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积敏:从移民看美国霸权之兴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8 次 更新时间:2013-02-05 09:26:35

进入专题: 美国霸权  

陈积敏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关于美国霸权是否衰落的新一波争论便不断见诸于报端与学术文章之中,这其中既有美国的学者,也有很多其他国家的学者,当然中国学者与媒体也是主要参与者之一。

  事实上,美国霸权是否衰落的辩论在美国跃升为世界霸权之后便时常浮现,如20世纪50年代末美国在与苏联争霸期间所经历的“卫星时刻”,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崩溃导致美元霸权地位削弱之时。其间,政治学者们纷纷发表真知灼见,保罗•肯尼迪的《大国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Great Powers)便是议论美国霸权衰落的不朽名作之一。

  时至今日,这种美国霸权衰落的论调又再次浮现,令人既感到熟悉又产生质疑,因为美国衰落论的不断泛起,继而又被事实所颠覆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让大家产生了“审美疲劳”。在笔者看来,这一轮美国霸权衰落之争可能也会以先前那样的结果收场。换言之,现在谈美国霸权衰落还为时过早。

  一个国家实力消长的判断因素众多。从传统意义上来说,一个国家的经济水平、军事力量、疆域大小、科技研发能力、国家动员力、国民素质等等都成为重要的指标。

  然而,在当前全球化时代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新指标值得观察,那就是移民。随着交通、通讯技术的发达,很多人打破了原先的“乡土观念”, 突破了地域的界限,纷纷移民到那些经济状况更好、发展机遇更大、公民社会建设更成熟、个人权利更有保障的国家,而美国正是这样的一个国家。

  即便是中国这样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社会明显进步且处于上升通道中的国家,也有大量的知识精英、财富精英纷纷移民美国,从而掀起了中国第三波移民潮。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数据统计,2011年中国移民美国的人员数量名列第二,仅次于墨西哥。实际上,中国自2009年始已连续三年排名第二,成为美国新永久居民的主要来源国之一。

  大量移民的涌入不仅给美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联合早报》曾刊载约瑟夫•奈的文章《移民与美国实力》),而且也是美国保持勃勃生机的象征。诚如奥巴马总统在2010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我们的创新能力、我们和世界的纽带关系以及我们的经济繁荣取决于我们国家欢迎和同化移民的能力,以及欢迎来自世界各地专业人才的签证制度。”在一个用脚投票的当代世界,“人往高处走”的意志能够得到更加淋漓尽致的体现。而移民汇聚的场所也表明,这样的国家仍然是令人向往的“希望之地”。

  中国一位资深的美国问题研究者资中筠先生曾坦言:“全世界的优秀人才都自然地流向美国,只要这个趋势不变,美国不可能衰落。”据此来看,将移民视为判断美国霸权状态的一个指标,在当下的阶段,不仅是合适的,也是必要的。

  

  美国为何能吸引世界上大多数移民?

  

  那么,美国为什么具有如此大的吸引力,成为世界上大多数移民的目的地呢?除了前文所提及的美国经济发达、社会进步等客观因素之外,美国的移民传统以及对移民的重视等主观因素也相当重要。众所周知,美国被誉为“移民之国”。在其发展壮大进程中,移民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也正因为如此,美国构建了一整套完备的移民政策体系,并不断更新其移民法律,以适应时代发展与国家需要。

  尽管美国在历史上对于某些国家的外来移民曾有过抵触,甚至是歧视之举,如1882年的《排华法》,但是美国政府因时而变,最终校准了移民政策的明显偏差,将美国的移民制度由原先的以民族来源为主的移民限额体系,转变为以家庭团聚为主的移民优先体系,其主要标志就是1965年《移民与国籍法修正案》的施行。

  1990年,冷战结束之际,为了振兴经济,增强统驭全球的能力,打造出一个美国治下的“世界新秩序”,美国颁布了新《移民法》,对于移民的类别做出了更为详实的划分,如增加了技术移民的比重,新添了投资移民与多样化移民这两项类别,一方面吸引外国资本的流入,另一方面保持美国移民成分的多样性,展现美国海纳百川的胸怀与气度。这种胸怀与气度可能也成为吸引移民的一个重要因素。

  当然,美国的移民体系也并非无懈可击,其中一项重要的内容就是非法移民问题的严重化。笔者曾对美国的非法移民做出过系统研究,发现非法移民与美国的移民政策息息相关。总的来说,美国移民政策具有以下三个特点,即移民对象的选择性、移民数量的有限性以及移民种类的差异性。所谓移民对象的选择性指的是美国移民政策中规定了什么人有资格移民美国。这一点可以说是美国移民政策的最基本功能。

  然而,这种选择性特征也是造成非法移民的主要因素。移民数量的有限性指的是每年的移民签证配额是有限的,这造成了移民签证积压现象增多,即便一个人具备了移民美国的各项条件,然而由于申请移民签证的人数过多,其签证申请很可能要排上很长的一段时间,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不等。这对急于移民美国的外国人来说是难以接受的。所以,他们宁愿先通过非法方式进入美国,然后再寻求转换身份。

  移民种类的差异性是指在1965年移民法颁布之后,美国实行了移民优先体系,不同种类的移民签证有着不同的配额限制,也有着不同的等待时长。例如,第一优先序列是亲属移民,主要对象是美国公民的未成年子女、配偶或者成年美国公民的父母。这一序列无配额限制,也无签证排期。这种移民优先体系造成了对不同种类移民的区别待遇,也为非法移民提供了可趁之机。

  

  非法移民是利是弊美国各方各执一词

  

  一些非法移民纷纷通过与美国公民或永久合法居民假结婚的手段,或者是先通过非法手段入境美国,再利用美国宪法中的“属地原则”,即“美国出生即为美国公民”原则,在美国生育子女,从而达到移民的目的。可见,美国移民政策的内在矛盾是导致非法移民的一个重要因素。

  美国《华盛顿邮报》曾发表社评指出,外国人以非法方式移民美国“不是因为他们喜欢冒着与之而来的受剥削的危险以及各种不确定性,甚至是给他们自己和家人带来身体伤害的危险非法入境美国。一个简单的答案就是我们的移民法律未能给那些寻求在美国就业的外国人提供充分足够的合法渠道入境美国,而这些工作是我们经济所需要的。”

  就利害关系而言,非法移民是利是弊,美国国内各方从来就各执一词,难有共识。在当前金融危机影响依然显现的时期,不少美国人都在谈论非法移民对美国产生了多少不利影响,并指责美国政府治理措施乏力。然而,笔者经过研究后发现,结果并非如此。事实上,美国在管控非法移民问题上并不是无所作为,也并非没有效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非法移民的发展趋向,其最终决定权很大一部分是掌握在美国政府手中。

  美国政府通过紧缩(如加强边境控制与移民执法)或放松(如讨论像“梦想法案”(Dream Act)之类的非法移民合法化政策)移民管制措施来控制非法移民的数量与走势,从而服务于美国国内的经济、政治需要。一定意义上来说,在美国人看来,非法移民的数量也体现了美国国家竞争力与吸引力的增减消长。例如,美国学者在对金融危机之后非法移民数量减少原因的分析中,有一项就是美国经济陷入衰退,从而削弱了美国对外来移民的“拉力”作用。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政府可能并不愿意看到非法移民完全消失。如是,美国人真的要担心他们的优势地位(实力与价值观)将要不复存在了。(来源:联合早报网)

    进入专题: 美国霸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24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