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 邢春燕:越南的改革与腐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8 次 更新时间:2012-10-21 11:12

进入专题: 越南  

高明   邢春燕  

近年来,越南着力于全面革新路线,在经济、政治领域内开展了一系列的改革。然而伴随着改革而来的党内腐败问题也严重困扰着越南政府,令越共领导人如坐针毡。越南正经历着一条坎坷的反腐之路,在不断的质疑和指责之声中求生存。

因此,当越南中央总书记阮富仲15日在越南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上作报告,痛批党内腐败问题时,报告中的“开展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立刻引来越南国内外的强烈关注。美国《华尔街日报》称,越共正在“允许适当批评和维护自身地位间”艰难寻求平衡,这是其长期需要面对的问题。

改革遭遇瓶颈 深陷腐败漩涡

事实上,越南的反腐之路几乎是与其改革之路同步进行的。

早在1979年,越南就在海防等一些地区进行农村试点分田承包改革,但被看作越南改革分水岭的是1986年越共确立“革新”政策。在此后一年内,越南就解决了连续两个“五年计划”都没能解决的温饱问题。此后连续10多年,越南经济保持高增长,被称为“亚洲新小虎”。

但在“革新”实施20多年后,改革的瓶颈也渐渐显现。越南盾自2009年11月以来三次贬值,越南人纷纷到黑市上兑换美元和黄金。越南进入“棘手的青春期”。

随着改革的推进,越南也越来越深深陷到腐败的漩涡中。

1991年8月,越南国家总检察长在第八届国会第九次会议上曾披露:据不完全统计,当年对442个重点单位进行了2300多次反腐败专项检查,发现违规金额分别达9000多亿越盾(约2.7亿人民币)、120多万美元,包括五名高级干部、六名司局级干部(含总公司经理)、16名厅级干部在内的16500多名干部受到了行政处分。

1994年1月,越共第七届中央委员会届中代表大会将腐败现象列为越南面临的“四大危机”之一,并在“八大”上被正式确认。然而,“八大”闭幕后的次年夏天,越南北方的太平省就爆发了逾百个乡、近万名农民上街游行事件,反对基层干部乱集资、乱摊派、压制民主和贪污腐败。越共中央派出以政治局常委范世阅为首的工作组多次深入调查,采取妥当措施平息事态,直至1999年才最终稳定了局势。

1998年3月,从“太平事件”的教训和反腐败斗争的现实出发,越南国会先后颁布了《反腐败法令》、《干部、公务员法令》。

1999年5月,越共发起了为期两年的整党运动,在全党范围内进行自上而下的整顿,先后处理了副总理吴春禄、国家银行行长、海关总局局长等一批要员,但效果并不十分理想。因此,2001年4月召开的越共“九大”作出决定,将原来为期两年的整党运动继续下去。

然而,树欲息而风不止。2000年前后,有关机构曾对越共党内的腐败问题进行调查,统计数字令世人震惊。在接受调查的16万党员中,有43%的人犯有腐败罪;在被调查的2000个党组织中,有1/3涉及腐败问题。

2001年2月,据越共党报《人民报》报道,五年内被查处的越共腐败党员多达7万。越共九大以后,在新一轮的反腐行动中,又有近1%的党员被查处,其中30%是各级党委成员。

2003年3月至2005年底,越共中央内政部由瑞典政府资助,在3个中央部门以及河内、胡志明市等7个省市,对5400多名官员、公司职员和民众进行了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32.6%的官员曾经接受贿赂。

2005年6月,在胡志明市召开的全国反腐败走私工作总结会议披露,1993年至2004年,由越南公安部侦破的腐败案件多达9900多起,腐败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共计75500多亿越盾(约23亿人民币),有一名部长、五名副部长、14名省人委会主席和副主席,数百名司局长和大公司经理受到刑事处分。

越共“十大”闭幕后,新当选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央检查委员会主任阮文芝在接受采访时谈到,在九届中央委员会任期内,包括13名中央委员,19名部长、副部长,26名省市委书记、副书记在内的118名中央管理干部受到了纪律处分。

腐败案例触目惊心 经济损失惨重

从个人腐败案例来看,早在1993年,胡志明市海关署长潘友俊就利用职权受贿60公斤黄金。

越共中央委员、能源部长武玉海曾以国家规定的价格买进各种钢材,转手在市场上高价抛出,自己从中渔利,非法获得31亿盾越币(约93万人民币)。

2006年,越共十大前曝出一起重大腐败案件,交通部直属的高速公路发展公司总经理裴进勇挪用800万美元公款参与赌博。交通部常务副部长阮越进不仅与此案有牵连,而且他本人的腐败也给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他拥有数处豪宅,每处600平米以上,在私家庄园修建“龙天门”,为其母建造的豪华墓穴不亚于封建时期的“帝王陵墓”。

这些动辄数十乃至数百万美元的个人腐败案例,从绝对数字来看,就已经给越南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如果与越南的人均GDP比较,则更见其损失之严重了。因为直到2005年,越南人均GDP才640美元,即使2006年也不足700美元。

在2000年至2004年的5年间,越南由南至北的全国64个省和中央直辖市先后查处干部贪污案件8808起,造成经济损失逾14亿美元。

而这些还只是腐败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如果加上间接损失,则数量更加惊人。如1999年8月,胡志明市人民法院审理了越南建国以来被告人数最多、国家损失最大的一起经济案件。该案77名被告涉及地下信贷交易。当时,明奉集团、EPCO两公司联络了47家小公司,通过向政府和银行官员行贿这样的不正当手段,获取巨额银行贷款,用来进行土地投机买卖,使国家损失了2.8亿美元。

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2.8亿美元的损失都不是一个小数目,而对经济发展落后、国内生产总值非常小的越南而言,更是如此。按照东盟有关机构提供的数字,1999年,越南的国内生产总值为286.7亿美元。这就意味着,上述案例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占越南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近1%。腐败个案所造成的损失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如此之高,全球罕见。

腐败造成民意危机

腐败不仅给越南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而且引起人民的强烈不满,导致民怨沸腾。人们通过各种形式来表达反腐的愿望。

有的民众通过合法有序的途径向党组织表达自己的心声。多年来,不断有群众给越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报》写信。他们认为,在争取国家独立的战斗中失去亲人的家庭现在生活窘迫,而贪污腐败却使数万亿越南盾的国家资产和人民钱财付诸东流,腐败官员“玷污了党的声誉”,“造成严重后果并危及国家的未来”,“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对于损害国家和败坏我党声誉的腐败官员,必须予以清除,绝不姑息”。他们还指责领导人“没有能够以有效措施消除贪污、受贿等行为”,强烈要求建立一个由公正法官组成的特别法庭来严肃处理违法乱纪者,并建议对贪污金额超过5亿越盾(约15万人民币)的官员判处死刑。

有的民众通过国际媒体倾诉心中的不满。2006年上半年,当越南交通部的腐败案件曝光后,一些民众曾对在越南采访的中国《环球时报》的记者说:“最近几年公安部、农业部和交通部先后深陷腐败丑闻,几乎是一年毁掉一个部,简直太可怕了。”他们表示,“看到自己用血汗挣来的钱被蛀虫们大口大口地吃掉,老百姓能不痛心吗?”一些越南老百姓还认为,政府以往打击腐败力度不够、效果欠佳,称反腐“雷声大,雨点小”、“只打苍蝇,不打老虎”、“只处理肚脐或肩膀以下,不敢斩首”等。

有的民众甚至组织非法武装反腐,如河静省的“反贪污团”事件。1992年初,河静省鸿岭市中良乡的一些落选干部发现现任干部中有人在建设变电站时中饱私囊,乘机发难,自发成立“反贪污团”。该团由40余人组成,装备了枪支弹药、长矛等武器,在乡里四处设置岗哨路障,检查过往行人,并占据乡广播站进行宣传。广大群众由于对贪污腐化行为早己深恶痛绝,遂纷纷起来支持“反贪污团”的行动,致使该乡的主要领导人不得不外出避难,乡政府工作处于瘫痪状态。后来,上级政府派人来主持乡政府工作时也遇到极大的阻力。当派来的人数较少时,“反贪污团”就将他们加以控制和拘禁;人数多时,则加以驱赶。即便派大批警察来维持秩序,也屡遭群众的阻挠。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国家不得不派来军队,强行解散“反贪污团”,清理乡广播站。至此,事件才得以平息。

更有个别省份的大部分民众为了反腐而参加大规模游行,如太平省发生过猛烈的农民运动风暴。1997年,越南北方最富裕的盛产稻米的太平省发生了越共执政半个世纪以来最为严重的骚乱事件。这次骚乱的直接原因有三个,除了土地买卖与税收及当地政府拖欠农民借款问题外,就是群众申诉一些政府官员的严重贪污行为的言行受到压制和打击。后来经过调查发现,该省有40%的乡主席、乡党委书记、行政干部、财政干部、合作社主任等大小官员都有不同程度的贪污行为。民众捐献的款项本来是要用于公共设施建设,但是,最后都被这些地方官员据为己有,或挪作他用。为了维护自己的切身利益,从1994年开始,越来越多的民众写信到各级党政机关控告这些贪污行为。然而,群众申诉的信件被扣压下来,不仅未引起重视,反而被视为对越共党和政府的挑战和攻击。当地政府对群众呼声的充耳不闻及对上访事件处理的失策,无异于火上浇油,以至于该省80%的农民冒着坐牢的危险上街游行,要求政府坚决惩治腐败。民众通过组织武装、开展大规模农民运动等违法的行为进行反腐,虽然是出于良好心愿,但由于波及范围广,参与人数多,反腐形式不合法,极大地削弱了越共执政的社会基础,危害了越南的政治稳定。

坎坷的反腐之路

自腐败问题出现,越南便走上了一条坎坷的反腐之路。近年来,越共领导人更是加大力度打击腐败。

2006年8月,越南国会常委会批准成立了中央防治腐败指导委员会。

2011年10月,国会常委会批准了新一届中央防治腐败指导委员会成员名单,总理阮晋勇任主任。

2012年5月,越共中央十一届五中全会决定成立由中央总书记任主任、由中央政治局直接领导的中央防治腐败指导委员会。这被视为越共中央新一届领导班子上任以来向腐败“宣战”的重大举措,被舆论解读为越南共产党正向国内外表明其反腐败的坚定决心。

如今,阮富仲又在越南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重申党内腐败问题,面对不断下行的经济危机和越南国内高涨的不满情绪,阮富仲的讲话能否起到一剂强心剂的作用,仍然难以定论。

越南反腐之路,其路漫漫!

(综合环球时报,国外理论动态,世界知识,人民日报消息)

    进入专题: 越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827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