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望:俄罗斯与乌克兰——亲兄弟?老冤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9 次 更新时间:2014-03-12 09:32:48

进入专题: 俄罗斯   乌克兰危机  

姚望  

  
“乌克兰是欧亚棋盘上一个新的重要地带。”

   “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再是一个欧亚帝国。少了乌克兰的俄罗斯仍可争取帝国地位,但所建立的将基本是个亚洲帝国……”

   1990年代,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在自己的著作《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中,对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关系做了如此的判断。他把乌克兰定位为“地缘政治支轴国家”。

   进入2014年,乌克兰情势急转而进,让人目不暇接。那个在背后左右乌克兰命运的棋局隐在幕后。乌克兰身在局中,欧美远远注视,而俄罗斯已经出手。俄罗斯会如何下这盘棋,全世界现在都看着普京。

   “对基辅事件和整个乌克兰事件的评价,可能只有一个,即违宪政变和武装夺权”。

   在经过了几天的沉默后,普京坐在媒体面前,他姿态轻松,并且俨然成为了掌握乌克兰最新事态的操盘手。而乌克兰这个“支轴国家”和俄罗斯在地缘政治上有着长达千年的恩怨纠结。

  

   绵延千年的纠结

   “按照俄罗斯历史观,或者说俄罗斯民族大众意识来看,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事实上是同一民族。”莫斯科大学教育系副主任,亚非问题专家马什金娜博士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对于她个人来说,克里米亚也有着特殊的意义,她父亲曾经是驻扎那里的苏联军官,她本人就出生在黑海舰队驻地塞瓦斯托波尔。

   在苏联以前,乌克兰从来没有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而存在过。

   乌克兰的历史最早要追溯到公元九世纪的基辅罗斯。瓦良格人留里克和他的继承者转战今天的乌克兰地区,扩张领土,把分散在各处的东斯拉夫人及周边其他民族融合进了同一共同体,并在此过程中接受了东正教。

   在经历了最初的辉煌后,留里克的后人相互之间征战不断。后来,基辅罗斯统治中心向东北转移到如今的莫斯科附近,形成东北罗斯,而其他一些王公则集结于现在乌克兰的西部地区,形成西北罗斯,直到十四世纪成吉思汗的孙子率军横扫了这片土地。

   东北罗斯长期受金帐汗国的统治,西北罗斯则被纳入其他中欧大国如波兰、立陶宛的统治之下。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三族的雏形由此慢慢产生。

   莫斯科大公国依靠实力以及与金帐汗国的良好关系,长期占据俄罗斯大公的宝座。再后来,金帐汗国分裂、衰落。而莫斯科的领导者伊凡四世则一统四方,更是从成吉思汗的后人手中接过汗位,以金帐汗国继承人的形象出现,与此相应的是,也继承了金帐汗国开疆拓土的作风和大国的管理模式。

   此时的乌克兰还依然在波兰的统治下,一部分乌克兰人的上层改信天主教,大部分下层依然信仰东正教。

   1654年,乌克兰哥萨克首领赫梅利尼茨基不满波兰贵族的压迫,领导哥萨克起义,并最终和俄罗斯结盟,使得乌克兰东部成为了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而此时,西乌克兰还在波兰等国手中,克里米亚还在奥斯曼土耳其掌控之下。

   之后数百年间,俄罗斯通过俄土战争占有了克里米亚,并逐步把整个乌克兰纳入国土。然后是苏联出现、第二次世界大战,在苏联的治理下,如今乌克兰的疆域终于形成。1955年赫鲁晓夫把克里米亚作为礼物,从俄罗斯划归乌克兰,这大概是乌克兰迄今最后一次重大的领土变更。

   随便一提,克里米亚早先有很多鞑靼人,但由于在二战中被斯大林判定为通敌民族,被驱逐至中亚,所以后来在克里米亚最多的是俄罗斯人。

   在俄罗斯历史观中,乌克兰只是到苏联的架构中作为加盟共和国才形成了政治统一体,依据苏联宪法,享有名义上的主权。

   1991年,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与白俄罗斯总统舒什克维奇签署了《别洛韦日协定》,宣告苏联解体。

   当时在莫斯科工作的乌克兰人卡罗布琴科一声叹息:“我和父母成为了两个国家的公民”。

   同样出身斯拉夫民族波兰的布热津斯基认为:“乌克兰的独立动摇了俄国是泛斯拉夫共同特性的天授旗手这一说法的根本。”

  

   俄乌关系,问题不少

   宣布独立易,划清界难。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关系中,有一系列的纠结,即便苏联解体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仍然难以解开。

   克里米亚是一个大问题——它是俄罗斯黑海舰队的主要驻地,更何况半岛上77%的居民以俄语为母语。苏联刚解体时,克里米亚就想过要独立。只是因为乌克兰、美国、俄罗斯和英国共同签署了《布达佩斯安全保障备忘录》,克里米亚才同意留在乌克兰版图内。俄属黑海舰队原定2017年撤离克里米亚。在2010年亚努科维奇当选乌克兰总统后,舰队驻扎时间延长到2043年。

   “普京的立场是非常复杂的。塞瓦斯托波尔事实上是俄罗斯在黑海唯一的军事基地。随着新的乌克兰领导人上台,租约将被取消。俄罗斯海上力量将失去其战略地位。普京作为政治家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马什金娜博士说。

   能源问题是纠结于两国间的另一个大问题。乌克兰资源丰富,偏偏缺少油气资源,只能依靠俄罗斯。但苏联解体后,尤其是普京当总统以来,油气成了俄罗斯对乌政策的重要杠杆。俄乌之间为了供应量与价格没少打口水仗。直到2010年,相对亲俄力量在乌克兰上台,双方达成了天然气的优惠价格协议。

   “你问我是哪个族?其实我有俄罗斯血统、也有乌克兰血统,可能还有鞑靼血统。平时用俄语交流,会说乌克兰语。”伊戈尔是个乌克兰的年轻人,他并不在意自己的族属。

   但乌克兰的精英可不这么看。乌克兰与俄罗斯,在人种、语言上差别不大。沙俄时期,曾力主乌克兰俄罗斯化。到了布尔什维克控制了乌克兰后,乌克兰化成为方向。再往后,官方政策就是在这两者之间游移。现实的情况是,乌克兰大部分人会说俄语,即使一些乌克兰族的,其习惯交流的语言也是俄语。在乌克兰东部更是有一大块俄语区。

   苏联解体后,为了强化乌克兰主体意识,俄语失去了官方语言地位。俄语在教学和媒体中被限制使用。这一局面直到2012年亚努科维奇时期才改变,他签署《国家语言政策基本法》规定:如果一个地区以俄语为母语的居民人数超过10%,那么俄语将获得地区官方语言地位,使俄语在乌克兰近半数的行政区域内成为地区官方语言。但是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后,新的当局取消了新的语言法,这无疑激化了东西部矛盾。

   宗教也是问题。乌克兰东部很多人信奉东正教,西部则有不少人信仰天主教。乌克兰的东正教会是自治的教会,其上级教会是莫斯科教会。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曾推动乌克兰东正教会脱离莫斯科。2008年,乌克兰向东正教名义上的最高领袖——君士坦丁堡大牧首提出请求,乌克兰东正教会脱离俄罗斯东正教会而独立。不过这一要求未能实现。

   俄乌分歧还涉及对一些问题的评价。如1932-1933年间的大饥荒,死亡人口在250万至480万之间。亲西方的尤先科上台后,推动乌议会于2006年,把大饥荒定位为种族灭绝行为。不过,在俄罗斯承认这是悲剧,因为同时期俄罗斯也发生了饥荒,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是政策原因,是一个时代的悲剧,但不是针对特定种族的行为。

  

   究竟拆哪个墙补哪个墙

   与东邻一体化,还是与西邻一体化决定了乌克兰的根本发展方向。

   当亚努科维奇在顿河边黯然销魂的时候,可能一再反思,自己处心积虑的东西平衡的策略为何如此的不堪一击?

   亚努科维奇被看做是代表了东部力量,但是作为2010年乌克兰的民选总统,他采用一种中间偏东的务实政策,尽量尝试在东西方的夹缝中左右逢源,获取最大的利益。

   俄罗斯的确在推进以自己为中心的一体化,2010年正式运作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三国关税同盟。使得区域一体化走向更为明确。这被看做恢复俄罗斯在欧亚地位,扩大地缘影响力的重要一步。

   而乌克兰在独立后,对于与俄罗斯的一体化一直存有戒心,甚至在独联体框架内,乌克兰就曾经另起炉灶——1996年,乌克兰与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摩尔多瓦组成古阿姆集团,这一集团明显具有疏远俄罗斯的趋向。

   到亚努科维奇时,他也并不急着加入俄白哈关税同盟,只是以事实上的观察员身份参加了这一同盟。

   在西部,北约和欧盟经过东扩已经达到了乌克兰的边疆。乌克兰和欧盟有着很强的经贸联系。乌克兰此前的领导人尤先科积极向西靠拢,谋求加入北约,在2005年的时候向欧盟提交了加入欧盟自贸区的申请,而亚努科维奇虽然也积极和欧盟加强联系,继续推进和欧盟一体化相关谈判,却明确拒绝加入。向西靠拢,向东要价,不失为一种讨价还价,获得更大战略资本的手段。

   乌欧于2012年5月草签了自贸区协定,次年9月18日乌政府通过同欧盟建自贸区的草案。双方并商定,在11月下旬召开的欧盟东部伙伴关系峰会上签署正式协议。

   但俄罗斯明显对此感到不高兴,总统普京表示,俄尊重乌方所做决定,但为保护本国利益,俄将来可能会采取一定的限制措施。

   俄罗斯阻击乌欧一体化态度果决,在严厉财政杠杆的影响下,亚努科维奇不得不暂时中止和欧盟联系。而乌克兰的烦恼也就此接二连三。

  

   不战而屈人之兵

   俄乌冲突构成了国际关系中罕见的一幕奇特景象。

   俄罗斯坦克在克里米亚街头穿梭,似乎大战一触即发;乌克兰方面召集预备役,但是同时又避免和俄罗斯发生直接冲突,而俄罗斯也不进行武力压迫,只是包围和对峙。

   “俄罗斯没有考虑克里米亚加入的可能性,”在记者招待会上,普京说的那些话充满了双面解读的可能,“我认为,只有在可以自由表达意志和在安全的条件下,居住在某片领土上的公民才可以,并且他们也应该决定自己的未来。”

   目前对俄罗斯而言,最底线的状态是克里米亚南奥塞梯化,如果克里米亚公投宣布独立,可以继续保持黑海舰队在塞瓦斯托波尔的长期驻扎,实现对黑海地区的稳定威慑。

   略好一点的状态是,乌克兰东西分裂。俄罗斯促进乌克兰东半部以及克里米亚与俄罗斯的一体化。东部乌克兰有丰富的资源,成为俄罗斯的战略前沿,西乌克兰则成为北约势力和俄罗斯的缓冲。

   最佳的状态是促成整个乌克兰和俄罗斯的一体化。布热津斯基在自己的书中这样写道:“但如果莫斯科重新控制了拥有五千二百万人口、重要资源及黑海出海口的乌克兰,俄罗斯将自然而然重获建立一个跨欧亚强大帝国的资本。乌克兰丧失独立将立即影响到中欧,使波兰变为一体化欧洲东部前沿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这话虽然是美国战略学者说的,但恰恰证明了乌克兰地位的重要性。

   如果以和平手段达成这样的目的的话,需要亲俄力量长期执政,推行有利于发挥俄罗斯软实力和硬实力的政策。但是前提是克里米亚继续留在乌克兰以内,因为在选举中,克里米亚的票仓可以增加亲俄力量的分量。另一方面,如果克里米亚在俄罗斯支持下独立,那么乌克兰持中间立场的人会倾向于西部。这样,亲俄力量的票数就不足以发挥关键性作用。

   所以对普京而言,维持“不战之战、不和而和”的局面最为有利。

   貌似大战在即,“如果给所有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一个直观的前景,他们会被杀死会被炸死的话,那么反对派就会偃旗息鼓。”所以,身为克里米亚老乡的马什金娜博士绘出愿景:“当然,正确的事情是,克里米亚依然是乌克兰的一部分,但是享有更大的自治权,当然这要通过和平的手段和折中的思维。”

   来源: 南方周末

  

    进入专题: 俄罗斯   乌克兰危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294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