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普:价值多元论与自由主义——论伯林遇到的挑战及晚年思想的转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7 次 更新时间:2014-09-10 20:22:18

马德普 (进入专栏)   王敏  

   内容提要:伯林用价值多元论为自由主义提供新的论证后,既受到了自由主义者的欢呼,也受到了学界的质疑,使得价值多元论与自由主义之间的关系这一议题,成为西方政治学、哲学、以及伦理学等学科领域热烈讨论的话题之一。伯林对这些质疑的回应反映了他的思想变化,同时也说明了用价值多元论为自由主义提供论证的努力是不成功的。

   关键词:价值多元论 自由主义 伯林

  

   在西方政治思想史上,伯林(1909年6月6日-1997年11月5日)是最早试图在价值多元论的基础上为自由主义提供论证的思想家。正是他的这一努力,使得价值多元论与自由主义之间的关系这一议题,成为西方政治学、哲学、以及伦理学等学科领域热烈讨论的话题之一。这一讨论大体形成了两种相反的观点,一是认为价值多元论为自由主义提供了有力的论证,二者存在着内在的逻辑联系;二是认为价值多元论与自由主义不仅没有必然联系,而且还证伪了自由主义的普遍价值。为了澄清这一分歧,弄清伯林到底是如何看待价值多元论与自由主义的关系的,就显得特别重要。事实上,伯林本人对此问题的看法有一个发展和转变的过程,即从探寻二者的逻辑联系,到否定二者的逻辑联系的转变。这一点,迄今还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本文试图对伯林的这一思想转变作一点探讨,以有助于加深对这一问题的认识。

   一、价值多元论的提出及其对自由主义的论证

   伯林的价值多元论思想,早在1949年6月在和丽山学院做的《民主、共产主义和个人》的讲座中就已显露出端倪。他认为,"在承认就人的志向本身来说都是平等的或几近平等的,没有任何一种志向必须要屈从于任何一个未经批判的单一原则的基础上,自由民主人士应致力于不相容的理想之间必要的不稳定的平衡。" 这里讲的"不相容的理想"实际上蕴含了他后来所称的"价值之间的冲突"。对于这种冲突,在这里以及在此后的很多论述中,他都强调人们应该在冲突的价值间实现不稳定的平衡。

   伯林最初创作于1950-1952年的《浪漫主义的政治观念--它们的兴起及其对现代思想的影响》一书,其中的第四章"历史的进程"就包含了他对价值多元论的初步探讨。在论述黑格尔时,伯林指出,在黑格尔的眼中,哈姆雷特的悲剧所体现的价值冲突,不是不可调和的冲突,而是能够在它的高级合题中解决或消解的冲突。 伯林不认可黑格尔关于善与善之间的冲突可以在高级阶段得以化解的观点,坚持价值冲突是一种不可避免的、无法消除的冲突,不可能在社会发展的某个更高阶段得到消解。这一认识为他之后阐述价值间的不可通约性奠定了基础。另外,在这本书的《主观道德与客观道德》一文中,伯林对休谟关于价值的解释,也反应了他自己对价值的认识。伯林强调,规范性判断与逻辑的或描述的判断在适用层面上是不同的,适用于逻辑或描述判断的主观与客观的对立,不能简单适用于规范性判断。

   1953年伯林在《历史的不可避免性》一文中首次明确地表述了价值多元的思想。他说:"人们所追求的目标、生活的最终目的,即使在同一个文化与世界内,也是多样的;这些东西有些是会发生冲突的,会导致社会、党派、个体间的冲突,更不用说在个体之内了;更有甚者,一个时代和一个国家的目的与出自其他时代和其他观点的目的,有着广泛的不同;……如果我们理解同等终极与神圣的目的间的冲突,甚至在单个人身上,或者在不同的人或群体中,何以会导致悲剧性的和难以避免的冲撞,我们就不应该根据某种绝对的标准来人为地使它们秩序化,从而曲解我们的道德事实;承认并不是所有的好事都是相容的,就会试图理解变动中的文化、人民、阶级与单个个体的观念,而至少不会再根据某种封闭的教条,去问哪一个是对哪一个是错的。"

   伯林在1958年发表的《两种自由概念》的著名演说中,他首次较为明确地阐述了价值多元论与自由主义存在的密切联系。他指出:"我们在日常经验中所遭遇的世界,是一个我们要在同等终极的目的、同等绝对的要求之间做出选择,且某些目的之实现必然无可避免地导致其他目的之牺牲的世界。的确,正是因为处在这样的状况中,人们才给予自由选择以那么大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他们能够确信在某个完美的、人们在地球上可以实现的状态中,他们所追求的那些目的绝对不会相互冲突,那么选择的必然性与巨大痛苦就会消失,自由选择的核心重要性也会随之消失"  他还说道:"如果正如我所认为的,人的目的是多样的,而且从原则上说它们并不是完全相容的,那么,无论在个人生活还是社会生活中,冲突与悲剧的可能性便不可能被完全消除。于是,在各种绝对的要求之间做出选择,便构成人类状况的一个无法逃脱的特征。这就赋予了自由以价值--阿克顿所理解的那种自由的价值:它本身就是目的,而不是从我们的混乱的观念、非理性与无序的生活,即只有万能药才可救治的困境中产生的短暂需要。" 伯林这里讲的自由,指的是消极自由(有译"否定的自由"),也即不受他人干涉或强制而自主进行选择的自由。他认为,"多元主义以及它所蕴含的'消极的'自由标准,……比那些在纪律严明的威权式结构中寻求阶级、人民或整个人类的'积极的'自我控制的人所追求的目标,显得更真实也更人道。"

   伯林的这些论述,就是试图在价值多元论和自由主义的核心主张即消极自由之间建立一种逻辑关系。尽管他并未明确说二者就是一种逻辑关系,但如克劳德所说,"很难相信伯林不想支持某种从多元论到自由主义的论证" 在伯林看来,我们生活在一个各种终极价值多元同时又常常互不相容的世界中,这些互不相容的价值会发生不可避免的冲突,而我们又找不到一条普遍适用的标准来仲裁这些冲突,因为这些价值之间常常是不可公度(不可通约)、不可比较的。面对此种情形,自己必须进行选择,并承担自己自由选择的后果。如果有人宣称,他可以或已经找到一个唯一合理的解决价值冲突的答案,因而他也有权替别人进行选择,那就根本不符合价值世界的本来面目,并且也剥夺了人们自由选择的权利。很明显,在伯林那里,不受外在干涉的自由选择的逻辑理由,就是价值多元论揭示的价值世界的几个基本事实:第一,人类的价值目标是多样的(也即多元的);第二,不同的价值目标之间常常是互相冲突的;第三,对于这种冲突人们找不到一个普遍适用的标准去加以仲裁和解决;因为,第四,不同价值之间常常是不可公度的。这是继自然法学说和功利主义学说之后,伯林为自由主义所提供的更为精致的一种新论证。

   在其后的一些讲演和文章中,伯林一再表达了类似的思想。比如,在1959年发表的《欧洲的统一及其变迁》的讲演中,他说道:"宇宙并不是这样一副七巧板:有某种独一无二的模式,每个碎块都在其中各安其位,因而我们可以依据有关这一模式的知识把各个碎块拼凑起来。我们面对的是各种价值观的矛盾冲突;那种相信它们终将会在某时某地调和一致的信条,只不过是虔诚的希望而已;经验已经表明,那是一种错误的信条。我们必须选择,而且顾此就会失彼,还可能是失而不能复得。" 对于伯林来说,自由选择不仅是价值多元这个事实的逻辑结果,而且也是人之为人的道德要求。他认为,选择是人之为之的本质,如果失去了做出选择的能力,也就丧失了作为人的权利。对于人的选择能力的认识,伯林自称得益于浪漫主义。他指出,"人道的浪漫主义宣称人是独立的、自由的,也就是说,人的本质不在于其意识的自觉,亦非发明工具,而是做出选择的能力。……人的荣耀与尊严就在于这一事实:是他做出选择的,而不是他被选择,他能够做自己的主人(尽管有时候这会让他充满恐惧或是备感孤独),没有人强迫他以委身于极权主义结构之下的整齐的鸽子笼中为代价去换取安全与平静,这样一种极权主义,企图把他自己和别人的责任、自由与尊严一次性地掳夺干净。"

   二、伯林遇到的挑战

   伯林关于价值多元论与自由主义关系的观点发表之后,引起了学界的争议。早在1961年,保守主义政治哲学家利奥o施特劳斯就已经深刻地指出,"伯林的表述就是自由主义危机的标志性文献--此危机源于自由主义已抛弃了其绝对主义根基,而且试图变得完全相对主义化。" 很明显,施特劳斯所批评的,主要是伯林的价值多元论导致了相对主义,在他看来这种相对主义是不可接受的。桑德尔则在1984年时就指出,尽管严格说来伯林不是相对主义者,但是"他的立场极其危险地近似于建立在相对主义的困境之上"。他质疑说,"在一个如伯林假定的具有悲剧性构造的道德世界中,自由的理想难道比其它相竞的理想少受到价值的终极不可通约性的约束吗?若是如此,自由理想的优先地位存在于哪里呢?而如果自由不具有道德上的优先地位,如果它只是众多价值之一,那么是什么在支持着自由主义?"

   不过,对伯林关于价值多元论与自由主义关系思想的更深刻也更系统的质疑,是上世纪90年代约翰·格雷出版的《伯林》(1995)和约翰·凯克斯出版的《反对自由主义》(1997)两书。在《伯林》一书中,格雷首先提出,贯穿于伯林各种著作的主题是价值多元论。伯林由价值多元论所引致的政治观念,格雷称之为"竞争的自由主义"。这种竞争的自由主义建立在我们必须在不可通约(即不可公度)的诸善中做出基本选择的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理性选择的基础上。格雷对伯林的"竞争的自由主义"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它是"一种独特的具有高度独创性的自由主义",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或许在任何时代它都可称为是经过了最深刻的思考、得到最有力辩护的自由主义",是"业已出现的自由主义中最有力量、最能讲得通的自由主义,因为它承认理性选择的局限,肯定基本选择的现实。"

   但是,格雷指出,伯林的论证存在着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如果他不是把自主性或自由的个人放在重要的地位,而是寻求在终极价值中给予否定的自由一种优先的地位;但如果这些终极价值是不可通约的,并且没有一种唯一合理的排列顺序,或者说没有哪一种顺序比别的顺序更合理,那么,靠什么能够保证否定的自由这种特殊的优先地位呢?" 所以,他认为,"从价值多元论的真理得出来的结论是自由主义制度不可能具有普遍的权威性。"

   格雷考察了价值多元论可能会支持自由主义的三个理由,并对这三个理由一一作了辩驳。第一个理由是,独裁主义政体和思想偏狭的社会统治者必定要否认价值多元论的真理性,因为价值多元论的真理所要破坏和推翻的那种普世主义,正是独裁主义政体和社会秩序赖以存在的思想基础。格雷指出,确实有一些思想偏狭的社会坚持普遍主义的理论主张;但并非所有思想褊狭的社会都是如此,在迄今为止的人类历史以及可预见的人类未来社会中都充满着各种偏狭的文化,而许多这类文化恰恰声称它们所体现的价值是特殊的,而不是普遍的,它们只是要保存地方性的生活方式。这种偏狭社会认为它们的生活方式是好的和有价值的,而如果允许自由选择将会危害或破坏这些生活方式及其价值。如果承认了这种观点,那么为何说自由选择的价值总是胜过被自由选择所破坏的现有生活方式的价值呢?如果价值多元论是正确的话,这怎么会可能呢?

   第二个理由是认为,由于自由主义社会建立在多元论的基础之上,所以它比一些非自由社会包含更多真正的价值。但是,格雷反驳说,认为只有自由主义的生活方式才是有价值的,或者说它们总是比非自由的生活方式更有价值,那就是赋予选择的自由以一种优先的价值,但这却是无法辩护和难以置信的。这实际就是说,当保持或扩大有价值的生活形式的多样性与否定的自由发生冲突的时候,往往总是放弃前者。但是,如果多样性与自由发生了冲突,而且这种多样性是表现了人类真正需要的生活方式的多样性,是体现了人类繁荣的真正多样性的话,那么尤其是对于价值多元论者来说,为何自由总是胜过多样性呢?认为只能是自由胜过多样性,就等于是说,如果任何一种生活方式不能经受住其成员进行自由选择的压力的话,这种生活方式就不值得再存在下去。然而,这恰恰就是伯林价值多元论所要排斥的纯粹的权利哲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马德普 的专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771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