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丰仪:文革还会发生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19 次 更新时间:2014-02-06 10:45

进入专题: 文革  

戴丰仪  

 

文革过去几十年了。站在独立的角度,凭长者的道德良心,认定这是民族内斗、人们互相迫害的浩劫,大概不会错。经过冲击和迫害的人仍然心有余悸。但是,现在不少处于弱势群体中的年轻人,对官场的贪腐、对社会不公不义深恶痛绝,以为可以经过文革式的群众运动,荡涤社会的污泥浊水,因而向往文革。这种偏激的想法使不少人忧心忡忡,担心爆发第二次文革,再次造成浩劫。那么,文革还会发生吗?

要弄清这问题,必须深入地探究文革发生的原因,才能得出判断。

官方有一个标准答案:就是领导人错误发动,被林彪江青两个反党集团利用的政治运动,造成了浩劫。这结论将责任推给林彪江青,回避了深刻的反思,当然不能令人信服。现在仍有人向往文革,也就是因为认识肤浅,没有触及灵魂,没有看清落后的精神文化,所以,病根并未消除。

文革发生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劣质的精神文化,也就是造神文化孕育出来的。领袖要夺回权力,打击竞争者,便开动宣传机器造神,让人们崇拜,盲目信仰,甘于奉献,任由领袖驱使,将斗争目标指向所谓走资派。在崇拜热潮中,人们争相表忠,组成造反兵团占领有利位置,不惜打击别人,发泄敌意,互相迫害。甚至为了显示革命立场,残酷杀害弱势群体,造成了骇人听闻的人道惨剧。

下面分段叙述造神文化的由来。

 

1、人性与落后的传统文化

人类漫长的原始社会遗传了人性。人生长于亲属群体中,内部互相帮助,崇拜共同的神,面对外族挑战时不惜牺牲,发泄出攻击性,只为了捍卫族群的生存。这是基本的人性。中国古代的农业公社大致维持了自然亲族群体的生活。建立国家后,王者家族成为统治者,庶民家族聚族而居,同居共财,崇拜祖宗先人,建立了宗法文化,讲究宗法道德。

春秋末年,由于铁器农具的发明,生产力大大提高。人们追求富足的生活,脱离亲属群体,组成核心家庭外出开垦新的土地,促使农业公社解体。人们充分社会化,核心家庭养育子女成为主流。在这条件下,没有产生新的精神文化给普通人慰藉,社会上没有统一的宗教,也没有将社会正义作为普通人的道德准则,没有保障普通人权益的法律。而是仍然提倡宗法文化,让人们回归自然亲属群体,崇拜祖宗,崇拜原始农业社会的神灵。这些并不能满足个性化的人们。所以,缺乏安全感、精神焦虑的人们很容易崇拜新的神,聚合成群,组成邪教,继而夺取政权。传统文化的落后就在于此。

于是,历来的野心家精于造神。当社会动乱时,拥立一个神,替天行道,吸引追随者,帮助他们夺取政权,将他们推向金銮殿。然后鼓吹皇权崇拜。说皇帝是天子,君权神授,皇帝的意志就是神的意志。天下的官员和读书人,为了自己的出身,争相表忠献媚,由此组成官僚体系统治国家。从汉代开始,还推出"忠孝"观念、"三纲五常"、"三从四德",作为亿万民众的道德准则。这套文化虽然有孔孟的"仁政"作为说教,但归根到底为皇权服务,并没有民众的权益,属于神权政治。长久下去,官民利益分裂造成官场腐败,民不聊生,社会混乱。这又导致新的造神大戏。暴力杀戮产生新皇帝。历史没有进步,只有重复。

 

2、共产革命的胜利同样来源于造神文化

革命表面上引入马列主义理论,实现共产主义目标。这主义是在西方工业技术发达的基础上,批判社会弊病产生的。中国当时农村还是原始农业,人们的精神落后愚昧,资本主义还未发展,这主义离题万里。暴力革命的组织者只将主义当作神圣的外壳,里面充填着传统农民起义的权谋。操作方法就是造神,将共产国际、党和领袖神圣化,将权力神圣化,让人信仰,甘愿流血牺牲,意在夺取政权。信仰的人们失去独立思考,只听领导指挥。

有一个作家写了一本大书,描述共产党毛泽东的胜利,总结一句话,就是打造一支信仰坚定的队伍,甘于奉献,流血牺牲,不计较个人私利,顾全大局。这个看法很对,道出了取胜的法宝,但他没看出这方法的局限性。

两党竞争权力时,血腥残酷,你死我活。胜利了就能掌握国家,当上高干,失败了就是土匪,死无葬身之地。在生死存亡关头,为了集团利益,人们甘于造神,将领袖当作神,不管个人遭受多大的委屈都要忍受。不管权力内部多么黑暗,也要维护光辉的形象,让广大干部战士获得信心。但是,当他们打垮对手,掌握了国家权力,仍靠造神文化治国会有什么后果,从来没有人思考。

 

3、治国造神的荒谬

这些人的认识还没有超过古代的儒生。在传统社会里,意图夺权的枭雄可以造神,可以利用邪教。一旦坐上金銮殿,便明白这方法不能再用。马上搬出孔孟的"仁政"说教,"三纲五常",作为管理亿万民众的基本准则。共产党领导集团掌权后,对造神操作感觉良好,他们自以为是马列主义者,抛弃了孔孟之道,用权力控制报纸电台,甚至小说电影、学校教材全方位造神。歌颂党歌颂领袖,让亿万民众听从指挥。他们无意构建正常的法律体系,上级文件领导指示大如法,权力无比神圣强大。掌权者可以给人扣上各种帽子,押去劳改,坐牢枪决,象战时一样,杀伐决断全凭权力。掌权者很遂意。那么,基层干部职工、广大民众什么感觉呢?

在革命的宣传中,苏联、社会主义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人们相信宣传,支持共产党才取得胜利。进入新社会人们才有新体会。各个单位里,党支部有极大的权力。他们开会决定,一些人就会被定为坏人,开除撤职,送去劳改,甚至戴上反革命的帽子,揪出来批斗。人们都趋奉权力,真正工作表现好的人毫不得益,在权力下惶惶不安。农村中粮食统购统销、农业合作化都在权力强迫下进行,得罪权力随时被捆绑殴打,送去劳改。这真实的处境与想象完全不同。人们不敢怀疑神圣的宣传,只把积怨归于具体的领导。构成了官民矛盾。

 

4、文革是造神文化走火入魔

毛泽东推动的三面红旗运动,结果是将一切资源掌握在权力手中,一切人的命运握在权力手中。这社会主义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使人失去生产积极性,经济文化失去活力,造成六零年严重的饥荒,饿死农民无数。刘少奇邓小平这些党内的健康理性派,只是改变了一些具体的政策,挽救饥饿的民众。他们从集团利益出发,不敢否定神圣的社会主义,不敢否定宣传了几十年的党和领袖这个神。毛泽东不甘心失去权力,借助造神势头,继续鼓吹个人崇拜,打垮他们。文革就是这样开场的。

精神文化落后的中国人需要神,共产党为了夺取政权便造神,让民众信仰他们。如果建国后,掌权者能够高瞻远瞩,从民族长治久安的角度看问题,停止造神,给予普通人权益,将民众的精神引向科学和理性,制订符合现代文明的政治规则,将权力纳入民意的监管中,中国将会呈现另一副景象。事实上,他们没有这样做,而是为了集团利益,为了领袖个人权力,继续利用落后文化、利用人们精神愚昧造神,导致文革走火入魔。

文革前已经存在严重的官民矛盾,这一点被毛泽东利用。他让刘邓先主持文革,按老套路派出工作组整黑帮,得罪了许多人。然后毛泽东反过来鼓动人们斗争工作组走资派,让各级党政官员陷入困境。而全国的大中学生,这些在造神文化中成长的年轻人,成为支持毛泽东的狂热分子,是斗争走资派的急先锋。他们只有虚妄的信仰,不知国计民生为何事。领袖利用了他们,让他们奉献青春。

文革并没有解决官民矛盾。先是各单位造反派斗争掌权者和阶级敌人,然后造反组织互斗,大打出手。当毛泽东达到了目的,需要稳定局面时,各地军管会革委会用更加残暴的手段对付不听话的人。枪决棍毙,五花八门。许多人稀里糊涂送了生命,还叫喊誓死忠于毛主席。一些所谓黑五类、二十一种人和家属,成为革命者踩踏的对象。

这就是文革。在造神文化下,精神愚昧的人们被权谋家挑动,互相斗争迫害,整个民族创痛巨深。文革是落后文化的沉渣泛起,是皇权文化的回光返照。

 

5、文革还会发生吗?

我可以清晰地告诉大家,文革不会再发生了。文革是造神文化的走火入魔。要达到全国走火入魔的状态,当时有两个重要条件。一是毛泽东绝对权力状态。二是封闭的信息环境,只容许权力造神。当日领导层无法对抗毛泽东的神力,他可以恣意妄为,而封闭的宣传教育,造就一大批在天安门广场热泪盈眶,愿意为领袖赴汤蹈火、冲锋在前的红卫兵。现在我们从重庆"唱红打黑"的造势中可以看到,不断有中央高层和社会人士的理性质疑。薄熙来利用权力打击他的目标,底层民众有人叫好,却没人愿意为他冲锋陷阵。在信息稍为开放的环境中,要愚弄民众不容易了。这是中国的进步。

文革虽然不会发生,但官民对立的基本矛盾还在,造神文化构建的政治制度还在,神权政治还在延续。各地的官民冲突,或大或小,会不断发生,不可能长治久安。当然,神权政治只能逐渐走向腐败没落。体制内虽然有头脑清醒的人努力支撑,加强反腐,仍然无法扭转这种趋势。因为这是落后文化。当代科技发达,教育水平提升,信息传播迅速,有独立思考的人不会接受这样的制度。

放弃造神。将政治权益还给民众,建立两条国家公义,让政治制度建立在民权的基础上,这是始终要走的路,这是历史趋势。只有这样才能长治久安,带来国家的长期繁荣。来源:博客日报


    进入专题: 文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历史学 > 文革研究专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203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