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彦伟:为什么会出现两个方舟子 ?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9 次 更新时间:2012-02-12 14:53:50

进入专题: 韩方之争  

刘彦伟  

  

  我是“打假反伪英雄方舟子”的忠实粉丝,就在一个多月前,还给报社写了一篇《感动中国人物,我愿投方舟子一票》(发表时标题被改为《莫让科学思维成为稀缺品》并有删节)。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当时有人说方舟子不打官员和体制内人物的假,我听了气不过,想站出来为方舟子一辩,同时表达一下我对方舟子没能当选2010年感动中国人物的遗憾。

  我从2006年起推荐方舟子的文章,宣传方舟子的思维,我本人的老读者都知道我是方的支持者。在我负责的媒体栏目,还曾专门开辟了“科学思维”的版块,用以推荐方舟子等人的文章。可以说我在不遗余力的为方舟子做宣传。做这些当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偏心,而是客观上我认为,方舟子的科学思维、打假勇气是中国的稀缺品,值得宣扬。

  但我不能赞同“质疑韩寒的方舟子”。为了表示对前一个方舟子的支持,我就用前一个方舟子的准则来检视下后一个方舟子。以下言辞或有激烈,但出于公心还是私怨,读者一看便知。

  

  方舟子如何违背自己的准则

  

  以下方舟子的6条表态出自他的《科学世代的伪科学》和《装聋作哑是何罪?》两篇文章。

  1、方舟子说:“传闻不是证据”。但是在方韩之争以及之前的方罗(永浩)之争中,方舟子惯用的手段是“只要是对他有利的说法,他都拿来用,而不辨其真伪”。比如一位网友杜撰一条“吾友为韩寒代笔”的微博,方舟子马上将其添加到自己的质疑文章中,虽然他经常对这种引用加上“可靠程度不得而知”、“是真的吗?”、“有点意思”的说明,但既然“传闻不是证据”,又何必把传闻列入正儿八经的质疑文章中呢? 有时方舟子对传闻甚至直接采信。比如一位非媒体人说“反对韩寒的文章上面都有禁令”,方舟子就说“凭什么,靠韩三篇成功转身获得护身符?那更要继续”。

  2、方舟子说:“轶事不是证据”。 轶事就是指那些“非正史”、不可靠地资料。新闻报道不是轶事,但一篇根据自身经历写的文艺作品是。韩寒的《求医》就是一篇文艺作品,当年《小说选刊》就把它选在短篇小说栏目里,根据“轶事不是证据”的准则,方舟子拿文艺作品里的情节来当证据做推断,能站得住脚吗?

  3、方舟子说:“巧合不是证据”。 韩寒的《书店(一)》一文中,有这样的描写:“想必与‘幽默’(humour)最初在英语里解释为‘体液’十分切意,眼泪鼻涕当算体液,流眼泪便是流‘幽默’”。而钱钟书的《说笑》一文中,有这样的描写:“我们不要忘记幽默(humour)的拉丁文原意是液体,好象贾宝玉心目中的女性,幽默是水做的……”。 方舟子由此得出韩寒对钱钟书的其他作品就已烂熟于胸的结论。且不说韩寒的描写与钱钟书的描写并不相似,即便是相似,那也可能是巧合,巧合能作为韩寒熟读钱钟书作品的证据吗?

  4、方舟子说:“合理假设,准确求证”。 在方舟子的《“天才”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之谜》一文中,方舟子称“韩仁均与考官李其纲同届”,这犯了事实错误——韩仁均与李其纲并非同届,且这个事实已被反复澄清。方舟子还拿《儿子韩寒》的2006年版和2009年版作对比,事实上这本书根本没有这两个版本。 方舟子这种求证犯了低级的事实错误,非但不准确,简直是随意。

  5、方舟子说:“不能只挑选对自己有利的数据作解释,而无视不利的数据”。

  在韩寒的《正常文章一篇》中,提到自己小学读的还“都是一些少儿科普和童话寓言”,但“到了初中高中,我拼命的读各种书”。然而方舟子在论证的时候很奇妙的就把韩寒自己的说法引用到小学为止,对初中的就转而用韩寒父亲的说法,并得出“韩寒在创作《书店》之前,并没有博览成年人书籍的阅读史”的结论。

  方舟子说“看看韩寒首度公开的《三重门》手稿视频,果然干净得像抄稿”,但方舟子自己就引述过《儿子韩寒》一书中的一段话——“而且他还写得一手很好的钢笔字,写的文章初稿就如别人改定誊清的稿件一样,基本上是一次‘成型’的”。可见,手稿干净的原因在几年前的出版物中就有解释,而且方舟子明明知道这个解释,却还拿“干净”说事。

  6、方舟子说:“装聋作哑其实是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 对于别人指出方舟子的错误之处,方舟子基本是两招:要么完全不理睬;要么抓住别人论述中个把不严谨的字句大做文章,而对其它有理有据的反驳默不作声。比如对于我们专题批评方舟子的8000字长文,方舟子只是挑出其中论述医学文献的一处反驳,并以“还教起我如何看医学文献了”来显示自己的不屑。且不论方舟子反驳的对不对,就算对了,那么还有7000多字的批评,包括“韩寒其实知道三重门的读音”这类推翻方舟子说法的铁证,也一概不屑?

  

  后一个方舟子其实早现端倪

  

  方舟子此次质疑表现出的随意与不认账的态度让很多人吃惊,究竟是方舟子变了,还是以前人们看错了他?其实在我看来,两个因素都有,先说后一个。

  以前方舟子就有不少做错的地方,只是没有引起太多注意。比如他曾在微博上说“有谁知道现在时代周报是哪个流氓在当总编?还是原《南方都市报》的陆晖作为执行副总编在管事?就不怕别人也顺带人肉骂他老婆?”。事实上这时陆晖已经离开时代周报8个多月,方舟子不经考证随意骂人,不但骂错了还把人家妻子牵扯进去,却一句道歉没有。倒是别人指出他妻子抄袭,他暴跳如雷。

  再比如,深证大学传播系副主任孙海峰有篇文章被其他人引用却未注明出处,是别人抄了孙海峰,方舟子误以为是孙海峰抄袭别人,以此对孙海峰进行了“讲师抄助教,深圳大学的抄玉溪师范学院的,抄得好不威武”等冷嘲热讽,后在孙海峰反复说明的情况下,方舟子置之不理。(而更让人吃惊的是,前几天方舟子还在重复“孙海峰剽窃”这个他早就心知肚明的谎言。)

  

  为什么会出现两个方舟子

  

  一边是那个令人尊敬的“打假反伪英雄方舟子”,一边是这个“随意发难且不认账的方舟子”,为何两个方舟子合于一体呢?其实也不难理解,盖因前一个方舟子太悲情。

  别看现在方舟子的支持者空前多,退回3、4年前,他的支持者也还主要是小众群体,大众一般对他印象并不佳,一听到他批评中医或者支持转基因就要骂娘。方舟子一边春蝉到死丝方尽般的打假反伪,为改良社会做出极大贡献,为此还遭受着身体和经济上的威胁,一边却收获如潮骂声。这种情形下,他就好比鲁迅小说里被做成人血馒头的革命党人,如圣经中在群众压力下被钉死的耶稣,何等悲情。

  抵御这种悲情的最好办法就是做出冷酷的姿态——我本就是那孤傲的一峰,不管你们如何,我自有我的风景。长久的摆着这个姿态,难免习惯成自然,所以方舟子经常能说出“我真是服务器杀手,指哪崩哪”这类让别人感觉“这人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的话来。

  既然“不管你们如何”了,那么我方舟子就不怕敌人多,多几个敌人还能展示一下我见魔杀魔的刀法,引得支持者更加崇拜,这种心态演变下去就变成了“怕敌人不多”。所以方舟子不但对看不惯他的人尖酸刻薄,而且对偶然批评他的人都乐于一巴掌扫成“方黑”。这种暴戾之气也让方舟子忍不住动粗,比如对陆晖不加考证的谩骂。

  这种冷酷的面容,孤傲的形象,让方舟子不但孤芳自赏、好勇斗狠,而且不能认错认输,因为认错认输可不那么酷。尤其是一些较早认识到方舟子价值的人成为方的支持者后,方舟子就勾勒出一幅众人膜拜孤峰的画面,这幅画面真美,方舟子已飘飘欲神仙。而凡是把自己塑造成神的人,都会“死不认错”,正如之前被方舟子拉下马的唐骏。被神化的人,只能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一旦认错认输,他的根基就毁了。而一些“教徒化”的受众,也不会允许他认错认输。

  那么一个人不肯认错认输,但又知道自己错了输了怎么办呢?比如说,把“传闻不是证据”分析得头头是道的方舟子,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引用传闻的行为是错的,他该怎么办呢?一般来说他可以装聋作哑,但方舟子的办法不仅如此,比如他把韩寒不愿再理会他的表态当做韩寒的认输宣言,或者转发某个支持者吹捧他的话当做自己的胜利宣言。除此之外,继续发起新的攻势也可以把人们对上一轮对错的关注吸引到新的焦点。

  分析完不认账的原因,再来看看方舟子为什么随意。如果说随意指责陆晖是好勇斗狠的习惯使然的话,那么很可能还有种故意的随意。也就是说,我的第一次随意是不小心,但发现也能忽悠住一批人,成果还是大于损失,那么不妨继续随意下去。在很多人指出方舟子论证方式的纰漏后,方舟子还继续用这种论证方式质疑,很难不给人“故意”之感。

  总之,我认为方舟子在这次质疑韩寒的过程中比以往的一些不严谨程度更深,他的确有变化,也许是他的支持者更多让他更输不起,导致了这种变化。

  作为那个“打假反伪英雄方舟子”的忠实粉丝,我希望那个方舟子快点回来。

  

  (系个人观点,不代表作者供职单位)

    进入专题: 韩方之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987.html
文章来源:中国学术评价网

1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