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支援以色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72 次 更新时间:2002-08-17 17:38:00

进入专题: 燕园文摘  

史蒂文·祖尼斯   虞越译,刘锋贤校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杂志2002年5月号上发表了该杂志编辑、中东问题专家史蒂文·祖尼斯的文章《美国为什么支援以色列》。该文对美国长期向以色列提供政治支持和军事支援的政策的原因进行了深刻剖析。现将全文译介如下:

  在美国及国际社会,许多人都在问:面对以色列空前违反国际法和人权准则实施非法侵占的事实,华盛顿为何顶着舆论压力继续向其提供大规模军事、经济和外交支援?为什么美国两党会如此强烈地支持以色列右翼总理沙龙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区的政策?

  美国近35年来外交政策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和以色列保持密切关系。美国国会很少对华盛顿每年超过30亿美元的对以军事经济援助提出质疑。就连向来反对美国向违反人权准则的政府提供援助的自由主义者和反对美国向它国提供援助的保守主义者也没有提出疑问。实际上所有的西方国家都和美国一样支持以色列拥有和平、安全的生存环境这一合法权利,然而在以色列继续侵占1967年战争中侵占的领土时,这些国家都已停止向以色列提供武器和援助。没有哪个国家对以色列的外交支持接近于美国提供的水平。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论坛上,当有人对以色列违反国际法和其他准则的行为提出异议的时候,美国总是单独站在以一边。

  尽管像大多数外交政策一样,美国支持历届以色列政府在道义上似乎是合理的,但是道义因素并没有在美国的中东政策中起决定性作用。大多数美国人的确在道义上承认以色列作为一个犹太国家而存在,但这不能作为如此大规模的经济、军事和外交支援的理由。美国对以色列的援助已经远远超过了保护以色列在国际承认的疆界内的安全需要。美国的支援包括支持以色列在军事占领区实行的违反现有法律和国际道德标准的政策。

  如果以色列的安全利益在美国决策者的眼中极为重要,那么美国援助的高峰应该是在这个犹太国家刚刚成立、其民主制度最强盛而战略形势却最脆弱的时候,并且随着其军事实力的迅速壮大、对占领区巴勒斯坦人民的镇压的日渐加强,美国的援助就应该逐步减少。而现实正好与此相反:1967年战争之后美国大规模军事和经济援助才开始。实际上,美国99%的军事援助都是在以色列实力远远强于任何阿拉伯军队联盟以及以色列占领军成为大量巴勒斯坦人口的统治者之后进行的。

  同样,美国现在对以色列的援助要比25年前要高。当时埃及大规模武装精良的部队以战争相威胁,而如今以色列和埃及签署了长期和平协议,且两国间设有国际监督下的非军事区和缓冲地带。当时,叙利亚军队因装备了先进的苏式武器而日渐强大,今天叙利亚已经明确表示愿意以归还戈兰高地为条件与以色列和平相处--并且叙利亚的军事实力已因苏联的解体而日渐式微。

  在70年代中期,约旦仍然坚持对约旦河西岸的主权,并在边境以及与以色列的停火线一方部署大量部队;如今约旦已签署和平协议并与以建立了正常关系。当时的伊拉克正在进行大规模军事建设。而伊拉克的军事实力在海湾战争以及此后的国际制裁和监控中已被摧毁。这些为我们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援助不但没有减少,反而逐年增加呢?

  设想一下,如果美国的援助立刻停止,以色列也不会面临比当今紧迫得多的军事威胁。以色列国内不仅有大量军事工业,而且其军事实力远远强于任何敌国军队的可能联合。毫无疑问,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以色列在任何军事进攻面前都能生存下来。如果以色列军事实力并非如此强大,美国对以的支持就不会得到广泛赞同了。尽管以色列境内恐怖主义袭击的升级已经引起对以色列公众安全的广泛关注,但绝大多数的美国军援与反恐行动并无关联。

  简言之,正如美国对其他地区盟国的支援一样,美国加强对以色列政府的支援的原动力并不是受援国的安全需要和对它的道义支持,其根本目的是为了满足美国自身的战略利益。

  

  促使美国持续援助的战略因素

  

  美国决策者中存在一种两党共识,即以色列增进了美国在中东地区乃至更广泛地区的利益。

  ·以色列成功阻止黎巴嫩、约旦和巴勒斯坦的激进民族主义运动取得胜利。

  ·以色列牵制住了叙利亚这个苏联长期的同盟国。

  ·以色列空军在该地区拥有绝对优势。

  ·以色列参与的数次战争使这一地区成为美国武器反制苏式武器的试验场。

  ·这已成为向某些美国不便公开提供军事援助的政府和组织供应美式武器的有效渠道,如实行种族隔离的南非,伊斯兰共和国时期的伊朗,危地马拉的军事派别以及尼加拉瓜反对派等。以色列军事顾问已对尼反对派、萨尔瓦多军事派别以及在纳米比亚和西撒哈拉的外国占领军提供了援助。

  ·以色列情报机构对美国的情报搜集和秘密行动提供了支持。

  ·以色列的导弹射程已远达前苏联,其核武库已拥有数百件核武器,并且与美国军事工业界合作研发新型喷气式战斗机和反导防御系统。

  

  美国的援助随着以色列的强大而增多

  

  美国对以色列的援助模式很有意味。1967年战争中以色列的辉煌胜利显示了其在中东地区的军事优势,美国的援助就紧随而至,增加了450%。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一增长的部分原因是以色列愿向美国提供战争中缴获的苏联武器。在1970-1971年约旦内战期间,以色列抑制国外革命运动的作用显现出来,美国的援助又增加了7倍。1973年在打击阿拉伯军队的战争中实现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空运,以色列显示出击败苏式装备武装并占有明显优势的部队的能力,美国军事援助随后又增长800%。与此同时,英国决定退出\"苏伊士河以东\",这也导致对伊朗国王沙哈的大规模军售和后勤协作,这些正是尼克松主义的重要内容。

  1979年对以援助又翻了两番,当时伊朗帝国崩溃,以色列右翼利库德集团执政,戴维营协议签署。该协议包含有增加军事援助的条款,使其更像是三方军事协议而非传统的和平条约(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贝京政府拒绝遵守巴勒斯坦自治相关条款,该协议中美对以的额外援助仍然继续提供)。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后援助又有增加。1983和1984年,美国与以色列签署战略合作和军事计划备忘录,并进行首次海空军联合演习,以色列又获得1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还另外获得五十万美元用于研发新型喷气式战斗机。

  海湾战争期间及结束后,美国的援助又另增6.5亿美元。即使在以色列加大对占领区人民的镇压、甚至入侵由美国政府担保之国际条约所规定的巴勒斯坦自治领土时,美国援助仍在增长,在911恐怖袭击后对以援助又急剧增加。

  结论已经很清楚:以色列越强大,越愿意与美国进行合作,美国的援助力度就越大。

  

  确保以色列的军事优势

  

  因此,美国对以色列的大量援助不是出自对以色列生存的关心,而是因为美国希望以色列继续保持对巴勒斯坦的政治控制以及对中东地区的军事控制。实际上美国两党的领导人所希望的并不是该地区的军事平衡,而是确保以色列的军事优势。

  911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发生以来,美国国内又出现了一些有关美国应该在支持以色列沙龙右翼政府政策方面维持何种程度的讨论。一些曾在老布什政府任职的更务实的保守派人士,如国务卿鲍威尔就发出警告:在以色列对占领区进行大规模镇压时给予沙龙政府无条件支持将导致需要与阿拉伯国家协作进行的反恐战争陷入困境。一些右翼人士如国防部的沃尔福威茨则认为,沙龙是反恐战争不可缺少的盟友,巴勒斯坦人的抵抗从根本上说是反对民主社会的国际恐怖主义阴谋的一部分。

  

  其他因素

  

  对以色列当前的侵略和镇压行为给予支持与支持印尼在东帝汶长达24年的占领和镇压并无不同,也和支持摩洛哥当前对西撒哈拉的占领和镇压没有区别。华盛顿很愿意支持其盟国严重违反国际法和人权准则的行为,并且阻止联合国或其他党派向其挑战,如果这样做符合美国战略利益的话。这时任何种族性院外集团或意识形态考虑都无法影响决策者。只要超道德的权力政治准则占据主导地位,美国在中东及其他地区的外交政策就不会真正反映美国公众长期以来的信仰,美国的国际关系也不会由人道主义准则和道德规范来决定。

  美国对于一些镇压行为的支持如今受到挑战,美对越南、中美洲、南非和东帝汶的政策已得到调整。支持和平和正义的基层运动使得国会、媒体和其他领域的自由主义者联合起来,呼吁美国停止支持这些国家中的镇压行径。而对其他类似支持政策,如美对摩洛哥侵占西撒哈拉的支持,很少美国公众了解这一点并对该政策提出挑战,故其仍处于立法者和专家视野之外。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事务则与此不同。很多公众对美国的政策提出质疑,但政府精英阶层和媒体间广泛舆论认为,应支持布什政府对以色列占领行为给予支援的外交政策。实际上,国会中许多在其他外交政策上支持进步运动的自由派民主党人同样支持布什总统的巴以政策--某种程度上甚至更为右倾。因此,美对以的支持除缘于一些明显的战略考虑外,还有一些其他因素使得和平与人权主义者在此问题上难以抉择。这些因素包括:

  ·许多自由主义者--尤其在战后成长起来的政府领导阶层和媒体人员中--对以色列抱有情感认同。许多美国人认同以色列的国内民主、成熟的社会制度(如基布兹)、高度的社会平等,以及其作为长期流亡在外且饱受压迫的犹太人寻求避难之处的重要角色。许多美国人对西方反犹运动抱有负罪感,与强烈支持以色列的美籍犹太人也有私人感情,并且担心批评以色列可能引发新的反犹运动,因此不愿承认以色列违反了人权准则和国际法。

  ·基督正义--包括数千万追随者及共和党主要的支持群体--使媒体和政府领导阶层公开支持以色列沙龙及其他右翼领导人。根据救世主神学观点,犹太人在圣地的汇集被认为是基督再临的先兆,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间的战争被看作只是以色列人和腓力斯人战争的延续,并且作为万物主宰的上帝已经认定这块土地属以色列独有。关于国际法和民族自决权的世俗观点则不予考虑。

  ·持保守观点的主流派犹太人组织已经动员了大规模院外活动资源、犹太社团财政捐款、新闻媒体及其他公开论坛的公众压力来支持以色列政府。犹太人院外集团的作用尽管通常被夸大--甚至有人声称是影响美国政策的最主要因素--但其作用还是很显著的,尤其对某些竞争激烈的国会议员竞选,另外还能对寻求调整美国政策的人(包括越来越多的进步的犹太人)形成一种压力。

  ·军火工业界--其向国会竞选和院外集团捐献的款额比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及其他支持以色列的组织所提供的捐赠多出五倍--强烈支持向以色列和中东地区美国其他盟国进行大规模军售。比如,对一个国会议员来说,反对向印尼出售6000万美元的武器与反对向以色列出售20亿美元的武器相比要容易得多,尤其是当前很多国会议员选区内都建有制造这些武器的军工厂。

  ·美国社会中--尤其新闻界--普遍存在对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的种族歧视。另外还夹杂着对中东地区犹太复国主义的认同,这被认为与我们在北美大陆的开拓史相似--在高尚的、理想主义的价值观基础上建设新国家,并镇压和驱逐原住民。

  ·美国国内挑战美国巴以政策的进步组织影响力非常有限。长期以来,多数主流的和平与人权组织都不愿开罪于支持以色列政府的美籍犹太人及其他自由主义选民,并担心对以色列政策的批评可能引发新的反犹运动。因此,在没有任何反对压力下,国会中的自由主义人士都屈从于以色列政府的支持者的意愿。许多极左组织及其他人士持极端反以立场,即不仅反对以色列实行的政策,而且质疑以色列合法的生存权。这极度损害了他们立场的可信性。另外,在一些更保守的个人和组织对以色列的批评中,其对以色列经济政治实力的极度夸大的言论隐含着反犹主义,这可能给美政策造成新的危机。

  

  结论

  

  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援,与美对其他盟国的支持一样,主要基于美国的安全利益,当然也有其他一些复杂原因。尽管如此,美国改变对以支援政策已迫在眉睫。这项政策不仅给巴勒斯坦人及广大阿拉伯人民带来巨大灾难,并且将导致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好战分子和极端主义分子越来越多,最终影响美国和以色列的长远利益。

  从根本上说,支援以色列和支持巴勒斯坦并无区别,因为以色列的安全和巴勒斯坦的合法权利并不是互斥的,而是共存的。美对以政府的支援已数次破坏以色列国内和平力量寻求改变政策的努力。以色列已故将军及国会议员马蒂·巴立德称,这促使以色列趋向于一种\"强硬不妥协立场\"。也许美国能给以色列提供的最好援助就是\"残忍的爱\",即无条件地支持以色列坚决结束侵占,在国际社会承认的边界内和平安全地生存。对于那些坚信自由、民主、法治的人来说,做到这点并不一帆风顺。

    进入专题: 燕园文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6.html
文章来源:世纪中国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