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求形似先于神似的管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9 次 更新时间:2011-06-23 11:15

进入专题: 城管  

韩咏红  

周末傍晚出外办事,与友人约在市中心会面,一碰头就见他皱着眉头说:“长安街边上,晚上到处都是小商贩,你别说现在人人都在骂城管,但是不管不行啊!”

适巧,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名声不佳的中国城管刚遭遇新一轮口诛笔伐。事缘本月14日重庆一名水果摊贩在逃避城管时,摔下梯坎导致颅脑损伤。网上有人上传她摔跤后的现场照片,只见她趴倒梯坎底下不省人事,面部和手臂都被鲜血染红,水果散落一地,鞋子掉了一只,那画面委实让人义愤填膺。

但摊贩杜先菊究竟是怎么摔倒的?现在看来,这又是一桩糊涂案。新华社引述她说,城管拉着她的水果筐,城管一松手,她摔下了梯坎。但也有目击者说,是杜先菊挣脱掉头跑时,由于一直往回盯着城管方向,没看着前路,所以跑了三大步直直摔下了台阶。

官方的结论则是:城管无殴打、推搡行为,但见人摔伤却不救,免去带队城管干部的队长职务,其他随队人员停职检查。

就在此事正告一段落之时,上周五自称是“重庆市政的一员”的民众致信“打假斗士”方舟子为城管鸣不平。这个自称负责处理市民投诉的写信者指出,城管做了很多别人嫌苦嫌累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却没有得到相应的评价。而且许多所谓城管打人的事件,都是虚构的。

他以重庆为例说,夏天重庆的夜啤酒、烧烤,扰民厉害,投诉也非常多,城管不能不管。高物价、小区配套不完善,农民工进城却无法转化为城里人,形成市场对小商贩的需求与供应,才是问题的根本。

他还提出,城管管理的法理依据是维护市政设施、市容市貌——一个大家不是很有共鸣的理由。反之,如果从食品安全、工商条例、烧烤油烟的角度,由卫生、工商、环保部门等去管,受到认可会比城管容易得多,但是上述没有一个部门去管理,因为这些事项没有“油水”。

有关城管的种种问题,中国学者早已做过许多深入分析。像已故学者蔡定剑就曾强烈提出,中国城市化过程中,大量转移到进城农民与失业下岗工人,他们都需要靠街头摆摊维持生计,政府维护城市秩序的前提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管理也应当服从于民众的生存权,管理不是为了限制,而是为了服务。

而上述据称出自“重庆市政的一员”的信,则是从不同出发点指出同一问题:城管是以什么依据来管?直接理由不是食品安全、工商秩序、环境保护,或者社会治安,而是维护市政设施、市容市貌。而在另一方面,为什么会有城管并无正式法定定位,只依据行政许可法而存在的特殊队伍来管?答案是:其他部门都不管。

有学者痛批,城市将小摊贩和乞讨人员视为落后、不文明、有损现代化的象征,想要从城市抹去或掩藏起来,是患上病态的“城市洁癖”。我想病态与否可以商榷,但是此地确实特别重视“观瞻”,重形似胜于神似,或者说重形似先于神似。人们会费相当大的精力去处理“好看不好看”的问题。当然“好看”与否的界定标准,是看是否井然有序,而非是否有活力与生命力。

至于实质的、深层次的问题,可能因为太难,或管理者的直接利益有限而被放在次要位置——慢慢才解决。

其实,重形似先于神似的习惯不仅反映在市容市貌的维护上。管好表面秩序的心态与思维,是体现在多种方面。例如现行的维稳机制,它的首要追求不是矛盾的解决,而是不闹出事情来,甚至许多民众期待的也是如此。中国这么大,问题这么多,哪儿是一时半刻解决得了的?当前不时冒起的官民冲突故事,都可以归类为“发展中的问题”,可以通过发展来解决。然而,不断累积的问题,也正越来越直接的考验中国社会的韧性、容量与耐心。

    进入专题: 城管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时评与杂文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4156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