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仲旋:我在广东省委当秘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42 次 更新时间:2013-04-19 10:35:30

进入专题: 赵紫阳  

陈仲旋  

  

  一位从不发脾气的领导人

  

  1962年6月,组织上调我去当赵紫阳的秘书。当时,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心里有点胆怯。推荐并向我移交工作的前任秘书汤戈夫说:"你不用担心, 肯定行,紫阳同志(那时不论对多高职位的干部,都称同志)的脾气很好,他也不需要秘书帮他写什么东西。"并举例说:"有一次,紫阳同志交代我通知办公厅, 明天晚上七点开全省电话会议,各地、市、县委书记参加。结果我把时间搞错了,让办公厅通知今晚召开。时间快到时,我提醒他到会。他听后一怔,说不是明晚吗 随即动身赴会去了。事后,他一句批评我的话也没有,可我难过了好几天, 如果不是紫阳同志早已胸有成竹,照样可以赴会讲话, 那就真坏事了!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所以你不必担心。"就这样,我被推上了这个岗位,一直工作到文革我不得不离开的时候。

  果真如湯戈夫所说那样,我在赵紫阳身边工作的那些岁月里,的确没見过他发过一次脾气,无论对待什么人,他都没说过一句重话,也从来不发火。他对同志和下级的和藹尊重,在象他这一级的领导人中,所见甚少。他是一位一身正气、极有领导才能、政治素养很高、心地善良、生性平和的中国共产党高级领导干部。在那些年里,我确实没有受到过他的批评,但也很少得到过他的表扬。有一次, 他身体欠安休息期间,才有时间和我闲谈一下,说我写的东西(指我给新华分社写的内参)还好,但文字过长。我很高兴他指出我的缺点, 可惜的是也就是这么一次。还有一次是对两位前任秘书和我的评论,他说:"老高最活跃, 老湯最不活跃, 你是中间的" 这也算是一次闲谈吧,他实在太忙了,确实没有时间和我们聊天,但我们都心情很舒畅。

  

  从来不用秘书代劳的省委书记

  

  我去赵紫阳身边工作时,他才44岁,后来又是全国最年轻的省级第一把手。他智商极高,讲话很有条理,层次分明,理据充份 ,使人一听即懂。只要把他的讲话记录下來, 不用作任何文字修饰就是一篇好文章。跟他下去搞调查研究,回來后完全不需要秘书为他整理材料。他非常善于发现下面的好经验、好苗头, 和一些带有普遍性的问题。他的记忆力极好, 都记在脑子里;再加以思考、总结、提升。 形成系统概念后, 就会召开省委常委会讨论,作出决定。

  更加令人钦佩的是,除了在全省党代会上的工作报告需要由秘书长楊应彬根据他的思想,组织起草文件以外;他在其它各种会议的讲话,都不需要他人代劳。他经过思考后, 亲自写一个"提纲", 就在会议上做总结或是报告, 一讲就是二三个、三四个小时, 与会的各级领导干部, 都听得聚精会神, 明明白白。

  在我担任赵紫阳秘书期間, 中共中央根据毛澤東的指示, 专门发了一份中央文件, 內容是: 反对秘书专政, 不用秘书代劳。可见当时靠秘书代劳现象巳很普遍, 而赵紫阳从來不用秘书代劳。

  

  他走遍了广东每一个县

  

  赵紫阳是在1951年來到广东工作的, 最初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农村工作部部长, 后任秘书长、副书记。当时华南分局的书记是叶剑英, 后来是陶铸, 管广东、广西两省。1955年华南分局撤消, 改设中共广东省委, 陶铸任省委书记, 赵紫阳任副书记, 分管农业。1960年陶铸任中南局第一书记, 统管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河南五省, 仍兼广东省委第一书记,赵是第二书记,实际上主持广东全面工作,直至1964年才被任命为第一书记。他一直主持广东全面工作, 但仍然用主要精力抓农业,所以主要的时间和精力是农村工作。50年代未60年代初, "大跃进"给全国城乡造成大饥荒、大蕭条, 持续三、四年。为了恢复生产, 发展经济, 迅速改善人民生活, 赵紫阳带领省委一班人, 经常下基层调研, 制定切实可行的方针政策。 为此, 他走遍了全省各县及许多公社、大队。

  1962年, 在去汕头地区南澳县的途中, 他对我们说, 这是他走完全省的最后一个县。去南澳县,可不那么容易, 汕头地委请了当地海军帮助, 派了艘护航舰载送我们到南澳。途中,大浪滔天, 军舰俯仰摇摆30度, 我这个海边长大的电白人早已晕船躺倒, 而他, 这位不近大海的河南人, 却始终手扶舷栏眺望远方, 给我留下了长久记忆的瞬间。

  文革后期, 赵"解放", 调任內蒙党委书记, 十个月后又调回广东, 据跟随他从内蒙到广东的蔡肇发秘书说, 周恩來在主持有关赵调广东等问题的会议上说, 赵在内蒙十个月时间, 跑遍了內蒙所有的盟和许多旗、县, 表示了赞赏之意。

  赵紫阳调回广东几年后, 重新担任第一书记。一年多后又调任四川省当第一书记。后来,又是蔡秘书告诉我,赵到四川,依然是多数时间下乡, 不多久就走遍了四川。他推广广东的经验: "联系产量责任制", 大大地调动了四川农民的积极性,粮食产量迅速提高, 恢复了天府之国的美誉, 形成了"要吃粮找紫阳, 要吃米找万里" 的佳话, 对这样的赞誉,赵紫阳当之无愧。

  

  他没有星期天

  

  中共中央曾发出通知, 规定省委书记每年要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下基层调查研究。而赵紫阳早在这个文件发出之前,每年就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基层。从我到他身边工作以后的情况来看,的确如此。1962年,我刚到他那里没两天,就跟他下乡,回来后,开了两天会,处理一些文件,就又下乡去了。很少时间呆在广州; 如在广州,每个星期工作六天,每天都是上下午和晚上三班。他晚上不是看文件就是开会,直至深夜十二点。即使决定星期一开会,这个星期天也要下去。时间不允许他走远,就到附近的佛山地委、南海县委、大沥公社走一趟,晚上才回來。佛山地区是主要产粮区,我们去得最多,潮汕地区是粮食亩产高产区,也去得不少。有人说,赵的日历上没有星期天,我也被家人称为只是"存在于户口本上的人。"

  

  农村基层干部的知心朋友

  

  赵紫阳下乡,从来不走马观花,更不装模作样,譬如去农民家里坐坐,拍拍农民的肩膀,抱抱农家的小孩......他不搞这一套。据我多年的观察,他每次下去都是围绕如何搞好农业生产这个大课题,进行各方面的调研,开各种形式的座淡会,了解下面情况,及时发現值得注意的苗头和问题,帮助解决困难,总结经验。他不但与地、县、市的领导坐谈,也到公社、大队座谈,听取干部和农民的意见、呼声和要求,他听到那里有增产的经验,必定要到实地看看,听取具体汇报,并做详细询问。例如:佛山新会县和潮汕地区的农民育种专家如何培育良种水稻;海南如何为全国提供水稻良种;惠阳地区如何防治水果病虫害;湛江地区如何发展木薯蚕以解决广东缺少棉花的问题;顺德县勒流公社如何发展淡水养殖业;梅县地区如何发展山区经济,等等。总之,哪里有经验,他就到哪里听取、再总结和推广;哪里有困难和问题,他就去解决。当时湛江地区发展木薯蚕,湛江农业局长陈东带领上海蓖麻蚕专家王高顺等到北京向农业部汇报,当时赵正在北京开会,就约谈陈东、王高顺,足足听了两个小时,深表赞许支持。后来湛江地区木薯蚕大发展,对解决广东人民衣着问题起了很好的作用。赵紫阳直到现在还记得陈东。

  赵紫阳每下去一个地、县、公社,一定要在那里往上几天;南海县大沥公社地近广州,车程不用一小时,为了传达宣传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二十三条》,他在大沥公社的凤池大队住了半个月。

  由于赵紫阳很有耐心听取大家意见,鼓励下面畅所欲言,从不对人吹胡子瞪眼,更不给人扣帽子,所以,当时的东莞县委书记林若、佛山书记杜瑞芝、专员楊德元、张勋甫、汕头书记刘俊杰、惠阳书记原鲁、李富林,还有了顺德勒流公社黎子流、南海大沥公社陈贤芳、中山县委谢明仁等等,都很乐意与他谈心,对他讲真话。在他们眼里,赵既是省领导,又是知心朋友,大家从心里尊重他、佩服他。他认为珠江三角洲的干部有独特优点,他曾对我们说,珠三角的干部思想活跃、开放,语言丰富、生动;他还曾针对这些干部文化不高但能干的特点,戏称他们是"不学有术"。本來我们党是十分强调"干群关系"、"同志情谊"的,没有那么多上下级隔阂。可惜这种好传统早已丢失,现在突显出来的则是官位、权力和自身利益。抚今追昔,令人感概万千!

  

  毛泽东批示:" 这两个老贫农是我们全党的老师"

  

  1964年9月至12月,赵紫阳在中山县环城公社库充大队搞"四清"时,写了一份调查报告,毛泽东看到后,作了上述批示。

  那一年,中央决定在全国城乡开展"四清"运动(清政治、清经济、清思想、清工分),各省市都必须派工作队到农村、工厂,发动农民和工人揭发、清查干部的"四不清"。9月25日,赵紫阳带领一个"四清"工作队,化名赵明,到库充大队"蹲点",在一对生活最贫困的老贫农家里食宿。那是土改时分给他们的一座旧碉楼,共三层,。主人安排赵住三层,我和警卫员郭继生、科长老赖住二层,老贫农吳才添、陈二妹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住在底层。他们家里实在太穷了,赵与我们在他家里吃的多是番薯、马铃薯和稀饭,外加大头菜;魚、肉是看不见的。就这样,赵在那里住了近四个月,以后还去过多次。

  在这段日子里,赵紫阳同这两位老贫农连续详谈了近二十个傍晚。主要内容是征询他们的意见,看看这次"四清运动"怎么搞比较好;要注意什么问题?对大队干部有什么看法?等等。两位老贫农主要的意见是,希望工作队对大队干部不要采取激烈的做法。9月25日晚,也就是进村后的第一个晚上,吴才添就对赵紫阳说:"搞四清很好,但一定要把生产搞好,特别是要搞好冬种,冬种至关重要。如果生产搞不好,吃亏的还是我们这些穷人。现在贫下中农沒人敢出來当干部,集体生产沒有人领导,生产就搞不好。对干部不要一下子打击太猛,,要告诉干部有什么问题就自动坦白,坦白了就没事。如果你们打击他太猛,他就会顶,社员就有威胁。"他还说:"明天开群众大会,最好第一讲搞好冬种,第二讲搞好工分,第三讲搞好卫生,第四讲搞好积肥。贪污盗窃、投机倒把不要讲得太深,不要讲具体人,不要讲斗争。否则社员会有顾虑,不知道这次运动又要斗争多少人,要抓多少人;等到贫下中农发动起來了,有了力量,再逐步讲深一些。要号召干部自动坦白,叫他们抓好生产,特别是马铃薯的生产,因为我们的马铃薯都是出口的,对农民的收入和生活影响很大"。"贫下中农要慢慢组织起來,开头小一些,以后再扩大,不要一下子合起來,这样是没有力量的。" "不要急,慢慢來,你们对干部打击太猛、太快,干部就顶,你们走后,他还是一样。慢慢把贫下中农团结起来,团结就是力量。有了力量,干部就怕了;那时你们走了,干部如果还是这样,我们写个条子给你们,你派一个人来调查一下,他们就有几十个怕啦!"

  11月11日晚,吴才添又向赵紫阳提出:"最好搞完运动后,你们工作队留下一个同志,这样可以管得住干部。" "你们清的帐目要出大字报,公布给大家知道"(实际上是提出了帐目公开、办事透明的原则)。

  对于贫下中农协会,吳才添说:"贫协筹委办事,要个个筹委都盖上章才能办,不能一个人盖章了就办。" 陈二妹说:"筹委会要多商量、多联络、多互相监督批评,不能一个人说了算,一个人说了算就容易被人拉拢收买。" 那时,他们实际上巳提出了民主监督、防止独裁、反对"一个人说了算"等重大问题。

  赵紫阳很重视他们的意见。他在工作队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说:"四清运动是群众的自我解放运动,如果群众主要依靠贫下中农协会的力量,就能巩固胜利;如果只依靠工作队,就不能巩固胜利。" 运动结束后,他还真留下了工作队员陈开枝(现任广州市政协主席--编注)在库充多住了一段时日。

  赵紫阳要求全省四清工作队都要按吳才添他们的意见办,还让我将吳夫妇的谈话纪录整理出來,送给正在花县"四清"的陶铸看。陶铸看后,又送北京给毛泽东看。毛做上述批示后,令中央办公厅印发给后來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与会成员。文革中,我看到北京红卫兵(北航红旗?)印的毛泽东的一些未公开发表的会议讲话,其中记录毛泽东在一次会议上(什么会议忘记了)讲到了此事:说赵完全按老贫农的意见搞"四清";还说那位老贫农家里养了只狗,原打算杀吃,后来因为有上面的干部(赵当时化名, 群众不知是赵紫阳。看來毛知道的很清楚)住在他家,决定不杀,继续看门。因赵当时是大走資派,他的名字被×××代替,一般人可能不清楚毛说的是谁,而我一看即知。这些材料是编造不出來的,再则当时也无人敢编造毛的讲话,我觉得可信。赵紫阳在库充采纳了这两位老贫农夫妇的意见,并要求全省的"四清"都要按他们的意见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赵紫阳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155.html

2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