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才女:女航天员、七月流产,以及其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16 次 更新时间:2012-06-24 17:48:41

进入专题: 女航天员   流产   微博侮辱  

冷血才女  

  

  事件回放:

  6月12日,资料显示为南方人物周刊驻京记者的微博网友曹林华发布微博:“2男1女上天,要是上天下来后检查怀了怎么办?这是不是国家培训太空人计划之一?”6月18日晚认证信息显示为“×××报部门首席记者”的微博网友刘××发微博:“爸爸,为什么要带一个女航天员上天呢?”“因为蒙牛、伊利都不能喝了呀!”

  

  关于此次的记者微博侮辱女航天员事件,很多愤青都试图将这事件当成对ZF行为的不满情绪的发泄——因为ZF花费巨资搞航天项目,却不肯在社会福利上多做投入。但他们的逻辑却无法说明,三个同样是“耗费民脂民膏”的航天员,为何只有唯一的一个女性成为众矢之的?为何咒骂的毒箭不是指向ZF预算,甚至也不是质疑她作为航天员是否称职,而是不遮不掩地直指她的性别身份和生理特征?

  这正是这两个笑话真正的恶劣之处。它完全否定或者无视女性作为社会人的职业身份和职业成就,将她们定位成纯粹生理属性的肉体和泄欲产子工具。在这两个笑话的描述中,刘洋根本不是作为一名有职业精神和职业能力的航天员而存在的,尽管航天员才是她的本职工作,也是她升入太空后要从事的工作;在笑话中,她只是一个供男性航天员泄欲、为男性航天员分泌乳汁的工具,是作为一个“女性肉体”,一个供男性泄欲,并且可以分泌乳汁、怀孕产子的生理意义上的女性肉体而存在。

  这两个笑话的本质是,它试图以一种极为粗鄙、不遮不掩的态度,把女性(无论她们从事的是何等职业,作为社会化的职业人又取得了何等成就)给强行塞回男权社会给她们的定位:生理意义上的肉体,泄欲和产子的工具。他们认为,女性就只有这方面的功能和能力,她只配作为一个泄欲工具(而非和男性一样有能力的职业人),出现在社会生活领域。

  这让我想到了前两年网络疯传的“70%女博士和导师做性交易换取学位”谣言。它与今日的微博侮辱女航天员事件,几乎是异曲同工:其中的醉翁之意,并不是对学界性骚扰问题的批判(尽管它以批判性骚扰和潜规则的面目出现),而就是暗示,女性根本没有学术能力,女性只是一块被男人使用的肉,女性在学界取得的地位,都是她们卖身换来的。

  一个女人,一个在男权社会看来,只有性发泄工具和生育工具这类功能的生物,竟然获得了超越这个社会大多数男性的成功,而且国家机器还在给她撑腰,这正是刘洋让很多男性不能容忍的地方。特别是,当她的后盾是一个不甚公正的国家机器,就更容易招致社会底层男性的仇视。愤青们所不能容忍的ZF“失德”行为,甚至已经不是ZF花费巨资搞航天项目,而是,ZF居然让女人当了航天员,把一块肉、一个充气娃娃、一个泌乳工具和生子工具,抬举到了他们今生今世都达不到的高度。

  更令人吃惊的是,当微博侮辱女航天员事件引起公愤之后,肇事者之一的反应竟然是这样:

  6月20日,中原网记者联系到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曹林华。

  中原网记者:“想问下昨天您发的关于刘洋的那条微博最初的目的是什么?”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曹林华:“调侃,懂吗?”

  中原网记者:“那您认为作为一名媒体人发出这样的言论合适吗?”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曹林华:“我发微博的时候是一名公民。”

  这位曹林华将“公民”挂在嘴边,并且称自己的行为是一种针对强权的“调侃”。这是尤为令人警惕和失望的地方。他在自豪于自己以“公民”身份,“调侃”了一种他不满意的ZF行为的时候,完全意识不到他所持的严重性别歧视立场,以及因此给当事人和女性造成的伤害。这似乎是我们当下一些“公知”的常态:他们以反对专制的姿态出现,并且在大众当中有相当的市场;但他们的性别意识却落后龌龊得惊人,自己尚不自知。如果一个“公知”满口自由平等的漂亮词汇,却认为人类中的一半人天然比另一半人更低下,我只好怀疑他那“自由平等”立场的成色。

  另一个怪异的现象是,在另一桩损害女性权益的事件——“七月引产”事件中,公众特别是某些男性愤青的表现,比今日女航天员受辱,要激烈得多。尽管各种事实都证明,当事人的言行非常可疑(早婚且已经育有一女,有意识拖延办理二胎指标,且消费水平与他们声称“拿不出四万所以胎儿被引产”的悲情呼告严重不符),作为父母严重失职,甚至是很有可能利用计生部门达到性别选择堕胎的目的。但这并不妨碍众愤青将她树为“悲伤母亲”的典型,在网络上掀起“反计生”的声浪。

  女航天员事件和引产事件,背后其实是同一种逻辑——女性只有在履行男权社会规定的妻职、母职时遇到阻碍,男权社会才会开始关注她的所谓“权益”。但如果女性不是在扮演妻母角色,而是在职业化道路上有所进取,超出了这个社会的大多数男性,她所收获的就是这个社会男性的普遍嫉恨。

  最后,为了避免一些大脑回路异于常人的人来找茬儿,我必须说明:我也并不认为,ZF在社会福利较差的情况下巨资投入航天事业是正确的,我维护刘洋,并不是为ZF唱赞歌。我所愤慨和批判的只是,这两名记者以严重的性别歧视视角,侮辱了一位有成就的职业女性。不论ZF的行为有多么值得指摘,这两个人的行为都令人无法容忍。以上。

    进入专题: 女航天员   流产   微博侮辱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693.html
文章来源:豆瓣网 作者主页

2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