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庆海:中国当下两大反对派阵营矛盾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67 次 更新时间:2011-12-08 16:23:00

进入专题: 反对派  

郭庆海  

  

  随着近年中国各种社会矛盾的不断积累,中国社会逐渐形成两大反对派阵营,其一曰异见,其二曰维权。异见阵营由独立知识分子和体制内右派为主构成,维权阵营则多为上访人士。两大反对派阵营均对中国当下之执政党的表现不满,这是不需说的事;但是,两大反对派阵营之间同样存在尖锐的矛盾,恐怕却需要说一说。

  我当然知道有人会不太同意谈这个话题,以为这是在公开反对派阵营的矛盾。但是,一来这个矛盾已经无所谓公开不公开的问题,因为它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二来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即回避这个矛盾,无疑便是讳疾忌医。所以,笔者今天才坚持要写这个题目,并希望能引起各方面的反省。

  那么我们回头来说两大反对派阵营的矛盾。必须承认,当下两大反对派阵营的矛盾真地已经很严重,某些时候甚至表现得水火不容。异见阵营批评维权阵营,称其素质低下;维权阵营批评异见阵营,则称其傲慢自大。北京一位知名维权人士甚至在网络聊天室狂言,推翻中共政权之后,第一件事便是清算异见阵营的人!而客观的说,异见阵营和维权阵营的矛盾并非从开始就有,两大阵营在早期甚至有一些不错的合作。两大阵营的矛盾经历了一个缓慢积累的过程,其间当然也有一些具有决定性影响的事件。只是,为了避免涉及具体的事和人,从而避免引起相关人士的不快,并避免重新引起某些纷争,本文不做这方面的表述,所以,只能就这一问题做一些抽象的分析。

  而在笔者看来,两大阵营的矛盾其实是不可避免的!它决定于两大阵营间差距巨大的教育背景、职业背景,也决定于两大阵营完全不同的之所以成为反对派的动机,更决定于中国社会这个大背景!

  异见阵营一般都有比较好的教育背景和职业背景,其中一部分甚至有相当好的教育背景和职业背景。他们一般都有接受大学以上的教育,一般就业于媒体、学校、及独立的社会机构,社会地位优越,物质生活优裕。他们之所以成为反对派,一般并不是因为直接遭遇到来自执政者的不公平对待。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这些人大多是现体制的受益者。他们之所以成为反对派,某些方面真地可以说是出于良知,是出于对执政者不公义行为的愤怒,是出于对社会不公的不满。也就是说,他们之所以成为反对派,是主动的,是坦然的,是有充分心理准备的。而所有这一切也便决定了异见阵营的态度一般都相对平和、理性。一句话,今日的异见阵营,恰如张鸣教授在谈到辛亥革命前夜的那段历史时,那些当然对清政府统治者极端不满,但绝不希望出现太平天国运动那样整个社会大动乱的灾难性革命的绅士们!

  至于维权阵营,不得不承认他们一般都没有较好的教育背景和职业背景。他们一般只有接受高中以下的教育,主要是工人、农民,甚至是无业者,社会地位低下,物质生活贫乏。而且,他们之所以成为反对派,一般都是因为直接遭遇来自执政者的不公平对待,或因房子被非法拆迁,或因在司法案件中遭遇不公正审判,或因土地被强行征收……不必否认,他们本来就是被现体制所抛弃的人,本来就不能真正感受到社会的温暖——事实上这个社会对他们也真的没有什么温暖。但是,你也不要以为,他们在直接遭遇到执政者的不公平对待之前,会因为他们的社会地位低下、物质生活贫乏的问题,而象异见阵营一样主动成为反对派。不!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反对派,他们原本只想做个顺民,但是,执政者逼得他们做不成顺民,逼得他们不得不上访,逼得他们不得不成为反对派。也就是说,他们之所以成为反对派,是被动的,是怨恨的,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这一切当然也便决定了维权阵营的态度一般都非常冲动、激进,并且具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如果也要拿维权阵营与历史上的某个人群放在一起,那么,历代出现的暴乱农民,实在就是他们最亲密的伙伴。

  不过,异见阵营与维权阵营的上述几乎全面的不同,却绝不是双方激烈矛盾最根本的原因。我们知道,异见阵营其实代表的就是中国社会的精英阶层,而维权阵营所代表的则是中国社会的底层民众。所以,异见阵营与维权阵营的矛盾,根本上体现为中国精英阶层与底层民众的矛盾。

  在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社会中,精英阶层和底层民众都不可避免的会有矛盾。但是,相比于西方社会精英阶层与底层民众之间的矛盾,中国社会中精英阶层和底层民众的矛盾要尖锐得多,而且常常表现得不可调和。

  马克斯•韦伯说:“在任何文明、任何事业的背后,都有着某种精神气质的支撑。”那么,在西方社会后面,支撑它的是基督文明;而在中国社会后面,支撑它的却是儒家文化。我们知道,基督文明提供给西方社会各阶层一种最基本的共同语言,就是基督信仰。这一信仰创造了平等,提供教堂这样的场所供所有社会阶层的人“联谊”,并有神职人员在社会各阶层中间来进行沟通,这毫无疑问是西方社会精英阶层与底层民众间的矛盾并不是特别尖锐,而且总能调和的原因。然而,儒家文化没有提供给中国各社会阶层任何一种共同语言,它并是等级社会的最佳创造者和维护者。没有共同语言,沟通本来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而当等级社会成为一种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存在,人们甚至会认为根本没有沟通的必要!

    进入专题: 反对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863.html

2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