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来:儒家的身体意识与当代器官捐献伦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6 次 更新时间:2014-10-01 12:50:16

进入专题: 儒家身体意识   器官捐献伦理  

陈来 (进入专栏)  

  

   一、

   在中国文化中,就典籍文献的意义而言,保留个人躯体的完整性对儒家是一个重要的价值。在这个问题上,一般人所熟知的,是战国前期成书的《孝经》中载述的孔子名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虽然,严格地说,这里所讲的只是不能毁伤身体和发肤,还没有正面强调身体完整性;但是,发肤即毛发和皮肤是身体最细小、最表面的部分,如果人的毛发都不能损坏,这对身体保护的要求已经是非常严苛的了。在这个意义上,应该说,这个命题已经指向了完整的身体。

   重要的是,在这里,身体的完整保护是与中国古代最重要的道德“孝”联结在一起,保护全部身体不使毁伤,是孝行的开始;而孝是道德的根本,是一切道德的基础。《孝经》的这句话,在中国历史上可谓妇孺皆知,虽然人们并不一定严格遵守它的诫命。在历史上,《孝经》此语也曾一定程度上影响人们的价值观念,如《世说新语》德行篇记载,东汉范宣八岁在后园误伤手指,大声啼哭,问其何以哭,他的回答就引用了《孝经》的这句话。佛教文化传入中国后,中国本土文化的人士也常常用《孝经》此语抨击佛教的“剃发”,如东晋桓玄曾质问慧远“不敢毁伤,何以剪削”。总之,《孝经》的这句话在历史上是有其影响的。

   我们把身体完整性的问题稍放一放,先就“发肤”的问题多做一点讨论。上面所引用的《孝经》名言属于儒家论孝的看法。同样为人熟知的,是在战国中期《孟子》书中载录的杨朱和墨子的思想:

   孟子曰:“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墨子兼爱,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子莫执中。执中为近之。执中无权,犹执一也。”

   这里所说的拔一毛的“毛”与孝经中所说的“发”很接近,皆为人之毛发,是身体最轻微的部分。《孝经》的那句话,如果推到极致,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要做到孝,一根毛发也不能毁伤。毁伤包括拔除。然而按照孟子这里的思想,如果有利于天下的公益,人拔掉自己的一根或更多根毫毛是应该的,这体现了儒家为公共利益而牺牲个人的私利的道德立场。孟子的这一立场在几千年的儒学史上都被肯定。就这一点来说,“身体发肤不敢毁伤”的诫命对于儒家伦理来说显然不是绝对的。在利天下的要求面前,不仅是“发”,就是生命也是可以牺牲的,这也是孟子“舍生取义”的伦理学思想,更是历代儒者的生命实践。《礼记·祭义篇》也说:“身也者,父母之遗体也,行父母之遗体,敢不敬乎?”同时又说:“战阵无勇,非孝也”。一般来说,身体发肤不可随意无谓地毁伤,这是孝。但在战场上,必须不怕伤亡,勇敢向前,这才是孝。由此才可见儒家的整体立场。

   孟子的立场是我们从这段批评杨子的话以及孟子全书其他思想可以推知的。而这段著名的话里,更使后人知道了当时还有两种对身体“毛发”的态度,这就是杨朱的“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和墨子“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照孟子的叙述,杨朱主张,即是拔掉我的一根汗毛可对天下有利,我也不会同意,原因是身体、生命的保全是第一位的,即所谓全生葆真,任何对身体的一点点伤害也是身体主体所不能同意的,身体和生命的保全本身就是绝对的价值。与杨朱的这种养生的利己主义主张相反,墨子坚持利他主义,所谓摩顶就是把头上的头发都磨光了,为了有利于天下,不怕劳苦和身体发肤的磨损。这是道家和墨家两种对于身体毛发的态度,与《孝经》的话同样为人所熟知。孟子认为这是两种极端的态度,儒者孟子认为应当“执中”,采取中道。可见,在中国文明中的传统是复杂的,而不是单一的,在身体的问题上不同学派有不同的主张。

   杨朱的立场违背人之常理,但在道家的立场并不是不可以理解的,《列子》书中有对这一立场的阐发:

   杨朱曰:“伯成子高不以一毫利物,舍国而隐耕。大禹不以一身自利,一体偏枯。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禽子问杨朱曰:“去子体之一毛以济一世,汝为之乎?”杨子费应。禽子出语孟孙阳。孟孙阳曰:“子不达夫子之心,吾请言之。有侵若肌肤获万金者,若为之乎?”曰:“为之。”孟孙阳曰:“ 有断若一节得一国,子为之乎?”禽子默然有间。孟孙阳曰:“一毛微于肌肤,肌肤微于一节,省矣。然则积一毛以成肌肤,积肌肤以成一节。一毛固一体万分之一物, 奈何轻之乎?”禽子曰:“吾不能所以答子。然则以子之言问老聃、关尹,则子言当矣。以吾言问大禹、墨翟,则吾言当矣。”孟孙阳因顾与其徒说他事。(《列子·杨朱第七》)

   照这里记述的杨朱所说,所谓“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不是说不同意拔掉一根毫毛以利于天下百姓,而是说即使把整个国家送给我来换取我的一根毫毛也是不能同意的,把个人身体的保全看得比任何其他个人利益都重要。这里明确谈到毫毛和肌肤,与孝经谈到“发肤”一样;虽然杨朱和《孝经》都主张身体的完整保护,但二者的理由是完全不同的。

  

   二、

   回到躯体的完整性问题。比《孝经》的那句话更有哲学代表性的一段话,来自儒家经典的礼书。《大戴礼记》和《小戴礼记》都记载了由曾子门人传述的孔子的这段话。这是一则故事所记载的:

   乐正子春,下堂而伤其足,伤瘳,数月不出,犹有忧色。门弟子问曰:“夫子伤足,瘳矣,数月不出,犹有忧色,何也?”乐正子春曰:“善!如尔之问也。吾闻之曾子,曾子闻诸夫子曰:‘天之所生,地之所养,人为大矣。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可谓孝矣;不亏其体,可谓全矣。故君子顷步之不敢忘也。’今予忘夫孝之道矣,予是以有忧色。故君子一举足不敢忘父母,一出言不敢忘父母。一举足不敢忘父母,故道而不径,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遗体行殆也。一出言不敢忘父母,是故恶言不出於口,忿言不及於己,然后不辱其身,不忧其亲,则可谓孝矣。草木以时伐焉,禽兽以时杀焉。夫子曰:‘伐一木,杀一兽,不以其时,非孝也。’”(《大戴礼记·曾子大孝》)

   这是《大戴礼记》的记述,而《小戴礼记》的记述与之略有差别:

   乐正子春下堂而伤其足,数月不出,犹有忧色。门弟子曰:「夫子之足瘳矣,数月不出,犹有忧色,何也﹖」乐正子春曰:「善如尔之问也!善如尔之问也!吾闻诸曾子,曾子闻诸夫子曰:『天之所生,地之所养,无人为大。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 可谓孝矣。不亏其体,不辱其身,可谓全矣。故君子顷步而弗敢忘孝也。』今予忘孝之道,予是以有忧色也。壹举足而不敢忘父母,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壹举足而不敢忘父母,是故道而不径,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遗体行殆。壹出言而不敢忘父母,是故恶言不出于口,忿言不反于身。不辱其身,不羞其亲,可谓孝矣。」(《礼记·祭义》)

   这两书记述的孔子语大体相同,只是在《小戴礼记》中多了“不辱其身”一句,显得更为完整。不过,在这两篇文献中,乐正子春在引用孔子话以后自己所讲的话里都提到“不辱其身”,所以也可以说《小戴礼记》的文献在思想上并没有增加什么。至于不忧其亲和不羞其亲,文字有异,两者应以后者为优。

   在战国后期的《吕氏春秋》中也记载了同一故事:

   乐正子春下堂而伤足,瘳而数月不出,犹有忧色。门人问之曰:「夫子下堂而伤足,瘳而数月不出,犹有忧色,敢问其故﹖」乐正子春曰:「善乎而问之。吾闻之曾子,曾子闻之仲尼: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不亏其身,不损其形,可谓孝矣。君子无行咫步而忘之。余忘孝道,是以忧。故曰:身者非其私有也,严亲之遗躬也。」(《吕氏春秋·孝行览》)

   这个记载的结论是前两部礼书所没有的,但合于《礼记·祭义篇》:“曾子曰:身也者,父母之遗体也,行父母之遗体,敢不敬乎?……”以及“父母既殁,慎行其身,不遗父母恶名。”

   按照这些文献,孔子曾经说过“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可谓孝矣;不亏其体,不损其形,可谓全矣。”这是最清楚地提出身体完整性的问题。孔子认为,父母完整地生下你的身体,你必须在死去的时候把完整的身体归返给父母,这才叫做孝。所谓全而归之的全,就是你的身体没有任何毁伤和缺损。一个君子必须时时刻刻记住这一点,对身体的无谓损伤必须保持警惕。请注意,在我的理解中,所谓不损不亏,都应当是指无谓的亏损身体而言。

   那么,当父母已经往生,人如何把自己的躯体全而归之?看来,归之于何处?这并不是孔子主要关心的问题,既然他已经说明“天之所生,地之所养,人为大矣”,则所谓归返,也就是归返于天地,归返父母也就是归返天地,归返天地也就是归返父母,何况“天之所生,地之所养”,表示天地本来就在更广大的宇宙意义上扮演着另一重父母的角色。孔子真正关心的问题是身体的“全而归之”,即人必须终生保全身体的完整性,这是孝的要求。为什么“孝”要求身体完整性的归返呢?按照乐正子春的解释“身者非其私有也,严亲之遗躬也”,即身体不是个人所私有,而是父母遗留下来的“身体”,身体是属于父母的,人要像对待父母的身体一样去保全自己的身体,孝子当然要特别注意。

   于是,在两部《礼记》的追述下,“全生全归”成为儒家经典中的一项要求,保全身体的完整性直至死亡,对儒家士大夫来说是在日常生活中履行孝的一个基本义务。这是在一个高度重视“孝”的道德的文化里面衍生出来的价值要求。由于父母被置于最重要的地位,因此如何对待父母遗留给我们的身体成为一个道德问题。由于儒家的传统是中国文明的主流传统,儒家对于身体的态度自然有很重要的影响。

   不过,中国精英传统不是单一的,儒家以外还有道家等,除了杨朱外,道家如列子讲“生相怜,死相捐”,不强调对死者的感情和留恋,当然也就不会有儒家那种孝亲的意识。而且,如同任何一个文化中都有大传统和小传统之分,中国的民俗传统也有其自己的作用。在中国历史上,一般民众不一定会按照《礼记》或《孝经》的诫命去行动,也不会在身体受伤时用《孝经》来反省自己。尤其是,佛教传入后,在身体问题上带来了许多对传统身体观的冲击,并很大程度上影响的相关风俗。如火葬,在中国古代,如宋儒所说:“古人之法,必犯大恶则焚其尸。今风俗之弊,遂以为礼,虽孝子慈孙,亦不以为异……可不哀哉!”(《二程遗书》二下)表明宋代民间火葬已经是常见的了,实行火葬的家庭并不认为与孝的道德有冲突。这其中既有土地的限制因素起了作用,也是风俗受到佛教影响而改变的例子。佛教与儒家的“敬身”不同,主张“舍身”。佛教主张四大皆空,身体不受重视,在佛教徒中伤害身体以体现宗教忠诚的事例也很常见。佛教对身体的意识对古代社会和儒家礼俗是一大冲击。宋明时代往往有大儒之家因从父母命而用佛教葬仪,可见风俗力量之强。

  

   三、

在二十世纪中国,理论上说,《孝经》、《礼记》作为经典文献,在价值上仍有影响,但其中有关身体的说法对现代社会的人的行为已经不再构成约束力量。1949年后政府提倡火葬,并未引起普遍的反对,显示出《孝经》、《礼记》的身体观在当代现实中已不再成为一种有约束力的价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儒家身体意识   器官捐献伦理  

本文责编:陈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53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