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光:日本政治研究:翻云覆雨—“枭雄”——小泽一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71 次 更新时间:2023-10-19 20:51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小泽一郎  

林晓光 (进入专栏)  

 

2015年8月30日,日本全国300个城市举行了反对安保法案,要求安倍政府下台的集会和游行,参加人数超过100万人。在东京,12万抗议者包围了国会和首相官邸,要求国会废除安保法案,还日本和平社会。这是自1960年的全国性反日美安保协定运动以来,在日本全国爆发的抗议政府政策的最大规模行动。

在众多示威者之中,素有“日本政坛枭雄”之称的生活党主席小泽一郎,也登上了在国会门前的抗议集会的讲坛发表讲话。他说:我这个人进来很少抛头露面,但是现在到了必须站出来的关键时刻。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打倒安倍政权。小泽一郎何许人也?为何他的露面如此引人注目?这是否意味着他要东山再起、再次出手搅动日本政局?

一、翻手为云复手雨  政界纵横40年

日本民主党在2009年8月30日的日本众议院选举中战胜自民党。9月16日,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出任日本内阁首相,随后组成新内阁,民主党政府劝告成立。但有意思的是,在人们普遍关注民主党人事安排的同时,并未入阁的小泽一郎仍然是人们注目的焦点和津津乐道的话题。

任日本最大的在野党党首多年,曾被视为下届首相最热门人选的小泽一郎在日本政坛素有“枭雄”、“怪杰”之称,被称为“政治破坏者”,纵横日本政坛40年,上下其手、屡掀波澜,不仅撼动了自民党的执政根基,也上演了一幕幕日本政界的悲喜剧。

小泽1942年5月24日生于日本岩手县。父亲小泽佐重喜曾在吉田茂内阁任职。小泽说话直率,自称不善演讲,还曾告诉媒体说,自己喜欢养鸟,是因为“动物不会背叛你”。小泽早年曾就读于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院和日本大学研究生院。毕业后加入自民党,进入政界。20世纪70年代,他曾先后担任日本科学技术厅政务次官和建设省政务次官。1980年起,他先后在自民党内担任多项职务,最后出任掌管党务、财政和人事大权的干事长。1985年12月,他出任中曾根内阁自治大臣、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

1993年6月,小泽和羽田孜一起带领44名自民党参众两院议员退出自民党。此后,他在日本政坛上翻云覆雨,纵横捭阖,亲手导演了一幕又一幕大动荡、大分化、大组合的政治剧。小泽先后担任新生党代表干事、新进党干事长。1995年至1997年,他出任新进党党首。1998年1月6日,自由党成立,小泽出任党首。2003年9月24日,自由党并入民主党后,他出任民主党“代表代行”,成为党内举足轻重的人物。2003年11月11日,在日本第43届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夺得177个议席,成为众议院内最大的在野党。2006年4月,民主党领导人前原诚司因党内发生的虚假指控政府有关领导人事件而被迫辞职后,小泽当选为民主党领导人,同年9月25日获得连任。2007年7月29日举行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中,民主党议席增长60席,不仅成为参议院第一大在野党,而且与其他在野党联合控制了参议院的过半数议席,具备了与自民党分庭抗礼的实力基础和政治地位。11月,小泽在同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福田康夫的会谈中没有拒绝对方关于建立联合政权的建议,因而引起党内和其他在野党的不满,在巨大的压力下不得不宣布辞职。但民主党高层竭力挽留,作出要求其留任的决定,他旋即宣布继续任职。2008年9月,他再次获得连任。2007年7月,在小泽领导下,民主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击败自民党成为参院第一大党,与其他在野党联手控制了参议院的过半数议席,对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的政策运营和政治运作形成极大制约。

随着日本国民对自民党的经济社会政策越来越不满,民主党支持率逐渐超越了自民党,小泽也在“谁最适合担任首相”的舆论调查中一度大幅领先时任首相麻生太郎。一时间,小泽领导下的民主党大有取自民党而代之的势头,日本多家媒体的多次民调显示,民主党支持率以明显优势领先自民党,小泽成为下届首相的最热门人选,内阁总理大臣的宝座伸手可及。然而,就在距离实现自己的政治梦想仅有几步之遥的时候,他却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2009年3月,风云突变,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以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接受政治献金的罪名逮捕并起诉了小泽的首席秘书大久保隆规。此前,小泽一直主张自己在政治资金问题上没有不当之举,并在大久保被起诉的当天就宣布留任代表一职。小泽栈恋权位的表现引起了日本国民的普遍不满,由此导致民主党和小泽本人的支持率也不断下降。眼见本党支持率不断下降,民主党内要求他辞职、以保持对自民党的民意优势,直到赢得选举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在党内外巨大的压力下,小泽不得不宣布辞去民主党代表的职务。但出任民主党新代表的鸠山由纪夫仰仗小泽精通选举事务的政治才干,仍然让小泽作为党的高层指导部成员之一,负责选举事务。民主党在8月30日的日本众议院选举中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再次证明了小泽精于选举的操作能力和判断力。

二、试看今日之政坛  竟是谁家之天下

日本民主党赢得众议院选举之后,鸠山由纪夫、冈田克也、菅直人等纷纷入阁担任重要职务。小泽却因牵连政治资金的案子,不得其门而入,于是提出希望担任民主党的干事长。民主党党首鸠山立即表示同意。任命小泽为民主党干事长的消息一经发布,日本舆论立刻表示担心是否会出现“党、政双重政治结构或决策机制”。尽管鸠山首相反复强调“决策的一员化”,小泽也一再强调要专心党务,不过问政府事务。但作为民主党的干事长,小泽手中拥有几件远比在野党时代更为强力、远比其他民主党领导人更为实用的“利器”,若想兴风作浪,也就是一念之间、举手之劳的事。这也是深谋远虑的小泽为什么一定要出任干事长的原因。

第一,在党内掌握雄厚的政治实力。日本民主党143名新当选的众议院议员中,大部分是小泽亲自挑选和指导,派秘书现场指挥、提供资金支援,才得以胜出的,因而成为小泽的亲信及其党内实力基础,日本舆论称之为“小泽近卫军(儿童团)”。小泽在党内的支持力量从约50人猛增至约150人,成为党内最大的政治集团,实力决不亚于当年自民党内的“田中军团”。小泽对如何运用这一政治资源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依靠这一实力基础而要求得到民主党干事长的职务。为了继续借重小泽的选举才能迎战2010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鸠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小泽的请求,任命小泽担任民主党干事长。但谁又能说这一任命的后面毫无对小泽实力的考虑或忌惮?

第二,除了实力的增长之外,小泽的政治能力也是众所周知的。日本刊物《文艺春秋》2009年10月号发表了一份关于民主党实力派议员政治能力的调查表,调查的对象是日本各大媒体的53名政治记者。调查表显示,小泽的综合政治能力为238点,超过鸠山由纪夫(146点)、冈田克也(150点)、菅直人(119点),排名第一。其中想象力和统率力均为第一,协调能力排第三,但政策力仅15点,信息发布能力更是只有1点。由此可见,小泽的战略设计能力和政治领导能力之强,是媒体所公认的。但他的“钢腕”、强悍的从政风格,也是其政策实施能力不足和公共关系能力阙如的根本原因。

第三,拥有党内政策协调和国会对策的管理指挥权。按照惯例,由党的干事长与国会对策委员长和参议院、众议院的议员会长共同协调党内议员在国会的政策制订和立法活动。这实际上是赋予了小泽通过对党内政策构想的设计和提出,通过对党的政策设想转化为国会决议的过程进行指挥,从而获得了对于政治决策的巨大的发言权和干预权。如果,政府只能在民主党的政策构想和国会决议的框架或压力之下进行政治决策,那不要说是“双重决策体制”,简直就是“党指挥政”了。日中协会的一位先生因此而直言:今后日本民主党的政治运营将是以小泽为中心的“一元化政治决策体制”。小泽能够信守“不干政”的诺言,洁身自好,谨言慎行,远离政府决策体制吗?观察家们无不抱有一个巨大的问号。

第四,掌握党内庞大的政治资金。作为干事长,小泽可以调动党内多达170亿日元的政治资金。日本政治本质上是“金元政治”,即金钱与政治的结合与交换,离开了钱谁也玩不转。在刚刚结束的众议院选举期间,小泽就是让自己的秘书带着钱包或信用卡到各个选区去,不惜重金,为民主党“刺客”候选人支付所有的竞选费用,从而打赢了选战。为了迎战2010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民主党上上下下必须全力以赴,从推举候选人,拟订竞选的纲领、策略和口号,组织竞选班子,分配竞选经费,所有的一切都需要拥有人事权和资金分派权的干事长来主持其事。这必将成为小泽进一步巩固党内实力基础的大好时机。日本《读卖新闻》引用民主党干部的话指出:民主党的主要领导人都进入内阁,但把党的事务全都交给了小泽一人,由于小泽既掌握财权,又有指定党所公认候选人的权利,势必形成“双重权力结构”,人们不能不担心鸠山所追求的“政府与执政党的一元化领导体制”将以空想而告终。[1] 这也许是代表了日本国内较为广泛的看法。

三、纸上得来终觉浅

小泽是日本战后以来少有的具有政治理念和战略构想的政治家之一,他的政治思想被称之为“新保守主义”,集中体现在所著《日本改造计划》之中。小泽主张日本必须走出屈辱自虐的战后,作为一个“普通国家”与世界各国建立普通而正常的国家关系,成为在国际社会自主活动的行为主体。为此,在国内政治方面,他主张打破既有政治结构,改变政治现状,用“两党制”代替自民党一党长期执政的政治体系,通过竞争上岗、轮流执政,才能形成强有力的政府,使日本逐步成为具有全球影响的政治大国。在外交上,他强调对等的日美关系,希望达成日美中等边三角关系的平衡;寻求与亚洲国家建立更为正常的关系,超越历史遗留问题的困扰,发展经济贸易合作,以促进日本经济的持续发展和社会的富裕。

也许正是由于小泽作风强悍、精于选举,因此也不免深受日本政治的“痼疾”——金权政治——的熏陶和浸润,其政治生涯总是与资金丑闻形影相随。2009年11月19日,日本媒体再次爆料:“水谷建设”公司2004—2005年间向小泽提供了总计1亿日元的政治资金,但小泽的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书中却没有任何记载。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进行调查后,发现小泽的“改革论坛21”、及其政治后援团体“陆山会”,在2004—2005年间有多达13亿日元的资金收支未记入政治资金报告书。[2]一旦有违法政治资金法的行为和事实,不仅小泽的政治生命可能因此终结,连民主党政权也难免池鱼之灾。[3] 2010年1月中旬,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搜查了小泽的事务所和“陆山会”的事务所,“以涉嫌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逮捕了其秘书大久保隆规、池田光智和前任秘书、现任众议员石川知裕。3名秘书被捕对小泽政治地位的冲击不言而喻。[4]显然,民主党议员的资金问题并不都是毫无瑕疵的。自民党等在野党将如何利用这些问题发起攻击,民主党如何自保清廉形象,仍然是观察日本政治走向的焦点之一。

更重要的是,小泽的政治资金问题震动日本政坛。小泽表示将与检方全面对抗,决不辞职,并得到了鸠山首相和菅直人副首相的支持。但民主党举党一致选择对抗,就“成了宪政史上第一个与检察机关全面对抗的执政党”,是不计后果的愚蠢。[5] 曾经穷追自民党金权丑闻的民主党对自身的金权问题百般掩饰回护,将导致国民的不满和不信。民意调查的结果是:71%认为小泽应该“辞职”,79%认为小泽不“辞职”对民主党的形象和选情不利。[6] 对民主党的支持率从内阁成立时的45%下降为30%。[7] 民主党内也出现不同声音,国土交通大臣前原诚司、行政刷新大臣仙谷由人和原众议院副议长渡部恒三都要求小泽履行向国民解释的责任。[8] 日本媒体认为,这是鸠山内阁上台以来最大的执政危机。稍后,小泽接受了检察厅的传讯。检察方也决定不起诉小泽。[9] 但包括民间人士的检察委员会对小泽作出了“起诉相当”的判断,检察机关第三次询问小泽。小泽应讯后仍然坚持不辞职,但民主党的支持率却已经下降到了“危险水域”的20%左右。日本共同社于4月28号和29号两天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电话舆论调查显示,鸠山内阁的支持率已经跌至20.7%,比上次调查时下降了12.3个百分点。不支持率则达到64.4%,上升了11.1个百分点。[10]

无论小泽是否因此而辞职,都将影响国会例会和2010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因为民主党的选举事务和国会运作已经形成严重依赖小泽的机制,一旦小泽辞职,民主党恐怕很难赢得参议院选举;而且辞职的小泽拥有150名议员的庞大政治势力,其影响力将成为真正的“双重权力构造”。如果小泽不辞职,在野党在国会追究“政治与金钱”问题,使得预算和国内外其他问题的审议受阻,民主党政府的形象已受到打击。据 《产经新闻》于富士新闻网2010年3月20日、21日的联合调查结果显示,认为小泽应该到国会说明情况的占89.5%,认为此事将影响参议院选举的为92.6%。[11]足见小泽政治资金问题的负面影响远未消散。如果曾经对民主党的“政治变革”寄予希望、因而支持鸠山内阁的国民再次对政治失望,不仅将拖累民主党的选情,更将动摇日本民主政治的基础。

2012年4月26日,东京地方法院就民主党前党代表小泽一郎被控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案做出一审宣判,判决小泽无罪。 11月12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就民主党前干事长小泽一郎的资金管理团体“陆山会”购买地皮一案作出二审判决,宣判小泽无罪。尽管在法律上无罪,但小泽的政治形象大受损伤,民主党内也有人酝酿将小泽开除出党,以便甩掉这个“负面资产”。但小泽岂是任人摆布之辈,精于政治算计的小泽不等法院宣判就行动起来,干脆再次另立山头,带领旗下议员宣布退出民主党。2012年7月 2日,小泽一郎等民主党的52名国会议员以首相野田佳彦不同意撤销提高消费税率法案为由,向民主党干事长舆石东提交了退党申请,使上台执政近3年的民主党陷入严重危机,政治实力大为下降,在不久后的国会选举中败给了自民党,丢掉了好不容易到手的政权。

四、一石激起千重浪

在2009年众议院选举时,民主党承诺不提高消费税率,作为竞选纲领的主要内容。但执政后每每受困于政府债台高筑,财政支出捉襟见肘。为了减轻沉重的公共债务负担,野田就任首相后一直主张提高消费税率,甚至表示将为此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

2012年2月,野田政府确定了以提高消费税率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大纲,准备在2014年4月和2015年10月分两步将现行5%的消费税率提高到8%和10%,增税收入全部用于支付养老金、医疗费等社会保障费用。内阁会议于3月通过了提高消费税率法案并提交国会审议。此举引发了民主党内激烈的争论。小泽一派主张:应该恪守对国民的承诺,坚持在增税前进行彻底改革,坚决反对野田首相推行的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终于酿成民主党分裂的后果。当国会众议院全体会议于6月 26日表决通过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8个相关法案时,小泽、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等57名民主党众议员对提高消费税率法案投了反对票,另有15名民主党众议员弃权或缺席。

野田首相岂能容忍这样的公开“造反”?他当晚即在记者会上表示:对于在众议院表决提高消费税率法案时的“造反者”,必须接受党的决议约束,必须尽快依据党的规章作出严肃处分。此后,小泽与民主党干事长舆石东举行了3次会晤,坚持要野田撤销提高消费税率法案,并强硬表示,如野田不改变在参议院通过提高消费税率法案的方针,将不得不作出退党决定。但野田也毫不退让,拒绝了小泽派的要求。于是属于“小泽派”的民主党副代表山冈贤次于7月2日向舆石东提交了52人的退党申请,后来有两名众议员表示不想退党,申请退党者减至50人,其中包括38名众议员和12名参议员。

小泽随后在记者会上解释为何退党的理由时说:为了重新回到实现政权更迭的原点,建立国民可以选择的政治,今后将考虑建立新党。因此小泽退党并建立新党已无悬念,关键是有多少人跟随其退党,他在多大程度上能造成民主党的分裂和日本政局的动荡。如果小泽能拉54名以上的众议员退党,即可以改变民主党单独控制众议院过半数议席的局面,使民主党今后在众议院提交的法案难以顺利获得通过,进而削弱野田政权的基础。但若只有38名众议员退党,则并不改变民主党单独控制众议院过半数议席的现状,而12名参议员的退党,也不会改变民主党的参议院第一大党地位。

对民主党代表野田来说,如何处分这些党内“造反者”是对党的指导部政治能力的一大考验。虽然野田不能不尽快对在表决时投反对票、弃权或缺席的民主党众议员及退党申请者作出处分决定,但为避免更多人退党导致出现更大分裂,将因人而异,对不同的人作出不同处分。处分得当与否,不仅关系到民主党分裂的程度,今后能否维护党内团结,而且关系到今后的政治运营。如果不能顺利渡过眼下这道难关,今后更加难以维护党内的团结与稳定,且无法改变政权基础严重弱化的困境。7月9日,民主党召开常任干事会,正式决定了对在众议院消费税率法案表决中投反对票和弃权的本党议员的处分方案。决定不接受小泽等投反对票并提出退党申请的37名众议员的退党申请,而是处以党规中最重的开除处分,作为对他们在众议院消费税率法案表决中投反对票的处分。同时还决定,对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和其他18位投反对票但未提出退党的众议员,分别处以停止党员资格6个月和2个月的处分。对在表决中缺席或弃权的15名众议员,视情节轻重分别处以“严重注意”和“注意”处分。接受随同小泽提出退党申请的12名国会参议员的退党申请,但未予以处分。

无论如何,小泽再次造反将引发日本政坛新一轮的分化改组和动荡已经是确定无疑的了。2012年9月是日本民主党和自民党两大政党的党代会会期,届时两大政党将同时进行指导层的换届选举。2013年则是民主党本届政权的最后一年,能否保住政权,关乎民主党的政治生命。对于野田而言,能否在民主党党代会选举中确保党首位置以便作为首相连续执政,则是他本人政治生涯的更高追求。为此,野田之所以选择与自民、公明两大在野党合作,力推消费税改革,就是要赢取政治资本,确保在党、政两大选举中连选连任。

而小泽突然造反,打乱了野田的战略部署,使野田的长期执政构想充满了不确定性,盘根错节的日本政局进入新的不稳定时期。

首先,打破了民主党“夺权政党”体制。2003年小泽摧毁亲手组建的自由党、加入民主党,并历经近六年的苦斗,将民主党改造成为“夺权政党”,一手把民主党推上政权宝座。而民主党执政后,并未通过大规模的政党改造建构“执政政党”体制,依然在相当程度上保持“夺权政党”的属性和特征,党内夺权意识上升内耗不断,内外国策大政方针方向不明。小泽造反既打破了民主党的“夺权政党”体制,也极大削弱了民主党的执政实力。

其次,动摇了三党合作的基础。小泽率追随者脱离民主党后,尽管野田使出撒手锏,对脱党者实施“追加开除党籍”处分,使造反者在今后大选中面临没有“政党提名公认”的危险,以至于部分议员撤回离党申请。但民主党内伤不轻,党内思想和组织混乱,夺权势力抬头,直逼9月的党代会。尤其自民党和公明党都表示围绕“一体化改革法案”的联合基础动摇,质疑野田的领导地位和执政能力,表现出乘势推动大选,把民主党拉下马的政治姿态。

其三,标志着日本政党政治再次进入多党林立的新格局。小泽组建的新党创始党员即达50人,成为众院“第三大党”。在战后日本政党史上,小泽曾有三次造反、组党并迅速成为大党的战绩。而每次建党初期的创始成员都不过50人左右,几年之后便迅速扩充到200余人的大党。与此同时,大阪、名古屋和东京等地方党团势力急剧上升,都表示出参预国政的跃跃欲试姿态,多党林立的格局呼之欲出。

毫无疑问,野田首相及其领导的民主党今后必须加强与在野党的合作,否则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相关法案将难以在参议院获得通过。在野党即使继续合作以便通过上述法案,但法案通过后必将进一步施压,很可能会向国会提交对内阁的不信任案,迫使首相作出提前解散众议院或内阁总辞职的艰难选择。针对民主党濒临分裂的困境,在野党岂能坐失良机。第一大在野党自民党干事长石原伸晃说,除问信于民外,别无消除政治混乱的途径。第二大在野党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说,应当尽快通过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相关法案,然后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

五、东山再起日  政局动荡时

2012年7月11日,小泽一郎率领追随他的50名国会议员成立新党“国民生活第一党”,小泽毫无悬念地被选为党首。该党拥有国会议员50名,已经成为继民主党、自民党之后的日本第三大政党。小泽一郎在新党成立大会上指出,现在的民主党已经不是3年前的民主党,而组建新党,就是为了坚守当年与国民达成的政权公约。8月1日,“国民生活第一”党在新设的党总部里召开第一次大会,小泽在会上扬言,要在接下来的众议院大选中击败民主党、夺取政权。9月2日,小泽一郎在公开集会上的发言,宣称在下一次众议院选举中,该党将拥立100名公认候选人,并和“大阪维新会”、“减税日本”、“新党大地·真民主”等在野党联手夺取政权,同时呼吁“有共同志向的地域政党应该齐心协力,联手对抗民主党、自民党和公明党”。因而被日本媒体视为是小泽一郎“夺取政权”的第一步。[12]

一个星期后,小泽又出怪招,带领追随自己的子弟兵、“国民生活第一党”的48名国会议员,投奔滋贺县知事嘉田由纪子的旗下,宣布与嘉田刚成立的“日本未来党”合并,而且小泽自己不担任党内任何职务,以一名普通党员的身份帮助“日本未来党”参加众议院大选。小泽这个政坛枭雄居然潜水了。小泽一潜水,日本所有的政党、所有的政治家不但没有感到欣慰,反而更觉恐慌,因为论选举谋略,日本政坛没有一个人比得过小泽。谁也看不懂小泽玩的是什么鬼把戏。不知道小泽在哪里,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更不知道在距离大选只剩半个月的时间里,小泽会指挥日本未来党出什么招?但这一次,小泽未能再创神奇,日本未来党在2012年12月进行的众议院大选中惨败。嘉田与小泽派议员围绕党的运营方针也出现对立,导致提倡去核电的日本未来党仅成立一个月就宣布分裂。嘉田由纪子与小泽一郎“分手”。

不甘寂寞的小泽一郎再次发出“东山再起,卷土重来”的信息。2013年1月1日邀请与其关系密切的国会议员在东京的私邸举行新年会。小泽在会上声称“不能这样任由自民党一家独大,在野党之间必须开展合作,以便在夏季的参院选举中一决胜负”,誓言要在参院选举中卷土重来。[13] 随后,小泽一郎与生活党干事长等人一同前往各政党本部进行访问,呼吁各党在国会中联手“共斗”安倍政权。

孰料“国民生活第一党”在2013年7月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中再次惨败。国会选举中的连续败战致使小泽威望大降。曾在日本政坛风云一时的小泽一郎如今神奇不再、或许面临着不得不隐退的危机,生活党解散的言论也开始在社会上盛行起来。一名在野党干部认为:“就算小泽现在想在众院大选中一雪前耻,也是有心无力”,“小泽在政坛的存在感逐渐薄弱,生活党解散的氛围开始浓厚起来。在野党虽说要联合战斗,但只是以民主党和维新党为中心。生活党现在能出来竞选的候选人也少,资金也不是很充足,完全被冷落在一边了。”这也许代表了日本政坛上的普遍看法。但生活党的相关人员却提示了另外一种前景:“生活党成员正在勾画回归民主党的计划,大部分想回归的人都希望靠比例代表选举获救。但民主党内部对小泽一郎还是心存芥蒂,说要么让小泽变成无所属政党,要么带着其跟随者一同隐退。简直就像是威逼小泽隐退,令人担心。”[14]与此同时,据小泽一郎事务所的相关人员表示,小泽的秘书已经回到岩手县着手竞选事宜,这说明小泽并不想淡出政坛。

2013年12月14日,生活党党首小泽一郎在第47届日本众院大选中实现了第16次成功当选,他所在选区即有着“小泽王国”之称的家乡岩手4区。[15]这次小泽再度当选似乎最好的回应了“小泽王国”大势已去、小泽将从政坛隐退的说法。

成功当选后的小泽在日本政坛似乎也没有以前那么活跃了,一年多来很少在公众面前露面,他这一次参加10几万人的集会示威并发表讲话,是否意味着要借反对安保法制的东风卷土重来,谋求打到自民党的安倍政权?日本政局将因此而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小泽究竟是乱世之枭雄,还是治世之良才?人们可能很难就此作出简单的绝对的结论。事实才是最有说服力的。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注释:

[1] “鸠山政权难题:如何起用小泽?”《读卖新闻》2009年9月1日。

[2]“小沢氏団体から13億円 04~05年不記載”[日]《毎日新聞》2010年1月29日。

[3] [日]《産経新聞》2009年11月19日报道。

[4]【日】《毎日新聞》2010年1月16日。

[5] 东京大学教授御厨贵:“一场前景难测的权力对决”[日]《朝日新聞》2010年1月17日。

[6]“インタネット調査 小沢辞任7割”【日】《産経新聞》2010年1月17日。

[7]“民主党内の体制 有権者は不信感強める”《毎日新聞》2010年1月31日。

[8]【日】《読売新聞》2010年1月17日。

[9] 東京地検、小沢氏不起訴の方針固める,[日]時事通信2010年2月3日。

[10]  [日] 共同通信社2010年4月29日东京电。

[11]“鳩山内閣支持率30%に急落 危険水域に接近”【日】《産経新聞》2010年3月22日。

[12] 日,新华侨报网,2015年9月2日东京报道。

[13] 日,新华侨报网报道,2013年1月3日。

[14]日,dot网站2013年11月19日报道。

[15] 原标题:小泽一郎成功获得议员资格, “小泽王国”大势仍在,日,《读卖新闻》2013年12月14日。

 

进入 林晓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政治   小泽一郎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9200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