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为国家利益我可以妥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3 次 更新时间:2012-05-12 09:35:27

进入专题: 昂山素季   国家利益  

昂山素季  

  

  22年前,在追求民主的斗争中,她获胜上台,却被军政府监禁起来。

  她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却失去了领奖的机会、家人和自由。

  21年对峙,10天内妥协,有亚洲民主女神之称的昂山素季拉开了她的议员时代。

  5月2日,上午十时。缅甸首都内比都巨大的半圆形议会大厅,灯火通明。

  作为缅甸最著名的异议人士和最大的反对派的领导人,昂山素季身着一袭蓝紫色纱笼,瘦削的肩膀上围着一条孔雀羽毛图案的围巾,白色玫瑰将头发扎成马尾,与党内其他33位议员站在一起,宣读议员就职誓词。

  在一张西方媒体的照片中,纤弱的昂山素季背后林立着身着墨绿色军装的军人议员,这张照片似乎也提醒人们,在缅甸过去和未来的日子里,昂山素季和军人势力双方的博弈和可能存在的变数。

  “将保卫和遵守宪法……尊重国家主权和民族团结。”昂山素季朗声道。没人知道,此时此地,念这句誓词时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就在4月20日,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以下简称“民盟”)还因为誓词中的“保卫宪法”字眼而强硬地拒绝宣誓。10天后,昂山素季突然改变态度愿意妥协。这让各界感到惊讶,也受到了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高度赞扬:“夫人‘灵活’的政治态度让我钦佩不已。我也知道,这一定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也从这一时刻开始,昂山素季不再仅仅是反对派的偶像,而开始进入主流政治,那个不仅需要理想和原则,更需要有合乎现实策略的地方。

  

  对话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的办公室位于全国民主联盟(以下简称“民盟”)总部二楼左手边第一间。办公室里女性气息浓郁——仰光强烈的阳光透过紫色的窗帘,变成温柔的粉色;办公桌的桌布、椅子靠背上的布是白色的,上面印着紫色、粉色的花朵;就连纸巾盒都带着紫色的蕾丝。

  唯有房间的正中挂着昂山将军的画像在提醒记者,办公室的主人是一位政治风云人物。

  “欢迎你们!”昂山素季穿着绿色的纱笼,黄色和白色的玫瑰插在发髻。她对我们微笑时,眼神里天然有种吸引人注视的力量。在民盟办公室,电力供应时断时续,别人面红耳赤狂躁不安之时,昂山素季平静优雅,语速平缓,却仍然气场强大:“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忙了,所以一般不接受专访。不过你们是远道而来的年轻人,年轻人需要的是机会,我给你们这个机会。”

  

  谈履职:对公共社区和福利负责

  

  话题从今年4月昂山素季的当选议员开始,这意味着,从前年11月至今,17个月的时间,她的身份从政治犯转而成为国会议员。

  新快报:您进入议会后,工作主要是什么方面?您如何扮演好议员的角色?

  昂山素季:跟以前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我仍然要做从前我在民盟做的工作,因为我们的党派也在议会中,所以我们会像其他议会成员一样,履行自己的义务。当然同时我们要对公共社区的发展和福利负责。

  新快报:从4月20日拒绝宣誓到5月2日宣誓就职,这段时间里,您个人心理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化?

  昂山素季: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决定宣誓的原因。从根本上来说,因为投选票给我们的人民非常希望我们能够进入议会,我们有责任去尊重这些人民的想法,毕竟是我们请求他们投票给我们的。其次则是因为议会中其他党派非常希望我们能够加入他们,以达成更好的合作。这是一个我们不能错失的机会,因为这对于将来不同组织间联盟的建立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再者是因为我的判断失误(指在去年修改《政党注册法》时疏忽了誓言也应该修改),所以我认为我应该负起这个责任以达成一种妥协,从而使人民得到利益。

  新快报:登上政坛后,面对缅甸的民主转型,您觉得自己在党内需要克服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您是如何说动党内的保守派开始答应和政府合作?

  昂山素季:我们仍然处在政治转型的过程中,这个过程尚未结束,所以我不确定什么是最困难的事。最大的困难也许还未到来。

  

  谈妥协:灵活性一直是我的政治素养

  

  政治原本有着刚硬的线条,但政治中的昂山素季带给人们的印象却多了几分柔软。这种印象不仅来自于每次出现时她发髻上簪着的清雅新鲜的玫瑰,还在于她柔性的非暴力和平主义——尽管曾遭受军政府的压迫,但昂山素季在获释后的公开演讲中表示,对军政府没有恨意,愿意与军政府对话,支持国家和解。

  新快报:去年12月希拉里在第一次与您会面时说,政治家需要妥协,您如何理解希拉里的提醒?“妥协”这个词对革命者来说似乎很难接受?

  昂山素季:妥协必须基于一定的原则,无原则的妥协不能给任何人带来好处。我们之所以选择妥协是因为其表示了双方互相给予和索求的意愿。当妥协意味着双方都有所收获时,我们就能看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都是为了最重要的东西——国家的利益,而不仅仅是党派或政府间的利益,那么妥协就是可接受的。

  新快报:很多观察家发现,您个人的处事方式发生了变化,从以前的坚强抵制到现在多了灵活性?昂山素季:我一直都有灵活性,不是现在才开始有的。况且,我已经成为议会的成员,灵活性是通向成功的唯一道路。所以,对我来说,灵活性不是新的概念,它是一种政治素养,这种素养在我这里已经持续了23年。

  新快报:目前缅甸的现实是,您的政党虽然是缅甸第一反对派,但仅占议会664个席位中的43个席位。如果不能在议会中产生大的影响,您会怎么做?

  昂山素季:即使在议会中没有座次,也不代表影响力不足。

  新快报:您是否有过担心,保守派会重蹈覆辙?

  昂山素季:推动民主最重要的是要没有负担地解决冲突。多年以来,我们都在努力地解决这个冲突。

  新快报:您一贯提倡非暴力方针取得民主的胜利,过去您是如何避免国家在取得民主胜利的道路中发生流血或者巨变的?

  昂山素季:民主应当是一个能够给我们的民族带来更多幸福的过程。如果我们无法摆脱愤怒,无法消除复仇的欲望,这个过程就无法完成。应该怎么样避免暴力的革命,我认为真正的革命是一种革命的精神,它改变的你的思考方式,如果我们改变了我们看待事物的固有方式,我们就没有必要采取暴力的行动,因为我们要求的只是改变。改变不是由暴力也不是由武器中而来,改变它来自人们思想的转变。

  

  谈软禁岁月:我享受独处,却从未觉孤独

  

  1989年~1995年、2000年~2002年、2003年~2010年。15年几乎与世隔绝的软禁岁月,在常人看来是精神上难以承受的痛苦。昂山素季却答得平淡:“也许是天性爱静,所以能享受别人不能忍受的东西。”

  新快报:我们都知道您被软禁时的生活,您是否感到恐惧孤独?您如何战胜恐惧和孤独?

  昂山素季:在我被软禁的这段时间里,我既没有感觉到恐惧也并不觉得孤独。实际上,我很享受独处的感觉,这是我天性的一部分。我不是那种喜欢喧闹的人,我也不喜欢像是出外购物之类的活动。我很开心我能够静静地阅读,绘画,欣赏音乐。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我会说我是幸运的,因为我的性格让我能够享受别人不能忍受的东西。除此之外我热爱着学习,我知道最终一个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并且我明白我可以依靠我自己坚持下去,这是我觉得非常好的一点。

  新快报:您在英国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在软禁期间,会怀念英国的时光吗?

  昂山素季:不管在英国还是在缅甸的软禁期间,我从不认为我是不自由的。当然相对缅甸的软禁时期,在英国我的人身自由没有受到限制。但是因为我选择了我认为正确的事业,没有人强迫我去做这个选择,正因如此我感觉我一直是自由的。实际上我并没有感觉现在的我比软禁时期的我更加自由,因为我现在可不能自由地安排我的时间了,我得把更多的时间用在我的人民身上。(笑)

  新快报:您非凡的力量和勇气来自哪里?父亲,家庭,还是人民?

  昂山素季:我从不认为我有着非同寻常的力量和勇气,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一些我不能逃避的事。就好比你被软禁了,你就必须学会怎样独自生活,这不是可以选择的事。我做出的选择是我决定推动缅甸的民主进程。一旦我做出了这个决定,我就必须坚定地将其贯彻到底,这并不是因为我比常人更坚强勇敢。

  新快报:经过了长达15年的软禁生活,在获释的17个月里,自由对您意味着什么?

  昂山素季:过去的17个月对我来说就意味着大量的工作,我感觉我比之前更缺少自由,因为我几乎没有属于我自己的时间,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工作占据。

  

  谈各国领导人:和希拉里更亲近

  

  5个多月前,希拉里与昂山素季那顿备受关注的晚餐,确实昭示了两个女人之间亲密的关系。她们像一对闺密一样挽手受访、笑语不断。昂山素季坦承,获释后接触的外国领导人中,和希拉里更亲近。

  新快报:从世界革命历史上看,一些民主人士取得民主革命胜利的过程中都希望得到外部的帮助,这些帮助会不会有其他的经济或者政治的意图?您是如何处理获得这些外部帮助和国家利益之间的平衡?

  昂山素季:是的,这并不奇怪,有时候国外援助的确和这些因素有关。但我认为援助的类型不应该由国家的政府来决定,而更应该从有益于人民的角度出发。所以我们需要为我们所接受的援助负起责任。我不认为我们应该责备那些别有用心地给予我们的国家,因为是我们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所以经济和政治的牵扯无可厚非。

  新快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英国外相黑格,首相卡梅伦,意大利外长,德国外长相继访问缅甸,您觉得哪一位政治领导人令您印象深刻?深刻的细节在哪里?

  昂山素季:在政治上我当然对他们并没有特别的偏爱,但是我坦承我对国务卿希拉里感觉更亲近,因为她同样也是女性。我也确信其他的领导人能够理解我并不是更偏爱希拉里,仅仅是因为我们都是女性,我对她感觉更亲近。(笑)

  

  谈自己:不评价对错,时间会评判一切

  

  有过悔恨、无助、孤独、痛苦吗?很难想象,被软禁15年的昂山素季干脆地回复我们:不会有孤独,不感觉无助。她不肯评价自己的是非功过,也同样不评价软禁她多年的军政府,只淡淡地说“都交给时间评判吧”。这与多年前那个在会议室一见到奈温将军画像就跳上桌子撕毁画像的女子似乎已然大相径庭。

  新快报:投身政治24年,您犯过错误吗?是否有极度痛苦的状态?您是如何调整自己的内心并坚持下来?

  昂山素季:在政治领域里,很难简单地判断你是否做出了错误的举措和决定,只有历史才能评判。也许当时看来是错误的决定,在经历长时间的执行后却有许多可取之处,同样,我们现在认为正确的举措,在一段时间后,从历史的角度上看很有可能是错的。我不认为现在就能得出对错的结论。时间会评判一切。

  新快报:您什么时候感觉最无助?

  昂山素季:我并不感觉到无助。但是我想说的是曾经最让我忧心的一段时期便是我的党派陷入了巨大的麻烦之中,而当时的我正处于软禁期间,无法帮助他们。我认为这段时期我与其说是无助,不如说更为沮丧,在我的人民陷入困境之际,我却帮不了他们。

  新快报:您在软禁结束后的一次演讲中提到了“死亡”这个词。您说,人总有一死,重要的是活着的这段时间如何度过。您是如何看待死亡的?如果一个人有必须要付出生命的时刻,那您认为,对于革命者而言,这个时刻应该是在什么时候?

  昂山素季:我从不认为牺牲就是单纯地面对死亡,我认为牺牲一个人的性命更多的是为了追寻生存的希望。也许在有些特殊的环境下,牺牲自身的性命是无法避免的,但是人们不该因此就放弃自己的生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活着才有希望。

  新快报:在缅甸的民主进程中,您、吴登盛和丹瑞分别起了什么样的作用?您如何评价自己、吴登盛和丹瑞?

  昂山素季:我不认为一个人能够评价自己在政治中的角色,在之前我们关于犯错的谈话中我提到过,只有历史能评判这一切。也许现在的大人物在将来的历史中甚至不会被人记起,现在不那么举足轻重的人可能却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所以我认为我也无法评价吴登盛和丹瑞。我们只有静待更客观的人给予我们的评价。

  新快报:到2015年缅甸大选,您也接近70岁了,是否担忧您的年龄和健康状况会影响到缅甸的民主进程?

  昂山素季:我不觉得一个人的年纪会影响到一个国家的主要政策执行,没有谁能有特别的身份,没有谁是无可替代的。

  新快报:在这次的补选中,我们观察到,您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其他候选人,您是否担忧,您的巨大影响力会影响到民盟未来继任者?如何防止个人崇拜?

  昂山素季: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偶像。偶像是一个很被动的概念,我不喜欢被称为偶像,比起偶像来我更愿意被看作一个努力工作的工人,这也是我一再重复的。

  谈家人:父亲是精神领袖,丈夫是知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昂山素季   国家利益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26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