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泳:陈寅恪钱锺书诗同用一典八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5 次 更新时间:2015-03-16 17:16:43

进入专题: 陈寅恪   钱锺书   诗文鉴赏  

谢泳 (进入专栏)  

   目前已见陈寅恪和钱锺书旧诗,就数量判断,陈多于钱。陈钱旧诗中,偶有用典同一现象。除一般旧诗习语,如“蓬莱、青鸟、缁衣、木叶、红妆、海棠、凭栏、夕阳”等等外,陈钱诗用典同一,在相当大程度上显示他们一般知识系统的范围,阅读趣味以及记忆专注某一事物等特点。试举八例。所据陈钱诗为三联版《陈寅恪集·诗集》、《槐聚诗存》及钱锺书1934年自印本《中书君诗初刊》。解释古典,用广东人民出版社版胡文辉《陈寅恪诗笺释》。不再一一出注。

   1鴃舌钱锺书《北游记事诗》多首,其中一首:“有地卓锥谢故人,行程乍浣染京尘;如何欲话经时别,鴃舌南蛮意未申”。陈寅恪《客南归述所闻戏作一绝》,最后两句:“可怜鴃舌空相问,不识何方有鉴湖。”

   鴃舌,语出《孟子》,一般比喻语言难解,虽不算辟典,但陈钱诗中都用过一次,说明他们对这个比喻有兴趣,趣味上有同一性。

   2定庵钱锺书《北游记事诗》,其中一首:“话到温柔只两三,薄情比勘弥增惭,任情投笔焚书后,注定全身学定庵”。陈寅恪《蒙自杂诗》两首,第一首:“少年亦喜定庵作,岁月堆胸久忘之。今见元胎新绝句,居然重诵定庵诗。”

   定庵即龚自珍,陈钱诗同用一典,说明他们对龚自珍诗及影响都非常熟悉。

   3桑下三宿钱锺书1933年诗《春尽日雨未已》:“鸡黄驹白过如驰,欲绊余晖计已迟;藏海一身沉亦得,恋桑三宿去安之;茫茫难料愁来日,了了虚传忆小时;却待明朝荐樱笋,送春不与订归期。”另一首《发昆明电报绛》中也有两句:“远矣孤城裹乱山,欲去宁无三宿恋。”

   陈寅恪《春尽病起宴广州京剧团并听新谷莺演望江亭所演与张君秋微不同也》第三首中有“桑下无情三宿了,草间有命几时休”。

   桑下三宿,原意为僧人不得在同一桑树下连宿三晚,以免日久留恋。陈寅恪1911年己亥秋日诗也用过此典,句为“三宿凄迷才未尽”。陈钱诗同选一典,可见表达某一情感时,联想的知识方向有趋同性。

   4猧子钱锺书《无题义山有感云楚天云雨尽堪疑解人当以此意求之》诗,其中两句:“身无羽翼惭飞鸟,门有关防怯吠猧”。陈寅恪《无题》诗“猧子吠声情可悯,狙公赋芧意何居”。

   猧子是哈巴狗别名,由西域传来,陈寅恪研究元白诗时,曾有详论。钱锺书也用此典,足见二人知识来源和趣味,比喻同一,表明联想造语时向同一方向生发。

   5电笑钱锺书《清音河(LaSeine)河上小桥(LePetitPont)晚眺》诗:“电光撩眼爛生寒,撤米攒星有是观;但得灯浓任月淡,中天尽好付谁看。”另一首《骤雨》诗:“雷嗔斗醒诸天梦,电笑登开八表昏。”

   陈寅恪《咏成都华西坝》诗中有:“雷车乍过浮香雾,电笑微闻送远风。”

   电笑即是闪电,西方诗文常用电与笑互喻,钱锺书《管锥编》中认为是绝顶聪明的想象。王培军《钱边缀琐》有详论。此典较辟,陈钱同用,足证对妙喻感觉一致。

   6黑甜乡钱锺书《寓夜》诗:“沉醉温柔商略遍,黑甜可老是吾乡。”

   陈寅恪《热不成寐次少老闻停战诗韵》:“欲梦高寒冷肝肺,可怜无路黑甜乡。”

   黑甜乡是睡的意思,语出苏东坡《发广州》。陈钱对妙喻的感受完全相同。

   7白雁钱锺书《故国》诗:“壮图虚语黄龙捣,恶谶真看白雁来。”陈寅恪《乙未迎春后一日作》诗“黄莺惊梦啼空苦,白雁随阳倦未归。”

   白雁典出王恽《玉堂嘉话》。初,宋未下时,江南谣云:“江南若破,白雁来过。”当时莫喻其意。及宋亡,盖知指(元)丞相伯颜也。

   8食蛤钱锺书《生日》诗:“聊借令辰招近局,那知许事蛤蜊前。”

   陈寅恪《庚辰暮春重庆夜宴归作》诗:“食蛤那知天下事,看花愁近最高楼。”《己丑元旦作时居广州康乐九家村》诗:“食蛤那知今日事,买花弥惜去年春”。《乙未阳历元旦作时方笺释钱柳因缘诗未成也》诗:“食蛤那知天下事,然脂犹想柳前春”。《乙未除夕卧病强起与家人共餐感赋检点两年以来著作仅有论再生缘及钱柳因缘诗笺释二文故诗语及之也》诗:“那知明日事,蛤蜊笑盘虚”。

   食蛤,一般表示轻蔑和嘲谑之意,典出《淮南子》,是陈诗中重复最多的一典。此典极有机趣,陈钱同用,可见认同此典显示的智慧。

  

  

进入 谢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寅恪   钱锺书   诗文鉴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诗词歌赋鉴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5157.html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2014年11月23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