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明善:近百年来陆游研究综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5 次 更新时间:2015-08-14 22:48:01

进入专题: 陆游   二十世纪   研究综述  

傅明善  

   陆游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爱国诗人,南宋四大家之一。时金人入侵,南宋王朝采取妥协苟 安的基本国策,而陆游笔下众多“寄意恢复”的诗篇充满了爱国的激情,鼓舞了无数的爱国 志士,后人赞为“亘古男儿一放翁”(梁启超《读陆放翁集》,见《饮冰室文集》卷四十五 下)。陆游存诗不下万首,为古代作诗最富的诗人之一,且其诗雄浑奔放,明快流畅,能博 采众长,而又独出机杼,在宋诗中为自树一帜之大家。有《剑南诗稿》八十五卷,又《渭南 文集》五十卷(包括《天彭牡丹谱》及致语一卷,《入蜀记》六卷,词二卷),《放翁逸稿》 二卷,《南唐书》十八卷,《老学庵笔记》十卷。其他尚有《家世旧闻》、《斋居记事》、 《放翁家训》、《避暑漫抄》等。其著述之丰,涉猎之广,在古代诗人中极为突出。

   自南宋时期始,就已经有人从事陆游研究,此后更是代不乏人,而且取得了一定成绩,参 见孔凡礼、齐治平《古典文学研究资料汇编陆游卷》(中华书局,1962年版)。就本世纪的陆 游研究而言,前半个世纪少有深入研究的成果,除一些散见的诗话式评点之外,主要的工作 便是翻印《陆放翁全集》,有中华书局版,世界书局版,商务印书馆版。以上三种俱翻印毛 晋汲古阁本,商务所出四部丛刊本,则系影印明人华埕翻刻宋活字本。这一工作在使精校精 刊之古籍善本得以保存和传播方面作出了重大贡献。但中华书局版无《老学庵笔记》、《家 世旧闻》、《斋居记事》等,逸稿亦不全。新中国成立之后,陆游研究成绩日著,涌现了一 大批优秀的学术成果。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1998年底,国内共出版有关陆游的图书近二十 种,其中以传记和校注本数量最多。属于传记方面的,有齐治平《陆游传论》(上海古典文 学出版社1956年版),《陆游》(中华书局1961年版),欧小牧《爱国诗人陆游》(中华书局19 61年版),曹济平《陆游》(江苏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郭光《陆游传》(中州书画社1982年 ),喻朝刚《陆游》(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等;属于校注方面的,有钱仲联《剑南诗 稿 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夏承焘、吴熊和《放翁词编年笺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 981年版),朱东润《陆游选集》(中华书局1962年版),游国恩、李易《陆游诗选》(人民文 学出版社1982年版),疾风《陆放翁诗词选》(浙江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以及江苏人民出 版社《陆游诗词选析》(1980年版),陆应南《陆游诗选》(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等;另 有若干谱牒、研究类著作,如欧小牧《陆游年谱》(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版)、于北山《陆 游年谱》(中华书局1961年版)、朱东润《陆游研究》(中华书局1961年版)等。其中,夏承焘 、吴熊和二先生《放翁词编年笺注》体例完备,考证赅洽,网罗宏富,价值尤高;于北山先 生的《陆游年谱》用力精勤,亦堪称赅博;而朱东润先生则以《陆游传》、《陆游选集》、 《陆游研究》三书涵盖其陆游研究的主体成果,既各有侧重,又互相连属,深入探索,时出 卓见,且文采斐然,皆具有相当高的学术价值。关于陆游研究的单篇学术论文,截止到1998 年底,已刊发二百余篇,涉及作家、作品等各个方面,其中赏析文章约占二分之一。纵观二 十世纪陆游研究史,虽然涉猎面甚广,但仍体现出了相对集中的几个研究热点,诸如关于陆 游家世、生平、交游的考索;关于陆游的评价,尤其是陆游晚节问题的讨论;关于《钗头凤 》词本事的争鸣;关于陆游诗词艺术的研究等。下面拟循此线索作一综述。

       一

   最早试图就陆游家世、生平、交游及创作情况进行综合研究的是欧小牧先生,他所编撰的 《陆游年谱》草创于1942年,其后屡遭变故,数易其稿,终于在1958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 版。《欧谱》近十九万字,详尽地考述了陆游光辉的一生,尤详于入蜀八年的事迹。然终因 资料未备,谱中尚余诸多问题未能解决,编谱体例亦欠完备。

   1961年于北山先生的《陆游年谱》由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出版,可谓后出转精之作,资料 搜罗几近详备,行年考论亦较确凿。且简约其谱文,而详密其注文,纲目了然,互为条贯。 又在谱后附录有关资料及各家评论,皆具有较高参考价值;唯在陆游家世、交游等方面仍不 乏疏漏之处。

   《于谱》出版后,拾遗补阙之作时有刊出,其中为力最勤者当数孔凡礼先生。继1984年在 《文史》第21辑上刊出其力作《陆游交游录》之后,近年又发表了《陆游家世叙录》(载《 文史》1989总31辑),作为上文的续篇。自陆游高祖陆轸起,至陆游兄弟辈止,共考得四十 六人的行实、仕历,其中尤详于陆游父陆宰的生平及仕宦经历。全文内容均为《于谱》未曾 涉及者,其资料来源主要取自陆游《家世旧闻》一书之景明本(上下卷共102则),并以此与 《剑南诗稿》、《渭南文集》、《老学庵笔记》诸本互考而得。版本足信,资料翔实,可谓 陆游家世研究之一大创获。

   汉中八个月,在陆游一生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而王炎是这一时期陆游交游中的关键人 物。有鉴于此,傅璇琮、孔凡礼二先生的《陆游与王炎的汉中交游》(载《杭州师范学院学 报》95年第五期)一文,考察了陆、王的汉中交游史实,颇有助于我们对陆游这一时期及以 后有关诗篇的了解。经过对王炎和虞允文之间门户之争的周密考论,文章论定,“与王炎有 关的两篇札子是有意删去,而《山南杂诗》说坠落水中,很可能即是托词”。《诗稿》卷八 十二《初夏杂咏》其五有两句诗:“北首心空壮,东归愤不摅。”这里拈出一个“愤”字, 强列地表现了对王炎自汉中罢归的感慨。

       二

   陆游作为我国历史上杰出的爱国诗人,他那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已日益深入人心。然而, 对于陆游晚年之复出修史及应韩侂胄之请为作《南园记》、《阅古泉记》之事,历代多有 微词,以为陆游为求仕干禄而阿附权贵,晚节不终。此论肇始于朱熹、杨万里的误解,后代 史传、笔记、叙跋中又每有推演,以至放翁负谤近千年而不止。当然,历代文人学者亦不乏 为之申冤雪谤者,如戴表元、毛晋、吴景旭、赵翼、袁枚、林纾,直至柳亚子等都力图为陆 游讼冤。建国以来的陆游研究就此问题又发表了不少论著,先是在《欧谱》和《于谱》中就 “两记”之作及其内容进行了考辩,但尚不够深入。后又间有论文刊出,如《文学遗产增刊 》总第五辑刊出的卢荪田《爱国诗人陆游的所谓晚节问题》,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陆 游论集》所收孙恪权《试析陆游与韩侂胄的合作》,《西南师范学院学报》1984年第四期 所载施光明《陆游“不得全其晚节”说辩诬》,《江西社会科学》1994年第六期所载王菁、 汤梓顺《陆游撰“两记”的历史背景及事实真相》等,大略都从以下几个方面作出了论辩: 一“伪学党禁”之真相;二、开禧北伐之功过及当时宋金形势之分析与人民之愿望;三、陆 游撰“两记”之事实真相与其初衷;四、陆游矢志抗金复国之立场。诸文得出基本一致的结 论:陆游一生光明磊落,晚年亦无瑕迹,所谓晚节问题根本就不存在,完全是投降派的诬陷 。在统治阶级忘却家国之忧,沉溺于歌舞升平之时,他力主抗金,用自己的笔大声疾呼, 谱写了一曲爱国主义的壮歌。他虽和朱熹有私交,但无门户之见,坚决支持韩侂胄北伐抗 金;他虽支持韩侂胄北伐,但并无任何阿附私求,无谀辞,无侈文,反映了陆游不为私情 所动,唯以抗金为重的一贯品格。陆游不愧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其人格有如光风霁月。

       三

   陆游《钗头凤》词,宋人笔记均以为感怀前妻而作,主要有陈鹄《耆旧续闻》,刘克庄《 后村诗话续集》,周密《齐东野语》,三家说法虽各有出入,但言该词本事则基本一致。建 国以来,出版了不少有关陆游的选本和研究专著,学术刊物上也刊登了许多有关《钗头凤》 词的争鸣文章,迄今为止已有三十余篇之多,讨论的核心问题主要有三:

   首先是关于《钗头凤》词之本事。现行各论著、年谱、选本多从宋人笔记之说,以为该词 为陆游与前妻邂逅于沈园时之题壁词。此说有陆诗《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 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小园已三易主,刻小阕于石,读之怅然》为证。其中关于该词作年又 分二说,大多从《齐东野语》之说,认为作于绍兴乙亥岁(1155年,陆游三十岁),《于谱》 、《欧谱》,胡云翼《宋词选》,游国恩、李易《陆游诗选》、朱东润主编《中国历代文学 作品选》等均持此说;有人则以为陈鹄《耆旧续闻》之“辛未三月”说与作者自述更符,即 1152年,陆游二十七岁时,疾风《陆放翁诗词选》、程千帆主编《中国古代文学英华》均持 此说。此后,吴熊和先生又力主新说,认为《钗头凤》并非沈园题壁词,以词的情趣格调, 不像是写给前妻的作品,而是蜀中偶兴的冶游之作,当作于乾道九年至淳熙五年(1173—117 8)陆游寓居成都期间。其理由主要有三:第一,作为该词本事之源的《续闻》、《野语》二 家之说多有牴牾处,殊不足信;而提供线索最为可信的刘克庄《诗话》,则仅录《沈园》 绝句,只字未提《钗头凤》词。第二,《钗头凤》词意及词中时地与唐氏身份不合。词开头 三句“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以“手”、“酒”、“柳”为韵,暗合当时 流行的“凤州三出:手、酒、柳”之俗谚。尤其是围绕着“红酥手”所组成的手酒柳情调气 氛,也与唐氏身份难以调和。第三、《钗头凤》词调流行于蜀中,陆游是承蜀中新词体《撷 芳词》而另立的新名。(见吴熊和《陆游〈钗头凤〉词本事质疑》,载浙江人民出版社《文 学欣赏与评论》1982年版)此后,周本淳《陆游〈钗头凤〉主题辨析》(载《江海学刊》1985 年第六期)一文,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而陈列《陆游〈钗头凤〉本事辨》(载《广西师范学 院学报》1989年第三期)一文则表示异议,以为词中的以手、酒、柳为韵与凤州三出的“手 酒柳”纯属巧合,且陆游乾道八年(1172)春末才到南郑,秋天到大散关,最早也要到夏天才 路过凤州,与词中所写“满城春色宫墙柳”的季节显然不能榫合。

   其次是关于陆游妻“于其母夫人为姑侄”说。陈鹄、刘克庄二家在记载陆游与前妻这段悲 欢离合情事时,讳陆妻为“先室内”某氏,连唐姓也未曾提及。至周密才第一次明言陆妻姓 唐,“闳之女也”,“于其母夫人为姑侄”。由此,“姑侄说”一直延续了几百年。八十年 代以来,学术刊物上先后刊登了许多文章,对周密“姑侄说”提出异议,严迪昌《陆游沈园 诗本事考辨》(载《南京大学学报》1980年第三期),施光明《唐婉非陆游表妹考》(载《杭 州师院学报》1982年第一期)、于北山《陆游妻唐氏“于其母夫人为姑侄”说小议》(载《淮 阴师专学报》1982年第二期)、李汉超《陆游〈钗头凤〉若干问题质疑》(载《辽宁大学学报 》1982年第六期)等文,均认为周密之说缺少依据。唐闳世居山阴,而陆母为唐介之女孙, 世居江陵,唐介孙男凡三人,其中并无唐闳其人,可见陆妻与陆母虽同姓而非同宗,更非姑 侄关系。而《于谱》最后的增定本则引刘克庄《后村先生大全集》卷104《唐内翰谏院》一 则材料,认为“既云通谱,自非亲姑侄”,应作“族姑侄”解。

       四

关于陆游诗歌艺术的研究,基本上贯穿于近百年陆游研究之始终,且随着时代的演进而不 断深入。在这方面朱东润先生所著《陆游研究》(中华书局1961年版)一书可谓筚路蓝缕, 开启山林之作。另有《陆游诗的转变》、《陆游的创作道路》二文(见《中国文学论集》中 华书局1983年版),就陆游的诗歌创作道路作出了详尽论述。前文认为,在炼字炼句方面, 无疑地陆游是从江西诗派学而有得的,但他那种充满爱国主义的精神,发扬旺盛的斗争意志 ,认识现实、把握现实而又能充分反映现实的诗篇,则在入川以后才能完成他自己特有的风 格。后文则着重探讨陆游的师承关系,除了曾幾一路以外,作者特别提出梅尧臣对陆游影 响 最大。尤其是当陆游向曾幾学诗而“未有得”的方面,某种程度上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陆游   二十世纪   研究综述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343.html
文章来源:《中国韵文学刊》(湘潭)2001年0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