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耀:大国崛起与“人才战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43 次 更新时间:2011-11-09 17:00:31

进入专题: 人才战略  

王辉耀  

  

  美国网罗人才的“世界眼光”

  

  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美籍华人骆家辉担任商务部长时,曾非常煽情地说:骆家辉的祖父在20世纪初从中国广东乘船抵达美国,虽在美国举目无亲,并且不会说英语,但依然为实现“美国梦”奋斗。一百年后,他的孙子骆家辉住进了华盛顿州长官邸。奥巴马总结,骆家辉家族白手起家的移民奋斗史是“美国梦”最鲜活的体现。

  当然,奥巴马自己才是“美国梦”最著名的代言人。可能大多数人都知道“美国梦”的主要内涵是“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却没有意识到美国在全球推销“美国梦”还有更重要的隐蔽性目的,那就是吸引全世界人才去为美国工作:无论你出生在世界上哪个国家(哪怕是美国的敌人),属于哪个种族,只要是顶尖的人才,美国就会竭尽全力欢迎你;只要愿意在美国付出努力,就一定能够发挥你的才能取得成功,成为美国的州长、部长(如布什的商务部长古铁雷斯就出生于古巴),你的后代甚至可以成为美国的总统。

  一位美国学者曾在《华盛顿邮报》上解释“美国梦”说:“一直以来,美国是许多有才之士的移居之地。他们都在追求‘美国梦’——赴美求学,创造财富。过去40年,数以十万的海外人才流入美国,对印度及中国造成极大损失。”

  可以说,美国确确实实是一个“不拘一格降人才”和“惟才是举”的国家,这种对人才的重视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所不及。在英国、法国,人才必须先获得签证,居留数年才能申请绿卡随后入籍;在中国,2004年才出台长期引进人才的绿卡制度(1年后只有100人获批),但至今没有人才入籍政策;有些国家只重视有钱的投资移民,而在美国,每年批准14万职业移民获得绿卡,投资移民只有1万,杰出人才、优秀人才、专业人才则各4万,其中“国家利益豁免”、“杰出人才”类别不需要申请劳工证,杰出人才作为第一优先对象的类别不必等待排期,不需由雇主来提出申请,就可以用自己的名义直接申请成为美国的永久居民。

  这也是美国而不是英国或者中国成为超级大国的根本原因:美国拥有的是世界一流而不是国内一流的人才,美国在欧洲、亚洲竞争对手的最优秀人才不是在与美国的顶尖人才竞争,而是来到美国与美国本土最顶尖的人才一起为美国工作。研制原子弹的“曼哈顿”工程主要领导者之一恩里科·费米,登月行动“阿波罗”项目的主管以及美国的“导弹之父”冯·布劳恩,“氢弹之父”爱德华·特勒,“电子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这些改变美国也改变世界的科学家,没有一个出生在美国,但这些全球顶尖人才都像爱因斯坦一样,在欧洲成名却被美国挖走,并入籍扎根美国,最终也把世界中心从欧洲带到了美国扎根。2004年,美国将火星探测车送上火星,探测车着陆系统首席工程师李炜钧也是出生中国大陆,计划飞行主任陈哲辉则出生中国台湾。

  美国能够吸聚全世界大多数顶尖人才的原因,又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硬件基础,更主要是因为他们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更重视人才的态度与制度。正如骆家辉答奥巴马所说:这样的“美国梦”故事,也只有在美国才可能发生。

  

  发达国家的“发达资本”主要是人才

  

  新加坡建国之后,任何资源都没有,连饮用水都必须向邻居马来西亚买。但新加坡却依靠发掘人才资源——也就是所谓的“精英治国”战略而成为发达国家,本国人才不够优秀,就提供高薪、低税去引进海外人才。新加坡第一任总理李光耀曾概括说:“在这个时代,所有的发达国家为了增强竞争力,都必须依赖外来移民和人才,而美国之所以能在许多领域居于领先地位,就是因为它广纳人才。”

  许多发展中国家如印度、巴西以“人多地少”作为国家无法成为发达国家的原因。但是,同样起步较晚,又非世界交通咽喉位置,面积不如中国云南省、而人口却达1.2亿、多火山地震又资源贫瘠的日本,各类人均自然资源指标比中国、印度都更为严峻,却依靠能揽全世界资源为己所用的人才战略,而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人均收入曾一度高居世界第一。世界上先后有7名华裔获诺贝尔自然科学领域的奖项,其中4人是中国留学生出身,但没有1个人拥有中国籍。

  如今,包括新加坡、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在内都开始复制这种美国模式,包括塑造国家梦想吸引人才。专门负责海外猎取人才的“联系新加坡”主管David Tan就说:“我们出售梦想。我们的研究显示,新加坡以世界一流的效率而闻名。因此,我们需要出售软实力——实现梦想的地方。”这三个20世纪才开始独立的国家,如今也都成为发达国家。

  韩国为了对外国顶尖人才表现足够的诚意,这个过去反对双重国籍的国家决定最迟2011年允许外国顶尖人才(包括外籍韩裔人才)持有双重国籍。韩国《朝鲜日报》等媒体甚至认为与欧美竞争对手相比,这样的努力还不够:“要想成为人均收入达3万美元的发达国家,就要确保一人可以养活数万人的21世纪型人才。要最大程度地将他们吸引到韩国,仅提供奖励远远不够。我们应该进行全方位努力,改善商业和生活环境,建立能积极接受外国人并与其共存的宽容文化,打造有吸引力的韩国。”

  几乎所有国家都意识到:获得外国的技术、专利、知识产权需要付出高额的费用,但是,获得外国掌握这些技术的人才却可能完全免费。即使人口再密集的国家的公民也能够感受到:太多普通外国人的入籍扎根,可能会让土地、公共资源、就业机会等更加紧张,但那些能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提升国家竞争力的“超级人才”入籍,则只会让他们得到更多好处。

  相比之下,中国对外来人才的态度还不足够开放,其消极影响也相当明显。一个来到中国投资的外国人曾被私下质疑说:为什么你们(外国人)来到中国都“入乡随俗”地学会了忽略环保、漠视劳工权益?即使再正规的跨国公司,似乎来到中国都把这里只当成一个只用来生产的“工地”?而在欧美国家就完全不同,即使没有法律规定和工会抗议,也会对自身有高标准要求?

  这个外国人回答说:“问题在于欧美的制度是希望外国人来赚钱的同时,也争取他们把赚到的钱留下。但要外国人把赚到的钱留下,赚钱时要像对自己的家园一样自觉爱护,就得保证这些有产业、资金以及才能的外国人能够在你这里入籍安家。中国不欢迎我们入籍安家,不欢迎我们成为‘自己人’;人不留下,赚的钱自然也不会留下;既然永远不可能成为家和归宿,那自然就是‘工地’,是中国的制度让我们外国人只想来赚钱。”

  后来,这个老外又补充了几句:“其实中国这样很吃亏,外国人有才华或者有钱,就应该通过技术或投资移民的形式欢迎留下;如果对方不是高级人才也没有资金,则通过设置签证时间、申请绿卡和入籍门槛赶他们离开。对于国民来说,来抢我们就业机会的外国人全力排斥;如果能为我们创造成千上万就业机会(即投资移民)、拥有我们急需的先进技术(技术移民)的外国人才,就竭尽全力欢迎,这才叫务实。”

  

  中国需要人才战略的“大国心态”

  

  其实,在中国历史上,“海纳百川”式的人才战略并不鲜见。秦始皇时代,“外籍”出身的宰相李斯就向秦始皇上过《谏逐客书》,称秦缪公从西戎、宋国、宛国获得由余、百里奚、蹇叔,进而称霸春秋;秦孝公使用卫国人商鞅变法,国家因此富强,“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取人则不然,不问可否,不论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然则是所重者在乎声乐珠玉,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内、致诸侯之术也。”

  李斯的上书改变了秦国的人才战略,也成就了统一六国的大秦帝国。而在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唐朝,政府内部仅高丽人就有高仙芝、王毛仲、金允夫、金忠仪、李正己等先后担任过地方最高长官,高仙芝在“安史之乱”时甚至一度官至天下兵马统帅。另外,几乎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唐太宗继续隋朝科举制度时,还新建立了一个“宾贡科”科举项目。“宾贡科”是指对外国贡士和留学生宾礼相待,准其参加科举考试,及第者同样授予中国官职,最著名的是“一代三鹤,金榜题回”的三名新罗留学生崔彦撝、崔致远、崔承佑,到中国留学并考中进士,其中崔彦撝一度官至翰林院大学士、平章事,为太子师。隋炀帝开放外国人来华,只是为了炫耀中国的财富和商机;而唐朝开放外国人来华,则不忘吸引其中优秀的人才“归化”为中国人才,这或许也反映了为什么“隋不如唐”。

  如今的中国,可能就缺乏类似当年秦汉盛唐、今日美国这种“世界大国”的开放型人才战略。现在的中国,缺乏一种人才战略的“世界大国心态”:我们愿意花钱买外国的商品变为“自己的东西”,但对人才则恰恰相反,不论是否具有才华,是否能做出贡献,只要不是本土人才,就进行排斥,再优秀的人才只要是外国人(或者是中国人才有了外国籍),也宁可把他们推向竞争对手,而不愿争取他们成为“自己人”,这说明我们其实如李斯所说的更看重“珠宝、声乐”等物品,这也绝不是“跨海内、致诸侯”的大国崛起战略。

  中国的这种人才战略态度正日渐反映在“中国梦”上。我在《人才战争》的书中就这样写道:“美国梦是一个安居和乐业结合的梦,全球无数人才去美国努力工作寻求发展,也有无数已经成功的人才把在全球淘的‘金’都投进美国只为一张绿卡。而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在世界上构建的‘中国梦’或者说‘中国机会’,则只是一个‘淘金梦’,炫耀中国的商机,吸引全世界的人来此投资赚钱。结果是,从美国人到韩国人甚至我国台湾人,都只是想着来中国大陆赚钱,然后赚了钱就拍屁股走人,似乎双方只有互相利用的利益关系。也因为他们只是把中国当成一个‘工地’,而不是家和归宿,因此从来没有想过像爱护自己的家园一样主动爱护,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自己在世界各地赚到的钱带到中国来。即便是本土的一些企业主和腐败官员,也多是想着赚钱后移民到国外,这些外企或者本土企业到国外都很规范,而在中国则都忽略环保、开血汗工厂、忽略产品质量……对此,我们制度上的缺陷要背负主要责任,因为我们的制度要求外国人只能来赚钱,而不论贡献多大都不能留下来。”

  人才是知识经济时代最核心的生产力,世界银行一份报告就指出,当前世界工厂、土地、工具以及机械所凝聚的财富日益缩水,而人力资本对于一国的竞争力正变得日渐重要,在以知识经济为主的美国,人才资本“与实物资本相比,重要性要高出三倍多”。

  一个大国要真正崛起,仅靠培养世界一流人才还是不够的,还必须能够挽留和引进人才,能够在全球争夺顶尖人才。二战前,德国培养的诺贝奖得主是美国的3倍,火箭、导弹也是德国最先发明,但因为不同的人才战略,爱因斯坦等大批德国尖端人才从当时的世界中心欧洲毅然前往美国新大陆,也导致了世界科技中心的转移,这是美国战后成为世界中心的根本原因。当今中国,迫切需要完善国家整体人才战略,建立能够在海内外吸引、选拔、使用、挽留住世界顶尖人才的环境、平台、制度。因为,所有的战争都没有人才战争更为根本和致命,人才方能决定一个国家崛起的命运。

    进入专题: 人才战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626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