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建国:归因者语境主义与怀疑论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0 次 更新时间:2015-08-07 19:18:55

进入专题: 怀疑主义   语境主义   归因者  

阳建国  

   在当代知识论中,语境主义方法已被广泛地用来分析各种知识论概念和知识论问题。布莱迪(Michael Brady)和普理查德(Duncan Pritchard)甚至认为,“……知识论语境主义运动已成为当代知识论中最重要的运动之一。”[1]语境主义的基本观点是:知识归因(attribution)的真值依赖于语境,这种语境敏感性(context-sensitivity)是成功解决怀疑论问题的关键。然而,严格说来,“语境主义”(contextualism)这一术语只是对共享上述核心理念的各种不同理论的统称。依据对知识归因的语境敏感性的不同解释,知识论语境主义可被分为若干不同的流派,具体包括:刘易斯(David Lewis)、科恩(Stewart Cohen)和德罗斯(Keith DeRose)等人所倡导的归因者(attributor)语境主义、威廉斯(Michael Williams)的推论语境主义、霍桑(John Hawthorne)和斯坦利(Jason Stanley)的主体语境主义、莱伯(Steven Rieber)的解释语境主义、尼塔(Ram Neta)的证据语境主义、伯克(Antonia Barke)的认知语境主义和格列柯(John Greco)的德性语境主义等等。

   在上述语境主义流派中,归因者语境主义影响最大,它是知识论语境主义运动的发动者和主力军。本文系统考察它的理论背景、基本要义和内部流派,概览其面临的若干问题,力图表明它不是一种成功的反怀疑论方案。

  

  

   一、归因者语境主义的理论背景

  

   1.怀疑论难题:归因者语境主义的问题域

   众所周知,怀疑论问题是哲学史上最重要的知识论难题之一。怀疑论问题的吸引力主要来自于具有高度直觉合理性的怀疑论论证。按照当代知识论的主流观点,闭合论证是最重要的怀疑论论证,诺齐克(Robert Nozick)、德雷特斯基(Fred Dretske)和德罗斯等人甚至断言,所有怀疑论论证都是一种闭合论证(德罗斯亦称之为无知论证)。在他们看来,怀疑论论证必须利用知识闭合原则(Closure Principle for Knowledge,CK)。这一原则可以大致表示如下:

  

   (CK)对于所有S,ψ,Ψ,如果S知道ψ,且S知道ψ蕴涵Ψ,那么S知道Ψ。

  

   由于在数学和经验科学领域,甚至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要依据(CK)来拓展我们的知识,因此(CK)具有高度的直觉合理性。

  

   以BIV(a brain-in-a-vat)论证为例,依据(CK),我们可以得出如下命题:如果我知道我有两只手,那么我知道我不是BIV。据此,怀疑论闭合论证可以表示如下:

  

   (S1)我不知道我不是BIV。

   (S2)如果我知道我有两只手,那么我知道我不是BIV。

   (SC)因此,我不知道我有两只手。

  

   毫无疑问,闭合论证是一个有效(valid)论证,而且该论证的两个前提也貌似合理,但其结论荒谬之极,将我们置于完全无知的境地,这就是所谓的怀疑论问题。

  

   2.相关替代与追踪真相:归因者语境主义的直接理论来源

   在归因者语境主义提出之前,对怀疑论闭合论证的当代知识论回应主要有三种:摩尔的常识论证、德雷特斯基的相关替代论(relevant alternatives account)和诺齐克的真相追踪论(truth-tracking account)。后面两种回应对归因者语境主义的影响甚大,在此基础上,分别形成了两种不同类型的归因者语境主义——相关替代论语境主义(relevant alternatives contextualism)和虚拟条件语境主义(subjunctive conditionals contextualism)。下面我将简要介绍归因者语境主义的这两大理论来源。

   相关替代论的典型代表是德雷特斯基。[2]按照该理论,认知主体S知道命题p,并不要求S排除p的所有替代项,它只要求S排除p的所有相关替代项。那么哪些替代项是相关的呢?德雷特斯基认为这取决于S的认知情境。在一般的动物园中,“伪装巧妙的骡子”不是相关替代项,参观者要辨认动物园中的某个动物是斑马无需排除这种可能性。此时,即便参观者不知道那只长得像斑马的动物不是由骡子假扮的,他仍然知道那是一只斑马。但是在一个经常靠把普通动物伪装成珍稀动物来招揽顾客的动物园中,“伪装巧妙的骡子”就成了相关替代项,此时,参观者要辨认动物园中的动物是不是斑马就需要排除这种可能性。由于参观者不知道它不是由骡子假扮的,所以不知道那是一只斑马。对于彻底(radical)怀疑论如BIV怀疑论而言,相关替代论的支持者会认为,对于我知道我不是BIV而言,BIV是相关替代项,由于我无法排除这一可能性,所以我不知道我不是BIV;但是,对于我知道我有两只手而言,BIV不是相关替代项,所以尽管我不知道我不是BIV,但我仍然能够知道我有两只手。

   诺齐克的知识追踪论又称虚拟条件知识论(subjunctive conditionals account of knowledge)。依据该理论,S知道p,除了要求S具有真信念p之外,还要求在p和S相信p之间存在某种反事实关系。具体说来,它要求满足如下两种虚拟条件:(1)如果p为伪,那么S不相信p,即在那些最邻近的p为伪的可能世界中(以现实世界为参考系),S不再相信p;(2)如果p为真,那么S相信p,即在那些最邻近的p为真的可能世界中,S相信p。按照这种分析,我知道我有两只手,因为“我有两只手”的信念满足这两种追踪条件:在那些最邻近的我没有两只手的可能世界中,如我因车祸丧失了双手,我不再相信我有两只手;而且在那些最邻近的我有两只手的可能世界中,我相信我有两只手。但是我不知道我不是BIV,因为“我不是BIV”的信念不能满足第一种虚拟条件,在那些我是BIV的可能世界中,我仍然会相信我不是BIV。因此,即便我们不知道怀疑论假设为伪,但我们仍然知道各种普通命题。[3]

   由上可知,相关替代论和真理追踪论都认为,即便我们不知道怀疑论假设为伪(如我不是BIV),但我们仍然知道各种普通命题(如我有两只手),即它们都否认(S2)。但否认(S2)就必然导致否认具有高度直觉合理性的知识闭合原则(CK)。正因如此,归因者语境主义者认为,作为反怀疑论方案,这两种知识理论付出的代价太高。通过把这两种知识理论语境化,归因者语境主义试图以不放弃闭合原则的方式来解决怀疑论问题。

  

  

   二、归因者语境主义的基本要义

  

   1.怀疑论悖论:归因者语境主义对怀疑论问题的基本诊断

   归因者语境主义认为,怀疑论问题实质上是一种怀疑论悖论:单独看来,怀疑论论证的两个前提和其结论的否命题都具有高度的直觉合理性,以BIV怀疑论为例,在直觉上,我们会同意如下三个命题:(P1)我不知道我不是BIV;(P2)如果我知道我有两只手,那么我知道我不是BIV;(P3)我知道我有两只手。但是合起来看,这三个命题又具有逻辑上的不一致性。在归因者语境主义看来,要成功地解决这一悖论,我们至少必须满足如下三个条件:

   第一,既然是悖论,我们就必须解释这一悖论产生的原因,必须解释:从两个高度合理的前提出发,为什么会得出一个难以置信的结论。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求助于这三个命题中任何两个命题来否定第三个命题。就此而言,怀疑论者依据(P1)和(P2)来否认(P3)是武断的;但在同样的意义上,摩尔依据(P2)和(P3)来否认(P1)的常识论证也是不可取的。[4]

   第二,“我们需要以保存我们知道各种东西这一强烈直觉的方案来解决该悖论,”[5]即我们必须提供一种非怀疑论的解决方案。

   第三,归因者语境主义似乎赋予(P2)或知识闭合原则更高的直觉合理性。他们认为任何实质性违背闭合原则的反怀疑论方案都是不成功的。如前所述,在他们看来,相关替代论和知识追踪论之所以不令人满意,就在于它们破坏了闭合原则。

   总之,归因者语境主义认为,任何一种令人满意的反怀疑论方案既要维系我们具有普通知识的信念,又要以维系闭合原则的方式来说明悖论产生的原因,“必须解释怀疑论论证具有的不可否认的吸引力。”[6]

  

   2.知识标准的语境敏感性:归因者语境主义的基本策略

   依据归因者语境主义,“S知道p”这种形式的知识归因句或“S不知道p”这种形式的知识否定句的成真条件随着其被说出的语境变化而变化。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德罗斯、科恩和刘易斯等人所说的语境是指说话者的会话语境,具体包括说话者的意向(speaker intentions)、听者的期待(listener expectations)、会话预设(presuppositions of the conversation)和凸显关系(salience relations)等等。因此,他们的语境主义是一种归因者语境主义或会话语境主义。第二、归因者语境主义强调的是知识归因句或否定句的成真条件(即知识标准)的语境敏感性。由于成真条件往往被看成是语义内容的全部或一部分,所以它是一种语义语境主义(semantic contextualism)。这也表明归因者语境主义采用了一种元语言上升(meta-linguistic ascent)或语义上升(semantic ascent)策略。严格地讲,它不是断言:S在一个语境中知道p,但在另一个语境中不知道p;而是断言:“S知道p”这个句子在一个语境中为真,但在另一个语境中为假。为此,科恩还曾特别强调,只是因为“这种元语言措辞在文体上过于繁琐”,他才“继续改为在对象语言上来讲,但是读者不要为此所误导。”[7]

   归因者语境主义认为,如果认识到知识标准的语境敏感性,那么我们就能成功地解决怀疑论问题。在他们看来,日常语境中的知识标准和怀疑论语境中的知识标准是不同的,前者往往较为宽松,后者则非常严格。相对于日常语境中的低认知标准,“我知道我有两只手”和“我知道我不是BIV”这两个声称都为真;然而,相对于怀疑论语境中的高认知标准,这两个声称都为伪。前者维系了我们具有日常知识的信念,说明了我们认为怀疑论结论违背直觉的原因;后者则解释了怀疑论论证的吸引力。而且,不论在日常语境中,还是在怀疑论语境中,闭合原则都是成立的,造成闭合原则失效的假象的原因是:我们没有意识到在断言闭合原则的前件和后件时发生了语境的变换,因而没有意识到我们是相对于不同的标准来评价该原则的前件和后件。

   这样,归因者语境主义对怀疑论问题提供了一个颇具说服力的解释,它既维系了我们具有日常知识的信念,又解释了怀疑论论证的吸引力,同时还维护了闭合原则。

  

   3.常见索引词类比和日常知识归因的语境敏感性:归因者语境主义的日常语言基础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怀疑主义   语境主义   归因者  

本文责编:zhangl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11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