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嫌家穷欲解除父子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13 次 更新时间:2004-11-10 20:18:49

网络  

  

  研究生嫌家穷欲解除父子关系 放狂言要踩死老父

  

  老父:“儿子打电话回家就要钱”

  

  老蒋家在浙江农村,29岁的长子蒋光(化名)今年8月刚从浙江某著名大学医学院研究生毕业。蒋光学习成绩优异,从中专退学后转读省重点高中,并一路读到名牌大学。说起这些,老蒋仍掩饰不住自豪感。1995年,生意不顺,家里一下亏了30多万。“为了不影响儿子高考,提前半年,东拼西凑把他大学学费准备好。我们这一代人没书读,他学习好,怎能不让他安心读书呢?”

  

  蒋光带着一家人的荣耀上了大学,家人“一点都不肯亏欠他”,每月给他1000元。就这样,蒋光还隔三岔五打电话回来要钱,理由是应酬。“孩子大了,也要在社会上做人,自己再苦也不能让孩子在外面为难。”老蒋用力地喝了好几口水。“只要他需要,我们想尽办法四处借钱也要满足他。”但令老蒋伤心的是,“他每次电话就是要钱,从不问问家里情况。要完钱,就忙得跟什么似的匆匆挂掉电话。”说及此,老蒋的眼里有不解,更有深深的无奈。

  

  逆子:“我今天就要一脚踩死你”

  

  1999年6月,蒋光突然打电话说生病要做手术。老蒋心急火燎。可在准备动身服侍儿子的当天,他的老父亲突然去世。 “当时,我的精神都快垮掉。那么多债,父亲走了,儿子又生大病……”老蒋拿起一张纸巾使劲揩着泪水。“为了支撑起这个家,我借了1万元,留下3000元给父亲治丧,然后叫上没考取高中的小儿子一起去杭州服侍他。”

  

  蒋光动完手术,突然问起家里还有多少钱。老蒋如实道来,“没想到……”老蒋憋了半天才说出口,“蒋光怒目圆睁,‘欠这么多债,我要被你拖死了。’”老蒋的眼里布满了泪水,他顾不得面子,开始哭出声来。

  

  因为读研是公费,蒋光平均每月有四五百元的补贴,父母每月仍给他1000元。尽管如此,“我和小儿子、女婿还经常接到他要钱的电话,理由仍是应酬。出于照顾,弟弟和妹夫每次都有求必应甚至主动给他。” 去年上半年,亲友跟蒋光开玩笑,硕士快毕业了,该找个女朋友了。“找女朋友住哪啊?”回校后,蒋光多次打电话回来要钱买房子。老蒋立即宽慰他,“你安心读吧,家里肯定会支持你的”。蒋光看中一套总价为40多万元的房子,向家里要30多万元,老蒋二话没说就给了他33万。

  

  “今年7月,蒋光给弟弟发信息要15万元,弟弟没回应。10多天后,他竟向我表示对弟弟的不满,一点没有做哥哥的样子。”老蒋说着又呜咽起来。7月底上班前,蒋光回了趟家。“一天,我抱着外孙敲门,他竟突然大声呵斥‘吵什么吵!’并一拳砸在桌上,然后拎起凳子,称‘我今天就一脚踩死你!’。当时全家人都懵了。”“他大声嚷着‘我还没上班,就欠了20多万,叫我怎么还?别人都是父母帮忙买好房的’,并声称要去电视台脱离父子关系。”无助的老蒋这次又选择了逃离,蒋光在家的那几天,他一直在亲戚家黯然神伤。一旁的家人默默流泪。“当时我的心就像被狠狠捅了一刀。”老蒋声音暗哑。

  

  质问:“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自私”

  

  “蒋光伤透了你的心,你还认这个儿子吗?”记者试探着问道。

  

  “只要他对父母态度好点,在语言上、精神上尊重点,我们还会支持他的。”老蒋毫不迟疑说。

  

  “儿子以前很乖巧,对父母也很孝顺,进大学后好像判若两人。”老蒋一脸迷惘。“自己做生意,一般没多少时间跟他沟通。想跟他沟通时,感觉他又嫌我们没文化。我们一辈子都很节俭,从未搓过麻将,打过牌。我们的教育方式是身教而非言传,我们这一代父母都很伟大,为了让他们有个好的学习环境,在外面摸爬滚打。可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自私?”老蒋说。

  

  “为保证孩子学习,我们勤劳俭朴,从不要孩子端茶送水,帮忙干活。孩子为何还这么不懂事?我们做错了什么?”老蒋几次问起这句话,他那紧锁的眉头和痛苦的表情像一幅版画刻在记者心里。采访结束时,老蒋多次嘱咐记者不要将蒋光的学校、地址及老家的地址公开,“孩子还要前途,思想负担就由父母来担吧”。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人格底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9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