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跃中:死刑存废与人权保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79 次 更新时间:2012-11-02 16:59:46

进入专题: 死刑存废   人权保障  

马跃中  

  

  一、前言

  

  2009年3月31日“立法院”审议通过《公民及政治权利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其中,《公民及政治权利公约》第6条第2款明定:“凡未废除死刑的国家,非犯情节重大之罪,且依照犯罪时有效并与本公约规定及惩治残害人群罪公约不得抵触之法律,不得科处死刑。死刑非依管辖法院终局判决,不得执行”,该条规定似乎朝向废除死刑,使得台湾地区不得不检讨死刑存废之议题。而死刑存废的议题,长久以来争论不休,由于过去针对死刑的议题多以国际人权法或宪法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较少顾及德国的刑事政策的观点,为使政府以及民众能从另一个角度理性思考此一严肃的问题,本文先就台湾地区死刑执行现况,以及目前岛内文献针对死刑存废正反意见加以概述之后,试以德国刑事政策的角度出发,最后从德国经验中提出未来对于死刑存废的方向之具体建议。

  

  二、国际趋势与国际公约

  

  (一)国际趋势

  目前全世界已经有137个国家废除死刑,只有60个国家还维持死刑制度,在维持死刑制度的国家中,2006年只有25个国家执行死刑,2007年有24个国家执行死刑;亚太地区的41个国家或地区中,目前还有14个国家维持死刑制度,2009年仅58个国家维持死刑,18个国家执行死刑[1]。废除死刑运动经过近三十年来的努力,逐渐成为国际共识。联合国大会曾经于第62届和63届联合国大会(UNGA)通过全世界暂停死刑执行的决议(UNGA 62/149和63/168号决议)。2010年第65届UNGA,于12月21日在纽约召开的会议上,再次投票通过第三份全球暂停使用死刑的决议。目前尚未废除死刑的国家中,许多都是习惯性、因循性、权宜性的维持死刑;对于死刑制度的诸多面向层次,缺乏严肃的面对与正视,也缺乏必要的公共辩论。其结果,不但必要的知识和信息付之阙如,深思熟虑的政策(包括可能的替代措施)也无从形成。

  (二)《公民及政治权利公约》

  2009年3月31日,“立法院”审议通过《公民及政治权利公约》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2009年5月14日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批准两项国际人权公约,上述二公约与《世界人权公约》被定位成重要的人权文件,并将其定义为“国际人权法典”[2],至此,象征台湾地区民主内涵得到进一步充实,是我们落实人权保障的重要里程碑。根据一般公约的批准生效程序,在联合国接受存放三个月后生效,虽然台湾地区非联合国的会员,但“法务部”特别订定两个国际人权公约施行法,且施行法已由马英九于4月22日公布,并于2009年12月10日生效,因此公约的内容已经变成台湾地区法的一部分,可以被所有执法人员直接适用[3]。

  《公民及政治权利公约》第6条第2款明定:“凡未废除死刑的国家,非犯情节重大之罪,且依照犯罪时有效并与本公约规定及惩治残害人群罪公约不得抵触之法律,不得科处死刑。死刑非依管辖法院终局判决,不得执行。”也就是说死刑只能是作为对最严重的罪行的惩罚,依据同条第3款及第4款的规定亦不得违反《禁止及处罚灭种族罪公约》(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Crime of Genocide),同时受死刑宣告者有权寻求赦免[4],同条第五款亦明定不得对十八岁以下之未成年人处以死刑及对孕妇执行死刑。此项国际公约是1966年的文件,虽然有废除死刑的倾向,但仍有所保留;然而联合国大会在1989年决议增订的《公民及政治权利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Second Optional Protocol to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要求各国废除死刑,并在该议定书前言认为废除死刑有助于人性尊严之提升及人权之进步发展,同时确信所有废除死刑之措施,应被认为是对生命权享有之进展。目前《公民及政治权利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仅有四十二个会员国批准或加入[5]。

  

  三、台湾地区死刑执行现状

  

  (一)目前死刑执行现况

  有关台湾地区执行死刑的现况,1981年至1986年,有52人遭到处决。然而,死刑的执行从1988年有22人,1989年跃升至69人,1990年更高达78人,1991年有59人,直至1992年才降为25人,1993年又降至18人,1994年有17人,1995年有16人,1996年有22人,1998年有32人,1999年有24人,2000年有17人,2001年有10人,2002年9人,2003年7人,2004年3人,2005年3人,2006至2009四年则没有死刑执行,2010年执行4人,2011年执行5人[6](参照图表一)。

  图表一:台湾近年来死刑执行人数(略)

  由于台湾地区已超过四年未执行死刑,目前已经定谳待枪决死刑犯共有53名[7],其中,仅仅在2009年就有13名;2011年有14人(截至2011年11月16 日)死刑犯定谳,或许是因为法务部长时间不执行死刑,法官在判决时比较没顾忌,进一步的原因仍待深究。

  (二)死刑存废之意向调查

  台湾地区研究单位自1990年起也开始进行了关于是否赞成死刑的民意调查,希望能掌握台湾地区民众对于死刑存废态度及其变化。

  根据台湾地区近几年有关死刑意向的调查报告显示,台湾地区一般人民,甚至是司法人员大多采取赞成死刑的态度。法务部犯罪问题研究中心曾在1993年进行一项死刑存废之研究,其针对死刑存废的问题对一般民众、社会精英及司法官三种受访对象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不论是一般民众、社会精英或司法官,赞成死刑存在者皆远远多于反对者,其中最令人注意的是,有高达88.3 % 的受访司法官持赞成死刑的态度 (参照图表二)。

  图表二:死刑的意向调查(一)(略)

  资料来源:1993年法务部犯罪问题研究中心

  另外,由候崇文及许福生教授在1997年所进行的一项“治乱世用重典社会意向之研究”,其中有关废除死刑的问题,有67.7 % 的受访者反对废除死刑,只有17 % 的人对废除死刑持正面看法[8](参照图表三)。

  图表三:死刑的意向调查(二)(略)

  2001年由蔡德辉、杨士隆教授及阙仲伟先生执行的一项“死刑存废意向之调查研究”,对于一般民众、司法官、刑事司法学者进行各项与死刑相关的问题进行问卷调查。在“是否赞成废除死刑”的问题,一般民众、司法官、刑事司法学者分别有13.5 %、17.6 %和48.2 % 的比例表示赞成或非常赞成废除死刑;而有82.5 %、81.3 % 和50.0 % 的受访者表示反对废除死刑。同样令人注意的是,仍然是有超过八成的司法官不同意废除死刑。不过,该研究者认为,有些司法官和学者之所以不同意废除死刑,或许是因为他们觉得废除死刑的时机尚未成熟[9],可以理解的是,不论是从事第一线侦查的检察官或审理案件的法官,对于个案是相当直接的冲击,或许因此认为死刑有存在的必要性(参照图表四)。

  图表四:死刑的意向调查(三)(略)

  近期的研究是由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杨文山、张喻婷针对“台湾社会对死刑的态度变化长期趋势之研究”,这份研究可以看出,台湾地区民众在历次调查中所展现的长期趋势,基本上反对废除死刑的人占上风;根据历次调查,1990年有75%、1994年有69%,2001年有79%,2006年有76%的民众表示不赞成废除死刑[10]。值得注意的是,以2006年的社会意项调查显示,有将近七成六的民众不赞成废除死刑,仅有二成四的民众赞成废除死刑;但再进一步询问,赞成废除死刑改采终身监禁的比例则为五成四[11](参照图表五)。

  图表五:死刑的意向调查(四)(略)

  学者谢静琪则以性别差异探讨民众对于死刑存废原由,研究显示应报主义的信念可能才是两性支持死刑最重要的原由;而人道主义的信念则可能是反对死刑的最重要因素。本研究亦发现不同性别死刑意向的原由并非完全一致,且模型整体的预测力亦有所别[12]。

  

  四、死刑存废之探讨

  

  (一)死刑存废之论证

  关于死刑存废观点,本文先将岛内文献针对死刑存废之正反不同的意见加以整理如下,大致上可以分为人道主义的观点、刑罚目的、刑事司法及犯罪被害人的立场:

  1.死刑存置论

  综观死刑存置的论点,可以大致整理以下四点:

  (1)人道主义的观点。罪大恶极之人释放出狱继续危害社会,对于其它人亦是相当不人道[13]。将穷凶极恶之犯罪人处以死刑,如果能因此对同类型犯罪之产生防范未然之效果,并生警愓与威吓之效,即是对于一般善良国民生命之尊重。因为基于生命权一律平等之论点以观,保障多数善良国民之生命,自较保障一、二个穷凶极恶之徒的生命,更符合人道主义。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亦不人道[14]。

  (2)刑罚目的之观点。支持死刑存置论主要在于,死刑基本上就是一种应报刑,刑罚并不具有特别预防的功能,从近二十年来,累犯再犯率都将近百分之五十,可以看出刑法并不具有教育刑的功能[15]。从一般预防的角度来看,刑事政策上经过渲染的治乱世用重典根本不是现在我们刑事政策或是实体法制的选择,这种论点就如同认为死刑在现代社会存在是农业社会的遗产一样欠缺理性基础[16]。同时,在2006年的台湾地区社会意向调查显示,台湾地区民众认为死刑有助于遏止重大犯罪者高达八成五[17]。

  (3)刑事司法的观点。在责任刑法的原则之下,刑事诉讼程序以及证据制度的改革将可避免死刑之滥用。而目前在台湾地区普通刑法中已无绝对死刑之规定,死刑为相对之选择刑,法官可依行为人犯行与和各种证据,以及一切量刑事由深加斟酌。此外,误判可以透过程序救济来解决,产生误判与死刑并无直接关联,不论任何刑罚,都有可能产生误判[18],且对于重大犯罪,只要精确的实践追诉审判程序,谨守无罪推定与罪疑唯轻原则,经过多层的反复审查,应可将误判降至最低[19]。

  (4)从犯罪被害人的立场。被害人情感而言,受害者的亲属,面对加害人因为尊重生命的人权呼吁而受到法律保障,情何以堪。不论被害人或是被害家属的正义情感被如何解读,死刑所具有的应报功能与被害家属情感之满足,均为重要社会感受关键。[20]

  2.死刑废除论

  针对死刑废除论,在岛内文献有以下的看法:

  (1)人道主义之观点。死刑为野蛮、残酷之刑罚,基于人性尊严与生命的绝对价值,国家并不具有赋予生命的权能,若允许国家执行死刑,将会助长轻视生命的风潮[21]。

  (2)刑罚目的之观点。就刑罚目的之观点,死刑并没有达到一般预防的功能。从刑罚的特别预防功能来看,死刑存在并无意义。

  (3)刑事司法之观点。死刑宣告欠缺客观标准,裁量未能尽合公平。死刑执行后,生命权即无法回复,如因误判,将造成无辜者无救济机会[22]。酷刑与死刑应加以严格区分,况且,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亦相当不人道。死刑犯的处遇可以透过改革监狱制度或是矫治制度的方式来进行。

  (4)从犯罪被害人的立场。死刑的存在或可满足被害人报复心理,然而,对于被害人的赔偿并无实益。若能改为长期的监禁,将加害人于监狱中之劳务收益赔偿被害人,反对被害人家属更有利[23]。

  (二)德国刑事政策的讨论

  1.前言

  德国不仅在刑法典直接废止死刑,也直接在宪法层次明文禁止(基本法102条)。这表明如果要恢复死刑,必须至少要通过三分之二绝对多数的修宪门坎。1949年废止死刑的主要理由在于,过去在第三帝国时代,处以死刑的多是反抗纳粹政权的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各地方法院总共判了15 000个死刑判决,远高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总计为141个死刑判决[24]。当初的社民党议员后来也成为国会议长的施密特就曾说:死刑的存在是野蛮行为,用这种野蛮的方式威胁残酷的罪犯对国家而言也正是自贬身价[25]。

  德国在1949年废除死刑之后,推动恢复死刑的声浪仍然存在。1950年3月27日,巴代利亚党(Bayernpartei)、自由党与保守党要求恢复死刑,其最主要的理由在于,谋杀罪犯必须要受到同样的报应。巴代利亚党的议员艾特采(Etzel)在国会发言表示:法律将接受法律制裁的犯罪行为人关入牢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死刑存废   人权保障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62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