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中国现代化的国际环境与外交战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70 次 更新时间:2011-11-28 18:55:17

进入专题: 现代化   国际环境   外交战略  

何新  

  

  按语:

  下文为何新写于1988年的研究论文《中国现代化的国际环境与外交战略——关于当代中国内外形势的一件研究报告》。此文以《东方的复兴》一书的“选刊”形式,发表于1989年第5期《自学》杂志头版位置,在当时首次在国内媒体发表。

  此次转帖之“完整版”,是包括了“引言”部分。文中加大号的黑体字部分,是按初次发表时原貌复原的。在《东方的复兴》、《中华复兴与世界未来》、《新战略论》(国际编)以及《何新政治经济论文集》等书中,不包含“引言”。在内容上,《中国现代化的国际环境与外交战略》注重国际环境与世界战略的分析。而关于国内部分,读者可以参阅《何新政治经济论文集》中“当代中国社会经济的深刻危机”一文(该文首次发表于香港《明报月刊》1988年10月号)。

  “温故而知新”。读者可以注意到,尽管文中部分结论,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已经显得有些陈旧,但何新当年所作出的国家发展演变和世界战略基本判断,却并未过时。相反,当今天下形势,似乎正是一步步地按照该文的分析,而幕幕上演。——这正是令人忧虑之处!作为参考,读者可以同时阅读麦金德《历史的地理枢纽》和斯皮克曼《和平的地理学》两文。

  

  中国现代化的国际环境与外交战略——关于当代中国内外形势的一件研究报告

  

  (1988年8月写,原载《自学》杂志1989年第5期)

  

  引言

  

  我相信,所有了解中国当代经济、政治、文化的真实内情、而又关心祖国前途和命运的人,面对着当代中国所面临的众多问题和疑难:

  ——巨大的、不断膨胀的人口,自杀性的资源消耗和衰竭,恶性通货膨胀、经济疲软和普遍怠工;纪纲法度弛解,交通堵塞,环境污染与生态破坏,饥荒魔影的隐隐现形,精英淘汰与大批英才外流,道德价值崩解,教育文化急剧退化与衰落,官吏腐败,……等等;恐怕都不能不感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一种深沉的忧虑与极大的惶惑。自从十九世纪中叶以来,中国在追求现代化的道路上,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经历了那样多的民族苦难,但却至今仍然在世界上属于经济文化最落后的国家行列。在我们民族悠悠五千年的历史上,这一代中国人,又一次遇到了空前严峻的挑战!

  人们不能不问:问题成山,中国还有出路吗?中国现代化的目标,到底有可能实现吗?

  实际上,中国于第21世纪实现经济起飞和现代化的机会和前景上,我们目前能够看到的似乎只有无数个障碍和不可能。

  中国的政治家,中国的知识分子和中国人民,应该清醒地看到,历史留给中华民族的机会的确已经不多了!

  我近年所做的一系列研究,目的就是试图对上述问题寻找一个理路明确的答案。我试图从动态分析的角度,对中国在下一世纪的地位和前途,同时也对世界历史在今后20—60年内可以预先看到的走向,作出经得起未来事变发展检验的分析和预测;从而摆脱所谓“摸着石头过河”这种被动的状况。我的一部分结论,在此之前,已经先行发表。(参阅香港《明报月刊》1988年11期、12期,1989年2期;《经济学周报》10—11月)

  本文,则是我对中国在当前、以及下世纪初叶所面临的问题、困境与出路,所试图提示的若干进一步分析。时机不等人。我之所以不得不把我的研究结论在这里仓促写出,是因为我感到形势的演变已经愈来愈紧迫、也愈来愈趋于明显:当前中国正处在一个关键性的十字路口上。

  如果决策者仍然不能对目前国内经济、政治形势以及中国在国际环境中的真正地位和态势,作出客观、冷静、清醒的判断,就不可能准确预测今后二十—五十年内中国和世界局势发展、演变的大趋势,就还可能导致一系列重大的错误选择和内、外政策,从而使中国人民在未来的年代中付出进一步的重大牺牲和代价。

  所以,尽管可能承担重大风险,我仍然决定把我所慎重思考、研究过的形势分析和政策建议,以尽可能简明的形式,发表如下:

  第一,供决策者分析、判断和参考;

  第二,给中国人民提示一个信息明白的预警信号;

  第三,给国际战略家和未来的历史学家提供一件立此存照,使他们知道:如果中国的改革失败,如果本文预测的一系列不祥局面终竟不幸而言中(令我悲哀的是,自从1983年以来,我对中国经济、文化、政治演变的一系列警告和预言已经一次次应验;但却一直未引起决策方面的注意。否则,有些失误本来是可避免的),却终于无能防止;那么这绝非因为当代中国知识分子中没有清醒者,只是有心报国,然而却毕竟无力回天而已。悲夫!

  

  一、第21世纪上半叶的世界形势预测

  

  必须看到,对于整个人类来说,历史上的公元第21世纪,并不是一个做美梦的世纪,不是一个和解与谈判的世纪,不是一个各种对立的民族利益、各种对立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休战与调和的世纪,不是一个可以高唱赞美诗和安魂曲,等待天上降美元和馅饼的天堂世纪——却极可能将是一个充满前所未遇的巨大危机、困难和挑战的艰难世纪。

  根据M.MESAROYIC等为罗马俱乐部提供的第二份报告(《人类处于转折点》):

  整个世界在第21世纪初叶,由于中东石油资源的枯竭(据估算,以目前消费和开采水平,15- 20年左右中东石油资源将全部耗竭)、全球性的能源危机、粮食危机、人口危机、资源危机、水危机和气候危机,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将面临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困境和挑战,许多国家都将面临巨大的社会结构重组和经济、政治的动乱。

  如果整个发达世界由于石油短缺,总产值每年下跌1%,那么西欧将年下跌3%,日本将更多。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五年以上,所造成的社会压力和大量的失业将使这些已经适应于高消费的社会难以承受。在政治上,它极可能导致强大压力,要求改变现行制度和社会结构,从而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

  另一方面,愈来愈多过去的发展中国家上升为发达工业化国家这一形势,导致世界工业产品市场的缩小和资源市场、初级产品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尤其引人深思的是,人类在新世纪中将面临的困难,恰恰是由于世界各国都在追求自身经济和技术的快速发展而造成的。19世纪的乐观进化主义者曾经相信,可以依赖经济、技术、科学的发展进步,解决人类的一切社会问题。但今天人们却很难继续持有这种自信。因为在今天,正是人类的经济、技术手段的高度发展进步,在造成全球性的困难。这意味着:解决问题的手

  段变成了制造问题的根源。由此形成的悖论是:各国为自身国家利益仍然不能不追求经济发展——但是经济愈是高度发展,人类未来的处境就愈是困难。但是反过来也是不行——如果许多国家不追求发展,就无法解决他们所面临的各种社会问题。

  ①(MANKIN-DAT THE TURNING POINT, The Second Report to the Club of Rome' by Mihailo Mesarovic and ,Eduard Pastel)

  我们可以预测:21世纪初叶的能源和资源危机(美国工业原料的80%依赖进口,日本每年从中东进口99%的石油,但仅可满足其能源需要的65%),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发达工业国经济衰退,使国际之间争夺资源和市场的经济战、政治战趋于激化。在这种形势下,世界完全可能进入一轮新的“冷战”(经济、政治战),甚至众多局部地区出现热战的“战国时代”,也不能排除爆发新的世界性战争的危险。由此,我们可以理解目前的国际性对话和缓和气氛事实上是多么地缺乏基础;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尽管有目前这种缓和气氛,事实上各个大国都在经济、科技和实力上,或公开或暗中不断地增强军备。

  ①这种两难处境可以在中国当代众多困境中举一个例子:由于地方工业的高速发展导致了许多地区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如果下决心治理环境,就不得不减慢发展速度,转移大笔投资和人力,去解决污染问题。但是发展速度的减慢,势必导致当地收入和生活水平的下降,导致贫困化。一是环境问题,一是贫困问题,执政者只能在两害之中取其轻。今日中国的许多困境事实上都属于这种类型。

  根据我的研究,在未来时代中参与这场角斗的主要国家态势可能大致如下:

  美国 为了保持其世界性超级大国地位,防止经济急剧衰退,保护其全球性利益,将不得不穷于应付来自世界多方面新兴力量的严峻挑战。其中最严重的挑战,将来自两个方向:一是东方,一是其后院的拉丁美洲。美国的国力将进一步衰落,直到最终降为一个西半球的地区性大国。但是在这个夕阳西下的过程中,美国将拚力进行挣扎和反抗,以显示它仍具有作为超级大国的影响和力量。

  日本 在今天的世界上,日本的太阳似乎正在悄无声息地冉冉升起。目前没有任何国家比日本更有希望取代美国正在下降的全球霸主地位。但是,由于日本幅员狭小、僻处东亚、本土资源缺乏,因此具有先天不足的弱点。加以“二战”失败后对左右世界政治的自信尚未恢复,军备未完,而国际社会对其充满戒心;所以直到目前对于称雄明日世界的宏图尚藏头露尾,不敢和盘托出,只是偶露峥嵘而已。

  但是,许多迹象显示,在日本统治集团的远期国策中,是具有一个极为宏伟的世界性战略目标的。而且,他们一直在做退可以守、进可以攻的两手准备。今天的日本人正以日本民族特有的沉默、踏实、苦干态度,一步一步地推进着他们的世界性目标。至于这一目标是否有最终实现的可能,从根本上说,将取决于下世纪初叶中国形势和地位的演变。但是,如果我们注意到19-20世纪国力远不如今日日本的大英帝国,曾经在海上称雄世界200年(直到第二次大战后美国勃兴才衰落为二等国家),那么我们对日本在未来世纪中可能占据的世界地位就会有更清醒的预察。

  另一方面,我们还应该看到,日本所处的天然不利的地理资源条件,却使它对于谋求称霸世界的战略目标有迫切性和必要性。因为没有任何国家,对于未来世界性的能源和资源危机,会比目前已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大国,并且极有可能在新世纪初成为第一经济大国的日本,更敏感和更具有危机感。因此在下一世纪中,日本很可能在形势和时机成熟时,由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再度登陆大陆谋求东方霸权,进而在海上谋求世界霸权。如果问什么时候是时机成熟——那么应该指出,那就是中国和苏联由于改革失败发生中、长期内部动乱的时刻。日本在未来的主要对手将是美国、苏联和中国。

  欧洲共同体 就总的趋势看,欧洲共同体中各国经济增长势头正在减慢,在新世纪初叶能源危机的影响下可能发生严重经济衰退,导致内部社会矛盾尖锐化。这种形势使欧共体缺乏战略进攻能力,将在寻求国际秩序稳定的方针下处于战略保守态势。

  中东由于石油资源枯竭,复杂的宗教及民族问题,在下一世纪将继续成为国际上动乱不安的重要策源地之一。而且由于宗教文化无国界的原因,如果苏联、中国陷入内乱,在苏联的西亚各共和国和中国的西北部,可能由于民族与宗教的问题卷入这种动乱。

  苏联 其未来发展有两种可能。形势的关键将取决于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方略能否最终成功。从目前形势看,苏联改革成功的可能甚小。在某种意义上,苏联改革比中国更困难,原因一是其意识形态比改革前的中国更封闭、更保守(因为苏联没有经过“文化大革命”那种全面破坏性的政治和意识形态运动),一是其经济体制更僵硬,缺少回旋的天地。苏联改革如要成功,需要外援,这外援不可能来自西方,倒有可能得自于中国。苏联决策者显然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们对中国频送秋波,努力谋求与中国全面和解进而建立真正的伙伴关系。实际上,与苏联合作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的战略利益——其实惠要远远超过我们近年努力向西方寻找而所得甚微的援助。但令人惊异的是,中国的决策者对这一点似乎至今依然认识不足。实际上,由于历史、现实政治、意识形态的复杂原因,中苏改革唇齿相依,唇亡齿寒。如果中苏能够实现全面经济合作,不仅对于双方目前陷于困境的经济改革都将注入一针有力的强心剂,而且潜在地对美、日将构成巨大的战略威胁,对中苏则有长久的战略利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建议决策者应当早做审度和抉择。

  但是,如果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失败,苏联就可能陷入内乱并引发严重民族问题,统一的苏维埃国家可能发生分裂。另一方面,东欧集团将进一步加强独立发展趋势,直到彻底解体。存在达半个世纪的所谓“社会主义阵营”将不复存在。在这种形势下,苏联事实上已经不复可能再成为过去美苏两极世界蓝图中的强大一极,也将不具有世界范围内与美国或日本角逐的经济实力。实际上,这一趋势目前已经显露端倪。正如从越南败退预示了美国世界霸权的没落一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现代化   国际环境   外交战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301.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