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志斌:发挥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战略平台功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6 次 更新时间:2014-01-27 20:08:00

进入专题: 国家安全委员会  

游志斌  

    

   习近平总书记在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说明中指出:“我们的安全工作体制机制还不能适应维护国家安全的需要,需要搭建一个强有力的平台统筹国家安全工作。”从管理学角度来看,“平台”常具有环境创建、问题汇集、沟通协调、资源重整、技术设计、控制运行等方面特点。从目前一些国家或国际组织的管理应用来看,一个国家或一个机构都可以是一个平台。对于我国而言,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创新社会治理体制和健全公共安全体系的关键内容,是在新形势下推进我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步骤。充分发挥好其战略平台的功能,有利于最大限度地统筹好内外部安全问题,提升重大安全问题的决策效率和决策质量,提高我国的战略风险管理能力,促进国家资源进行合理配置,进而提升我国的整体安全治理水平。

    

   发挥好治理统合功能

   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为有机有序、有效有力地统合国家安全领域内的治理主体和对象奠定了前提条件。从内外部安全来看,国际地区形势中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涉外安全问题呈上升趋势并具有外溢内延的突出特点。从实体安全和虚拟安全来看,由于互联网的广泛应用,以及微博、微信等新型传播渠道的介入,发生在现实世界的安全问题和虚拟空间的关联性会越来越强,并且呈现出国际与国内相互呼应、相互交织、相互放大的趋势,其影响更广、管理更难。

   由于安全管理制度、理念和治理能力等方面原因,在我国的安全管理领域,安全管理的主体众多,长期存在“多龙治水”的现象,这严重制约和影响了国家资源的合理配置和安全治理能力的提升。比如,从国防动员委员会、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国家减灾委员会、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国家防震抗灾委员会、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等诸多相关机构的实际工作情况来看,议事协调机构过多、过杂,安全管理的职责交叉、重叠且权威性不足。应逐步撤销和合并上述机构,将安全管理职能相近的协调工作、业务趋同的重大安全事项进行集中和集约管理,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平台上进行治理统合,这有利于统筹国家内部安全和外部安全、实体安全与虚拟安全的管理,解决“多龙治水”的突出问题,最大限度地优化配置各类资源。

    

   发挥好紧急决断功能

   从汶川大地震、“七五”事件、2013年芦山地震等一系列重特大突发事件的应对来看,我国依旧沿袭信息报送“从下到上”,命令下达“从上到下”的逐级“领导批示化”的决策响应程序。由于重大安全危机发生后,在短时间内难于确认和统计具体损失、情势瞬息变化等原因,这种“批示化决策”制度极易导致错失处置的最佳时间。

   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其职能配置中要重点加强其针对重大安全危机的紧急决断和战略决策制度设计:一是加强重大危机响应制度设计,研究和总结重大安全决策的“制度响应设计”,即在重大危机情况下,不再通过逐级领导批示响应,而是通过建立“事前责任划分”制度、“预授权”制度、事后总体评估和责任追究制度等体系化的制度设计,确保在重大安全危机下的响应机制自动启动,最大限度地提升决策效率并防止权力不被滥用;二是合理划分重大安全管理中的“后方行政决策权”和“前方现场指挥权”,完善现场指挥和后方领导决策的整体制度设计,真正建立起属地化领导和现场专业化指挥相衔接、相协调的制度,加快建立平战结合、平灾结合的标准化的突发事件指挥体系;三是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平台上,建立综合国家安全信息管理制度,加强综合国家安全信息管理资源的整合和共享,逐步解决各部门、各地方信息资源分割、闭锁的问题,构建平战结合、平灾结合的大情报信息体系,强化对国内外、实体和虚拟安全信息的综合分析、研判和评估功能,重点加强基于综合安全信息的预警预测、决策支撑等方面功能。

    

   发挥好风险管理和战略规划功能

   近几年,一些主要国家已经构建了规范、严密、系统的政府风险管理制度,并成为政府施政的基本战略,英国、法国、美国等一些国家已开始实施政府战略风险管理。比如,2011年11月,美国联邦政府开展国家战略风险评估(SNRA),开始对国家安全领域的各类风险开展全方位、系统性和定量化的分析和测算。当前,我国政府对战略风险的研判和应对能力亟待提升。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后,一方面,加强其对政府风险管理建设工作的统一领导或指导,加强对推进政府风险管理工作的整体设计,建立和完善中央各有关部门参加的政府风险管理工作制度,加强对政府风险管理推进工作全过程的指导、监督检查和总结改进。同时,加快建立国家风险评估制度,调查、识别和管理综合国家安全领域的重大风险,建设政府风险管理经验快速推广的平台,促进政府内部以及与公众之间风险沟通的顺利开展。另一方面,充分发挥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战略规划功能,变被动的重大安全问题管理转为主动安全风险控制,制定国家风险管理总体规划、国家综合安全战略等重大政策,制定综合国家安全标准,将综合国家安全中的重大问题,与国民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结合起来统筹谋划,推动军民融合发展,统筹军队作战、国防动员、公共安全管理体系内的资源与相关社会资源的管理和共享,促进各类资源平灾结合、平战结合的共享集约化水平。

    

   发挥好战略支撑功能

   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通过合理配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相关职能,可以在以下领域提供战略支撑功能,解决困扰安全管理中的一些突出问题。

   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领导下,建立包括负有安全管理职责的中央领导在内的所有领导干部的岗位培训制度。从一些主要国家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实际职能来看,都直接负责或指导高级官员的重大安全危机管理培训。当前,应结合实际工作需要,真正把提高中高级公务员及其团队的管理能力作为安全管理培训工作的中心任务,抓紧制定重大安全危机中的高级领导干部安全管理岗位规章和行动指南,明确其岗位职责,促进其决策或指挥的科学性和规范化。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指导下,逐步建立党、政、军系统内的最高培训机构间的、针对高中级领导干部的综合国家安全协同培训制度,进一步整合综合国家安全管理领域内的培训资源,真正树立“用最好师资、最优方法,开展最具针对性的培训”的理念,促进包括中央领导在内的各级领导干部真正履行好其岗位需要的安全管理职责。

   建立国家重大安全事件应急演练制度。应急演练是检验和提高安全管理部门和人员实战能力的重要手段。当前,应结合国家综合安全管理工作的实际特点,应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指导下,在建立和完善中央政府定期演练制度,围绕我国面临的重大安全风险,开展跨省、跨部门、中央领导直接参与的综合性演习,以加强中央和地方之间、各部门间、军地之间的协调意识和支持支援能力,切实加强高风险突发事件的应对工作。

   加强重大安全管理中的评估制度设计。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有利于加强对安全管理工作的评估和总结,应注意以下方面:一是抓紧建立重大安全事件评估和改进制度,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为及时总结整个安全管理领域的教训提供了重要支撑,应针对每次的对重大安全事件开展调查和评估工作,及时查找和总结安全管理工作中存在的教训,并加强相应的及时改进工作的制度设计;二是开展重大安全政策的评估工作,比如,定期开展包括国防政策、国家安全战略等方面的评估工作;三是加强对国外安全政策的评估和分析工作,充分借鉴国外安全管理工作的经验和教训,为完善我国的安全政策提供参考,为我国的海外活动和公民保护提供指导和建议。

    

   来源:学习时报

  

    进入专题: 国家安全委员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83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