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欧债危机背后的三个深层次根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1 次 更新时间:2011-11-15 15:11:04

进入专题: 欧洲债务危机  

高连奎  

  

  近日,希腊主权债务危机不仅没有得到解决,而意大利和法国的主权债务危机又可能接踵而至,与此同时,西方发达国家财政赤字与主权债务攀也升至二战结束以来最高,评级机构穆迪的一项研究表明,2007年到2010年全球公共债务将增加约15.3万亿美元,其中八成来自西方七国集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则警告,二十国集团中的发达经济体到2014年的政府债务水平可能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18%。而西方主要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显然不是一天形成的,笔者认为这背后有着深层次因素,而这些深层次问题不解决,主权债务危机将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解决。

  首先是欧元区财政和货币政策的问题。欧洲货币联盟是在1999年元旦成立的,初始成员有11个国家,同日欧元正式面市。货币统一之后,欧元区的财政政策并没有实现统一,但货币和财政是联动的,当一个国家的债务达到一定的程度后,其利率和汇率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比如利率升高,货币贬值,但是现在整个欧元区使用单一货币,这就意味着当单个国家债务过高的时候,并不会引起利率的上升或是货币的贬值,也就是缺乏相应市场反应。现在唯一的反应就是国债收益率,而这是到了最后的危机时刻才出现的反应,根本不能起到预警机制。

  另外对于国家的危机,政府可以通过汇率和利率政策进行干预,比如日本的债务水平是最高的,日本政府可以通过“零利率”政策将债务一拖再拖,这虽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但是至少可以控制危机爆发的时间,给解决危机创造时间,但欧元区国家则不具备这种将危机往后拖的能力。另外其他国家在面对经济危机时也可以通过贬值本币促进经济增长,从而提高财政收入,度过危机,但是现在的欧洲国家则没有这样的措施,因此希腊经济一直衰退但是也无可奈何。由于这些欧盟各成员国失去了利用货币政策来平抑经济波动的工具,因此只能靠各自的财政政策来应付经济问题,这就加大了处理危机的难度。

  其次是欧盟管理体制的问题。欧洲现在有以范龙佩为首的欧洲理事会,有以容克为首的欧元集团,也有以巴罗佐为首的欧盟委员会。但三个人中没有一个是实权人物。欧盟是由其成员国的政府代表组成的,欧盟委员会没有得到充分的授权,并且各成员国的利益与欧盟的整体利益存在非一致性。虽然法国与德国的共同行动有时可以填补行政领导力的空缺,但两国的共同行动会受到其责任感与合法性的制约。因此,欧盟没有办法提高工作效率。从目前的情况看,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之所以不断恶化,是欧盟曾错失了一个机会,即在2009年他们未能果断解决银行危机,那时市场状况相对有利。如果希腊债务能够在2010年上半年被重组,欧洲就不会出现如此严重的主权债务危机。从2010年5月起,在应对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过程中,欧盟领导人显得十分迟钝,他们只能对危机的前一阶段而不是当前阶段、更不是下一阶段做出反应。

  第三是政府滥用举债权的问题。以上两个问题主要是针对欧洲,但是主权债务危机并非欧洲独有,也非现在才有,比如曾经非洲和拉美等发展中国家也都发生过严重的主权债务危机,并且出现过“倒帐”的情况,而且当然日本的主权债务危机虽然没有爆发,但是一旦爆发,将比以上国家更严重。经过研究我们发现,对于出现主权债务危机的国家在政治上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极端多党制国家,西方多党制一般分为一党独大制、两党制、温和多党制和极端多党制四种,北欧国家主要是社会民主党一党独大制,英、美是两党制,德国、法国是温和多党制,而“欧猪五国”基本上都是极端多党制国家。比如希腊本届希腊议会产生于2009年10月,各政党的议员人数是: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160人,新民主党91人,希腊共产党21人,人民东正教阵线15人,激进左翼联盟13人。爱尔兰乃也是一极端多党制国家,该国最近两次众议院选举均有超过十个以上政党参与角逐,目前爱尔兰众议院共有 6 个政党享有席次,其分别为共和党,爱尔兰统一党,工党,绿党,新芬党以及进步民主党. 成立于 1926 年的共和党是爱尔兰当今最大政党。在意大利也党派林立,参加竞选的党派或政治组织一般不下30个,在议会中获得席位的只有10个左右。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1990年9月,意大利已更换了49届政府。这些政府的平均寿命只有10个月。

  在一般情况下,一个国家党派越多,财政纪律越差,财政纪律越差,国家欠债就越多。这是因为在多党制国家政府的欠债可以轻松的留给自己的下届,除非是实在拖不过去了,而现在被迫削减支出的国家,就是这种“财政赤字大到再也拖不下去”的国家。而民主并不能阻止国家举债,比如在美国虽然设定了政府债务上限,但是这一上限在过去十年却被上调了10次,几乎成为儿戏。 另外我们传统认为高福利必然高负债,但世界实践证明,一个国家是否欠债不在于这个国家的福利有多高,而在于这个国家是否遵守财政纪律,高福利就要对应高税收,如果又想高福利,又不想高税收,还不想欠债,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我们可以看看那些真正的北欧福利国家,他们的福利是公认的世界最好,但是这些国家并没用欠债,在挪威甚至还有大量的财政盈余,因此可以从正面证明,一个国家是否欠债与福利多少没有关系。相反的例子,比如美国、比如日本也欠下了一大堆的债,但是这两个国家根本不是福利国家,总之一个国家只要不遵守最起码的财政纪律,即使是毫无福利,照样可能欠下巨债。

    进入专题: 欧洲债务危机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553.html
文章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