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计划:香港少年司法制度要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 次 更新时间:2013-09-21 23:54:41

进入专题: 少年司法制度  

刘计划  

  

  香港少年司法制度特色鲜明,制度完善,有较多值得内地学习借鉴之处。现对香港少年司法制度作一介绍。

  

  一、警察在少年刑事司法中的角色

  

  香港警务处对青少年犯罪问题实施的策略是,多机构合作,采取打击、预防、等级性惩教、康复跟进等多种措施。香港警察对犯罪的少年有一定的实体处置权,主要是通过警司警诫计划实现。

  (一)警司警诫计划简介

  当一名未满18岁的少年人因犯案而被拘捕及有足够证据被起诉时,警方可以按一般案件处理,将其起诉交由少年法庭处理。另一种做法就是警司警诫。所谓警司警诫,是根据律政司授权,由一名警司或以上职级的警务人员行使酌情权,向该名少年施行警诫,而非对其提出刑事检控,即不再交由少年法庭审理。该名接受警司警诫少年人须接受警方的监管,最长年期为两年或直至十八岁生日(两者中以较短的期限为准)。特别情况可以给予超过一次的警司警诫。警司警诫计划的目的是,免将少年犯带上法庭受审。因此,警司警诫计划为犯罪的少年提供了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二)警司警诫的适用条件

  警司警诫适用的先决条件包括:(1)有足够证据检控;(2)自愿及明确认罪;(3)父母或监护人同意。警司警诫的酌情准则包括:(1)罪行的性质,严重性及猖撅性;(2)犯罪记录;(3)被捕人的态度;(4)犯案人家长或监护人的态度。附加酌情准则(有关毒品罪行)包括:(1)首次犯毒品罪行;(2)案件个别情况;(3)愿意寻求康复协助;(4)没有染上毒瘾。

  (三)警司警诫的跟进服务

  警司警诫的跟进服务包括青少年保护组、转介服务、家庭会议,采用多专业跨部门合作、跟进等方式。

  1.青少年保护组的目的是确保该少年犯不再犯案及确保不再与不良分子为伍。其行动为监督及监管,即安排同性别便装警务人员探访,探访次数因应罪行和案情的严重性及再犯风险而定。

  2.转介服务包括:社会福利署、教育局、社区支援服务计划的非政府机构,须取得家长或监护人同意。转介到社会福利署的条件为:有家庭或行为问题,需要社工的协助,没有父母或监护人照顾;家庭有经济困难,需要接受社会福利援助。转介到教育局的条件为:不足15岁,并已退学或未完成中三的课程;与在校的坏分子结交所致有学习问题;重新就学和适应学校生活。转介到社区支援服务计划的非政府机构的条件为:少年犯已退学;青少年已完成中三的课程及待业;少年或青年犯并未有参加其他青少年活动,如少年警讯、童军。目的是,改善人际关系;培养社会责任;重新融入主流教育;重新就业,从而减少再犯机会。

  3.家庭会议的目的是,集合各专业人士及被警诫青少年的家人,共同评估该少年犯的福利需要;共同拟订跟进方案。召开家庭会议的准则是:该少年被评为需要接受三个或以上机构服务;或该少年正接受第二次或以上的警诫。出席人包括:案件主管;社会福利署(主席);医生、学校、青少年保护组、社会福利署(家庭服务部)、非政府机构社工、教育局辅导组督学。

  

  二、法院在少年刑事司法中的角色

  

  在香港,少年庭共有五个,分布于不同地区。九龙城裁判法院管辖九龙与将军坳地区,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九龙城裁判法院少年庭是最繁忙的一个,每个星期有四天开庭,每天最少十个案件。另外四个少年庭每周开庭2至3天。

  (一)少年庭的特色

  少年庭有以下特色:

  第一,为了令年轻的被告人情绪不会过度紧张,被告人的法律代表和案件主控官在少年法庭发言时是坐着的而不必站起来。此外,裁判官也不一定需要穿着法官袍出庭。

  第二,少年法庭拥有闭门聆讯的权力,目的是保护少年被告人的隐私。一般来说,只有与刑事案件直接有关的人士以及被告人的直系亲属才可以进入或留在法庭之内。

  第三,报社和新闻机构的代表也可以出席少年法庭的聆讯,但他们在书面报道或广播中不能披露任何年轻被告人或证人的姓名、地址或学校等资料。同时,任何可以令年轻被告人或证人身份被识别的资料及图片,都是不允许报道的。

  第四,儿童或少年被告人的父母或监护人必须在法律程序的各阶段出庭,法庭可强迫其父母或监护人出庭。此外,法庭也可以命令其父母或监护人替被告人缴纳罚款。

  第五,少年法庭的裁判官有绝对的酌情权,可以撤销被告人所面对的控罪,因此可以帮助犯了轻微罪行的儿童或少年人,不会受到刑事犯罪记录的不良影响。

  第六,每当少年法庭进行聆讯的时候,都会有一位拥有丰富经验的社会福利署感化主任长驻在法庭之内。他的职责是提供意见给裁判官,去选择社会上合适的资源,例如各类特殊学校和训练课程等,来帮助有需要的儿童或少年人。

  (二)少年法庭的主要工作类别

  少年法庭的主要工作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处理10岁以上16岁以下之儿童及青少年人所犯的刑事案件;二是考虑颁发和跟进“保护令”的工作。“保护令”的服务对象一般是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士。任何该类别的人士,如果他们受到其他人(包括其家人)的虐待或未能得到应有的照顾或保护,少年法庭就可以针对任何该类人士颁布一个为期不超过3年的“保护令”,从而保障这些人士的安全,及令他们身心两方面都可以得到充分的照顾。

  (三)处理刑事案件的主要原则和方法

  第一,未满10岁的儿童是完全不负刑事责任的。介乎10岁到14岁的儿童会先被推定为不能辨别是非的人,但如果控方能证实该儿童是明知故犯,那么这种推定便可以被推翻,从而令该儿童负刑事责任。例如,控方可传召儿童被告人的学校老师作证,指出该被告人曾被安排参加警务人员举办的关于黑社会组织的常识课程,故被告人应该明白邀请他人加入黑社会是非法的行为,而法庭也应该裁定被告人应该为其该等行为负全部法律责任。而已满14岁的人对自己的犯罪行为,须负全部刑事责任。

  第二,少年法庭的审讯程序和成年人法庭的程序只有很微小的差别。例如,在少年法庭作证的14岁以下儿童证人并不需要宣誓,但法官会尽量确保这些儿童证人明了“讲真话”的重要性。

  第三,在量刑方面,少年法庭所考虑的原则是侧重给被告人一个“改过自新”及“重新做人”的机会,否则不需要考虑判处有“阻吓力”或“惩罚性”的量刑选择。此外,法律亦有明文规定,除非没有其他更合适的选择,少年法庭不应该判处被告人接受监禁式的惩罚。少年法庭的裁判官在量刑时一般都是首先考虑最宽松的选择,例如,“守行为令”、“罚款”或“保护令”等。

  然而,对于犯罪情节较为严重,例如恶意伤人、贩运危险药物和涉及黑社会活动的年轻犯人,也必定会毫不犹豫采用果断的措施来作出有效的处理。当裁判官决定要判处较为严重的惩罚,例如,“感化令”、“社会服务令”或“劳教中心令”等,也必须把有关的被告人正式定罪,同时警告他们,如果不能尽快改变行为上的错误,又或者重新犯罪,必定会面对更严厉的刑罚,或甚至长时间丧失人身自由。

  (四)处理和跟进“保护令”的主要原则

  “保护令”的服务对象范围很广。任何18岁以下的人士,如果他们曾经或正在受到袭击、虐待、忽略或性侵犯,又或者他们的健康、成长或福利可能受到忽略或损害,又或者他们的行为不受家长或监护人的控制而达到危险的程度等情况下,少年法庭的裁判官都可以考虑颁发一个“保护令”给任何该等类别的人士。

  每一个“保护令”的个案中,法庭需要委任一位合适的监护人或机构来负责照顾该位需要受到保护或照顾的人士;与此同时,每一个“保护令”的个案中也必定有一位专业社工被委派负责长期跟进有关人士的进展及最新情况。

  一般来说,如果获颁布“保护令”的未成年人士的家长或监护人决定不再履行监管或照顾的责任(最常见的例子是小孩子天生有严重的残缺或弱智),裁判官便会委派社会福利署署长作为该孩子的合法监护人。之后,有关方面便会尽量安排小孩子接受本地或外国的善心人士的领养,目的是希望他可以再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

  此外,对于一些惯性离家出走的孩子,少年庭一般的做法是强制性地把他们送往男童院或女童院接受禁闭式的训练(每一次大约3至4个星期),从而希望达到以下几个主要目的:使他们有机会反省自己错误的行为;使他们可以暂时远离结识了的坏朋友;给他们一个良好的机会接受一些有益和有用的训练,例如,认识毒品的祸害,公民教育及亲子关系等课程。

  “保护令”颁布之后,少年法庭的裁判官仍然会继续关注需要受保护人士的进展情况,并会在适当的时段要求负责个案的社工呈交“进度报告”。在“进度报告”的聆讯中,裁判官会根据实际情况及需要而改变,结束或延长保护令内的各种安排。

  

  三、香港社会福利署、社工、感化官等在少年刑事司法程序中的参与

  

  (一)社会服务令计划

  社会服务令是一种法庭判刑,即要求违法者在12个月内完成不超过240小时无薪社会服务工作,并可代替或附加于其他判决(除了感化令之外)。适用对象是14岁以上违法人士,被裁定犯了可判监禁的罪行,违法者同意接受社会服务令。

  根据《社会服务令条例》规定,凡14岁或以上的人被裁定犯了可判罚监禁的罪行,就该罪行判处该人的法庭可作出命令,规定该人在命令有效期内,按照本条例的规定进行无薪工作,工作时数在命令中指明,但不超过240小时。法庭在判处社会服务令之前,社会福利署的感化主任须向法庭提交有关违法者的背景调查报告,以及评估违法者是否适合接受社会服务令的报告。这样可确保违法者适合进行社会服务工作,以及有合适工作可提供予违法者,并在得到该罪犯的同意下,才判处社会服务令。

  法庭在作出社会服务令前,须以日常所用的语言向罪犯解释:该命令的目的及效力;如该罪犯不遵守任何该等条件及规定会产生的后果,或如该罪犯在社会服务令生效期间犯罪会产生的后果;如该罪犯或督导感化主任提出申请,法庭有权复核该命令。

  所有被法庭判处社会服务令的案件,均会转介到社会福利署辖下的社会服务令办事处跟进。接受社会服务令的违法者,需要按社会福利署的指示,在署方监督下,进行若干的无薪社会服务工作,例如处理垃圾、植树等。署方也会在工作期间向违法者作出指导及提供技术支持。

  判处社会服务令的考虑因素包括:公众利益、罪行性质、适合、违法者态度、社会背景、能力、得益。

  适合社会服务令的条件包括:1.社区利益。社区利益应受保护,要求违法者并非暴力倾向、性变态或其他损害他人的行为。2.违法者的利益及康复。并非正在申请或处理工伤赔偿事宜;毋须接受院舍形式的治疗或训练;并不是有毒瘾的人;毋须接受密集式的家庭辅导服务或较长期的辅导服务,如心理辅导。3.其他实务上要求。每星期从事最少两次四个小时或最多依次连续八小时的社会服务令;每月定期的辅导(不计算在无酬的工作之内);懂中文或英文;在未来一年内必须留港;有固定地址作联络。

  法庭判令后,社会服务令办事处执行法令。社会服务令办事处机构包括:感化主任,职责是负责工地以及联络、管理违法者;工地导师,负责联络、督导,为法庭撰写报告,报告进度;服令员,负责督导、辅导、安排工地。

  被判处社会服务令的罪犯必须履行的责任包括:完成时数;遵守规则;工作表现满意;每月会见感化主任。无薪工作的安排方面:时间为每星期一至星期日;身份保密;临近地区;顾及宗教信仰;照顾其工作、上学、进修时间。

  违反社会服务令的后果。被判处社会服务令的罪犯应当按规定履行无薪工作,并与感化主任保持联络,完成时数。违反社会服务令的,有关命令继续生效的原则下,法庭可判处不超过1000港币的罚款或撤销该命令,并就导致作出该命令的罪行重新判刑。

  提供工作的机构包括:政府部门、医院、慈善机构、政府或资助中学、小学及幼儿园。

  工作种类包括:1.间接服务,包括墙画、水泥、木工、油漆、园艺;2.直接服务,包括照顾老人、弱能人士、病人、筹办活动。

  兼职工地导师对工程可行性提供专业意见,并负责直接督导、教授工作技巧及分派工作给一组社会服务令工作人员、协助感化主任协调工程的进度,撰写社会服务令工作员的表现评供感化主任参考。

  (二)感化服务

  感化令是法庭判刑的一种,是对违法者的康复服务。凡有人因犯某罪行而在法院受审,法院在考虑有关情况,包括该罪行的性质及罪犯的品性后,认为适宜作出感化令,可在定罪后作出感化令。被判令接受感化的罪犯不得被进一步判处刑罚。法官须向罪犯解释该命令的效力(包括任何额外规定)。如罪犯不少于14岁,则除非他表示愿意遵守该命令,否则法院不得作出该命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少年司法制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87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