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松:每个人都有一个专制主义的灵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6 次 更新时间:2014-12-22 19:40:36

李雪松  

   俄国在“流血星期日”惨案后为稳定政局积极委任自由派贵族维特伯爵,维特倡导限制部分专治权力,引入现代政治的因素,制定一部宪法,促使俄国从专制君主制向“杜马君主制”过渡。然而自由派想立即启动宪政,左派(革命民粹派与社会主义者)坚决主张革命,贵族保守派讥讽维特的宪政主张助长了革命,加剧了时局的混乱,主张镇压。俄国的政治改革失败了。维特事后感慨道,在一个不知妥协的民族里搞改革的难度是无法想象的,是剑拔弩张的左右派共同“断送了本来大有希望的改革”。最值得注意的是维特在事后表白说,就他本人而言“在灵魂深处是君主专制主义者”,引入宪政因素是一种“没有选择的选择”。

   我感兴趣的是:积极推行宪政改革的维特有一个专制主义的灵魂。

   连改革领袖在灵魂深处都是专制主义者,又指望谁能放下专制的包袱,做到换位思考与积极妥协。在我看来,俄国宪政改革失败的根本原因是全民专制,当时的俄国并没有实现宪政的思想基础与历史条件,包括激进的自由主义反对派,名义上要求消除君权,立即实行民主,实则是灵魂深处的专制主义作祟,行为没有建立在坚实的现实感基础之上。

   至于俄国之后怎么顺利过渡转型的,我就不讨论了。我就是想说,全民专制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然而,这又是一个本性的东西。而今,可能没有多少人承认自己灵魂深处的专制主义,因为我们生活在民主的国度,跟专制主义早就告别了。但这并不是真的。

   说白了就是“我说了算”,推广到政治层面就称之为“专制主义”了。每个人都希望“我说了算”,谁敢说自己从来没有这种想法,这种被选择被认可被接受的欲望显然越来越膨胀了。社会已然变得好了许多,否则,这种“我说了算”的欲望又是怎么得以解放的呢?想那不远的过去,女子、臣子、儿子,哪个敢自己说了算,他不敢并不代表不想,若是不想也就没有封建专制绵延数千年了,起义者想自己说了算,推翻暴政之后换作自己说了算,改朝换代而不改根本。显然,专制主义存于每个人的灵魂深处。

   社会的进步便是灵魂深处的专制主义由压抑到释放的过程,释放出来了,可能就靠近了民主。

   随着民主时代的到来,我们灵魂深处的专制主义被释放了出来,谁都敢表达自己的意愿,谁都开始表达出他说了算的意思。专制主义时期只有最高统治者任性,而现代主义国家全民都可以任性,一方面,给政治治理提出了更加多元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有助于人民学会换位思考的道理。

   要说这灵魂深处的专制主义好还是不好,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专制主义是本性,跟吃饭一样。吃饭好不好?吃饭吃少了不好,吃多了也不好。专制主义过度了不好,少了也不好。历史上的专制主义是过多了,最高统治集团大权包揽,严重压抑了人的本性与尊严,最后落得一个落后挨打的局面。试想一下专制主义很少的极端情况,专制主义很少就意味着“我说了不算,你说了算”。全都认为别人说了算,会导致一个全民不会决策的局面,慵懒的气氛让整个社会成为一潭死水,这也是违背人的本性的。所以,灵魂深处的专制主义是不分好坏的。我们的任务是怎么发挥人的灵魂深处的专制主义,那个度在哪里。

   现在,我们的社会中专制主义呈现不平衡的局面。你比如,使用地沟油的黑心生意人就比较滥用专制主义,他说了算,他说地沟油能吃就能吃。还有,习大大就比较限制专制主义,积极打击腐败势力,积极推行政治体制改革,净化政治空气有利于全社会实现公平。就我们周围的人,有的人就比较蛮横一点,有的人就比较随和一点。适度的不平衡是可以忍受的,但极端对立是不好的,至少在现代化国家里应该推行协调的公民理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168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