部《刑事民事诉讼法》,推动中国走向法治……不少事功、言论,稳健、公允、中肯,重温史迹,人们往往为任公当年的远见卓识未能实现而扼腕叹息。

  他是戊戌变法的号角。政变突发逃亡日本后,有机会系统接触世界先进文化,思想升华,成为公认的中国第一代启蒙大师,所办《清议报》、《新民丛报》被誉为当时的百科全书,不少篇章至今光芒未减。

  他也是名副其实的国学大师。从十一岁中秀才、十六岁榜列全省第八的举人,到清华研究院的四大导师之一,加上硬邦邦的一堆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著作,这个大师可不是冒牌货!令人叹服的是1902年,正届而立之年的梁启超写下《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为中国文化史、思想史的研究留下开山之作。

  一个有几千年文明史却在近代不能顺利转型的国家,其传统文化必然既有瑰宝,又有极难打破的桎梏和必须填补的阙失。梁启超的高明之处是以西方文明为参照系,既肯定中国文化的特点和贡献,又不回避本民族的阙失,并力图探索其中原由。当前“国学热”的令人惋惜之处之一,是有些人无视前人的学术成果,彷佛自己是在空地上创造新世界。虚心求教任公,也许是减少虚骄的良方。

  春秋战国时代中国的学术文化,“非特中华学界之大观,抑亦世界学史之伟绩也。”(《论中国学术发展之大势》,见《饮冰室合集?文集》之七,中华书局1989年北京影印版。以下引用此文,不再注明)他指出这个局面的出现有七个原因:“蕴蓄之宏富”、“社会之变迁”、“思想言论之自由”、“交通之频繁”、“人材之见重”、“文字之趋简”、“讲学之风盛”。与此同时,他对中国文化提出了许多探索性的分析,即使现在看来,不一定准确,但引人深思,功不可没。除了学术是否自由这个决定性因素外,他特别注意地理位置与传统的影响。例如,他说:“欲知先秦学派之真相,则南北两分潮,最当注意者也。”“上古时代,我中华民族之有海思想者厥为齐。故于其间产出两种观念焉:一曰国家观,二曰世界观。”在近年关于中国文化的探讨中,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这类观念的影响。

  与狭隘民族主义者不同的是,他没有停留在对传统顶礼膜拜的水平上。他专辟一节阐述“先秦学派与希腊印度学派比较”,直指先秦中国学术有六大缺点:“一曰论理Logic思想之缺乏。”“二曰物理实学之缺乏也。”“三曰无抗论别择之风。” “四曰门户主奴之见太深也。” “五曰崇古保守之念太重也。”“六曰师法家数之界太严也。”

  前两点阻碍科学在中国诞生和发展。后面四条带来的恶果是扼杀学术自由,进而阻挡民主与科学的进展。开其端的是孔子、孟子、墨子和荀子等人。“先秦诸子之论战,实不及希哲之剧烈,而嫉妒褊狭之情,有大为吾历史污点者。以孔子之大圣,甫得政而戮少正卯。问其罪名,则行伪而坚;言伪而辩;学非而博;顺非而泽也。……其毋乃滥用强权,而为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之蟊贼耶!” 此外,他认为中国的学术成为政治的附庸也是与泰西有别的缺点。孔学所以能独尊,正是由于它为专制统治者服务:“严等级,贵秩序,而措而施之者,归结于君权”;“盖儒学者,实与帝王相依附而不可离者也。”

  客观,全面,敢于探索;这是研究中国传统文化非常好的开端。百年前,如此开篇,不愧为大师手笔。在此以后,凡是严肃的学者,大体都保持了这种良好的学风。

  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新儒学代表人物张君劢谈到传统时感慨系之:“然秦后两千年来,其政体为君主专制,养成大多奴颜婢膝之国民。子弟受大家族之庇荫,依赖父母,久成习惯。学术上既受文字束缚之苦,又标‘受用’‘默识’之旨,故缺少论理学之训练,而理智极不发达。此乃吾族之受病处。”(张君劢:《明日之中国文化》第84页,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敢于正视还是着意抹煞这些客观存在?这绝不是无关痛痒的小事。

  1958年元旦,牟宗三、徐复观、张君劢、唐君毅四位20世纪新儒学的集大成者,发表著名的《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也毫不含糊地说:“我们承认中国文化历史中,缺乏西方之民主制度之建立,与西方之科学,及现代之各种实用技术,致使中国未能真正的现代化工业化。但是我们不能承认中国之文化思想,没有民主思想之种子,其政治发展之内在要求,不倾向于民主制度之建立。”

  严肃的学术、文化研究必须建立在考查前人成果的基础上。现在有些大谈“复兴国学”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前代国学大师已有的成就,公开扬言:“中国不能实行民主”,从大师们已达到的高度后退,这是儒学的不幸。

  

  2006年1月6日星期五。 原载《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第4期,编者改题目为:《梁启超:一代国学大师的传统文化观》并有删节。这是未经删节的全文。

进入 袁伟时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传统文化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77.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