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玛·普拉克·帕茨纳:你选择,你失败——选择的自由让人们不快乐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45 次 更新时间:2005-08-25 22:39

进入专题: 大学  

爱玛•普拉克•帕茨纳  

(吴万伟 译)

巴里•施瓦茨著《选择的悖论:为什么自由越多快乐越少》简评

大学越来越像大型超市了。至少对《选择的悖论:为什么自由越多快乐越少》(The Paradox of Choice: Why More is Less)的作者,斯沃茨摩尔大学(Swarthmore)社会理论和社会行为教授巴里•施瓦茨(Barry Schwartz)来说是这样。高等教育已经背离了固定的公民传统教育学生,给予学生像零售商J. Crew公司的商品目录一样多的选择。施瓦茨说,“在一些非常知名的大学,这种销品茂观点已经被推向极致。在上课的头几个星期,学生像挑选商品一样选课。他们来到课堂上,呆10分钟,再走出去,听另外一个老师的课。”好像这些新的选择将保证学生像往常一样快乐。类似的,生活中有更多选择机会的任何地方在总体上应该增加生活的满意度。但是施瓦茨和我自己都不同意这个观点。

我讨厌这个购物时代。我已经采用购物的策略以避免太多的痛苦。首先,我把选课范围压缩在30到40门。然后用手写一个时间表(网上的版本往往不能显示),在每50分钟内去听3到4个不同的课。课堂最终开始后,我从一个班迅速转到下一个,我的逻辑随每个班的不同而不同。如果我喜欢一个班,我会呆15分钟后再到另一个班,因为怕错过了更好的课。如果我讨厌这个班,我呆15分钟后离开,因为我敢肯定这样可以节省记课堂笔记的麻烦。如果我对这个班没有感觉,我呆15分钟离开,以便拿它和其他平庸的课比较。整个过程结束的时候我已经发狂似地向指导老师,系主任,家长,朋友问了个遍,央求他们告诉我怎么办,以免于我自己做出决定。

在《选择的悖论》中,施瓦茨结合心理学,自我帮助和社会评论,来讨论像我自己遭到的选择的挑战。他描述了我们当今社会的选择泛滥,强调了选择过程的主要问题,提供了克服决策瘫痪症的建议。虽然有时候失于简单化和理想化,他的描述总体上不仅对做决定有帮助,而且对那些喜欢现代美国文化的人来说也是趣味昂然的。

正如施瓦茨指出,购物时代并不是选择泛滥的唯一时期。他举了个令人吃惊的例子,说在一个中型超市发现285种甜点,包括21种巧克力片状甜点。长途电话公司,汽车,谷物,牛仔裤,保险计划,度假目的地,咖啡,甚至人际关系和宗教都提供了令人目眩的选择,而这些仅仅在几十年前中产阶级都是无法得到的。可以说我们现在做每一件事都需要做出选择。

许多人觉得有选择是好事,毕竟,我们把选择和自主性,控制,独立,以及希望的结果联系起来。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正如施瓦茨强调指出的,太多的选择实际上让快乐减少,控制感丧失,甚至瘫痪。这就是他探讨的悖论:我们觉得想要更多的选择,但是当我们有了选择时,一般来说,往往不满意。

许多对这个悖论进行的研究都举买酱这个简单的决定。测试者在超市中为一组顾客提供6种酱的样品来品尝,给另外一组的样品则有24种。虽然我们可以预计有更多选择的人可能找到他们喜欢的酱,但是研究结果发现只有6中样品选择的人更容易买到酱,而且更容易满意自己的购买行为。

施瓦茨在书中使用清楚的,朴实无华的语言,引用实际的例子和许多的研究,花大量篇幅探索了不快乐的四个主要原因。首先,我们的决定被玷污了,因为我们为了选择必须放弃一些东西,或者说我们做出决定的机会成本。比如,想象一下你想度过一个开心和放松的假期,在考虑到加州北部,你一直觉得这是个好地方,可是后来你想到了波多黎各。波多黎各有加州没有的一些优点如热带植物,阳光沙滩,但是也有些不足如路途太远,游客又太多。现在,哪个地方都不是很理想,都缺乏一些对方的长处。我们考虑的备选地方越多,做出决定的机会成本就越大。

第二,一想到我们没有采取的选项,我们深受懊悔之苦。如果我选了薪水高的工作,我可能后悔没有选中更好的工作地点。我甚至后悔没有能等待那个可能的地点又好工资又高的工作。所有其他的可能性都减少做出选择的快乐。

第三,人类有惊人的适应能力,不管当初我们选择的时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环境,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得正常,平淡,让我们对自己的选择再次不满意。我可能买了一台非常棒的电脑,几年以后,虽然我对电脑的需求并没有改变,电脑工作正常也没有任何毛病,可是我对电脑应该为我做的事的期待发生改变了。我不再满意我的电脑,我当初买这台电脑的选择好像很糟糕。

最后,我们不断地把自己和周围的人进行比较,把自己的选择和别人的选择进行对比。总有些人得到更好的结果。如果在难度很大的考试中别人都不及格而你得了B+,你会非常开心。但是如果班上其他人都得了A,这个同样的分数简直就像不及格一样丢人。

施瓦茨解释说为什么有些人做了选择会非常痛苦,而有些人没有这么痛苦,那是因为前者是追求最佳效果者,而后者是满足现状者。追求最佳效果者寻找最佳选择,在做出决定前要考虑所有可能的选项(有时候包括根本无法不可能的选项)。如果他们要买一件毛衣,他们要逛每一家商店,或至少好几家商店后才选中一件。满足现状者则选择一个满足自己设定的标准的选项就行了。一旦发现这个东西,就不再寻找了。他们知道要买一件30元以下的绿色圆领毛衣,只要找到这样的买了就得,不再寻找。追求最佳效果者不仅得花大量时间做决定,而且很可能对自己的选择并不满意。他们花时间后悔,花时间和别人比较,花时间寻找一个比自己的选择更好的选择。

施瓦茨克服选择的悖论的切实可行建议的核心就是成为一个满足现状者。有些建议包括主动地为自己的选择项上设定限制条件,压缩选择的范围。他还建议尽量减少后悔让你的选择无法更改,除非你现在做的简直就无法忍受,否则根本就不考虑改变现状来减少机会成本。

不幸的是,施瓦茨的所有建议都是说着容易,做着难。单看选择的美好的一面当然让我们的选择看起来很好,可是我们中间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建议缺乏实际操作性是本书更大问题的象征,那就是把问题过分简单化成为我列举的四个因素。比如,施瓦茨指出美国当初本来没有必要从越南战场上撤退,仅仅因为已经牺牲的士兵“无法挽回的成本”(做出决定后就无法收回的投资)。当然做出决定留在越南可能成为其中一个因素,当然不是唯一的一个因素。

另外,施瓦茨在引用的其他一些研究中过分急切地得出结论,确认做决定是占主导地位的因素。在一个研究中,测试对象不喜欢从来没有听过的音乐,而喜欢听自己以前听过多次的音乐,即使他们不清楚自己以前已经听过。施瓦茨把这个倾向归结为广告中的品牌效应,忽略了别的可能性,比如人们往往听了几次后,开始喜欢自己逐渐听懂了的音乐。

尽管有过分简单化的问题,施瓦茨深刻地、准确地、令人信服地指出并解释了我每次做决定时的感受,解释了为什么愿意推迟我的怀疑这个非常清楚的心理共性。现在,购物就像一阵清风一样惬意,只要我不用考虑毕业问题和决定明年做什么。

译自: “You Choose, You Lose Does the freedom to choose make us unhappy?” by Emma Pollack-Pelzner

The Paradox of Choice: Why More is Less by Barry Schwartz

Ecco, 288 pp, $23.95

http://www.yalereviewofbooks.com/archive/winter05/review05.shtml.htm

译者简介: 吴万伟, 武汉科技大学外语学院讲师。

    进入专题: 大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爱思想综合 > 书评与书讯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841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