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普:正确理解马克思的人的全面发展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82 次 更新时间:2014-09-02 10:51:47

马德普 (进入专栏)  

   "每个人自由而全面地发展"被马克思看作是未来社会的基本特征之一。但是在什么是"全面发展"的问题上,国内学术界存在着许多争论,也存在着许多误解。由于这是涉及基本原则的重大理论问题,所以有必要澄清一下马克思的"人的全面发展"思想的正确涵义。

   一、什么是人的全面发展

   在什么是"全面发展"的问题上,目前国内研究这一问题的论者大多强调的是两个方面,即在社会关系方面向全面性的发展,或者是人的类特性的发展,另一方面是人的能力的全面发展。除了这两点以外,有的论者还加上了"个人价值的全面实现"和"自由个性的充分发展"等。其实,自由个性的发展是比人的全面发展包容更广的一个概念,换句话说就是人的全面发展是包含在自由个性这个概念之中的。这种解释有马克思的话为证。在《经济学手稿》中,马克思把人的发展的第三阶段称作是:"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能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1〕由此可见,把自由个性的发展作为人的全面发展的一个要素是不适当的。其实,自由个性也就是自由人,它是一个最高的综合性概念,人的全面发展是实现自由个性的一个基本条件,因而是包含在自由个性这个概念之中的。尽管自由个性也是要发展的,但这一发展的内容不是个人全面发展的内容所能完全涵盖的,因为个人的自由除了主体条件以外,还需要社会条件等因素才能实现。至于"个人价值的全面实现"这一理想同样不能包含在"人的全面发展"这一概念中,因为,一则个人价值的全面实现就是自由人的状态,二则"人的全面发展"主要是指主体素质的发展,而"个人价值的全面实现"则需要把主体素质付诸于生活实践的过程,是实践的一种结果。因此,二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不过,仅仅把人的全面发展归结为人的类特性的发展和人的能力的全面发展那是很不够的,而且也不符合马克思的原意。下面我们看看马克思是如何论述这一问题的。他在论述人的发展的第二形态时指出,"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大形态,在这种形态下,才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紧接着马克思又把个人的全面发展作为自由个性的基础之一来论述。〔2〕这就是说在马克思那里,人的全面发展中的"全面"这个概念实际上包含了以下四层含义:(1)个人之间形成了普遍的物质变换,即个人的劳动社会化了,因此人与人的联系突破了以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为基础的狭小共同体的局限,使所有人通过物这个媒介连结在了一起。(2)在人与人之间这种普遍的物质交换的基础上,形成了包括物质关系和其它社会关系(如政治关系、法律关系、伦理关系、文化关系等)在内的全面的、丰富的联系。人与人之间这种普遍的、全面的关系的发展,就是人们所说的人的类特性的发展,也就是人的社会性的发展。(3)人的全面性还包括需求的全面性,即马克思所说的"多方面的需求"。所谓多方面的需求,就是需要不仅仅是低级的物质需要或生存需要,而且还包括各种发展需要。(4)能力的全面性,也就是人有着多方面的才能,有能力创造和享用各种价值。

   由此看来,许多研究人的全面发展的论者都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那就是人的需求的全面性发展。不过,情况不仅仅是这样。除了这一忽视之外,人们对人的类特性的发展和人的能力的全面发展也缺乏深入而全面的认识。因此,我们有必要对人的全面发展的这四层含义作进一步的分析。

   二、个人关系的普遍性的发展

   在马克思那里,人的全面发展首先表现为个人与其他人类建立了普遍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开始主要表现为物质交换关系。这种普遍的物质交换关系的建立和扩展,使人摆脱了"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封闭状态,把个人真正融入到了类之中,在个人和类之间建立了更加紧密的相互依赖关系。尽管这种依赖在这里还仅仅表现为物质性的依赖,但它的进一步发展将会扩展到人类的其它关系中。

   人与人之间通过交换建立的这种普遍联系,使个人活动的空间得到了大大的扩展。为交换需要发展起来的交通和通讯网络,使个人有可能从狭小的地域走向世界的舞台。这必然会大大开阔人的视野,锻炼人的才能,为人的能力的发展创造条件。没有个人与社会之间的普遍联系,个人的才能就不能得到发展,人的社会性质也不能得以充分的体现。所以,个人与类之间普遍关系的发展实在是人的全面发展的一个基本条件和基本内容,是一个自由人应该具备的一个重要特性。

   个人关系的普遍性发展的主要意义是为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奠定了基础。一般来讲,普遍性关系与血缘关系在本质上是对立的。血缘关系强调的是人们之间的亲疏。而普遍性关系则强调人们之间的平等。强调亲疏就会把人封闭在一个狭小的具有亲密感情的共同体内,而与其余的人类相疏远或相对立。不仅如此,这种共同体要保持稳定还需要一种与亲疏关系相适应的固定的等级秩序,以便把每个人都束缚在特定的等级身份关系中。但是,普遍性关系是以普遍的分工和交换为基础的,而凡是通过交换建立普遍关系的地方,都会使这种等级秩序受到致命的打击,使血缘感情在社会整合中的作用受到严重的削弱。交换所要求的平等和自由必然要冲破狭隘共同体的局限和等级关系的樊篱,使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新型关系伴随着交换关系的普遍性的发展而发展。虽然,这种普遍关系开始主要体现为物的联系即物质交换关系,但,正如马克思所说:"这种物的联系比单个人之间没有联系要好,或者比只是以自然血缘关系和统治服从关系为基础的地方性联系要好。"〔3〕同样道理,这里的平等开始虽然是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形式上的平等,但这种形式上的平等要比没有这种平等的等级关系要好得多,没有这种形式平等的发展,事实上的平等也就难以实现。实际上,普遍关系发展的背后的根本动因就是生产社会化(即生产力的普遍性)的发展。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交往和生产力的普遍性的发展最终会使资本主义私有制成为这种发展的桎梏。〔4〕到那时,这种普遍性的要求就会挣断资本的枷锁,使真正自由平等的劳动者的联合体成为现实。

   三、个人关系的全面性的发展

   人的全面发展,不仅要求个人与类之间建立普遍的关系,而且还要求这种关系是一种全面性的关系。过去人们常常忽视这一点,或者常把全面性的要求等同于普遍性的要求。其实,在马克思那里,这两个概念是并列使用的,这说明这两个概念是有着不同的内涵的。

   人的关系的普遍性要求,是就关系的广度而言的,而人的关系的全面性要求则是就关系的深度而言的。普遍性的关系如果仅仅是物质关系,那么这种关系还不能算是丰富的;人的社会性虽然在这种关系中得到了扩展,但这种社会性还不能算是充分发展的社会性,因为它还缺乏一定的丰度,人与人的结合点还比较狭小、比较脆弱。只有人们在建立普遍关系的同时,发展出关系的全面性来,也即只有在物质关系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出政治法律关系、伦理道德关系、思想文化关系等等,才能在统一关系内形成为一个普遍而牢固的统一共同性,个人与类之间的关系,才能是密不可分的、一体化的关系,个人的类的特性或社会性才算得到了比较充分的发展。

   社会主义之所以把个人关系的全面性作为人的全面发展的一个基本内容和一种基本的价值要求,就是因为只有在个人和他人之间以主体的身份建立全面的关系,而不仅仅是物质关系或金钱关系,才有可能把人从物或工具的状态中解放出来,把人从经济动物提升为真正的社会动物,从而使人的本质充分地展现出来。对于无产阶级来说,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发展出来的全面关系并没有确立自己在这些关系中的主体地位,相反这些关系还成为对自身的束缚。但是,一旦破除资本对这些关系的影响,一旦以主体的身份去参与这些关系,那么这种全面性的关系就会成为无产阶级解放的体现,成为无产阶级自由的一个广阔领域。没有这种全面的关系,那就意味着被排斥在丰富的社会生活之外;但是,如果不能以主体的身份参与这些关系,那么这些关系对自身来说仍然意味着是枷锁。所以,社会主义强调人的全面发展必须是一种自由的发展,就是要强调个人必须以主体的身份参与这种发展,包括人的全面关系的发展。因此,对于无产阶级来说,资本主义在发展全面关系中的功劳不在于它为无产阶级栽下了自由的花朵,而在于它为无产阶级准备了播种自由的土地。

   社会主义把人的关系的普遍性和全面性的发展作为目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意蕴,那就是意味着把世界大同、世界的一体化从而国家的消亡和共产主义的实现作为自己的目标。人的关系的普遍性和全面性的发展,实际上就是世界一体化的发展,是马克思所说的历史向世界历史的发展。反观今天的国际冲突、地区冲突和民族冲突,除了各种各样的政治、经济、文化原因以外,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人的关系的普遍性和全面性发展不够充分所造成的。但是,我们坚信,随着生产社会化的进一步发展,人的关系的普遍性和全面性的发展要求终有一天会突破地域、狭隘共同体、文化群体、民族和国家等等传统樊篱的局限,把整个人类联结在一个统一的大家庭之中。

   四、个人需求的多方面的发展

   个人需求的多方面的发展是马克思的人的全面发展理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是这一点恰恰被国内理论界所普遍地忽视。这大概是不理解多方面需求的意义所造成的。

   马克思提出"多方面的需求"、或"丰富的、人的需要"、或"人的需要的丰富性"等等,都是针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人的真正需要的压抑和扭曲,对它造成的劳动者需要的粗陋性和资产阶级的那种"考究的需要"的虚假性而言的。人的现实需要的结构反映着人的生活方式的性质和人的发展水平。资本主义在初期把劳动者的需要压低到动物性需要的粗陋水平时,劳动者的生存境况和奴隶是没有多少区别的。当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劳动日的缩短、闲暇时间的增多,使需要有可能向多方面发展时,传播媒介为谋利而制造的虚假需要又掩盖了有利于人的生存发展的真正的需要。资本的本性就是要攫取剩余价值,因此它既"利用考究的需要来进行投机",又"利用粗陋的需要,而且是人为地造成的粗陋需要进行投机。"〔5〕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范围内,"每个人都千方百计在别人身上唤起某种新的需要,以便迫使他做出新的牺牲,把他置于一种新的依赖地位,促使他进行新花样的享乐,从而使他陷于经济上的破产。每个人都力图创造出一种支配其他人的、异己的本质力量,以便从这里面找到自己本身的利己需要的满足。因此,随着对象的量的增长,压制人的异己本质的王国也在扩展,而每一个新的产品都是产生相互欺骗和相互掠夺的新的潜在力量。随着人作为人越来越贫穷,人越来越需要货币,以便占有这个敌对的本质,……因此,对货币的需要是国民经济学所产生的真正需要,并且是它所产生的唯一需要。"〔6〕马克思这段话深刻地揭露了资本主义条件下人的需要的特性,揭露了资本对人的需要的扭曲。虽然,在资本主义社会中需要也显示出了某种表面的多样性。但这种多样性的需要常常表现为花样不断翻新的享乐需要,其背后的真正需要就是对货币的需要。所以,从总的来说,在资本主义条件下,需求的多面性,总是要带有资本的拜物教的铜臭味,真正人的需要的多方面的发展总还要受到资本利益的种种限制。由此也决定了无产阶级解放的任务之一,就是要使符合自己生存发展的真正需要从资本的扭曲和压制下解放出来。

社会主义作为在生产力高度发展基础上建立的社会形式,其人的需要的特点应该是物质需要或生存需要的紧迫性和相对重要性在下降,而发展需要和精神需要的重要性在上升。这样,所谓人的需要的丰富性和多面性,就是除了物质需要(包括生存性的物质需要和享乐性的物质需要)以外,社会关系方面的各种需要和精神生活中的各种需要,以及自我实现和发展、超越的自由需要等等,都应逐渐展现在人的现实的需要结构中。这样一种需要结构,才是完满的人或自由的个性所应具有的需要结构。没有这样一个丰富的需要结构,人就很难发展出一个全面的能力体系,也很难造就一个根本不同于资本主义的新的生产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马德普 的专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747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