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竹:论侵权事故责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4 次 更新时间:2013-10-31 23:09:49

进入专题: 侵权事故责任  

王竹  

    

   【摘要】由于缺乏对“事故”概念的系统研究,我国现行立法、司法和理论上“事故”用语呈现出混乱局面。事故的法律事实属性是事件而非行为。侵权法上所称事故,是指在特定的领域,达到法律规定的对特定人身和财产造成重大损害的事故标准,承担侵权责任的突发违法意外事件,但不包括纯粹的自然灾害。鉴于侵权事故与侵权行为在本质上的区别,应该明确侵权事故法的独立性,确立侵权法律事实二分法体系。侵权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一般以无过错责任为原则,以过错推定责任为补充,在行为与事件的模糊地带适用过错责任。

   【关键词】事故;属加种差;法律事实;事件;侵权事故法

    

   全国人大官方网站“中国人大网”于2009年11月初公布了《侵权责任法》(公开征求意见稿),该“草案”第17条规定:“因交通事故、矿山事故等侵权行为造成死亡人数较多的,可以不考虑年龄、收入状况等因素,以同一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该规定试图在大规模侵权事故责任领域适用等额赔偿制度的尝试,一方面并非是对社会上“同命不同价”质疑的正面回应,另一方面也混淆了侵权事故与侵权行为的界限。而近年来各类事故频发,社会影响重大,相关领域立法、司法解释相继出台,侵权事故责任逐渐成为了侵权法研究的重要领域。随着侵权法领域出现了如此众多的以“事故责任”冠名的侵权类型,对于“侵权事故责任”的宏观研究意义也就凸现出来了。本文试图对侵权事故责任的若干基础理论问题进行尝试性的研究。

   一、我国现行立法、司法和理论上“事故”用语混乱局面

   由于缺乏对“事故”这一法律概念的系统研究,我国现行立法、司法和理论研究中均未形成较为规范的“事故”统一用语。根据笔者的检索,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中,无法律标题包括“事故”字样,标题包括“事故”的行政法规38篇、司法解释28篇,部门规章584篇,团体规定、行业规定、军事法规、军事规章及其他5篇。[1]笔者将以这些文本为考察对象,来研究我国现行法的“事故”用语。

   总的来说,刑法类司法解释的事故责任体系与刑法典规定的相关罪名基本符合,体现出刑法法定主义下的和谐体系,包括重大飞行事故、铁路运营安全事故、重大责任事故、重大劳动安全事故、工程重大安全事故、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消防责任事故、医疗事故、重大环境污染事故和采集、供应血液、制作、供应血液制品事故。考虑到旧刑法司法解释中“如果偷开汽车中确因过失撞死、撞伤了人或者撞坏了车辆的,应按交通肇事论处。”[2]的精神,交通肇事、危险物品肇事、武器装备肇事的“肇事”,应该理解为“引起事故”,也应该归入“事故”。[3]《刑法》第七十八条:“……有下列重大立功表现之一的,应当减刑:……(五)在抗御自然灾害或者排除重大事故中,有突出表现的;……”因此作为减刑理由的事故并不限于刑法分则规定的上述事故,应为与自然灾害严重程度相当的其他恶性事件。

   民事法律和司法解释中涉及到的事故包括:道路交通事故、医疗事故、涉外海上交通事故、海损事故、船舶保险事故等,都是社会生活领域较为突出的事故类型,其中交通事故和医疗事故领域的法律规定较为完善。原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试行)》(法发〔2000〕26号)中,第七大类“海事纠纷”的第202小类“海上重大责任事故纠纷”使用了“事故”的用语,而近邻的第203小类“船舶碰撞纠纷”则未使用“事故”用语;第八大类“人身权纠纷”第214小类“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中(1)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6)医疗事故损害赔偿纠纷、(7)工伤事故损害赔偿纠纷使用了“事故”用语,而(2)铁路旅客运输损害赔偿纠纷、(3)水上旅客运输损害赔偿纠纷、(4)航空旅客运输损害赔偿纠纷、(5)航空器对地、水面上第三人损害赔偿纠纷未使用“事故”用语。2008年新公布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法发〔2008〕11号)中有类似的情况,第一部分“人格权纠纷”一、“人格权纠纷”第1小类“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中,(1)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和(3)工伤事故损害赔偿纠纷使用了“事故”的用语,而(2)医疗损害赔偿纠纷、(4)水上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5)航空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6)航空器对地、水面上第三人损害赔偿纠纷和(7)触电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就没有使用“事故”字样,即在原《民事案件案由规定(试行)》中的医疗事故被“去事故化”了,这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法[2003]20号)的基本精神。在第七部分“海事海商纠纷”十九、“海事海商纠纷”中也存在类似情况。笔者无法从上述对比中发现确立为“事故”的标准,尤其是道路交通事故和铁路、水上、航空旅客运输损害之间,并无重大差异,在其他法律文件中后几类也被称为事故,因此只能认为是用语习惯问题。

   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涉及的事故领域包括:食品安全事故、地铁事故、安全生产事故、民用航空器飞行事故、铁路行车事故、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煤矿瓦斯爆炸事故、核事故、核电厂核事故、爆炸事故、火灾事故、企业职工伤亡事故、伤亡事故、房屋倒塌事故、火车与其他车辆碰撞事故等,无明显的立法规划体系。部门规章体系就更显得混乱,涉及铁道部、交通部、卫生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等20多个行政部门上百种大大小小的事故,甚至运动创伤[4]也被称为事故。

   可见,除了刑法及其相关司法解释外,其他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体系中的事故规范具有很强的实用主义特点,命名显然是较为随意,不具有客观标准的。在理论研究上,这种用语就更加的随意,没有确定的标准。到底什么样的侵权责任,才能被称为“事故责任”,缺乏明确的判断标准,这是理论研究上的重大缺陷。如果未来《侵权责任法》试图对“侵权事故责任”进行规定,就必须对“事故”概念进行研究。

    

   二、侵权法上“事故”的概念

   (一)事故的定义方法:“属加种差+对象描绘”

   我国现行法律规范对各类事故鲜有定义,甚至《安全生产法》都未定义生产安全事故。少有的定义也是针对具体的事故类型,如医疗事故、交通事故、工程建设事故等,理论上缺乏对宏观的事故进行科学的定义。事故概念的外延定义方法有两种路径选择,一种是列举式的,一种是属加种差式的。所谓列举,即把所有被认为是事故的,都通过立法进行列举,这便是我国现行的立法模式,这种方式的问题很明显,无法建立事故责任的特殊规则,不利于理论的发展。所谓的属加种差,即寻找民法理论体系中与事故抽象层次最为接近的上位概念为“属”,通过对事故不同于“属”内其他“种”的特性来界定事故的范围。再综合对事故本身的描绘来丰富其内涵,最终完善定义的方法。这种“属加种差+对象描绘”方法界定出的事故是一个具有开放性的集合,立法上的事故不过是对这个集合的体系化和逐个规范。

   (二)寻找“属”:对事故法律事实属性的反思

   法律事实是民法的基本概念,权利之发生、变更、消灭及其他一切法律上之效力,皆为构成法律要件之法律事实所引起者。在民法理论上,法律事实分为自然之事实和人之行为,自然之事实又包括状态与事件。[5]侵权法上的事故也是一种法律事实,显然不是状态,因此需要确定的是,事故的法律事实属性到底是人之行为还是事件。

   1、对侵权法上的广义行为理论的反思

   在传统侵权行为法理论中,从《阿奎利亚法》开始,行为一直是侵权责任要件学说因果关系要件中的致害因的唯一属性,似乎确定无疑。狭义的行为,是发端于人类思想之身体动静;行为为发端于人类思想之身体动静,即行为须本于吾人之意思活动为之,苟非本于吾人之意思活动,不问其外部强制或内部强制,均非真正的行为。[6] 广义上的行为,还包括行为主体对支配、管领下的物件所体现的作为或不作为。[7]对于这种广义的行为,学者常举例建筑物上搁置物、悬挂物坠落、建筑物倒塌致人损害,或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为能力人致人损害等。实际上,这些所谓的“广义行为”,在民事法律事实的分类中,均为典型的事件。可见,在侵权法领域,行为这一概念由于侵权法本身的发展需要,已经扩展到了部分本属于事件的领域;或者说,在行为和事件的模糊地带,侵权法更多的选择了行为而非事件作为立法构造的基本模型。这一选择,在侵权法的发展过程中,对于维护侵权法的体系性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保障作用。

   但需要提醒注意的是,《阿奎里亚法》所规定的,不过是两类典型的过错侵权行为,而未涉及事故。而《法学阶梯》第四卷第三篇亚奎里法第三条明确指出“因偶然事故杀害者,不适用亚奎里法,但以加害人自身并无任何过错者为限,因为亚奎里法不但处罚故意,同时也处罚过错。”尽管后世对于这一条文的关注远远逊于《阿奎利亚法》,但这却是罗马法上对事故责任的基本规定。笔者不禁怀疑,在侵权法的发展过程中,事故的事件属性为什么被忽略了呢?

   2、对其他法律领域的事故属性考察

   纵观整个民法,将事故作为事件的立法思维一直没有完全退出理论的历史舞台,不过是没有进入到侵权法的主流视野中罢了:

   在物权法领域,《法学阶梯》第二卷第一篇物的分类第27条:“……如由于偶然事故而非由于所有人的意图,致使彼此的材料,无论种类是否相同,发生混和时,法律后果仍然相同。”第28条:“……如果由于偶然事故发生混杂,或铁提不得你的同意而予以混杂,混杂物不视为共同所有,因为单个物体仍保持着原来的性质;……”[8]类似的添附规定广泛的见于后世民法典。用益权领域,《法国民法典》第607条“无论是所有权人,还是用益权人,均不对因破旧而引起的倒塌或因偶然事故引起的毁坏,负重建义务。”《德国民法典》第1045条第1款:“如果保险符合通常经营,在用益权存续期间,用益权人应由自己负担费用,对物的火灾损害或者其他损害及其他事故进行保险。……”《瑞士民法典》第725条第1款规定:“因水、风、雪崩或其他自然力量或偶然的事件,他人的动产移入其管理的范围时,或他人的动物进入其管理的范围时,该所有人对物有拾得人的权利及义务。”尽管前文的研究表明严重性是事故的重要属性,但这并不决定事故的属性质。在不考虑严重程度的前提下,事故与“因水、风、雪崩或其他自然力量或偶然的事件”的“移入”具有同样的属性,即“事件”。

在合同领域,罗马法谚有云:“意外事件让债务人倒霉。”《法学阶梯》第三卷第十四篇以要物方式缔结债务的各种方式第2条:“……消费借贷者,如因偶然事故,例如火灾、房屋倒塌、船舶遇难、盗贼,敌人的袭击,而丧失其所受领的物,仍然受债务的拘束。至于使用借贷者,当然应以极大注意保管其物;……但是他对于因不可抗力或非常事故发生的损害,则不负责任,除非事故是由于他的过错所造成的。可是,假若你在旅行中随身携带借用物,遇盗贼敌人袭击,或因船舶遭难而丧失时,毫无疑问,仍应负返还之责。……”第4条:“……如已尽了注意,但由于偶然事故,致使质物灭失的,债权人不负责任,并且不妨碍他行使债权。”[9]《法国民法典》第1733条:“承租人如不能证明下列情形之一存在时,对于火灾应负赔偿责任:火灾系由意外事故或不可抗力或建筑的瑕疵而引起者;……”第1754条:“除有相反的约定外,应归承租人负担的修缮或所费不大的修缮……窗上玻璃的修补;但因霰雹或其他意外事故及不可抗力等不应由承租人负责的事由而破坏者,不在此限;……”第1773条“前条契约规定应仅限于通常的意外事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侵权事故责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098.html
文章来源:《望江法学》(第三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