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远鹏:心系中国 放眼天下——-哀李慎之先生之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7 次 更新时间:2014-07-23 21:20:10

进入专题: 李慎之  

吴远鹏  

  

   在杂志上看到李慎之先生去世的消息,我思绪万端,深为痛惜。

   多年以来,困居海陬小城的我,交游不广,信息闭塞,孤陋寡闻,甚至不知道"李慎之"为何许人,更不知道他还曾经到过泉州,参加中国文化书院举行的"东亚地区文化与经济互动研讨会"。大约在三、四年前,我在《亚洲周刊》上读到一篇报道,才知道中国有一个李慎之。在这之后,我知道李慎之先生是解放前参加工作的老党员、老革命,解放后却成为"右派";知道开放改革后李慎之先生复出,出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社科院副院长,曾经是国家领导人的外交顾问;知道上世纪90年代以来李慎之先生发表了一些引起知识界震撼和共鸣的文稿。

   我的一位朋友帮助我从互联网上收集了部分李慎之先生的文章,那一段时间,我最痛快的事就是每天晚上坐在灯下,一边看这些文章,一边啜着啤酒。可惜的是,部分文稿是一些热心读者主动打字上传的,以至于有的篇目出现一些文字错漏。得知李慎之先生和人合著了一本书:《中国的道路》,我数求不得,有一天中午,我的好朋友张明先生刚好在一家书店看到,他立即打电话给我,并取了书店那惟一的一本等到我来购买。

   李慎之先生才通古今,学贯中西,对于他的文章我虽努力学之,每篇都反复看过多次,然以我之愚鲁,所得恐怕只有十之一二。现将点滴所得,爰记如次。

   "全球化"现在已经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词语了。现在一些学者不论谈论什么问题最后总要和"全球化"搭上关系,好像不如此不足以显示其学力。许多人可能并不知晓,在中国,李慎之先生是最早注意和阐释"全球化"问题的;在越来越繁多的人介入的全球化问题研究中,李慎之先生是做得最好的,特别是当一些人以"亚洲价值观"、"特色论"、"东方主义"等论调对全球化进程进行非议、驳斥之时,李慎之先生的卓识远见更显意义。

   1993年美国学者塞缪尔o亨廷顿发表了《文明的冲突?》一文,1996年底又出版了《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在国际上尤其是中国学界、舆论界引起了相当强烈的反应,一些中国学者并没能真正弄清楚塞缪尔o亨廷顿的真实意思之所在,便望文生义地对之大加驳斥,1996年11月,李慎之先生著文《数量优势下的恐惧》,对塞缪尔o亨廷顿的观点及其隐含的深意进行了精要的评介,独具慧眼,堪称"知人之作"。

   20世纪90年代,自由主义在中国复活了,这其中李慎之先生功不可没,他在为《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一书所作的《序》中言简意赅地写道:"世界经过工业化以来两三百年的比较和选择,中国尤其经过了一百多年来的人类史上规模最大的试验,已经有足够的理由证明,自由主义是最好的、最具普遍性的价值。"

   李慎之先生关于"中国的文化传统就是专制主义"的论断,发前人所未发,论述鞭辟入里,让人深思,让人警省。

   李慎之先生曾经为顾准、陈寅恪、钱钟书等著名学者写怀念文章,不但思想深邃,且行文畅美,让人百读不厌。

   最后一次看到李慎之先生的文章是《谈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发表在《战略与管理》上,我是在晓风书屋捧着这期杂志站着读完这篇长文的。那是李慎之先生在南京一所大学的讲演稿,文章仍以其特有的行文风格,言简意赅,思想犀利。

   今后再不能读到李慎之先生酣畅淋漓、字字玑珠的宏文了,现在惟一可以期盼的是先生的文集能够早日问世。

   自古以来,在中国,良知未泯的知识分子向来是生道维艰的。李慎之先生的辞世对他来说或许是幸事,更何况80岁也算是高龄了。

   2003年的中国可谓"流年不利",SARS涉及五分之四的省份,李慎之先生的去世也是中国的一个损失,然多难兴邦,在这刚刚过去的几个月中,人们也多少在困难处境中看到一些值得乐观的因素,这些乐观因素如能良性发展下去,是对逝去的李慎之先生最好的慰藉。

   (2003年5月12日)

    进入专题: 李慎之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51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