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日本政治研究:小泽突然辞职,政局扑簌迷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89 次 更新时间:2023-12-06 20:53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林晓光 (进入专栏)  

   

2009年5月11日下午,日本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党首小泽一郎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辞去民主党代表职务。本来就风雨飘摇的日本政坛风浪再起,更加扑遡迷离、变化莫测。

一、风云突变 一石激起千重浪

小泽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为了使民主党能在即将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取得胜利,为加强党内团结以实现政权更替,决定辞去民主党代表一职。他说:“我决定牺牲自己,辞去党首职务,以使政党更加团结地迈向下届选举的彻底胜利并实现政府更替。”他解释说,之所以选择辞职,是因为不希望首席秘书卷入献金丑闻一事拖累民主党投入国会众议院选举。而未来的众议院大选对于结束自民党50多年的执政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小泽强调,自己在政治资金问题上“并未做一点亏心之事”,完全是按法律认真处理并进行了报告,因此他并不准备辞去国会议员,也不准备离开民主党。[1]尽管小泽信誓旦旦地说:“我辞职是为了自己,为了民众,为了政党。”但几乎所有的人都很清楚,小泽下台原因复杂,绝非他说的那样冠冕堂皇。

小泽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辞职,主要有四大原因。

一,主要原因是首席秘书卷入政治献金案。2009年3月3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以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的嫌疑将小泽一郎的首席秘书、小泽的资金管理团体“陆山会”的财务负责人大久保隆规(47岁)等3人逮捕,3月24日对大久保隆规提起诉讼。根据检方指控,大久保明知“西松建设”公司向小泽的资金管理团体“陆山会”提供2100万日元(约合21.6万美元)政治献金,却参与隐瞒献金真实来源,在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书上作假。3月25日,检方表示,大久保已承认起诉事实。

面对形势的突变,小泽在丑闻曝光的翌日就举行召开记者招待会,极力否认自己与丑闻有牵连,一再否认曾收受不当政治献金,称此举是政府为打击民主党的如虹气势而授意司法部门所为,抨击检方别有用心、执法不公。同时在党内主要领导人的支持下表示将继续担任党代表,实现政权交替。从这些应对措施来看,小泽并不想辞职。之所以敢于采取强硬姿态,是因为当时尚有一些有利因素:东京地方检察厅调查显示,西松建设公司也曾向现任经济产业大臣二阶俊博等自民党议员提供过献金,自民党因此投鼠忌器,无法对民主党进行彻底追究;内阁官房副长官漆间岩3月5日发表"不会查到自民党议员头上"的言论被媒体曝光后,加剧了人们对逮捕大久保是政府授意的怀疑,舆论认为检方办案缺乏公正透明,也有说明的责任;民主党内要求小泽辞职的声音并不大。

小泽和民主党领导班子原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丑闻逐渐扩散化使主要政党均未能置身其外,选民对民主党的不满就会消失,丑闻会渐渐平息。民主党为挽回形象还提议应全面禁止政治家接受企业和团体的政治献金。但事与愿违,小泽的解释并未被日本国民接受。各大媒体的舆论调查均显示,大多数人认为小泽对问题的说明并不充分,他应为此辞职。此后,随著时间的推移,丑闻不但未能平息,反而继续发酵,对小泽越来越不利,形势的发展使民主党内部对小泽去留问题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小泽如不辞职,民主党将无望在即将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获胜。在舆论和党内的双重压力下,小泽最终不得不选择辞职。

日本NHK电视台的报道抖出惊人消息称,西松建设自1995年前后,组织政治团体作为公司的替身,向捐助小泽政治献金,还与小泽达成献金协议,保证每年捐助约2500万日元,十多年来,累计献金总额已超过3亿日元。与此同时,西松建设过去5年间在日本东北地区获得的公共营建工程共有11件总额达190亿日元,其中仅作为小泽故乡的岩手县就达60亿日元。除此之外,小泽对东北地区公共工程建设项目影响力相当大,不少想在东北地区拿项目的建筑公司都迂回向他提供过献金。无论如何,小泽用“不知情”三字为自己开脱,是难以服众的。舆论认为小泽不辞职说明民主党缺乏自保廉洁的意识和能力,早就不满于自民党政客贪腐无能而一直寄望于民主党能重振廉洁政风的日本民众,对小泽和民主党大失所望,超过七成的民众不能接受小泽继续留任,本来处于上升之中的民主党支持率因而陡然下降。

仅从法律上看,目前小泽确实尚未陷入必须辞职的绝境,因为法院对小泽是否涉案的调查还没有结果。但政治形势已经急转直下,民主党内要求小泽辞职的声音不绝于耳。民主党最高顾问渡部恒三、原党首前原诚司等人也纷纷要求小泽尽快决断,不要因此在随时可能展开的大选中拖全党的后腿。就在夺权决战在即、胜券遥遥可握的关键时刻,小泽遭遇了当头一棒。此后,党内外要求小泽辞职的呼声不绝于耳,但小泽一直咬紧牙关坚持。随着内外压力的不断增大,小泽终于挺不住了,万般无奈之下,还是被迫选择了辞职,黯然挂冠而去。这也就意味着由他领军夺取政权并出任首相的政治博弈以失败告终。

二,根本原因是要避免党内混乱,增强党内凝聚力,争取大选获胜,实现政权更迭。献金丑闻发生后,尽管小泽表示将继续担任民主党代表,但党内对此始终意见不一。民主党副代表、曾任党代表的前原诚司表示,为了不对民主党造成负面影响,小泽应当辞职。其他党内重量级人物,如代表代理菅直人、干事长鸠山由纪夫、副代表冈田克也等人都认为,在没有确认小泽本人有问题之前,不主张其辞职。小泽曾在3月10日记者会上表示,自己辞职与否的判断将取决于对民主党选举获胜是否产生负面影响。[2]

然而,献金丑闻直接导致民主党和小泽本人的支持率更是大幅下降,大选获胜的前景也开始暗淡起来。随着与自民党的竞争日益激烈,民主党内有必要对小泽的去留问题统一意见,以免在选举大战来临之际出现分裂。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小泽的不支持率已高达71%。如果小泽不辞职,显然不利民主党打赢选战。民主党内要求他下台的呼声不绝于耳,主张小泽应当辞职的意见渐占上风,首次过半达到56%。鸠山干事长5月8号表示,如果小泽不辞职,政权更迭将十分困难。前原诚司5月9号再次声称,由于民众对小泽关于违法献金事件的解释并不认同,为了应对大选,小泽最好辞职。面对党内同僚不断增大的压力,小泽很难继续坚持下去。为了团结力量、结束分歧,辞职也就成了他不得不做出的选择。这是民主党领导层以及小泽综合考虑党内外局势后的选择,也是他辞职的根本原因。

三,直接原因是党内压力与“逼宫”。从2008年9月麻生内阁成立到2009年4月之前,多家媒体多次舆论调查结果显示,比起执政的自民党,在野的民主党占有明显优势。小泽秘书被捕事件发生后,自民党转守为攻,民主党陷入被动。在秋田县和千叶县的2次地方选举中,民主党支持的候选人均败下阵来,舆论一致认为是小泽秘书被捕事件成为“票房毒药”。4月和5月上旬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内阁、首相和自民党的支持率明显回升,甚至超过了民主党和小泽。民主党内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小泽秘书被捕事件有损党的形象,由小泽率领民主党进行选战的胜算已经大为减少,要求小泽尽快辞职,否则准备从5月15日或16日起采取强硬行动“逼宫”,公开要求小泽下台。眼见形势逆转,负面影响日趋明显,为了避免发生被迫辞职的尴尬,小泽不敢继续拖延,只能选择在此时此刻忍痛宣布“主动辞职”。

四,是外部原因、即美国的原因。小泽政治作风一贯强硬,对外政策也是如此。特别是近年来多次做出对美国强硬的姿态。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问日本时,曾希望与小泽见面。小泽对这个日本政治家为抬高身价而趋之若骛的“赏脸”不屑一顾,以“地方有事,日程不便”推辞。令美方大感不快。时隔不久,小泽又放言,在日美军只留下第七舰队足以,其他部队均可撤离。并宣称日美同盟关系应该是对等平衡的。美国驻日大使希弗因此告诫小泽,不要把美日同盟关系作为国内政治斗争的工具。[3]这次小泽在关键时刻被打了一记闷棍,固然是自民党为选举而下的黑手,但其背后也能隐约看到美国的影子。

二、政坛怪杰 翻云覆雨四十年

小泽在日本政界素有“怪杰”、“钢腕”之称,被称为政党的“破坏者”,多年来一直是日本政坛上炙手可热的重量级人物。小泽说话直率,自称不善演讲,还曾告诉媒体说,自己喜欢养鸟,是因为“动物不会背叛你”。

小泽1942年5月24日生于日本岩手县,父亲小泽佐重喜曾在吉田茂内阁任职。小泽曾就读于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院和日本大学研究生院。1969年初次当选国会议员,从此纵横日本政坛40年,翻云覆雨、屡掀波澜。20世纪70年代,他先后担任日本科学技术厅政务次官和建设省政务次官。1980年起,在自民党内担任多项职务,包括干事长。1985年12月,他出任中曾根内阁自治大臣、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1993年,小泽和羽田孜一起带领44名自民党参众两院议员退出自民党。此后,他先后担任新生党代表干事、新进党干事长。1995年至1997年出任新进党党首,1998年1月担任自由党党首。2003年9月自由党并入民主党后,他成为民主党中举足轻重的人物,2006年4月,民主党领导人前原诚司因党内发生的虚假指控政府有关领导人事件而被迫辞职后,小泽当选为民主党领导人。同年9月25日获得连任。2007年7月,小泽领导民主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击败自民党成为参院第一大党,与其他在野党一道控制了参议院,对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的政策运营造成很大制约。11月,小泽因在同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福田康夫的会谈中接受对方关于建立联合政权的建议,引起党内和其他在野党的不满而宣布辞职,旋即因民主党竭力要求其留任而继续任职。2008年9月,他再次获得连任。

此后,多家媒体的多次民调显示,民主党支持率以明显优势领先自民党,小泽在“谁最适合担任首相”的舆论调查中也大幅领先于现任首相麻生太郎,一时人气大涨,民主党大有取代自民党的势头,小泽成为下届首相的最热门人选。然而,就在距离可能实现自己的政治梦想仅有几个月的时候,他却不得不停下了脚步。2009年3月,风云突变,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以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接受政治献金的罪名逮捕并起诉了小泽的首席秘书大久保隆规。尽管小泽一直主张自己在政治资金问题上没有不当之举,并在大久保被起诉的当天就宣布留任代表一职,但未能详细说明自己为何是清白的,引起了日本国民的普遍不满,导致民主党和小泽本人的支持率不断下降。

在日本,素有“女人与金钱,是索取政治家生命的两大问题“的说法。2008年12月,有日本周刊杂志披露小泽一郎将女性秘书变为自己“情人”的消息,但小泽事务所以“毫无根据”的说辞硬抗过关。也许是有人认为这种八卦绯闻不足以扳倒小泽,于是就有了2009年3月政治献金丑闻的曝光。在小泽一郎看来,首席秘书大久保隆规的所谓政治献金丑闻,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是田中角荣、金丸信、竹下登等“政治大佬”留下来的“金钱政治”的遗产,是众所周知的“潜规则”。但他的政坛对手——麻生太郎因为是内阁成员中唯一家中拥有上市公司的人物,可以不靠敛钱而靠自家的钱从政,而小泽一郎遵循“潜规则”就成为了易受攻击的致命软肋。这种“桃色新闻”加“金钱丑闻”的双重打击,导致受访民意70%不赞成他参加大选。

舆论的压力使民主党在国会中对执政党的攻势失去了锋芒。民主党内部对小泽去留问题的态度也开始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小泽如不辞职,民主党将不可能在即将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获胜,要求他辞职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民主党最高顾问渡部恒三、原党代表前原诚司等人纷纷要求小泽尽快决断,不要因个人眷恋而在随时可能展开的大选中拖全党的后腿。日本大学政治学教授岩井奉信指出,小泽辞职是民主党挽留民心的唯一选择。他早就应该辞职,现在辞职比拖延下去更为明智。在内外交困的局面下,在万般无奈的窘境中,小泽最终还是被迫选择了辞职,终于挂冠而去。这当然也就意味着由他领导民主党夺取政权并出任首相的计划暂告失败。[4]

小泽辞职情非得已。首先,这很可能会被解读为小泽间接承认涉入金钱丑闻之事实,进一步损害其个人的政治形象。其次,从年龄和时机上看,这很可能是小泽问鼎首相的最后一次挑战。除非是万不得已,有“刚腕”之称的小泽不会轻易打退堂鼓。 其三,对干民主党人来说,有一个深陷金钱丑闻漩涡的小泽当党魁固然很被动,但假如没有精通选句的小泽,民主党击败执政党的可能性究竟是更大还是更小,是党内入士不能不认真思考的问题。无论是筹募政治资金之能力、政治口号之标榜或者与政敌周旋之手腕,民主党内无人能出其右。也正因为如此,在“西松丑闻”事件爆发初期,民主党内各派都采取较为克制的态度,以“更换政权第一”为号召的小泽总能获得党内各派系的勉强认可,民主党总算得以保持团结的表象。只要这样的局面能够维持,小泽也就没有辞职的必要。

不过,事情显然并没按照小泽的主观愿望发展。尽管小泽一再宣称自己“清白”,“丝毫未违背”政治资金呈报的法律手续,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小泽有清楚交待西松事件的义务。对于以“政治改革”为号召、志在问鼎首相宝座的小泽来说,哪怕“集金”手法遵循“合法”的游戏规则,也得向民众明确交代为何他能从特定的建筑公司获取巨额政治献金。正是由于民意越来越对民主党不利、麻生他人气指数呈现回升,原本不敢过于张扬的党内少壮派领袖终于相继采取逼宫攻势。有的说:“如果要更换代表,最好距离大选的投票日有两个月。”有的说:“(小泽)得在大选一个半月以前表明其进退。”舆论调查的结果一次比一次严峻,来自党内外的压力越来越大,征战政坛数十载的小泽一郎最终还是止步于最后一道难以跨越的坎。

小泽虽然辞职,但重申他在献金问题上并无差错,辞职是为顾全大局,有利举党一致夺取政权。他并无辞去议员职务或脱离民主党的打算,大选期间还将“站在最前线继续战斗”。小泽选择在这时退居第二线,也有继续操纵政局的用意。 因为接下来的国会大选中,谁也少不了小泽强有力的支持。可以这么说,从年轻时代就师从前首相田中角荣及前自民党副总裁金丸信学习“集金术”与幕后操纵术的小泽,辞去党首职务与其说是政治生命的结束,不如说是以退为进,回返到他最善于发挥其政治才华与权术的“幕后将军”位置,在党内、特别是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中扮演重要角色。

小泽辞职之所以能被称为地震,实在是因为他这个人在日本政坛的地位太重要,而他之所以重要,又是因为他是几十年来日本政坛少有的具有政治思想和理念的政治家。小泽在日本政坛有多重要?东京大学政治学教授御厨贵曾说,“与其关注首相,不如关注小泽一郞更容易理解” 1993年以后的日本政治局势。[5]此话可谓一语中的。1993年日本政治发生很大改变,执政38年的自民党第一次下台,日本从此也进入一个漫长的政治调整期。需要有思想有理念的政治家来确定未来的政治战略。 战后以来,日本有经济思想的首相不少,但有政治思想的不多,1993年前,大概只有吉田茂、田中角荣、中曾根康弘等少数几个。1993年以后,称得上有政治理想的也只有三个人:桥本龙太郎、小泉纯一郎和小泽一郎。前两人都曾做过内阁首相,对日本政治产生了显著影响。而小泽起伏跌宕、合纵连横,16年来先后解散和组建、重建了新生党、新进党、自由党、民主党,就是为了实现自由主义的经济原则和“让议会制在日本生根”的政治理想。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两大任务,一是“要把自民党拉下来”,在日本确立稳定的两党制;二是确立政府尽量少干预市场的经济原则。

多年来,无论小泽如何沉浮,总是日本政坛不可忽视的力量,支持他的民意也随之起伏。他的进退不仅是个人的政治得失,也是决定日本未来政治经济走向(是否实行两党制和新自由主义原则)的重要因素。纵观“后小泽时代”,还未能找到马上可以产生如此巨大影响的人物(桥本去世,小泉退出政界)。共同社在评论最后不无惋惜地表示,自1993年以政治改革为口号离开自民党以来的16年中,小泽在日本政坛上合纵连横、翻云覆雨,在野党也曾一度实现了联合执政,可谓是炙手可热的政坛风云人物。福田、麻生两任自民党政权支持率的长期低迷,一直振奋着民主党夺取政权的信心。“率领民主党在众议院选举中获胜、实现政权更替、坐上首相宝座”被视为小泽一郎“最后的政治赌注”。但在冲顶首相宝座胜算极大之际,不得不放弃了实现几十年从政夙愿的最后机会。此次辞职后,已经67岁的小泽恐怕很难再有攀上政权顶峰的机会,在这个意义上,“小泽时代”可以说已画上了句号。[6]

在1955年体制时代的有影响力的政治家相继退出政治舞台的背景下,现在处于博弈中心的就是小泽一郎,无论是执政、还是在野,小泽的一举一动都引人关注:众院的小选区制,以联合国为中心的集体安全保障,地方分权,税制改革,都是小泽首倡的,可以说他是通过提出政策开展政治斗争的典范。20世纪 90年代初,最早提出在日本实施结构改革的就是小泽。[7]之所以还没有出现一个能够代替小泽的人物,就是因为日本的政治已经不中用,社会和政治架构已经疲敝至极。从这个意义上看,已经67岁的小泽一郎此次辞职是否意味着个人政治生命的终结目前还不得而知。他是想给自己的政治生涯画一个句号呢?还是想“垂帘听政”继续发挥幕后作用?这也是他给日本政坛留下的一个谜团。

三、日本政坛:疾风骤雨后 风雨飘摇时

虽说日本各界对于小泽最终会选择辞职已有一定的心理预期,但一直态度强硬的小泽突然宣布辞职,还是引起了广泛的震动。首相麻生太郎表示十分不解。因为按照既定计划,麻生和小泽将于5月13日举行一场“党首讨论”。5月11日晚在官邸接受记者采访时,麻生对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的辞职提出批评,称“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党首辩论的两天前突然辞职,说实话感到很吃惊。为什么辞职、是为何事承担责任、为什么是现在,作为国民可能无法理解”。官房长官河村建夫批评说,这是一种只考虑政党斗争的做法。指责小泽在党首对话前夕辞职是对选民、对国家不负责任。民意调查显示,超过七成的被调查者认为小泽辞职“为时过晚”,认为他是在“逃避党首会谈”。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小泽在此时辞职是基于对民主党有利的判断基础之上的,对麻生首相来说未必是好事。此举有博国民同情之嫌,自民党在选举时不可掉以轻心。[8]显然,各方都在观察、分析、判断小泽辞职的影响和后果。

小泽辞职对日本政坛将产生怎样影响?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

1、民主党:能否尽快走出丑闻阴影

众议院选举临近之际党首辞职,很容易导致军心不稳。民主党必须尽快选出继任者,如果不能在短期内摆脱混乱局面,会加深民主党因政治献金丑闻给国民造成的负面印象,进而对众院选举结果造成影响。

政治献金丑闻发生后,民主党内即开始出现有关"后小泽"人选的议论。小泽辞职后,民主党面临的首要任务是尽快决定新党首的人选问题,并尽快选出新党首。日本大学政治学教授岩井奉信说,小泽辞职是民主党挽留民心的唯一选择。小泽辞职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民主党挽救形象?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兼日政治专家柯蒂斯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取决于谁来接班,新旧过渡是否顺利,继任者能否团结全党等因素。[9]

可能接替小泽的候选人包括多年来一直担任民主党领导人的前民主党代表冈田克也和前原诚司,代表代理菅直人和现任干事长鸠山由纪夫。前原属于少壮派,是一名立场保守的安全政策专家,对外以强硬著称,2006年4月因虚假指控政府有关领导人事件而被迫辞职。1946年出生的菅直人与鸠山由纪夫同为民主党创始人,观点温和,但因国民年金(养老保险金)缴纳问题而遭到过舆论批评,并于2004年辞去民主党代表职务。

四人之中最有竞争力的还是冈田和鸠山。

冈田克也1953年出生,毕业于东京大学,为人认真诚实,形象清廉,曾担任贸易官员,主张政府执行更为严格的环境政策。而且从未卷入丑闻,在日本政坛素以“清白先生”形象示人。在小泽因秘书卷入政治献金案而被迫辞职之际,以不愿收礼、有礼必还而著称的冈田克也,自然成为继任的合理人选。以他在日本政坛中认真、诚实的作风深入人心,对于因金钱问题蒙羞的民主党来说,他的当选可起到“对症下药”的功效,有助于挽回丑闻对民主党带来的负面影响。此外,冈田与小泽的经历相似,都曾是自民党竹下登派的成员。行事稳健的冈田还曾于2004年出任民主党代表,并与小泉纯一郎竞选过首相,拥有丰富的从政经验。[10]从年龄、公众形象,特别是当前的舆论环境看,冈田克也此次出任民主党代表的可能性不小。但其资历和影响力远不及小泽。

鸠山由纪夫现年62岁。他出身于政治世家,曾祖父曾任众议院议长,祖父当过首相,父亲曾任外相。他本人还是政界屈指可数的富豪。鸠山性格稳健、不固执己见。作为干事长,他一直是党内领导层的核心人物,作为亲密助手支持以“铁腕”著称的前代表小泽一郎长达三年之久。在民主党内忧外患之际,鸠山用一个“忍”字团结了全党。与麻生太郎首相的外祖父吉田茂一样,鸠山由纪夫的祖父鸠山一郎也曾出任日本首相。这对政敌之间曾展开过激的权力斗争。如今,他们的孙辈将在下届众议院选举中围绕政权一决雌雄。鸠山由纪夫当选新代表之后的使命,就是带领民主党向麻生太郎为总裁的自民党发起挑战,夺取政权。历史如此惊人的相似,究竟是宿命,还是讽刺?[11]

鸠山当选将有利于保持既有领导体制的延续和小泽继续对民主党发挥影响力,但由于他与小泽过从甚密,难以撇清关系,可能达不到形象刷新的效果。而且出身政治世家的鸠山对民众没有足够的亲和力,从政经验和选战能力也远不如小泽。

新任民主党代表将由民主党参众两院国会议员投票产生。相对而言,鸠山在国会议员中较有人气,而冈田则更拥有更多的地方组织票,年轻民主党员也看好冈田接替小泽担任党首。日本媒体的民调显示,23.7%受访民众支持冈田担任民主党党首,鸠山支持率为16.3%,。[12]

不论谁当选,其当务之急是减少小泽秘书被捕事件的负面影响,以及小泽辞职的冲击和震荡,团结和驾驭党内派系众多的民主党,为迎接大选重整旗鼓。小泽辞职、新党首继任可以改变近期民主党萎靡不振的颓势,也避免了在选战中因为献金丑闻而遭到自民党的攻击。

5月16日,民主党国会议员220人投票选举新党首。結果鸠山由纪夫得124票、岡田克也得95票。鸠山由纪夫再次当选党的代表。17日晚,鸠山由纪夫任命了党的新领导班子成员,冈田克也任干事长,小泽一郎任常务代表代理,指挥选举。菅直人和輿石東继续任代表代理。共同社进行的舆论调查显示,鸠山由纪夫的支持率43.6%,超过麻生首相的32%达11.6个百分点。同时对鸠山“有所期待”的合计为47.5%,低于“没有期待”的50.6%。认为小泽在党内仍然保留影响力的高达82.4%%,显然国民对于民主党的“双重权力结构”抱有强烈的疑问。麻生内阁的支持率26.2%,比上次调查的28%下降1.8%,不支持率上升5.1%达60.2%。对于下次选举的投票目标,民主党的37.3%自民党的25.8%高1.7个百分点。政党支持率方面,民主党也以30%高于自民党25.2%。可以说是新代表上台后的“正効果”。[13]

小泽的辞职将使要求尽早解散众院举行总选举的舆论呼声更加高涨。由于民主党在应对选举方面过于依赖小泽,他还在与其他党的选举合作上发挥了中心作用,新代表能否为准备大选中发挥领导能力还是未知数。小泽表示将"作为举党态势下的一员将支持新代表,为众院选举的胜利继续战斗在最前线"。无论谁担任民主党新代表,恐怕都无法抹去小泽的影响力,即便说出一些否定小泽的言论,可如果不能展现出鲜明的个人色彩,照样得不到世人的信任,必须展现出“后小泽时代”的理念理想。

就最新的舆论调查结果看,日本政坛仍处于朝野势均力敌的微妙状态中。小泽辞职和新党代表及时继任如能改变近期民主党萎靡不振的颓势,也将避免在大选中因为献金丑闻而遭到自民党的攻击。这样小泽今后仍能在党内保持影响力。如果民主党能在避免激烈内耗的情况下通过党首选举更新了形象,就可以拉抬国民支持率,重拾民意优势,仍然有取胜的希望。

之所以认为民主党仍然有机会夺取执政权,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小泽辞职目的:一是团结民主党,平息党内围绕其是否辞职的争议;二是剔除献金影响,缓和国民舆论,提升政党支持率,夺取众议院选举胜利。因为目前民主党与自民党的民意支持率仍然不相上下。小泽选择辞职是在民主党向政权冲刺遭受重大挫折之际,出于无奈而走的一步棋,能起到多大效果尚难逆料。对民主党来说,如果能消除舆论的负面影响,尽早重整态势,小泽辞职对下届众院选举的影响有可能被降到最小。新的领导班子可以给选民一个清新的形象,有利于减轻政治献金丑闻造成的伤害,争取舆论和选民的支持,不给执政党在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中留下攻击的靶子,推动民主党在众议院大选中积极竞选。

其次,麻生内阁的支持率上升是因为日本民众认为其采取的经济对策值得期待,但这些对策能否收到让国民满意的效果,能否转化为自民党可资利用的政治资源,还很难说。如果8月举行众议院选举,现行政策理应见到成效。如果经济仍然毫无起色,自民党将很可能失去执政地位。 自民党本来乐见与丑闻有染的小泽留任,借以增大众议院选举胜算的策略需要重新调整,如果民主党新党首形象清新,使麻生相形见绌,可能导致党内“反麻生”势力死灰复燃。

最后,日本政局一向复杂多变。在未来两三个月内会出现什么情况,恐怕谁也不敢断言。民主党也许还会遇到新的麻烦,自民党内同样可能出现丑闻,尤其是在竞选白热化阶段。未来发生对日本政局产生重大影响的偶然事件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民主党若想实现政权更替,不利因素也不少。

一是内部矛盾重重。民主党由代表不同利益的各派组成,包括社会党、前银行家、和平主义者、右翼政客。主要有七大派阀:小泽一郎的“一新会”、菅直人的“国家形状研究会”、鸠山由纪夫的“实现政权交替之会”、前原诚司的“凌云会”、野田佳彦的“花齐会”、赤松广隆的“圣殿”、旧民社党的“友爱”。每个派系大致有30到50人。民主党的派阀组织并不严密,但小泽派的抱团意识最强,在党内的强敌是前原诚司的“凌云会。”众多派系在政治理念方面原本就难以统一,一直因为小泽的领导而保持表面团结。霸气冲天的小泽一郎凭借自己的刚性领导力将原本是自民党、社会党、民主社会党的“大拼盘”的民主党汇聚在自己麾下。由于民主党在政治信念以及经济政策上与自民党并无明显的差别,因此又被称为“在野的自民党”,其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轮流坐庄”,还美名其曰是学习美国的两大政党制度。这样的政党,在政策上少有吸引人心的内容,在权力分配上则各不相让。

有关“后小泽”人选的议论浮出水面后,该党副代表冈田克也被骨干和年轻党员寄予厚望,而资深党员和民主党领导层则看中目前“三驾马车”体制中支持小泽的菅直人和干事长鸠山由纪夫。两人的优势在于资历较深,能顺利接手在小泽之后的民主党。不过由于两人长期以来全力支持小泽,很难抹掉“亲小泽”的色彩,有人认为不能指望他们带来民主党的复兴。小泽辞职后,民主党内部资深派与青壮派的争斗有可能表面化,会否带来该党的分裂还不可预料。民主党高层“换血”或许有助于提升民主党支持率,却不能确保修复献金丑闻对民主党声誉构成的一切损害。从民众对小泽辞职的评价并不积极、82%的人认为小泽在民主党影响强劲这一点来看,小泽辞职和新代表选出能否改善选民对民主党的印象还有待观察。

二是缺乏吸引人心的党纲。党纲的内容大多是关于改善经济和工人困境的陈词滥调。就在小泽5月11日辞职的当天晚上,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官邸接受记者采访时批评小泽:“说实话,我对他在党首辩论的两天前突然辞职,感到很吃惊。他究竟是为什么辞职、是为什么事情承担责任、为什么是现在辞职,作为一个国民,可能是无法理解的”。这番话看似平淡,实际上句句刺向要害,小泽一郎以及新任民主党党首如果不能自圆其说地回答这些问题,也就很难应对即将到来的大选。而这些看起来非常朴素的问题,却没有一个是容易回答的。这样,民主党将在如何“答疑解难”、使国民信服的问题上陷入新的窘境。《经济学人》认为“作为日本最大在野党的民主党,并没表现出自身代表了变革的迹象,它跟现在正在执政的日本自民党一样,二者都缺乏领导力。”而且“小泽的辞职已经拖得太久,或许选民已经没有意愿改投民主党。”[14]

三是候选人中很少有行政管理经验丰富的人才。美国斯坦福大学肖伦斯坦亚太研究中心主任助理丹尼尔·斯奈德说:“日本选民渴望改变,前提是他们能够克服对民主党执政能力的担忧。”[15]民主党反对执政党提出的议案,固然是在野党的职责和政治博弈的需要,但容易给选民留下建设性不足、执政能力不足的印象。

四是能否打赢选战。就民主党内而言,无论是谁当选党首,其在政界的影响力、人脉以及领导力、资历,特别是谋划选举的组织力、判断力等,都不可与小泽同日而语。民主党以前过分依赖小泽,新代表能否在选举中发挥领导能力还是未知数。辞去党首后,小泽将担任幕后领导工作,继续发挥领导力。从丑闻曝光到小泽宣布辞职费时颇多,也对民主党造成了负面影响。小泽涉嫌丑闻却坚不辞职,对民主党“通过政权更迭打破官商勾结”的一贯主张形成了一种讽刺。众多民主党议员态度软弱,虽要求小泽做出解释,却未从正面迫使其辞职,只是一味等待小泽本人做出决断。民主党议员不能在小泽面前发出自己的声音,凸显了该党“拼凑而成缺乏支持基础”的弱点。令人对其执政能力产生怀疑。因此,多数日本国民认为,民主党与执政的自民党并无多少区别。

2、自民党:如何调整选战策略

小泽一郎突然辞职的消息震惊日本朝野,虽然表面上看对麻生内阁是利好消息,但究竟孰利孰弊,需要仔细分析。绝不能就此断定自民党能在选举中轻松取胜,保住执政地位。实际上,在受献金丑闻所累的小泽继续担任民主党代表的情况下进行众院选举,才是对自民党最有利的局势。麻生本打算利用民主党遭受政治献金丑闻打击、内阁支持率上升的形势,尽早通过2009年度补充预算案,从而使自己早日掌握何时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的主动权。尽管麻生表示,小泽辞职不会影响他确定举行众议院选举的日期。但实际上打乱了他的既定计划,必将对他的众院解散战略产生不小影响。

作为有权解散众议院的首相,麻生当然要为自民党的选举胜利而充分有效地用好这张“王牌”。就目前的舆论调查显示,即便小泽不辞职,希望“以民主党为主执政”的呼声也要高于“以自民党为主执政”,而在小泽已辞职的情况下,麻生将不能不根据小泽辞职以后的国内政治形势的变化和舆论调查数据,更加谨慎地决定解散众议院、举行选举的时机。

面对经济危机,麻生内阁已经实施了一系列对策。日本国会在5月又通过了执政党提出的补充预算案。虽因时间短尚未见明显效果,但其力度、规模和决心使得民众有期待感,麻生本人及其内阁的支持率因此稳步上升。如果众院选举在第三季度的8月举行,经济对策效果初见成效。麻生内阁和自民党将可能获得更多支持。

3、政局走向扑簌迷离

其实在日本政坛,像大久保隆规那样的政治献金丑闻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案子。这是田中角荣、金丸信、竹下登等政治巨头留下来的金钱政治遗产,是政治运营的"潜规则"。麻生太郎家财万贯,是内阁成员中唯一家中拥有上市公司的人物,可以不敛钱而仅靠自己的钱来从政,小泽没有这个有利条件,"潜规则"成为他易受打击的软肋。在首席秘书被捕以后两个月内迟迟不肯辞职,不仅在于小泽将此事视为政坛“潜规则”,更因为小泽掌握自民党内部也有阁员从同一公司拿钱的证据,可能在大选期间抛出,随时引爆自民党内部“金钱丑闻”的炸弹。也就是说,小泽辞职带给日本政坛的第一个震荡可能是引发互揭“金钱丑闻”的口水战。

自民党人最不希望小泽一郎辞职,因为自从“西松建设”金钱丑闻爆发、小泽的政治秘书被捕以来,小泽已成了“涉嫌贪污政治”的代名词。只要小泽坚持不引咎辞职的姿态,只要他还是党首,民主党在选举中就难有上佳表现。小泽辞职后,自民党赖以抨击民主党的最佳材料与最大目标即告消失。

民主党人最喜欢的对手是麻生太郎。民主党不希望自民党在大选前易将换马,理由很简单,因为麻生是一个口不择言、甚至是被喻为“百年一现的无能首相”。只要一个政治智商常被质疑的首相继续当执政党阵营的统帅,反对党就不愁攻击当政者的材料。虽然麻生太郎的确从小泽一郎的麻烦中获得了好处,但依然并没有摆脱自身麻烦。自从2008年9月执政以来,麻生的支持率一直走低,被认为是日本战后最不受欢迎的领导人之一。但麻生却呈现咸鱼翻身的征兆。日本共同社发表评论指出,小泽的辞职将促使提前解散众院举行选举的舆论呼声更加高涨。本届众议院将于今年9月10日结束任期,麻生首相必须在这一日期前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各种民意调查已经清楚显示:小泽和民主党的支持率每况愈下,主张小泽辞去民主党党魁者,多达65.5%。 而原本支持率在lO%线上挣扎的麻生首相,却托小泽金钱丑闻之福,徐徐上升而达35%,[16]一部分性急的自民党人甚至主张抓紧大好时机立即选举。

小泽辞职后,日本政局将如何发展变化,似乎更加扑簌迷离、难以预料。

一种可能是,自民党和麻生内阁的支持率继续抬升、领先于民主党。《读卖新闻》5月11日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民主党支持率微弱领先于自民党,30%的受访选民表示将在众议院选举中投票支持民主党,支持自民党的为27%, 民主党领先自民党3个百分点。71%的受访选民反对小泽留任民主党代表,支持他留任的只有22%,而在回答麻生和小泽谁更适合担任首相的问题上,麻生的支持率超过小泽。内阁支持率也由3个月前的10%上升到28.7%。民主党曝出献金丑闻前的民意支持率已经逆转。小泽辞职,一定程度上也令麻生首相掌握了主动权。麻生前不久曾威胁在野党说,如果民主党等在野党在国会阻挠通过大规模经济刺激预算案,将提前解散众议院而实行大选。他完全可以选择在民主党内部磨合未完成之前要求提前选举,这对于民主党是一个潜在的不利因素。麻生首相可能决定于6月或8月举行大选。虽然麻生内阁的经济对策为其挽回部分民意,小泽辞职也是个利好,但它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如果民主党能够把握好、利用好尚在的优势,仍有反守为攻、一举得手的机会

另一种可能是,对民主党来说,日本民众对自民党频频换相的不满、国内目前严峻的经济形势等因素都可转化为其竞选优势,小泽辞职也可能有助于遏止其支持率的下滑,但这能否保证消除负面影响、并为其最终赢得选举却不得而知。最乐观的估计是,民主党在即将举行的日本众议院大选获得胜利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小泽辞职成为两党支持率此起彼伏的转折点。民主党支持率将开始上升,自民党则将再次开始下降。自民党将有可能让麻生下台,选择新的领导人与民主党抗衡。即使这样,民主党仍有较大的获胜几率。

小泽辞职对麻生选择解散众议院实行大选的日期注定要产生重要影响。如果民主党能运用尚存优势而不发生失误,仍有大选获胜的机会,只要民主党能取得政权,小泽就还有机会发挥领导作用。小泽辞职是民主党用来挽留民心的唯一选择,但此举能否见效尚难预料。对于今年的众议院大选,可以说自民、民主两大党都有机会,就看谁的政策纲领更得民心,谁的竞选策略有效。有擅长选举政治、精于选票测算的小泽领衔,民主党能否击败自民党而夺取政权、入主内阁,制造战后日本政治史上最大的变局。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总之,2009年日本政坛最大的一幕闹剧即将上演,小泽的辞职只不过是揭开了序幕,之后还会有什么样的精彩演出?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1] [日]共同社2009年5月11日东京电。

[2] [日]共同社2009年3月11日东京电。

[3] [日]《产经新闻》2009年5月13日。

[4] “与小泽神话告别”《日本经济新闻》2009年5月12日。

[5] [日]《产经新闻》2009年5月13日。

[6] [日]共同社2009年5月11日东京电。

[7]“与小泽神话告别”《日本经济新闻》2009年5月12日。

[8] [日]《产经新闻》2009年5月11日。

[9] [日]共同社2009年5月13日东京电

[10][日]共同社2009年5月15日东京电。

[11] [日]共同社东京2009年5月16日电,题:政坛再现宿命对决,但两党联合可能性增大。

[12] [日]共同社2009年5月12日东京电报道。

[13] [日]《每日新闻》2009年5月17日。

[14] [英]《经济学人》周刊2009年5月5月11-17日。

[15] [英]《经济学人》周刊2009年5月5月11-17日。

[16] [日]共同社2009年5月12日东京电。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9277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