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再见青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48 次 更新时间:2012-10-09 16:56:09

进入专题: 青春  

杨银波  

  

  (一)

  

  穿过一道由多张油画、国画像框挂满左右两墙的走廊,在拐角处上了大楼第三层左手方向第四间,即是国内安全保卫总队第三支队的办公室。杨修意手执一堆文件,从网络警察总队第二支队调到这里报到。几天前,她还特别烫直了头发,如今扎了爽朗的马尾倐然盘起,一身休闲便装来到伏于案桌的队长关鸿飞面前,严肃敬礼,目光平视前方:“报告领导,我是警员杨修意,依次担任社区警察、户籍警察、网络警察,工作特长是突审,从事警察工作六年,请领导指示……”关鸿飞埋着头,语气冰冷:“行了。”杨修意不敢说话,屏住呼吸笔直站立。空气静止了几秒,关鸿飞抬头凝视着杨修意,只见这位戴着眼镜的女警,圆圆的脸蛋,皮肤白嫩,双目有神,嘴角上扬,下嘴唇右边有一颗粉红色的痣,最引人注目的是胸部挺拔,至少是D罩杯水准。

  

  关鸿飞关上档案:“调你过来,我们是有用意的。你父亲是政府官员,母亲是老警察干部,出身背景过关,政治立场应该可靠,至于业务技术上的事,还可以慢慢熟悉。”而后拉出杨修意档案下的另一份档案,“你看看这个”。杨修意翻开档案第一页就惊呆了,“林锋”两个字如电流穿心,她全身一震,心想“不会吧”,再看照片,确实是此人,只是剪短了头发,眼神中多了几分深邃。她不明白,为什么履职第一天就被要求接触这一档案?这个林锋,不但是杨修意的高中同班同学,还是她的初恋。正当她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关鸿飞又从桌柜中抱出大约60公分高的纸稿:“这些是林锋最近十年在境外反共媒体上公开发表的文章。你今天的事情,就是熟悉这些言论。我还有个会,那是你的办公桌,有什么需求,找隔壁打扫清洁的小冯。”

  

  办公室里还剩四个警察,看起来都相当忙碌。杨修意把档案和纸稿抱在桌上,刚看到第一篇就嗅到了12年前那股相似的狂躁味,只见文章标题是《人民需要信心》,通篇控诉当今政府腐败横行,民主自由荡然无存,弱势群体永远是制度代价的转嫁牺牲品,但人民应强大个体,创建公民社会,向当局施压,人人皆当不公不义制度的不合作者。翻开第二篇,《无力者的呐喊》,是调查一位右手被机器全部切割的女工,文中详诉了女工维权遭遇的种种困境及暴力摧残,进而控诉国家劳工制度在顽固的社会疾症下形同虚设。再看第三篇,是名为《如果还有来世》的短篇小说,小说主人公岳童就像12年前的林锋,疯狂爱上了高官之女谢琳珊,但遭遇重重打击,最终远走高飞,浪迹天涯。这篇小说,读得杨修意眼眶湿润,因为她深知谢琳珊的原型除了她,再没有第二人可以替代。

  

  眼看到了中午,同事们纷纷到食堂就餐,只有杨修意还沉浸在浩如烟海的文字中。她无法想象,12年前虽叛逆但不乏可爱、虽愤世但不乏阳光的林锋,12年后怎么就变得如此阴暗,成了政治意义上的持不同政见者?她还看到新唐人电视台、自由亚洲电台、台湾之声电台等境外反共媒体对林锋的专访文字记录,这个被自己遗忘了12年的少年,今天是什么嗓音?靠什么维生?他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领导在如何思考这一个案?自己为什么被牵扯进来?难道会与林锋横眉冷对?她的思绪越来越乱,等到翻开一篇写于四年前的《妻记》,她才明白,林锋已经结婚,妻子叫刘梦晗,是个来自成都的女孩,比林锋小四岁,农民工家庭出身。这篇《妻记》,透露了林锋对妻子的愧疚,对现实的绝望,文笔中早已没有了半点光热,只有阴冷黑暗穿梭全文。

  

  最让杨修意震惊的是那篇《致美丽的疼痛》,这显然不是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而是一封写于九年前的信,收件人信箱是yangxiuyi007@163.com。“天呐,这是我当年的信箱!”杨修意睁大了双眼。很明显,这是林锋信箱被警方侵入获取的信,当年这个信箱仅仅是杨修意为了加入高中同学录临时申请的,平时几乎没怎么用,但密码还记得。她正襟危坐地上网,打开信箱,在收件箱里根本找不到,但在垃圾箱里翻了30多页终于找到,文字、格式与纸稿完全一致,连错别字都一样。只见信中如此写道:“修意:我此时在广州,连日的苦闷,使我开始拼命地抽烟。烟晕在空中飘荡,仿佛一层层薄雾游离,我又想起你那张让我疼痛的脸庞。我还爱着你,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没勇气说出这个话,但今天我想说给你听。过去这段时光,我总在午夜辗转反侧地担心,倘若我今天不说,也许一辈子就完结了。我正走向另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也许有一天那里会开满鲜花,而那时我会站在山巅对你说:再见青春,再见美丽的疼痛……”

  

  同事们又一一赶回办公室,杨修意颤抖地关掉电脑窗口,眼泪润湿在纸稿末尾“想你的锋”四个字上。她镇定地抹去眼泪,有同事问“你怎么还不去吃饭”,她笑笑:“忙完了再说,呵呵。”又静静展开这封信,脑海中回想起那个留着如同郑伊健款式的长发,只看得到一只明亮眼睛的有点酷的男孩,那个纯粹得像是从小说中走出来的叛逆少年,在教室,在操场,在图书馆,在学校背后开满野花的山间,在每次分离时不舍相拥的深深凝望,在雨中同撑一把伞从城东散步到城西的甜蜜,在那个混身上下荷尔蒙疯狂流动的闷热夏夜……最无法忘记的,还是那次冲动之后彼此对彼此的绝望,它是那么无解,又是那么难以磨灭。沉睡12年的暮暮朝朝,像一层又一层海浪,汹涌地拍打着杨修意的胸口。

  

  (二)

  

  14年前的炎炎烈日下,林锋与母亲罗江蓉坐在慢行的火车上摇摇晃晃。罗江蓉右手捂着头,汗水打湿了衬衣:“林锋,我太阳筋痛得很,还有多久到站?”15岁的林锋随口说“马上”。车上硬座挤满了人不说,过道上、厕所旁、车厢连接处也水泄不通,有从昆明到自贡的,也有从重庆到昭通的,更多的同行人是到各初中、高中报到入学的学生,林锋也是其中之一。他从一个大提包里,拿出皱巴巴的信封,里面的录取通知书被揉得像一张草纸。他对母亲说:“这次真的对不起你和爸爸,本来我完全可以考上一中的,但物理的客观题被判为0分,考试时忘了在机读卡的科目框里填黑,太大意了。”罗江蓉用手摸摸林锋的头:“没关系,只要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

  

  那时这座县城尚有许多人力车夫,一下车,母子二人就上了三轮车,直往大成中学而去。这所重点高中,此前林锋因参加全国数学竞赛和英语竞赛来过两次,距离林锋在老家镇上的初中母校有近60公里。罗江蓉一脸倦容,汗流浃背地提着林锋住校的被子,一边跨进大成中学,一边叮嘱儿子:“你只要把书读得好,我和你爸爸卖血都要供你。这次我只跟农场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明天就要赶回广州,平时你要经常来信。每周生活费30元,你要省着用。”林锋只是提醒母亲别太劳累,请二老放心。来到高一(2)班的教室,两人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正声如洪钟地说:“大家一个一个来,不要急不要忙。”林锋从小就是爱学大人说话的人,他穿着海军式的青白杠T恤和牛仔裤,走到中年男人跟前:“请问老师如何称呼?”

  

  在场的家长扫视过来,看这孩子大约1米6的身高,但说话透着一股不卑不亢的气势,中年男子也有些吃惊:“好说,成勇。你是哪一位?”林锋递上录取通知书,成勇定睛一看:“耶,林锋,你这个成绩太玄了,不高不低,刚刚比录取线多0.5分,够节约哦。”他抬头看见教室外罗江蓉站在门口笑脸盈盈,但不敢进来,成勇连忙招呼,“进来进来,哎呀,你儿子跟你长得好像。”成勇与罗江蓉的手紧紧相握。罗江蓉提着被子笑着说:“我们是农村家庭,家里不富裕。我和林锋的爸爸现在广州打工求生活,这个孩子的将来,就拜托成老师了,孩子有啥不对的,你尽管批评。”她拉开被子的拉链,从里面掏出288元钱,递给成勇,“这是学费,你清点一下。”成勇麻利地开收据,指着教学楼旁边一处灰白色楼房:“寝室在305,你们找黄老师拿钥匙。”

  

  林锋与母亲走出教室,下楼时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花裙子的女孩身后是两个衣着光鲜亮丽的大人,那女孩有些不乐意,抱怨说:“哎,初中在这里读,高中还是在这里读!”身后的女人声音中带着威严:“你要是争气点,就给我考一中!”林锋与那女孩擦肩而过,眼神交汇的刹那,他注意到那双眼睛就像从未被污染一样明亮透彻。在靠得最近的时刻,他甚至闻到了女孩诱人的体香,也惊讶于女孩发育得过分早熟的身体,尽管看上去确实有点胖,但这感觉让林锋觉得舒服和温暖。那女孩,就是杨修意。杨修意跨上又一层台阶,悄悄对杨父说:“嘿,爸,你看人家住校的同学好辛苦哦,这么热的天还自己带被子过来。要不,我也住校嘛,多好玩。”杨父拍拍女儿的头:“调皮。”

  

  晚上七点半,第一堂课,晚自习。林锋坐在第一排最左边,杨修意坐在第一排最右边。林锋一直往杨修意那边看,视线反倒落在杨修意同桌徐依曼身上,那是一个真正算得上要身材有身材要五官有五官的女生。但林锋越这么看徐依曼,杨修意也反过来目不转睛地看林锋;林锋瞪个眼,杨修意也瞪个眼;林锋眉头紧皱,手握拳头,杨修意也眉头紧皱,手握拳头。看样子是扛上了。成勇信步走向讲台,他环视台下:“大家好!蔽人姓成,大成中学的成,单名一个勇。父母给我取这个名字,顾名思义,就是希望我成为一个勇敢的人。什么叫勇敢?勇敢就是百折不挠,就是不怕事。大家被分到2班,可能羡慕1班,他们是重点班。但是我告诉大家,8个平行班要是都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起点不公正,但机会是公正的,我们照样能够超越重点班,而且敢去跟一中比,对此本人很有信心,大家有没有信心?”全班60人一致回应:“有!”

  

  接下来的环节是自我介绍。杨修意坐在第一排第一号,她站起身来:“我是那种女孩,喜欢机器猫、胡芦娃、一休哥、圣斗士、樱桃小丸子,喜欢郑伊健、范晓萱、H.O.T、007、MJ……”全班哄堂大笑,成勇也幽默地回应:“你说的这些同志,我一个都不熟。”谁想到杨修意来一句“没关系”,她接着说:“在接下来漫长而又短暂、沉重而又愉悦、紧张而又刺激、枯燥而又……”成勇赶紧打断:“这位同学,你的形容词用得太多了。本人是教物理的,理科讲究精益求精,麻烦你简略点。”杨修意使劲点头:“嗯!好的。我,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微风拂过也不忘说拜拜的小女子,杨修意。”说完立即坐下,干脆利落。大家诧异得张大嘴巴,停顿两秒以上才开始隆重鼓掌。林锋身上的鸡皮疙瘩散落一地,心想这姑娘不用经过任何培训,直接去当动画片配音员,肯定过关,他惊讶于杨修意的娃娃音就像声带完全没有发育一样,以至于连美女徐依曼等人的自我介绍都忘了细听。

  

  “该你了。”成勇指向正呆望着杨修意的林锋。林锋回过神来,一口地道的家乡口音,像个大人说话:“幸会幸会。刚才人见人爱的小女子杨修意说的各种喜欢之中,Michael

  Jackson绝对是大师,风靡整个80年代。我彻彻底底喜欢摇滚乐,至今听了九年。也学过画,爱唱歌、写文章,读李敖、柏杨、龙应台,小学看金庸,初中看古龙,15年来拒绝看琼瑶,诗词倾向苏东坡、辛弃疾一类的豪放派。过去至今的成长过程,就像山上疯长的野草,靠自己。因为家里穷,父母是最底层的农民工,我自立,懂事早。从留守儿童到留守少年,见的黑暗面多,但够朋友。我叫林锋,来自偏远山区,请大家多多关照。”说完往杨修意处递了个眼神,扬起右边的眉毛,像不可说的秘密,又像内涵复杂的暗示。全场鼓掌,林锋注意到与他口音相近的同学鼓得最起劲,杨修意也时不时往这边看,像在琢磨,又带好奇。

  

  (三)

  

  多年警界工作,杨修意已被熏陶得颇为干练,眼神中多了几道犀利与质疑。她快速翻阅到林锋纸稿的最后一页,心中生出复杂的滋味,既感到这像当年的林锋,但又比那个林锋更为危险。她不想再见到这个人,毕竟自己现在有老公、有孩子,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但如果又被逼着非见不可,她也要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表现得像一个久经考验的警察,或者像训练有素的心理医生。她觉得林锋这个人现在确实出了很大的问题,应该深刻地反思总结自己,不能再像个偏执狂一样一意孤行。她从多年阅历中感知,当年的林锋恰恰是由于内心深处的自卑,反而表现出狂妄自大,这种心理障碍严重地捆绑了这个人,到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极端中的极端。无论作为警察还是女人,她都厌恶这种不脚踏实地的恶习,现在的林锋最多只能算得上是有才气的孩子。至于所谓“民主自由”的追求,她觉得林锋明显杀气太重,心有旧怨,属于愤怒转移,危险系数呈几何级增长。

  

  关鸿飞带着副队长潘虎和记录员秦聪,站在办公室门外对杨修意招呼一声:“修意,到会议室来一下。”杨修意在会议室刚坐下,关鸿飞就开门见山:“我们决定跟林锋正式地正面接触,明天早上8点行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青春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94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