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平壤祸起萧墙余震可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6 次 更新时间:2013-12-25 20:49:12

进入专题: 朝鲜问题  

薛理泰  

    

   美国国务卿克里在评论金正恩处死张成泽之事时,将金正恩同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相比。萨达姆也曾经将在座的官员中拖出一人执行死刑,众人胆战心惊,股慄欲堕。克里表示,过去数月以来,平壤处决了多名高官,近日张成泽又被鲁莽、残酷地处决,这既说明金正恩性情多变、做事鲁莽,也成为平壤政局不稳的危险征兆。核武器掌握在这样的独裁者手中,瞻望前景,令人不寒而栗。

   金正恩秉承了祖父金日成的冷血基因,不是易与之辈。2012年春,他刚继承其父留下的权杖,就着手翦除张成泽的羽翼了。他逐步下子布局,在军队中擢拔亲信。当年4月,他任命劳动党中央书记崔龙海为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总政治局组织部局长金元弘为国家安全保卫部部长,并在崔、金诸人协助下,又在军队内部进行大规模的人事调整,提拔了大批新人,于是直接掌握了敏感而要害的部门。

   金正恩之所以处决张成泽,或许还同平壤政坛少壮派与元老派的争斗有关。金正恩擢拔大批新贵,既无视元老派的感受,又冲击了平壤官场的既定规律,自然会受到元老派的抵制。元老派认为金正恩决不会对亲姑父、首席顾命大臣下手,于是纷纷以张成泽为护符,对金正恩的举措进行消极抵制;而在少壮派的心目中,既然元老派以张成泽为护符,则要打击元老派,必须“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先从张成泽下手,一旦张成泽落马,元老派势必鸟兽散。

   当然,张成泽从政这么多年,尤其在金正日执政期间,恃宠而骄,平日得罪多人,短处可以信手拈来,所谓的“罪行”是现成的。关键在于最高领袖如何下决心了。

   金正恩掌权以来,其父留下辅政班底的核心均被血腥清洗。张成泽被指控的罪名尤其严重,牵涉面复杂而广泛。张被指控在党政军各方面深植人脉,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派系。以金氏家族在传统上对待政敌手段之残忍、彻底,很难想象金正恩对张成泽派系的清洗会戛然而止。

   况且,金正恩开罪了以其父留下的辅政班底为代表的元老派,已经种下了仇隙之源,倘若斗争不够无情而彻底,则无异于埋下了隐患。再说,金正恩的左右既已开了杀戒,同元老派积下了怨仇,自然也担心金正恩半途而废,以致日后金正恩同元老派和解时,他们反而可能成为替罪羊。如此,今日他们所作所为,岂非枉做小人?当前正值用人之际,金正恩对其左右的隐忧也不能不予以考虑。

   然而,金正恩毕竟掌权时间太短,立足不稳。2010年9月,金正恩的接班人地位才被确立。次年底,金正日突然撒手西归,金正恩乃接过权杖。而当年金正日接替其父金日成的地位之前,操控平壤党政军各要害机构的运转,已逾十年。金正日接班时的权力基础,仿佛蒋经国当年从其父手中接过权杖时的情况。据此,金正日、金正恩父子俩接班时的背景情况截然不同。

   另外,在平壤政坛,排资论辈的传统根深蒂固,不是最高领袖一时的施政措施所能祛除的。读者从新闻图片上可以发现,平壤军政界不少高官已届耄耋年纪,仍然在位不退,即可领悟这一传统扎根之深。在文革中后期,众多老干部东山再起,纷纷担任要职。以毛泽东威望之高,权柄之重,到头来尚且要妥协,不能完全无视排资论辈的传统,何况金正恩这位年仅30岁的后起之辈?所以,平壤政坛余震可期。

   倘若金正恩及左右依然加紧铲除政敌之派系,则说明其政权仍未巩固。在可以预期的未来,朝鲜的清洗行动是否加剧,是衡量金政权是否稳固的指针之一。而目前朝鲜面临国内外挑战之险恶,同金日成时代迥异。

   当年韩战刚结束,朝鲜仰仗有苏联、中国两个大国的支撑,国家安全无虞,经济状况又比韩国强劲有力。金日成率性妄为,国内外都没有制约的因素。如今韩国富裕强大,举世皆知,对朝鲜构成鲜明的对比,朝鲜民众对此心知肚明;而朝核问题让邻国的高度警惕,又关系到核不扩散体制的完整性,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严重关注。尤其事关重大的是,由于平壤在朝核问题上屡次出尔反尔,罔顾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已经忍无可忍。假若朝鲜再度行差踏错,过去中国对其一贯支持的立场,或许发生巨大的变化,这种可能性似乎不能排除。

   基此,一旦平壤清洗行动加剧,必然会在各层面触发若干反弹,并引起韩国、美国、日本甚至中国的互动,迟早会影响到金正恩政权的权威和稳固性。设若如此,则平壤政坛之系列性变动,堪称余震未息,以致再次出现突发性事件,也不是不可预期的。

   金正恩在会场逮捕张成泽,旋即处死。这种恐怖场景不多见,犹如民国初期督理军务的新疆巡按使杨增新在酒席上杀人。

   1916年,袁世凯加紧称帝。蔡锷在云南发起护国讨袁,派人去劝说云南籍的杨增新起兵讨袁。杨增新置之不理。蔡锷派遣的特使游说督署副官长兼护卫军营长夏鼎、督署卫队营长李寅等人,彼此同意推翻杨增新以后响应护国运动。杨增新得到密报后,部署镇压行动。

   元宵节前一天,杨增新在督署宴客时,带入两名手持大刀的卫兵,手指夏鼎喊一声:“砍夏鼎!”瞬间,卫兵手起刀落,夏鼎热血四溅,身首异处。众人惊魂未定,杨增新又突然手指李寅,下令:“砍李寅!”卫兵冲到李的身边,挥刀砍去。李寅颈部被砍伤,血沫飞溅,挣扎逃跑时又被乱刀砍死。众人变色,全身颤抖不已。

   清人方知航写《剃头诗》:“请看剃头者,人亦剃其头”。杨增新在酒宴上杀人,其后也被其部下樊耀南暗杀于酒宴上。1928年7月7日,樊耀南经过密谋,在精心布置的宴会上枪杀了杨增新。

   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来源: 联合早报网

  

    进入专题: 朝鲜问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826.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