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虎子:二十世纪王国维文学批评研究综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3 次 更新时间:2015-09-30 11:11:48

进入专题: 王国维   文学批评   研究综述  

李虎子  

   二十世纪对王国维文学批评的研究,从一九一九年孟真的《王国维之<宋元戏曲史>》开端 到二○○○年底结束,共八十余年,与中国近代文学研究的历程一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一)开创期(1919-1948);(二)重建期(1949-1977);(三)繁盛期(1978-2000)。以下分述三期的基本情况,勾勒其发展的大体轮廓。

   一、开创期

   这一时期从一九一九至一九四八,整整三十年。研究开始时王国维尚未去世,研究过程中 王自沉于颐和园昆明湖,加上这三十年国内外复杂的政治形势,各政治派别为了本派的利益 曲解王氏文学批评,使王国维文学批评研究呈现复杂的状况。

   1.王氏文学批评研究之奠基

   前三十年的王国维文学批评研究中,著名学者的评价格外引人注目。

   一九一九年元旦,时值《宋元戏曲史》单行本发行不久,傅斯年就发表了以《宋元戏曲史 》为题的书评。文章一开头就说:“近年坊间刊刻各种文学史与文学评议之书,独王静庵《 宋元戏曲史》最有价值。其余间有一二可观者,然大都不堪入目也。”(注:傅斯年.宋元戏曲史[M].新潮第1卷第1号,1919.1.1)给予王氏《宋元戏 曲史》以高度评价。文中作者体会到了王氏开创性工作的难度,罗列了王氏的精辟之论。

   北京朴社一九二六年重印《人间词话》,这是《人间词话》首次单行出版,俞平伯为之作 短序。俞氏从批评方法入手高度评价这本小书,同时也指出开展研究的难度。《人间词话》 单行本刊印和俞氏的序,使广大读者更方便接触王氏的文学批评,扩大了人间词话的影响。

   陈寅恪与王国维同为清华四大教授之一,两人私交甚笃。王氏自沉后,陈为其写清华纪念 碑铭文。陈氏不仅了解王之为人,更通读他的著作。在《王静安先生遗书•序》中陈寅恪写 道:“自昔大师巨子,其关系于民族盛衰学术兴废者,不仅在能承续先哲将坠之业,为其托 命之人,而尤在能开拓学术之区宇,补前修所未逮。故其著作可以转移一时之风气,而示来 者以轨则也。先生之学博矣,精矣,几若无涯崖之可望,辙迹之可寻。”

   四十年代,郭沫若比较王国维与鲁迅,对他们的学术研究,郭沫若有这样的评论:“王国 维的《宋元戏曲史》和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毫无疑问,是中国文艺史研究上的双璧。 不仅是拓荒的工作,前无古人,而且是权威的成就,一直领导着百万的后学。”(注:郭沫若.鲁迅与王国维[J].文艺复兴,第2卷第3期,1946.10.)

   以上著名学者的文章只是初步的评介,并没有对王文学批评进行深入细致、系统周密的研 究。从著名学者对王国维文学批评的评价可见出王氏文学批评在近代文学批评史上的重要地 位。由于学术大师们的推崇介绍,广大读者开始接触王氏文学批评,对王氏文学批评的整体 研究逐渐兴盛起来。

   2.多样化的研究

   王国维文学批评研究开创期三十年中,有四篇文章经常被研究者提及。吴文祺有二篇:《 文学革命的先驱者——王静安先生》、《再谈王静安先生的文学见解》,李长之的《王国维 批评著作批判》和壳永的《王静安先生之文学批评》。吴文祺、壳永、李长之代表三派人, 即革命派、传统派和科学社会主义派。他们从自身的地位、思想观念出发,用不同的批评视 角研究王氏文学批评。需要说明的是,在此革命派是指主张文学革命的派别。

   我们先看革命派的代表人物——吴文祺的文章。在他的第一篇研究文章中,吴氏给予王国 维新文学家的地位。“不料在二十年前酸化了的中国文坛里,居然有一个独具双眼大声疾呼 地以小说戏曲为‘文学中之顶点’的人,其见解之卓越,较之现代的新文学家,有过之无不 及,其人为谁?就是海宁王静安先生。”(注:吴文祺.文学革命的先驱者——王静安先生[J].小说月报,卷17号外,1927.6.)作者通过大量引用《静庵文集》中《宋元戏曲考》中的论述,如强调文学的现实价值、肯定悲剧的力量、认为文艺的目的是给人审美的愉悦 、提出文学以自然为贵、反对格律和用典,借以表达革命派的文学主张——反对文言、力倡 白话。吴氏想借王国维的学术地位,为新文化运动推波助澜,替文学革命制造声势。

   吴氏的第二篇文章是找到了以前未见材料后对第一篇的补充。作者的立场没有改变。吴氏 的两篇文章,虽说是研究王国维的文学批评,实际上是摘抄王氏的文学见解为己服务,并没 有从整体上把握王氏的文学批评。所选材料多是王前期的杂文和《宋元戏曲考》中的一部分 观点,由于《人间词话》用传统的文论样式——词话来批评古典诗词,因此在两篇文章中不 曾一见,尽管它当时极常见,影响也越来越大。作者不了解王的为人,更谈不上理解,没有 看到王氏治学道路的转变。用王氏的话说是没有“入乎其内”,自己心存己见,这样的研究 牵强之处就在所难免。另外,作者的批评方法散漫随意,多是引用材料,少分析研究,没有 进一步深入丰富本派的理论,反映了革命派早期的激进浅薄。

   李长之的《王国维批评著作批判》与吴文祺的第二篇文章发表于同一期《文学季刊》。李 文与吴文的弊端大致相似,不同的地方仅在于作者所持的立场,故在此不重复。

   传统派的文章是《大公报》为纪念王国维逝世一周年发表的三篇文章中的一篇,作者题为 壳永,有研究者认为实际上是吴宓写的文章,此说可从。全文用文言写成,分三部分立论。 第一部分,历史的批评。开篇盛赞王氏对文学发展过程的论述和文学作品的评判标准具有历 史的眼光。第二部分,美学的批评。吴氏突出王国维所论第二形式之美,即古雅在文学批评 中的地位,且解说王氏后从事戏曲研究并没有放弃古雅说。第三部分,伦理的批评。《< 红楼梦>评论》中有一章专门讨论《红楼梦》伦理上之价值。就象王所用“美术”一词不是 我 们今天的美术一样,“伦理”一词在此是指宗教或哲学上人生的解脱。(注:壳永.王静安先生之文学批评[N].大公报,文学副刊第23期,1928.6.1.)综观此文,条理清 晰、论述谨严,较客观地反映了王的文学思想。这与作者与王国维有深交且对王中后期的学 术思想熟识于心有关。但此文也有缺陷,从作者立论的三个方面,就可看出他的派别观点。 作者第二部分过度强调了古雅在美学上的地位,而《古雅之在美学上之位置》发表于一九 零七年《教育世界》,此时王正在进行治学道路的转变。作者忽视了这个转变,没有看到王 前期有一个“与叔本华之为伴侣之时代”(注:王国维.静庵文集•序[A].王国维论学集[C].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406.),也没有完全理解王前期的文学批评,如在第三 部分伦理的批评中,作者所谓的伦理道德并不完全等同于王氏文中所论之伦理。总的来说, 此文比上论两派文章更切合、更有深度,缺陷用王国维的话说是不能“出乎其外”。

   朱光潜的《诗的隐和显》(关于王静安的《人间词话》的几点意见)也发表于一九三四年。 朱光潜的研究没有掺杂任何门派之见,他用诗的隐和显来代替解释王国维的隔和不隔、有我 之境和无我之境。朱氏比王国维年纪小,曾留学欧洲,接触了一些王不曾见到的文艺理论, 受二十世纪初欧洲美学思想的影响,他用谷鲁斯、立普斯的“移情说”理论,认为王氏所谓 “有我之境”实相反为无我之境,他名之曰同物之境;同样“无我之境”实为有我之境,朱 氏命名为超物之境,并且构架自己的理论体系,用了大量诗词进行论证,自成一说。(注:朱光潜.诗的隐和显[J],人间世,第1期,1934.4.)朱光 潜的这篇文章,一改上面四篇研究论文的面貌,以自己扎实的古典诗词和通晓西学的优势, 为王国维文学批评的研究打开了局面。可惜的是这一趋势并没有立即发展下去,直到差不多 五十年以后,纯学术研究才慢慢承续上前半个世纪的接力棒。

   王国维前三十年的研究,从无到有,最后呈现多样化的研究格局,整体研究达到了一定的 高度。但与大师们的评价和王国维文学批评对中国近现代文论的深远影响比较,其研究状况 、研究水平是不相称的,还有待于拓展。产生这一结果的原因很复杂,要点大致有三。其一 ,王国维所处时代及人生道路的复杂性。其二,王氏文学批评的写作发表与时代不同步,难 以形成共鸣。当王氏接受西方美学、哲学理论来改造中国古代文论时,走在时代前列;而国 内鲜有人知道、了解西欧的哲学,王氏的文章难以为时人所理解接受。王氏治中国宋元俗文 学——戏曲时,文学革命还没有开始。而当文学革命、中国古代文论的现代转型开始后,王 氏又回到了革命派的对立面,现实的批判掩盖了王氏曾作出的贡献。其三,其文学批评的本 身特征。如《<红楼梦>评论》的晦涩难懂、《人间词话》难以整体把握、《宋元戏曲史》 的艰深性、开创性等。

   二、重建期

   第二阶段从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七七年,也是三十年。研究主要在前十五年,后十五年由于 文化大革命,研究完全停顿。国内共有论文三十二篇,是王国维文学批评研究的低潮期。

   三十二篇论文中《人间词话》的研究占二十五篇,《宋元戏曲考》的研究占四篇,《<红 楼梦>评论》的研究最少,只有三篇。此期的研究,研究者尽量避开敏感话题,如王国维人 生道路、早期文学批评中受尼采、叔本华和康德思想的影响,即使做研究也无一例外的是批 批判,如佛雏的《对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的再批判》、王达津的《批判王国维文学批评的哲 学依据》等。《宋元戏曲考》由于考证较多,相对较艰深,研究论文也不多。《人间词话》 解放前有几个版本,印数很大,流传广泛,内容与政治不太关联,自然研究得最多。这一时 期国内的研究紧跟政治运动的步伐,但也有学术性研究。整个研究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主 潮流的研究,二是重学术的研究。

   按照现已成型的文学史分期,王国维应属于近代文学中的人物,文论也收入近代文论选。 由于近代文学强烈的现实性和能为政治运动服务,解放后、文革前这一段时间里,王国维变 成激进研究批判的靶子。其中林雨华的《试论王国维的唯心主义美学观》和王季思的《王国 维戏曲理论的思想本质》等就是主潮流研究的突出代表。

   重学术研究的代表人物是钱仲联和周振甫。

   钱仲联的文章《境界说诠证》(注:钱仲联.境界说诠证[N].文汇报,1962.7.14.)定义“境界”用王自己的论说材料说话,追寻“境界”说 的渊源,认为近人用艺术形象解释“境界”有一定理由,但“境界”还不完全等同于形象。 作者有感于当时研究文章的简单化倾向,自己虽然不发表很有见地的看法,但希望通过整理 相关研究资料,引导研究工作走上专业化、学术化的路子。

   综观这一时期的研究具有如下特点:其一研究面狭窄,研究方法单调,导致论文质量低, 研究水平不高;其二受政治气候左右,表现出浓重的政治色彩。

   与前一期的研究相比较,本期研究批判的多,肯定的少,整个研究趋于同化,缺乏另类的 声音,传统的研究在本期基本绝迹。

   三、繁盛期

   经统计,繁盛期共有论文三百一十三篇,虽然时间比前两个时期短,但研究文章的数量是 前两期的十倍左右。学术研究经过建国三十年的制约束缚后,在解放思想的号角声中,逐步 走 上正轨,迎来了最后二十年的辉煌。王国维文学批评的研究是时代潮流中的一支支流,它的 发展过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一时期的学术研究历程。

   1.八十年代研究概况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期,新时期刚开始,王国维文学批评研究承袭了解放后三十年的研 究 方向,《人间词话》的研究占主导地位。七九年共有六篇研究文章,其中《人间词话》的研 究占四篇;八零年共有十三篇文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王国维   文学批评   研究综述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630.html
文章来源:《培训与研究——湖北教育学院学报》(武汉)2001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