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谨防民粹经济学的“诱错”式改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0 次 更新时间:2013-10-17 23:40:10

进入专题: 民粹经济学  

高连奎  

  
10月14日《环球时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民粹主义大发酵不是中国社会之福》,指出 “由于网络民粹主义表现出过于清晰的政治方向性,它已不是单纯的情绪和思潮,而是政治化了的民粹主义”,“围绕民粹主义中国社会在形成一些通常不可思议的价值观及政治组合,并使一些原本局限在一定范围和领域的争议扩散向全社会”。笔者认为这种批判是及时的,也准确把握住了中国当下舆论与政治的生态特点。

   如果问哪种经济学在中国最流行,其实不是凯恩斯主义,也不是新自由主义,而是民粹经济学。民粹经济学不是任何学派,而是一种社会现象。民粹经济学就像垃圾食品一样,虽然有着良好的气味,但是毫无营养,应该得到抵制。中国人需要经济知识,而传播这种知识的应该是专业经济学家,而不是民粹经济学家、媒体经济学家。

    

   经济领域的专业派和民粹派

   中国经济界也分为两派,一个是专业派,一个是民粹派,专业派的特点是问题是什么就说什么,走专业路线,而民粹派则不同,民粹派是民众喜欢什么就说什么,而不管事实到底如何。民粹派也可以是左派也可以是右派,所以大家经常看到一些左派和右派的经济学家观点能够完全一致,因为他们都是民粹派,而非专业派。

   民粹主义与民本主义完全不同,民粹主义是迎合民众的短期需求,而民本主义则是迎合的民众的长期需求。民粹主义散布的往往是利近害远,短多长空,似是而非的论调,是一种巫毒,民众在民粹的巫毒迷惑下,以为民粹派是在为自己办事,其实不然,而且正好相反。当下媒体多有民粹倾向,因此往往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成为了民粹主义的帮手,而这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民众与生俱来的自利心理和信息不对称,民粹主义者利用的就是这点。

   “主义”的背后是利益,哪怕是最华丽辞藻修饰的主义,揭开盖头之后都是赤裸裸的阶层、集团乃至个人的利益。当下中国和世界流行的民粹主义从政治学光谱上属于右翼民粹主义,是一套拒绝现有政治共识,结合自由放任自由主义与反政府主义的政治哲学。之所以称为右派是因他们拒绝社会平等与相关的政府方案、反对社会融合,是右翼中最右的一支。

   右翼民粹主义不等于平民立场,更不等于合理的平民利益诉求,而是带有很强的精英色彩。这些人主张极端个人主义,甚至连福利都反对。右翼民粹主义是20世纪最后30年时间里新兴的一股政治力量,并且迅速扩展,尤其是在西欧。它们利用民粹主义动员策略,进行蛊惑人心的宣传,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和稳定,危及民主政治的发展,使政界和民众忧虑不安,最有代表性的是美国的茶党、中国的铅笔社等。

   当传统传媒领域仍然是社会精英盘踞的地方,互联网或都市报上涌起了民粹主义的大潮,各色的知识分子在发言,普通民众也直接表达。但喧嚣过后,人们发现,其实网络并没有给民间人士提供更大的话语平台,反而给那些传统精英提供了冒充民间的平台,这些传统精英,也随时会从虚拟集聚演变成社会运动。

   在美国,民粹主义主要表现为茶党,茶叶党主张一种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强调财政上的保守主义和反政府。但他们许多人不只是反对“大政府”(亦即庞大政府支出),甚至是根本不喜欢政府存在,尤其是痛恨收税的国税局。它们利用的是经济衰退形势下人们不安全感的加强和对政府的怀疑。在茶党掀起的民粹主义政治气候中——53%的茶党分子对华盛顿政客感到愤怒,认为美国政府不需要一个修补匠,需要大卸八块的拆卸工。

   金融危机发生后,首先爆发的不是“占领华尔街”运动,而是“茶党”运动,因此当时很让人困惑,为什么这次是右翼,而非左翼?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马克里拉给出了一个解释:因为金融风暴的原因或是经济法案都太复杂,人们很难理解,只知道这会强化政府角色,而极右派名嘴们则刻意把问题简单化,恐吓民众,把政府妖魔化。所以越是危机,人们越不相信政府。而且这些茶党分子自身也出现了自相矛盾之处,例如他们在措辞上反精英,但茶党成员却把选票投给保守派的政客,这些政客恰恰是为他们所厌恶的金融资本家和商业精英服务,简直是一群被人利用的傻瓜。

   而美国的前总统小布什也是个右翼民粹总统,其支持者集中在南方文化程度较低的地区,特别是没有上过大学的群体中,他把共和党从华尔街精英党转化为大老粗党。

   马克思曾说,只有当思想回应了大众的诉求以后才能发挥力量。但后现代主义条件下,人们又拒绝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历史和社会的宏大叙事,更多是依据表面性的判断,这就给某些人提供了运作的空间。但欺骗是很难持久的,在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兴起后,“茶党”也就立马作鸟兽散了。而在中国宣传右翼民粹主义的人的虚假面貌也日渐被人看清,公众关注他们最开始也是抱着崇拜成功人士的简单想法,但慢慢发现巨大的阶层差距让人越来越难以认同他们的政治观点时,这些人也就不再具有吸引力了。

    

   谨防“诱错”式批判

   民众具有天生的反政府倾向,但民众这种反政府情绪是为了让政府做的更好,更多的负起社会责任,但这些民粹派则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或是自己的集团利益,他们从根本上是排斥政府,否定政府的存在,否定政府的作为,他们的要求其实与民众的要求背道而驰的,是对政府进行诱错。

   更需要指出的是这些人所批判的地方恰恰是政府做对了的地方,其实早就有清醒的学者指出,他们这是在“诱错”,他们批判政府的正确政策,其实是为了诱导政府作出不利于人民的错误决策。这在西方两党政治下是最常见的“战术”,让执政党犯错,然后自己再上台,一旦政府听信了他们,那最终受害的还是人民。相反,他们在对政府的正确政策进行批判的同时,却对政府的错误政策进行百般袒护。

   民粹主义能力巨大,危害性也大,民粹主义者反对权威,但他们又容不得反对派,甚至容不得“旁观者”。俄国民粹派当年有句名言:“谁不和我们在一起,谁就是反对我们;谁反对我们,谁就是我们的敌人;而对敌人就应该用一切手段加以消灭。”这跟中国的民粹派如出一辙。

   如果要制止这种情况,需要两方面的自律,一种是经济学家的自律,一种是媒体的自律,经济学家的自律需要的是学识水平的提高,而媒体的自律则是加强专业性,从而过滤掉那些民粹性的观点。现在的财经媒体人大部分都缺乏财经常识,而财经媒体的记者编辑,至少应该受过基本的经济学教育,真正受过教育的人,就不再会对这些民粹主义的东西感兴趣。

   开启民智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但煽动民粹主义却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情,而最可悲的事情是很多民粹主义的煽动者们却打着开启民智,或是对民众进行启蒙的幌子,其实贩卖的都是民粹主义的垃圾。民粹主义者们宣扬的巫毒经济学是中国面临的最大威胁。

   煽动民粹与启蒙不是一回事,中国要谨防一些人利用民粹主义对中国进行诱错式改革。

    进入专题: 民粹经济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64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