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植荣:从国外外语教学反思中国疯狂英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07 次 更新时间:2013-11-05 19:35

进入专题: 外语教学  

刘植荣  


最近多地密集出台的“高考改革方案”纷纷拿英语开刀,引起人们的关注和热议。其中,北京市公布的教学改革方案规定,小学三年级前不开设英语课,从2016年起高考英语由150分减为100分,中考英语由120分减为100分。

10月26日,手机腾讯网发起的15万网友参加的调查显示,网友一边倒地赞成高考取消英语或降低英语权重,认为在学习英语上耗费的精力超过了其他学科,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超过八成的人觉得英语在其工作中“基本没用”或“完全没用”;57%的人认为高考应取消英语。

本文通过分析典型国家的外语教学及其效果来反思中国的英语教学。

 

外语很重要,但不需全民学

语言是一种交际工具,这和其他工具一样,需要我们花费很多时间学习如何应用这种工具。学了一种外语如果长时间不用,就会对应用这种工具感到生疏,甚至失去应用这种工具的能力。为此,要想学一种外语,首先你要问自己,你准备用这个工具做什么?是为了搞科研查考外国文献,还是为了出国留学?没有目的地学习外语,无疑是费力不讨好的事。

当然,对把外语作为工具谋生的人来说,外语就必须要精通了,半吊子外语是要误大事的。

2008年2月7日,我去埃塞俄比亚历史古城阿克苏姆的路上,有一个镇子叫阿德瓦,历史上著名的阿德瓦战役就发生在这里,而引爆这场战役的导火线却是一个翻译。

埃塞俄比亚1889年5月2日与意大利签订了《戊沙勒条约》,该条约先由意大利特使用意大利文起草,然后由埃塞俄比亚翻译格拉兹玛赤·尤赛夫翻译成阿姆哈拉文,埃塞俄比亚皇帝米尼力克看了阿姆哈拉文本后就签了字。

后来却发现,意大利文本第十七条规定“由意大利负责埃塞俄比亚对欧洲各国的外交事务”,而阿姆哈拉文本的第十七条则给翻译成了“米尼力克皇帝在处理外交事务时,可以让意大利参与调解”。显然,翻译者将原文的意思曲解了。

出现分歧后,米尼力克要求意大利修改意大利文本,但意大利坚持这个条约的有效性。两国谈判无果,诉诸武力解决,最后埃塞俄比亚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为了国际交流与合作,为了人类文明的传播,为了吸收世界先进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国家必须有一批优秀的外语专业人才。但是,这并非要求全民学外语,就像国家需要音乐人才,而无需全民弹钢琴一样。否则,举国学外语,劳民伤财,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

 

外语在英国初中是必修课,但在其他教育阶段只是选修课

作为英语发源地的英国虽然努力向全世界输出英语,但英国人却对外语学习缺乏热情。

根据英国的《2002年教育法》,英国的外语课程只对第三阶段(11-14岁,相当于中国的初中)学生作为必修课,而在其他教育阶段,外语只作为选修课。其实,英国很多小学根本就不开设外语课,很多学生自然也就没有选修的机会。英国有5门课从小学到高中贯彻始终,它们是:英语、数学、科学、信息技术、体育。

英国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在14岁至16岁的学生中,不学外语的人比20世纪90年代翻了一番。2011年38万中学生参加普通中等教育证书考试时没有通过外语科目;报考法语的考生仅为154221人,比上一年下降了15%;报考德语的考生为60887,比上一年下降了13%。

在大学也是如此,注册外语专业的大学生逐年减少,根据英国《卫报》2013年9月11日的报道,在过去10年里,英国大学的外语系关闭了40%。

为了扭转学习外语的学生人数不断下降的趋势,英国政府决定,从2014年9月起,全国7岁至11岁小学生必修一门外语课。不过,教育界人士对政府提出的外语教育计划能否有效实施表示怀疑,原因有二,一是缺乏外语教师,而是学生缺乏学习外语的热情。

英国人不愿学外语主要是英语已成为世界垄断性语言所致。世界上有60个国家和28个地区把英语列为官方语言,很多国家把英语作为第一外语,互联网上的英语资源占90%,所以说,不学外语的英国人走遍世界也很少遇到语言沟通上的障碍。

 

英语不是美国官方语言,很多小学只是把外语作为课外兴趣

我在国外工作时常听人们说这样一句话:“英语生在英国,长在美国,死在印度。”意思是说,英国人创造了英语,但现在美式英语却风行世界,而印度英语很糟糕,很难听懂。

尽管美式英语受到推崇,但美国并不规定英语为官方语言,其目的就是倡导文化多元化,避免语言歧视。美国联邦政府的重要文件均用英语、西班牙语、汉语、韩语、俄语和越南语等文本发布,以照顾各地移民的权益,体现种族平等。

和英国人一样,美国人学习外语的兴趣也不大。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也试图在中小学推广外语教学,但收效甚微,开设外语课的小学仅占22%。现在,很多美国小学只是把外语作为一种课外兴趣,学校临时聘请移民学生家长讲课。我的一个移民美国的朋友因有孩子上小学,就常被孩子所在的学校请去当临时汉语教师。

 

原殖民地国家没“外语”,因为“外语”是其官方语言

原殖民地国家已把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这些欧洲宗主国的语言作为官方语言或通用语言,因此,不再把它们作为“外语”进行教学。

喀麦隆共10个省,讲英语的西北省和西南省曾是英国的殖民地,讲法语的其他8个省曾是法国的殖民地,因此,英语和法语都是喀麦隆的官方语言。1998年4月14日颁布的《喀麦隆教育方针》规定,政府要“促进民族语言”,国家给予民族语言一定的地位,鼓励公民使用民族语言,号召公务员能讲一种或几种民族语言。

喀麦隆的普通教育分学前教育(2年)、初等教育(6年)、中等教育(7年)、职业教育(2-3年)和高等教育(3-4年)。喀麦隆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要求使用两种官方语言中的一种教学,根据学校所在的语言区选择,即英语区的用英语教学,法语区的用法语教学。从六年级开始,必须加上第二官方语言的课程。

2001年4月16日颁布的第5号法令要求大学要推行双语教育,以体现国家各民族的统一和互相融合,但坐落在西南省省会的布埃亚大学坚持实行纯英语教学。

尽管喀麦隆把法语和英语作为官方语言和教学语言,但我在喀麦隆工作期间发现,居民日常生活中多用自己的部落语言。近些年来,皮津英语日渐流行。皮津英语是一种英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本地土语混合在一起的独特语言。例如,“奶奶到学校接我弟弟去了”这句话,里面就有英语、法语和当地土语。

 

埃塞俄比亚虽没被殖民过,但通用英语

埃塞俄比亚宪法规定,所有民族语言具有平等的法律地位,阿姆哈拉语为联邦政府的工作语言,各州自己规定本州的工作语言。埃塞俄比亚虽然没有被殖民的历史,但受周围原殖民地国家的影响,联邦政府努力推行英语,政府文件均以阿姆哈拉语和英语双语印刷,公务员一般都能看懂英语材料,但能讲流利英语的并不多。

由于埃塞俄比亚被意大利人占领过,该国讲意大利语的人也不在少数,我在埃塞俄比亚工作时的司机Nebyou就讲流利的意大利语。

埃塞俄比亚的小学为1-5年级,初中为6-8年级,高中为9-12年级。学生从初中开始学习英语,高中及大学的教材除了阿姆哈拉语课程外,都用英语授课,教材也用英语。我曾问过一个埃塞俄比亚同事为什么数学、物理、化学等课程要用英语授课,他说,阿姆哈拉语词汇有限,用阿姆哈拉语无法解释这些自然科学。

尽管英语几乎是埃塞俄比亚的教育语言,但埃塞俄比亚人的英语水平我不敢恭维。我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一个修车行,见一英国人无法与修车师傅用英语交流,急得这个英国人朝修车师傅大叫:“你讲的是英语吗?!”

 

国家的盛衰与语言无关,日本英语水平不如阿富汗

中国不少人把国家落后归咎于汉语低级,鲁迅曾愤慨地喊出“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吕叔湘也断言“电子计算机是汉字的掘墓人”。

历史事实证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科技进步与文明程度,与这个国家使用的语言无关。中国使用汉语,在历史上也曾辉煌过。根据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麦迪逊的研究,公元960年,中国人均GDP超过了欧洲,在此后的4个世纪里一直保持世界领先地位。如果按照GDP总量比较,中国从公元1世纪到鸦片战争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12年世界人均GDP最高的10个国家除澳大利亚外,没有一个国家的官方语言是英语。非洲多数国家的官方语言是英语或法语,但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也大多集中在非洲,把英语作为官方语言或通用语言的索马里、马拉维、埃塞俄比亚、利比里亚人均GDP排名分别是倒数第一、倒数第三、倒数第六、倒数第七。

谁也不能否认日本的科学技术世界领先地位,但日本从2011年4月才开始把英语确定为小学5-6年级的必修课。日本人的英语水平在世界上也属于较低的,2012年的托福(iBT,满分为120分)考试,日本考生的平均水平仅为70分,还不如老挝和阿富汗考生的分数高。

日本主要是通过培养外语专业人才,把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现代管理制度及时介绍到国内,我们汉语里的很多词汇也是从日语转借来的,如电话、调查、法律、方法、干部、革命、积极、计划、阶级、节约、经济、经验、精神、文明、政策、政党、政府、政治等。

所以说,影响经济发展进程的不是语言,而是观念,是思想开放程度,是社会政治制度。

 

汉语是科学语言,讲国语是文化自信

世界很多民族都热爱着自己的母语。一次,我在巴黎陪美国来的一个朋友去一家旅行社办理登记手续,朋友对接待小姐讲英语,可接待小姐用法语作答,我不得不给朋友当翻译。显然,接待小姐是懂英语的,但她就是不说:在我的地盘上我做主,讲母语是民族的尊严。

法国规定,法国公职人员在法国本土上举行的任何国际会议不准讲外语。包括进口商品在内的任何商品在法国销售,标签或说明必须用法语,否则就是违法,不得销售。

2006年3月23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首脑会议上,法国商界领袖塞埃用英语发言,法国总统希拉克、外长布拉齐及财政部长布雷东愤然离开会场以示抗议,直到塞埃发言完毕才返回会场。

反观中国,几年前在上海召开的“第四届全球华人物理学家大会”要求全程使用英语,有海外华裔学者提出用汉英双语,竟被组织者以国际惯例为由拒绝。美籍华裔科学家丁肇中坚持用汉语作报告,成了一个百分百的华人;而土生土长的中国科学家用半生不熟的英语作报告,反而成了“假洋鬼子”。

近几年来,外国把汉语列为外语的学校不断增多,美国纽约市甚至把汉语作为官方语言之一,汉语的国际地位不断提高,我们完全没必要妄自菲薄,重英语轻汉语。

汉语是严谨、科学、简练的语言。例如,“杨树”,即使你第一次见到这个词也知道是一种树,而英语的“poplar”,你不认识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英语里有个医学词汇“pneumonoultramicroscopicsilicovolcanoconiosis”,45个字母,像一条蜈蚣,母语是英语的人认识这个词的人并不多,能正确拼写出这个词的更是寥寥无几,其实这个词用汉语说很简单——“尘肺病”。用汉语说“98”这个数字很简单——“九十八”,要用法语说就是“quatre-vingt-dix-huit”,直译就是“四乘以二十加十再加八”。

美国自由作家鲁道夫·弗莱施博士认为,汉语没有文法,是装配线式语言,是世界上最成熟、最简洁的语言。20世纪中期,他在纽约大学开设培训高级记者的写作班,让学员按汉语遣词造句的方式写英语文章。

用同样大小的字体印刷,汉语印刷品的篇幅仅是拼音文字的三分之二,如果世界上用汉语的人多了,就会减少纸张消耗,减少树木砍伐,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这更有利于生态环境。

 

耗费大量资源的中国式英语教学收效不佳

中国人从幼儿园到大学甚至研究生,一路学英语,走向社会还要不断学英语,因为各类职称考试把英语作为必考科目。我们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和财力学习英语,英语水平究竟如何呢?

最近,一项对全球170万18岁以上成年英语学习者的测试成绩评估报告表明,在全球54个非英语母语国家和地区中,中国大陆排名第36位,属于低熟练度水平。

2011年,EF英孚教育历时4年,广泛采取44个母语为非英语国家及地区的200多万测试者成绩后,发布了全球首个《英语熟练度指标报告》。报告显示:北欧国家挪威排名第一,亚洲地区第一为全球排名第9位的马来西亚,韩国排名13位,日本排名14位,中国排名29位,不敌马来西亚及日韩。

而2004年和2005年的雅思考试,中国考生平均成绩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成绩,口语考试成绩全球倒数第一。2012年托福考试世界平均分为80.5分,中国大陆考生的成绩为77分,与越南相当,而我们的邻居巴基斯坦为90分,朝鲜为80分,韩国为84分,尼泊尔为81分,不丹为79分,孟加拉国为84分。

有机构研究称,中国大学生只会应付考试,学了十几年的英语,能实现无障碍交流的人不超过5%。《环球时报》2013年9月12日报道称,在南海问题的国际研讨会上,“有中方与会者无法很好地用英语发言,或听不懂别人的问题,只能大段背诵有关南海问题的外交辞令,甚至被场下的人嘲笑。”

连外交人员和经常参加国际会议的专家都无法完全做到用英语与外国人无障碍交流,可想而知那些没机会走出过国门的人的英语水平该是如何。郑州市民赵丽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认为“我们的英语教育完全是在浪费生命”,她说:“我学了10年英语,六级也过了,可到了美国连个咖啡也不会点。”

我们的英语教学走向了极端道路,过分强调英语的重要性,使不少国人英语没学好,汉语也丢了。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学英语的时间多了,学汉语和其他学科的时间就少了。在2005年6月复旦大学举办的汉语言文字大赛上,夺得第一名的竟是个外国人!

现在是我们对英语教学进行深刻反思的时候了。语言是民族的命脉,是民族凝聚力的所在,是民族独立的象征,让英语与汉语平起平坐是对民族文化不自信的表现。

教育和人事部门应认真研究对英语教学和职称考试的改革,建议小学和初中把英语作为选修课,让学生根据自己的语言能力和将来的志向选择是否学习一门外语。高中可把英语作必修课,但英语考试的分值应大幅下调。对非外语专业的专业技术人员来说,取消他们职称考试中的外语考试,重点考核他们的专业技术水平,独立思考和创新意识,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一旦出问题,就会影响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福祉,影响到民族的未来。需要强调的是,英语教学改革一定要走群众路线,多听取百姓的意见,防止官员专家闭门造车“顶层设计”。

    进入专题: 外语教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9254.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